不提涫涫和师妃暄在城外山林撕比大战,洛阳城中因李唐勾结突厥的流言而暗流汹涌。

    一直滞留洛阳城,对传国玉玺还抱有幻想的势力,则毫不客气插上一上推波助澜,李唐可是乱世之中头一个称帝的门阀势力,自然是众多欲争霸天下的势力眼中钉肉中刺。

    原书中李唐掌控关中,将潼关大门一关,基本上便能断绝外部对李唐的直接威胁。

    可是眼下情况就不同了,潼关还在河南隋军手里,长安也在留守王世充手中,李唐虽然打下了绝大部分关中地区,可是外部世界想要参与进去的话,并不是多么为难的事情。

    河南隋军行事大气,根本就没有因为关中战乱的缘故,而中断关内关外的通道,很多事情对于有意争霸天下的势力来说,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所谓枪打出头鸟!

    李唐作为四大门阀之一,最先举起反旗称帝的势力,自然得到了全天下所有军阀武装的紧张关注。

    自从出兵以来,李唐可谓顺风顺水,除了在长安雄城吃憋之外,也就是在西秦霸王薛举身上吃了点小亏,其余时候当真风光无限,势力膨胀的速度也是十分惊人的。

    这引发了一干势力的不安和敌视,如今逮到了李唐的错处,哪还不趁机狠狠踩上一脚?

    于是乎,各种不利于李唐的言论,以洛阳城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迅速扩散传播,短短时间内几乎整个天下都知道了,李唐勾结突厥人的事情。

    等到声势造得足够大,之后都不需要林沙这些幕后推手出手,各种不利于李唐甚至恶毒之极的言论,自然而然在民间迅速发散。

    就是有佛门在暗中阻扰,也阻挡不了来势汹汹的流言攻势。

    如果只是流言的话,相信一干善于鼓惑人心的佛门弟子?;褂邪旆ㄌ胬钐谱饕欢???晌侍馐抢钐迫肥倒唇崃送回嗜?,事实证据都在佛门弟子就算再能口灿莲花,也洗不清李唐身上的污点。

    李唐的声望,在传言的洗礼下几乎一落千丈。

    此时的大隋虽然分崩离析。但是距离当年杨坚所创的开皇盛世,不过也就是二三十来年的距离,很多中老年记忆中的盛世还为消散。

    当初大隋的大敌就只有突厥一家,民众沐浴着开皇盛世光辉的同时,自然而然对突厥人没啥好感甚至敌视。

    眼下突然传闻李唐与突厥人勾结。共同谋求中原之地,这就几乎触动了大部分中老年百姓的敏感神经,对李唐的观感能好得起来才怪。

    而这时,来自洛阳的又一波舆论攻势发动。

    李唐本是胡种,他们跟突厥勾结本就理所当然!

    这一记攻击更加凌厉,传言一出顿时南方一片哗然。

    南方有岭南宋家这样的大汉族主义者,当初汉族南迁的精华都在南方地区,而且南方主流对胡人可是痛恨交加。

    如今,传闻李唐不仅跟突厥勾结,而且其本事就是胡种。顿时引起南方士族的极大反感。李唐的声望在南方降至冰点以下,想要再像原书中那般,几乎兵不血刃接过整个南方,几乎没有可以性。

    岭南宋阀更是放出狠话,宋阀与李阀势不两立!

    一干依附于宋阀,以及在南方各地拥有巨大声望的世族势力,或公开或私下发表了对李唐不利的言论。

    当然,眼下天下动乱,各地烽烟四起,李唐的势力和影响力还缩在山西和关中一带。想要扩充到南方地区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

    总之,在这段乱象纷呈的时期,李唐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

    而北地纷纷扰扰的战事,也不会因为一则或者几则传言。便消弭于无形。

    不几日,修养足够的突厥大军,再犯雁门关。

    河南隋军大将裴仁基亲自坐镇关城,手握五千雄兵力保关城不失。

    可就在战局焦灼之时,盘踞山西与大草原交界之处的两股贼寇势力,突然起兵发难。

    魏刀儿率部十万。绕过长城关隘,与突厥大军合兵一处,共同对兵力稀少的雁门关形成绝对的兵力压制。

    而漫天王王须拔,则亲率所部数万人马,直接在山西内部闹腾起来,一路攻城拔寨几乎战无不胜,兵锋直指雁门关后路城镇。

    一时,山西震动狼烟四起。

    就在这时,征北大将军林沙突然率领三千精锐铁骑,轻车简从直接杀奔山西战场,在漫天王王须拔部抵达雁门关后方之前,将他们半路拦截。

    “杀杀杀……”

