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

    这是此时石之轩心情的真实写照,被林沙的强悍再一次给惊住了。

    面对林沙比之前净念禅院之战时,更加强悍的表现给彻底震蒙了。

    当他听闻,林沙如此表现,缘自于和氏壁传国玉玺之时,心中的震惊和羡慕之情,真的难以用言语描述。

    “和氏壁,真的有这么强的攻效?”

    强行压下心头翻滚情绪,石之轩满脸复杂问道。

    “不好说!”

    林沙轻轻一笑,负手凌立很有高手风范,缓声道:“和氏壁内部拥有海量神秘能量,能够对修行起到很好的帮助!”

    “这么说,传言是真的了?”

    心中一片火热,石之轩情不自禁问道。

    “自然!”

    眉头轻挑,林沙轻笑着说道:“和氏壁对我来说是强身良药,不过对邪王而言却是穿肠毒药了!”

    “为何如何说?”

    石之轩眉头轻皱,很有些不悦反问:“林征北你是在嘲讽我武功不如你么?”

    “呵呵,邪王不用生气,我这又不是故意针对邪王!”

    林沙轻轻一笑,完全没将石之轩的隐隐威胁放在心上,目光平静淡然道:“有关和氏壁的传闻想必邪王也听闻过,不知邪王对自己的心性修为,是否有信心?”

    “这话何意?”

    说话当口,石之眩体内真气运转,将之前被震伤的经脉完全恢复,身体状态又迅速达到了颠峰之境,一双目光炯炯有神凌厉异常。

    “和氏壁在某些时段,会散发一种特殊能量波动,这种能量波动能够轻松引发心神烦乱,也就是咱们武者谈之色变的心魔!”

    林沙说得轻描淡写,可石之轩脸色微微一变不淡定了。

    没有理会邪王微微变化的神态,林沙轻笑着继续说道:“和氏壁能够无限放大心中杂念,不知邪王有信心扛得住么?”

    石之轩默然。只要身份实力足够,江湖上的高手大佬们,谁不知晓他的心???

    碧秀心之死,让他性格分裂心神受创。到现在都没彻底恢复过来。而且修炼不死印法,体内生死之气的转换也不那么顺畅,这都是他身上要命的隐患。

    花间派浪漫而从容,补天阁残酷而隐蔽,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路子。并且代表两种不同流派的不同生活方式和哲学。

    石之轩将这两派的功夫比喻成两个相反的车轮,这“如车轮”颇具象征意义,并且创造出不死之印??上У氖?,石之轩虽然惊才绝艳,但是却也无法彻底融合,再加上碧秀心之死,使他这种分裂再也难以弥补。

    如果和氏壁真有将心中杂念无限放大的能力,又能勾出心中隐藏甚深的执念,石之轩还真不敢打包票,能够扛得过突如其来的心魔袭扰。

    林沙对花间派和补天阁都不甚了解??伤氖露喟?。

    像是一人精通数种不同种类武功,甚至性质相反武功的例子虽然少见,却也不是没有见过。

    最终的结果,不是内部冲突加剧而亡,就是互相溶和形成太极之类的平衡状态,达到一种更高级别的存在。

    话说,如夜之临,如日之升,王道霸道,只在所用。何必以花间花丛走,来乱得补天夜中芒,或又以补天之残酷,来破得花间之浪漫。

    今日可尽可浪漫之极。直心直意说得心里,明日自行应行之策,杀戮决断徐徐而成,此间转折,毫无应该迟疑之处。杀戮决断,与至情至性。又有什么对抗呢?石之轩如果静观日出日落,远比用邪帝舍利来强行恢复好!

    更不要说,想要依靠和氏壁修行,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如果石之轩精神境界,能够达到张三丰那般程度,能将体内生死二气以某种微妙形态,转化成太极之势的话,相信他的不死印法将更上一层,甚至达到张三丰所创太极的高度!

