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北大将军,请留步!”

    洛阳城外,刚刚视察完城外军营的林沙一行,被几个在阳光下闪耀发光的光头和尚拦住去路。

    “放肆!”

    三千亲卫铁骑前锋统领一声爆喝,大手一挥身后将士齐齐抽出军弓,咯吱声中挽弓搭箭数十枚冰冷锋利的箭矢在午后和煦的阳光下闪烁森冷寒芒。

    咻咻咻!

    前锋统领大手一挥,数十支利矢同时****而出,发出咻咻咻的凄厉破空锐响,在半空划过一道不算优美的弧线,于几位光头和尚惊恐的目光中,砰砰砰在他们身前不到一丈处布下一道由箭矢组成的隔离带。

    “给我退后,不听劝告者,死!”

    前锋统领一声爆喝,听在数位拥有一流高手实力的和尚耳中,好似战鼓轰鸣杀气惊天,顿时惊得面无血色下意识向后退让。

    轰隆隆……

    震颤大地的轰隆马蹄声响起,前锋亲卫留下上百弓手监视几位让在路边,脸色难看苍白若纸的和尚,大部队依旧如同汹涌潮水澎湃而过。

    可怕,太可怕了!

    这是站在路边,刚才差点被漫天箭矢射成刺猬的几位高手和尚,此时心**同的想法。

    他们是一流高手不假,可在真正的精锐铁骑跟前,屁都不是。

    想想之前的狂妄举动,都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购煤幽纤寰挥猩比说南敕?,否则他们此时已经是一具具插满箭矢的刺猬了。

    亲卫前锋轰隆隆扫清了路上阻碍后不久,亲卫铁骑中军跟后军掀起漫天烟尘,好似一头狰狞可怖的土龙,带着惊天动地的威势轰隆隆飞驰而过。

    林沙只是淡淡扫了眼站在路边,一副欲言又止鸟样的几位和尚,眼中杀机凛冽直刺人心,嘴角露出一丝冰冷微笑,什么话都没说直接策马而行。

    “征北大将军,请留步!”

    突然。官道旁边的小丘之上,传来一道清脆悦耳好似空谷幽兰似的好听女声,声音如流水般清晰传入所有亲卫铁骑耳中。

    好高深的内功!

    三千亲卫铁骑全部修炼了林沙传授的金刚铁布衫,也都算得上练武之人。又有林沙这么一位大宗师时常指点,武功有多高说不上,不过眼力却是差不到哪去。

    “师妃暄,你这是何意!”

    林沙右手高举,旁边的掌旗官顿时挥舞军旗。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马蹄声逐渐变细,天空狰狞咆哮的土龙也逐渐消散。

    三千亲卫铁骑,展现出了极高军事素质,令行禁止一股恐怖军气冲霄而起。

    这时,刚才说话的小丘之上,一道白衣身影悠然而立,远远看向三千亲卫铁骑所在,说不出的出尘淡然一股难以描述的气息在周身弥漫。

    不是慈航静斋的当代传人,实力已达宗师之境的师妃暄还能是谁?

    “令行禁止行动一致,林征北果然不愧当世名将!”

    师妃暄幽幽一叹。声音空灵说不出的清脆悦耳,同时又有一种让人心神安宁的魔力,渐渐平息胸口缭绕的凛然杀气。

    “嘿嘿,你一空门中人,知道什么叫做统兵之道么?”

    林沙端坐高大骏马之上,在周身上百贴身亲卫的?;は?,缓缓离开中军帅帐停在路边,目光好似利剑能够穿透与小丘之间的空间,好象与师妃暄当面说话般轻松自然。

    “林征北好威风好霸气!”

    师妃暄展颜轻笑,好似空谷幽兰绽放。说不出的清净自然幽雅高贵。

    “有事说事,想来师妃暄你突然跑来拦我去路,是有话要说?”

    林沙微微一笑,根本就不为所动。朗声直接开口说道。

    “林征北果然痛快,可否移步说话?”

    师妃暄神色淡然如故,并没有因为林沙的不客气,而有什么恼怒之类的情绪,其心性修为之高已不可同日而语。

    “事无不可对人言!”

    微微一笑,林沙缓声开口。声音清朗不疾不缓,清晰传入三千亲卫铁骑耳中,语气轻松调侃道:“再说了,你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青年尼姑,跟我这个血气方刚的粗鲁军汉在一起,可不怎么像话??!”

    轰!

    林沙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一片轰然大笑。

    都是血气方刚的青壮汉子,除了对权力和武功的追求之外,最喜闻乐见的自然便是对美色的好奇和向往了。

    “放肆!”

    师妃暄还没表态,之前半路拦截的数位和尚,却是突然暴喝出声,身形暴闪好似利箭飞驰,几个起跃间便飞至林沙左右,一个个好似怒目金刚冲着林沙释放心中不满。

    “不自量力!”

