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厥要派兵南下!”

    “我知道!”

    石之轩毫不客气将底牌亮了出来,冷笑道:“那你可知道,突厥南下,是应李唐之请!”

    “嘿嘿,早就猜到了!”

    林沙脸色平静异常,眼中却暴射两道慑人厉芒。

    “那将军有何打算?”

    为了得到完整了将进酒,石之轩进入状态还是蛮快的。

    轻轻笑了笑,林沙胸有成竹道:“我自有计较!”

    石之轩眼中闪过一丝赞赏,沉声道:“莫非,将军在山西,又或者塞外早有布置?”

    “哈哈,邪王就是邪王,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林沙也没藏着掩着,当然他也不会傻到将魏刀儿说出,只是轻轻笑道:“突厥人南下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可惜他们没能第一时间拿下雁门关,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了!”

    “将军就这么有自信?”

    石之轩微微一笑,脸上神色颇为高深莫测。

    林沙扫了这厮一眼,咧嘴轻笑道:“邪王,不会想说突厥军中,有武尊毕玄,还有魔帅赵德言的弟子吧?”

    “你都知道了?”

    眼中露出一丝惊讶,石之轩也没隐瞒好奇的神色。

    “自然,我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林沙眼中,闪过两道森冷寒芒,缓声冷然道:“可惜啊,毕玄和赵德言都没出手,以后他们再想出手搅局,就没那个机会了!”

    “我能做什么?”

    既然林沙心中有数,也做好了妥当应对之法,石之轩颇有些无趣之感,轻笑着缓声问道。

    “邪王自然有大用!”

    林沙脑子一转,立即便将原本的计划完善,同时又将石之轩的长处拉了进来,一个更加完善的计划在脑海中成型。

    “哦,将军有什么吩咐。只要我能做到定不推辞!”

    石之轩眼中精光一闪,轻笑着表态。

    人就是这样,没有被利用的价值时,任你实力再高手段再厉害。也是一无是处??梢坏┯辛吮焕玫募壑?,就是一头猪都有表现机会。

    石之轩眼下,很是迫切想在林沙跟前表现一二,让林沙看到他的能力,能够早日把将进酒的全诗原文交给他。

    当然。林沙的武力高强,能稳稳将他压住,也是石之轩肯如此老实低调,想靠表现争取立功心态的主要原因。

    不然的话,以邪王的行事手段,只怕早就将林沙制住,使出各种邪门手段逼迫压制了,哪还会有眼下的和谐场面?

    魔门第一高手,不仅只是个称呼而已,也代表了石之轩的行事作风?;渑傻奈涔π姆ㄒ约罢苎Ю砟?。也注定了花间派传人性格大多潇洒不羁,不会在乎世间的规矩风俗,做事全凭心情喜好。

    “邪王在西域威望隆著,这次我希望邪王再跑一次西域!”

    林沙也没客气,直接将心中想法道出:“铁勒不是号称草原第二大势力么,肯定不服突厥的霸主之位,眼下正是铁勒趁势而起的机会!”

    “将军的意思是,这次突厥大军将被拖住,后方空虚正是铁勒的好机会?”

    石之轩闻弦歌而知雅意,顿时眼睛一亮轻笑着反问道:“我猜得是否正确?”

    “正是如此!”

    林沙嘿嘿一笑。眼中闪烁冷厉光芒,嘴角露出毫不掩饰的冰冷微笑,语气平静冷酷道:“突厥上次在雁门关战役中吃了大亏,足足出现了近十万伤亡。实力损耗严重!”

    石之轩微微点头,这情况他也知晓。

    “没想到突厥狼子野心,竟然敢在这时伸出狼爪子,那就不要怪我将它狠狠斩断!”林沙冷笑,眼中杀机森然,冷哼道:“这次只要不出意外变故。突厥起码还得在雁门关前丢下几万具尸体!”

    石之轩被林沙自信满满的神态感染,轻笑道:“到时候突厥的实力,已经不足以弹压整个大草原,此时正是铁勒出手挑战突厥霸主的好时候!”

    “正是如此!”

    林沙哈哈一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石之轩的投效,却是给他减轻不小负担,有些事情也可以交由这位文武双全的邪王处置。

    “可惜啊,将军你之前杀了飞鹰曲傲和青蛟任少名父子,铁勒高端武力损失惨重,不然有他们父子在,突厥的乐子可就大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石之轩突然摇了摇头一脸惋惜道。

    “没什么!”

    林沙却是很不以为然,轻笑道:“有武尊毕玄和魔帅赵德言坐镇,区区飞鹰曲傲和青蛟任少名父子两,根本就撼动不了局势变化!”

    说着,轻轻瞥了石之轩一眼,笑道:“再说了,只要突厥后院起火,想要平息下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说得也是!”

