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仅仅只是一拳!

    石之轩好好感受了一番,什么叫做势不可挡,什么叫做龙象之力。

    砰!

    纯粹的力量攻击,他的不死印法完全失去了效用,修长的身躯被轰得倒飞而起,体内气血激荡真气乱窜,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般难受。

    呼!

    身形展开,如大鸟般顺势飞腾而起,脚尖在地面以及墙壁轻轻一点,勉强压制猛烈向后的趋势,长长呼了口气这才缓缓平息过来。

    真是要命!

    满脸惊讶看向林沙,石之轩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虽然早知道林沙的厉害,但这次林沙的纯粹力量攻击,依旧让他大吃一惊。

    可怕的力量!

    微微颤抖的手掌,以及疼痛欲裂的手掌骨节,无不让他深深体会到,纯粹力量的可怕!

    而当林沙告之,这是密宗的一种练体武功之时,石之轩更是吃惊得说不出话,对密宗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佛门宗派提起十二万分关注和警惕。

    “邪王放心,只要你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我自不会让你白白忙碌!”

    跟石之轩达成默契,林沙也没客气直接说道。

    “希望林征北你不要食言!”

    石之轩也是极为干脆之人,与林沙达成默契后便直接领下任务。

    林沙将一些注意事项交代之后,石之轩便直接离开。

    “嘿嘿,这家伙还真是有趣??!”

    看着石之轩离去的身影,林沙嘿嘿一笑脸上满是古怪笑意。

    心中很有些小得意,他怎么可能告诉石之轩,密宗武学虽然厉害,可要想修至高深境界,不是说说那般简单。

    不管这世界上有没有龙象般若功,像要修到十层以上很难很难。

    他也不会告诉石之轩,他的实力之所以又有进展,不完全是传国玉玺的功劳。更大的原因还在识海中的气运沙盘更进一步,使得他对自身和外界的感应更上一层楼,能够更好的发挥自身实力。

    也是运气好,就在手下大将裴仁基和程咬金联合拿下大半个山西之时。他识海中的雁门关沙盘迅速稳固并且向外蔓延,直接勾勒出大半个山西地区的模糊沙盘。

    虽然山西气运沙盘并不稳固,一副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坍塌的摸样,但进步就是进步,不以根基牢固为根据。

    进步的那一瞬间。正处于冥想修炼状态的林沙,竟然敏锐感知到山西方向,点点白芒会聚而至,让他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舒爽之感。

    可是还没等他仔细体悟其中精妙,本已稳固的雁门关气运沙盘,突然剧烈晃动又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这可把他惊得不轻,一直仔细关注雁门关的气运沙盘变化,时间持续了足足大半天之久,直到最后雁门关气运沙盘稳定下来,才算安心。

    而就在两天后。刘黑挞赶来告之突厥突袭雁门关失败,不久后裴仁基和程咬金联名发来紧急战报,雁门关经历一场惨烈厮杀最后确保不失。

    林沙悟了,他立即发觉了气运沙盘的另一桩好处。

    只要在识海中显示了的气运沙盘,不管稳固与否都代表着他对其地的控制。一旦此地落于敌手,无需手下汇报他第一时间便能感应得到。

    这种能力,说惊人确实惊人说鸡肋也鸡肋得很,要看怎么运用它在实际中发挥作用了。

    可不管如何,随着他识海中气运沙盘的增加,他对自身实力的掌控又有了新的进展。对付石之轩自然更加游刃有余。

    至于密宗的精神修炼之法,也是要讲究资质天分的,不然密宗存在时间那么长,能够在历史上留下名号的就那么几个?

    当然。鉴于土谷浑以后有可能的爆发,有机会的话他不介意狠狠削它一顿,让他的爆发时间延缓得更久,或者直接扼杀在摇篮中。

    至于铁勒,他却是完全不在乎。

    不管是在真实历史上,还是大唐原书。铁勒虽然名头不小,却从来都不是中原的心腹大患。按林沙的想法,石之轩能够鼓动铁勒闹事最好,不能的话也无所谓,反正突厥的势力可比不上历史同期。

    他有信心,率领手下大军,给突厥人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倒是李唐,真是个不小的麻烦!

    对李唐,虽然随着手下势力大涨,戒备不如以前那般严厉,不过也是将其当作争霸天下的劲敌。

    只是没想到,为了争霸天下,李唐竟是如此迫不及待的,引狼入室!

    “嘿嘿,李渊你个老狐狸,莫要把算盘打得太精,老子可不会轻易答应!”