    林沙冷哼出声,声音虽然不大却好似惊雷在几位和尚耳中炸响,震得他们一时气血翻涌体内真气竟似不受控制,身子猛一摇晃胸口发闷难受异常,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灰败下去。

    “林征北还请放过几位佛门同道!”

    就在这时,师妃暄清冷淡然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给师妃暄你一个面子,还不快滚?”

    林沙淡然轻笑,眼神一冷冲着站在身前的几位和尚,突然怒发冲冠咆哮出声,声浪滚滚直接炸得几位和尚晕头转向狼狈而退。

    “哈哈哈,就这水准也敢出来丢人现眼!”

    眼带笑意,林沙毫不顾忌哈哈大笑,一点都没理会那几位和尚羞怒的神情。不过几条小杂鱼而已,翻不起丝毫波浪。

    笑过之后,他也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开口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师妃暄你有什么话,直接开口就是!”

    师妃暄所立小丘,顿时陷入一阵难言的沉寂,就当林沙不耐烦想要转身离开之时,师妃暄幽幽的声音飘了过来:“林征北,可否放李阀二公子李世民,离开洛阳?”

    “师妃暄,你这话何意?”

    林沙收敛脸上表情,冷淡问道:“你这是怀疑我,限制了李二那厮的人身自由不成?”

    师妃暄默然不语,显然默认了林沙的说法。

    “哈哈,真是笑话,腿长在李二身上,他想去哪就去哪,谁会吃饱了撑的跟他一个李阀老二过不去?”

    林沙哈哈一笑,语气中满是不屑之色,冷然道:“一家子男盗女娼之辈,本将军可没兴趣对付这样的家伙,你告诉李二一声,突厥人的狗,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本将军会让他们一家知晓后果很严重!”

    说着,也不理会师妃暄的后续反应,一转马头返回中军阵营,而后大手一挥,三千亲卫铁骑默然不语策马前行。

    轰隆隆的马蹄声震耳欲聋,卷起漫天尘土好似一条狰狞土龙,张牙舞爪很快消失在官道尽头。

    ……

    李二接到消息很是不敢相信,可是他又没有其它什么办法,带着手下一票心腹硬着头皮向城门走去。

    让他和手下小弟惊喜不解的是,他们一行接受了城门守卫的仔细检查后,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出了城!

    “这是怎么回事?”

    李二满脸不可思议,扭头回望高大巍峨,好似一头荒古巨兽盘踞在河洛平原的洛阳雄城,精神恍惚满脑子的疑惑。

    周边幕僚一阵沉默,他们虽然心中思绪翻涌,也不知道具体原因为何。

    “可能,也许,林征北只是想拖住公子一段时间吧!”

    还是李二身边的首席幕僚脑子灵光,沉吟片刻便说出了一个,就连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答案??墒虑槠驼饷创涨?,他的答案恰巧就是真实原因所在。

    “或许吧!”

    李世民不愧枭雄人物,很快便从恍惚中惊醒,调整过了心态,策马扬鞭大手一挥,朗声笑道:“不管如何,咱们出了洛阳城,现在赶紧返回关中,那里才是我李世民可以尽情发挥的舞台!”

    一行幕僚和护卫齐声应诺,一个个士气高涨满身斗志,挥舞马鞭策骑疾行,朝着关中方向狂奔而去。

    “哎,也不知道李二公子此番回到关中,前途究竟如何?”

    直到李世民一行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之中,站立于官道旁边小小山林之颠的白衣师妃暄,不由幽幽叹了口气说不出的怅然。

    “咯咯咯,师大仙子不是看上了这位李二公子吧!”

    就在这时,山林中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清脆娇笑,师妃暄脸色微变扭头望去,正好见到同样身着素白衣裳,却赤着一双雪白嫩足的妩媚少女缓缓走出,身周空气激荡形成道道激流旋涡,一股股强大拉扯牵引之力散逸而出。

    “涫涫!”

    师妃暄平静淡然的脸色,终于出现了变化。

    “咯咯,林征北果然没有说错!”

    涫涫赤足踏步而行,浑身上下荡漾着万种风情,好似山中精灵般让人目眩神迷,咯咯娇笑迅速向师妃暄靠拢:“只要那位李二公子出现的地方,肯定就能找得到师大仙子的身影!”

    “林征北!”

    师妃暄眼神微微一缩,心中一凛身周气息出现些微缝隙。

    “正是林征北!”

    涫涫的声音清脆娇媚,带着说不出的诱惑引人遐思,一双芊白小手突然捏出神秘手印,宽松长袖之中两道白绫****而出,好似两条凶狠毒蛇凌空飞舞气劲凌厉。

    同时,一股股好似旋涡般的拉扯牵引之力,将师妃暄彻底笼罩……(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凌晨两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