    王须拔部人山人海,对着挡路县城发起浪潮般的凶猛冲击。

    悄无声息抵达县城的林沙,不举旗也不亮身份,趁王部攻城正急之时突然从城中杀出,杀了毫不防备的攻城匪军一个措手不及。

    王须拔气得哇哇大叫,率领中军数万人马,好不容易将前锋营的溃败之势止住。而这时隋军阵有大将出面邀战,直指贼首王须拔。

    贼寇就是贼寇,不知利用优势兵力一涌而上,反而纠缠于斗将这种古老的鼓舞士气以及炫耀武力之法。

    让王须拔脸上无光的是,与小小的隋军人马斗将,一连斗了十几场竟然都以失败告终,搞得己方士气低迷丧气不已。

    更让他郁闷的是,以他半步宗师级别的实力,自然看得出隋军出战将领,实力虽然不错却都在二流到一流之间徘徊,可每每都比己出战猛将强上那么一点点,就是这么一点点才导致己方连战连败好不丢人。

    “隋狗,王须拔在此,谁敢与某一战?”

    王须拔气昏了头脑,终于按耐不住心头火气,拍马从护卫严密的中军阵营冲将出来,手握大刀在两军阵前耀武扬威。

    “嘿嘿,王须拔好久不见??!”

    就当王须拔耀武扬威信心爆棚之际,一道戏谑又无比熟悉,经常在他噩梦中出现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喧嚣嘈杂的战场依旧清晰传入他耳中。

    “不好,是林征北,中计了!”

    王须拔大惊失色,心中战意瞬间消散干净,立即掉转马头想要返回中军阵营,如此他心中才能感受到丝丝安全。

    砰!

    可就在这时,林沙策马从隋军方阵冲出,手持十石强弓,弯弓搭箭一气呵成,箭若流星瞬间跨越数十丈空间,带着令人胆战心惊的凄厉锐啸,一头扎向策马狂奔而逃的王须拔背心。

    “林征北你竟藏头露尾,不是好汉行径!”

    感受到浓浓的死亡威胁,王须拔不敢有丝毫怠慢,体内真气疯狂运转,身上凛然气势猛然爆发,扭腰回身一刀横斩而出。

    当!

    一道金铁交鸣巨响传出,王须爸只觉手臂一麻,一股磅礴巨力从刀上传回,骑在马上的身子一阵摇晃,胸口如遭重击憋闷得紧,一口逆血从胸口直冲喉管,嘴里一甜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对付你这样的贼寇,还用不着本将军使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

    林沙淡然悠长的声音在耳中清晰响起,声音虽然不大却好似地狱魔音,让他有一种如坠冰窟的冰冷感觉。

    紧接着,还没等王须拔回气,耳中突然又听到‘崩’的一声弓弦震响,而后凄厉震耳的破空声响起,心头一紧只来得及喊一声‘吾命休矣’,便觉胸口一阵剧痛传来,而后眼前一黑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漫天王王须拔被林沙一箭射杀,这对王部贼寇的士气打击是毁灭性的,之后的战斗根本无需他再度出手。失魂落魄没了战心的数万贼寇,竟然被数千精锐铁骑追得漫山遍野鬼哭狼嚎。

    此战,林沙亲率三千铁骑,阵斩贼寇首领王须拔,击溃数万贼寇大军,杀死贼寇五千俘虏三万之众,大获全胜震惊天下。

    正着急攻打雁门关的突厥大军闻讯,顾不得雁门关摇摇欲坠的城防,二话不说吹号收兵一直后撤九十里才稍稍安心。

    至于跟突厥合流的魏刀儿部,也吓得不敢返回山西老巢,跟着突厥大军在草原上浪迹。

    征北大将军林沙之名,再次响彻整个天下!

    而林沙率领三千得胜之师,带着赫赫战功,携带无匹之势返回洛阳坐镇,顿时洛阳一干非议之声消失,至于原本滞留洛阳的各方高手,更是心惊胆战好似乌云压顶,连忙离开洛阳这个危险地方。

    林沙带给天下豪雄的震惊太大,怎么说漫天王王须拔都是北地数一数二的豪雄,可在林沙手里根本就不堪一击,说败就败了一点征兆都无,简直让人无语又心惊胆战好不慌张。

    而就在这时,坐镇荣阳的张须陀传来紧急情报,瓦岗李密有异常举动,同时瓦岗军中还多出了不少陌生江湖好手。

    更让林沙吃惊的是,号称枪法天下第一的张须陀,竟然在战阵之中败给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身受重伤好不容易逃得一命,以及基本失去了再战之力,同时也无法继续指挥隋军弹压瓦岗……

    而另一边,楼观道突然送来重要情报,瓦岗请来南海派高手助阵,要林沙小心别阴沟了翻了船。

    “嘿嘿,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啊,什么牛鬼蛇神都冒了出来!”

    得到准备信息的林沙,满脸冷笑眼神森寒无比……(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