    想到李唐的种种作为,林沙眼中杀机缭绕,眼底深处更是酝酿一股恐怖暴虐杀气。

    遥想当出杨广北巡,本意就是以镇压北地局面,却反为******始毕可汗围困于雁门,尽管有林沙出手解围,可杨广感受很不安全,不得不迁移东都,第二年不顾群臣反对移于江都,以越王侗等留守洛阳。

    第三年,也就是大业十三年,瓦岗军突然兴起,兵锋直指东都洛阳,与洛阳隋军连连大战相持,事实上已经切断了南北的通路,杨广从此失去了对北方的直接控制。

    因此一得消息,就在这一年的下一个月,五月李渊就起事于晋阳,七月进军关中,十一月攻击长安不果,突然在金城立代王侑为帝,自号唐王军政大权集于一身。

    眼见在北方,李阀占有先手,几成帝王之资,宇文家才不得不挺而走险,于次年三月江都兵变,杀杨广立秦王浩为帝,引精兵十数万西返关中,

    但这只是垂死挣扎,反而使杨广之死给了李渊足够的借口,就在五月李渊废隋恭帝侑,称帝国号唐,是为唐高祖。

    要不是有林沙的横插一杠子,只怕长安早已落入李阀之手,如历史上那般夺得关中虎视中原,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就李阀的动作而言,他们的行动还是非常成功的。

    太原李氏本是胡人演化,勾结突厥也理所当然,不知许了多少好处,让得几十万突厥围困雁门,才让杨感觉到北方?;刂?,急急忙忙南迁,北方因此成为空白地,又忍耐到了李密崛起切断南北通道,才悍然起事,在几个月内占得除长安之外几乎整个关中,急欲重现秦灭六国之势。

    这手段,这绸缪,这样的设局,让人叹为观止,可所谓算计高远立意非凡,绝对的百年大计。

    当然这样的布局和绸缪,前后起码二十年,其时李世民还是小孩,根本不可是李世民的所作所为,什么李世民迫得他老子造反,什么李渊优柔寡断,全部都是狗屁,说这话的人真不知道有几分真才学在内。

    至于后来的玄武门之变,也就是李建成太过自大,李渊也过分相信自己的实力,同时李世民也成长到了一代枭雄的程度,才会在阴沟里翻了船。

    这次突厥出兵南下,又是李唐的手笔,真心让人感觉心塞发堵。

    更让人郁闷的是,从历史的角度而言,同样是勾结外族入侵,手段和实力的差距,还有时机的演变,却有截然不同的结果,成者千古一帝,败者天下唾骂,无非是成王败寇而已。

    谁能想到,勾结胡人借以上位的家族,可以安享盛世之荣,占有神州之地,延续大唐盛世留名千古呢?

    林沙此时既然身陷局中,自然不会再让李唐专美于前。

    他的一连串手段,不仅成功压制了李唐的嚣张气焰,同样也让李唐的局势,比之历史和原书同期要糟糕得多。

    长安还没拿下,就连进出关中的要塞潼关,也落在河南隋军之手。

    可以说,此时的李唐看似风风火火,其实局势并没想象中那般得意。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趁王世充外出之际突然发动袭击,甚至不惜许下重诺邀请突厥大军南下助阵!

    真是好算计好绸缪,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华夏衣冠无英雄,才让得夷种贼子篡神器,世人只以为五胡乱华,自隋而终,却不知李唐本是胡人!

    如果从这个角度上看,与远的来说,数百年来,佛教内传,五胡乱华,慈航静斋,宗教政治种族三者连接,与近的来说,李阀设局,隋二世而亡,所有绸缪,所有布置,都清清楚楚,再无秘密可言。

    眼下,李唐势力不算天下最强,同时还有一个长安王世充虎视耽耽,眼下手段频出想要占得便宜,既然阴谋全部暴露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嘿嘿,李渊,我会给你一个天大惊喜的!”

    林沙阴冷一笑,心中涌起滔天杀气,对李渊,甚至整个李氏家族,都生起了必杀之心。这样的家族这样的势力,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根本就是祸害一流,灭了才是对中原负责。

    而林沙心中,早就计划好了一张巨大网络,一张能够致李唐于死地的大网,正等着机会准备将李唐甚至整个李阀,彻彻底底从世上摸去。

    有时候,势力发展太快也不是什么好事!

    林沙满脸冷酷,决定给李唐一个终生难忘的深刻教训,让他们知晓想要争霸天下,单靠阴谋诡计可不成,还得有相匹配的实力和手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