    石之轩点头,认可了林沙的说辞,铁勒作为一个部族势力,在大草原上还是十分强大的??上д饫锸歉呶湮幻?,战争的胜负除了依靠军队之外,还得有足够数量和质量的高手坐镇,否则纯粹就是上不得台面的纸老虎。

    飞鹰曲傲作为铁勒第一高手,自然是铁勒核威慑一般的存在。只是这厮很不走运,之前被林沙逮着机会一掌给震死了,其子青蛟任少名更是在长安城外被林沙一刀砍死。

    少了这两位高手坐镇,铁勒军力再强悍,威慑力也是下降了好几个层级。

    “不知邪王对土谷浑,有几分了解?”

    林沙话锋一转,说起了域外崛起的另一个强大势力。

    “接触不多!”石之轩摇了摇头,沉吟片刻缓声说道:“杨广在位期间,土谷浑不怎么老实被狠狠敲打了一顿,之后一直老实巴交没闹出什么乱子来,怎么他们见中原乱了想分一杯羹?”

    说着,摇了摇头一脸不屑,对土谷浑的评价却是不高。

    林沙暗暗叹气,石之轩虽然聪明绝顶又能力非凡,可惜还是有时代局限性,不知晓真实历史上,土谷浑与强盛之极的大唐纠缠了数百之久,一度成为大唐最为忌惮的强敌。

    轻轻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吐谷浑眼下的情势大概介绍一番,又表示吐谷浑的天才王子伏骞眼下还在洛阳,看是不是可以跟他接触接触,到时候一起给突厥找麻烦乱子更大。

    “那伏骞的武功如何?”

    石之轩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问了个貌似不相干的问题。

    “半步宗师!”林沙微微一笑,心中顿时一片了然。

    “小小年纪便有此修为,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石之轩叹了口气,意味深长说道:“怕就怕这样的小子太过心高气傲,说不定根本就不将咱们放在眼里!”

    见林沙脸露满意之色,石之轩继续说道:“这小子是个野心之辈,我还真担心突厥被整垮了,中原又突然冒出一个强劲的敌人!”

    “这个,还真不得不防!”

    林沙脸色一肃,倒让石之轩吃了一惊,不明白林沙这话何意。

    “邪王,听没听说过密宗?”

    “密宗?”

    石之轩见多识广,只是稍稍沉吟片刻便不确定道:“是不是佛门一支,祖庭就在土谷浑一带?”

    “正是!”

    林沙郑重点头,缓声开口道:“密宗了不简单,虽是佛门一支却是独树一帜,基本与中原佛门是两个概念,因为其修行之法以及土谷浑恶劣气候的缘故,密宗高手却是极其厉害!”

    “哦,怎么个厉害法?”

    石之轩微微动容,能让林沙如此郑重其事的势力,肯定极不简单。

    一位大宗师的说话分量,不管是谁都得好好掂量掂量。

    林沙好一阵沉默,他想到了后来的蒙赤行,还有密宗功法集大成者的八思巴,哪一个都是引领一个时代风潮的绝顶高手。

    估计也正是因为有密宗的存在,在盛唐时期拥有无数大文豪大诗人以及大宗师的情况下,土谷浑能跟大唐纠缠数百年的主要原因吧?

    “在精神修为,以及内功修炼上都有极其独特的手段!”

    林沙轻轻一笑,好似佛陀拈花微笑,右手手指翻飞轻轻结印,精神凝一猛然一点,一股极其精纯的精神洪流,顺着林沙的手指瞬间冲入石之轩的识海之中。

    轰??!

    脑中好似一声惊雷炸响,石之轩啊的轻叫出声,识海之中风云激荡一片混乱,一阵阵疼痛袭来额头瞬间泌出一层冷汗,过了好半晌才恢复了过来。

    “好厉害的精神攻击之术!”

    清醒过来后,石之轩看向林沙的目光满是惊叹:“这就是密宗的精神攻击之术,确实让人防不胜防!”

    “还有,接我一拳!”

    林沙微微一笑也不答话,体内气血由平缓到疯狂流动不过眨眼功夫,林沙身上气势猛然暴涨,好似一座高山般凝实厚重让石之轩呼吸一滞。

    不等石之轩做出反应,林沙体内真气顺着龙象般若功的运行路线运转,瞬间便达到了十一层的高度,浑身气血汹涌澎湃,耳中轰隆隆的气血奔涌声不绝,浑身上下充满了无穷力量,身子猛然前垮一拳轰出。

    嗡!

    空气震颤气爆轰隆,拳头带风劲气呼啸,一道凌厉狂风吹得石之轩衣裳猎猎作响,头发向后倒竖而起。

    石之轩脸色大变,只觉好似一座大山横压而至,呼吸困难心脏疯狂跳动,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