    只是可惜,石之轩虽然惊才绝艳,但比之张三丰还是逊色许多。头一条他心中执念放不下,几乎彻底断绝了他的前进之路。

    不然,以他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在宗师之境停滞不前多年?

    张三丰??!

    林沙不由自主,想起了倚天世界之时,那位震古烁今的绝代宗师。

    张老道的境界,比之林沙眼下,都要高出一到几个层级。凭借倚天世界那稀薄无比的天地灵气,都能阳神飞升成就神仙一般的功业。

    如果他是大唐世界这样的高武世界的话,估计绝对是破碎级别高手,而且依旧还是震古烁金的那种。

    由此,林沙想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如果说大唐世界乃黄易玄幻世界中的武学衰落之世的话,那么覆雨翻云和其有呈前启后作用的破碎虚空世界,便是黄易玄幻世界的武功集大成的阶段。

    浪翻云寄真情于纪惜惜,生于洞庭,死在洞庭。

    他全心全意,将自己所爱献给纪惜惜。无论是她生前,或是死后,才得以极于情,是故极于剑,数年之中,借着一生爱恋的小屋、和他血肉相连的洞庭湖、天上夜空中的明月,从无比寂寞中,品位世界,晋升于大宗师之列。

    姑且不说纪惜惜到底是谁的卧底,她的死,又有几分内情,但是情到深处转为薄,用情至深,而得超脱,其实是极其难的道路,

    至于传鹰,他得了战神列图,才得以超越世间,

    魔师庞斑,曾经在其师蒙赤行火化后,以赤足而行,行走天下山川河流,途中不言不语,睡的是荒山野漠。

    就是这五年的修练,奠定了他十年后登上天下第一高手宝座的基础。

    还有无上宗师令东来,蒙古国师八思巴,还有大侠传鹰之子鹰缘,哪一个都是破碎虚空级别的超级高手。

    而这些超级高手出现的时代,都是在宋元明交替的百多年时间之中。

    而张三丰作为震古烁的超级大宗师,竟然在覆雨翻云和破碎虚空的世界里没有丝毫名气,这显然很不正常啊。

    像是浪翻云和庞斑,正是和张三丰同一时代,但是辈分和年纪却是要小得多的绝顶高手,林沙相信两人在踏上颠峰之间,就是联手都干不过张老道。

    而等两人达到了破碎级别,张老道的境界修为,只怕早就超脱了世界的束缚,达到了一种超凡入圣的无上境界!

    当然,这些都只是林沙的一种猜测,至于准是不准却是不好确认。

    ……

    “这也就是你的一面之辞!”

    尽管心中打鼓,石之轩却是不愿坠了气势。

    “是不是一面之辞,邪王你问过了净念禅院的老和尚们就知道了!”

    轻轻一笑,林沙忍不住调侃道:“尽管那几个老和尚恨不得整死邪王,但想必邪王问他们一些‘无关紧要’之时时,他们应该不会隐瞒才是!”

    石之轩默然,过了良久主动转移了话题,直接问道:“不知林征北对裴某的投效,有何想法?”

    “为什么?”

    林沙脸上不动神色,一双目光却是精光闪烁,好奇问道。

    “我想完善花间派的武功!”

    石之轩很是无奈,直接说道:“林征北你那日在净念禅院所吟诗句,对我花间派而言简直好比天魔策之于魔门!”

    他也是无奈,作为魔两派六道之一的花间派,武功心法和手段只能算是魔门中下游水准。

    可偏偏,无论是石之轩还是其师圣君慕清流,都是当仁不让的魔门领袖。

    特别是圣君慕清流,更是不下于邪帝向雨田的超级高手,同时还是魔门当之无愧的最高领袖。

    本来石之续那也有这份潜质,可惜因为碧秀心之死,导致其心性大变性格分裂,已失去了统一魔门的机会,最后白白便宜了阴葵派。

    可就是如此,魔门第一高手的称号,依旧牢牢戴在石之轩头上。

    林沙了然,嘿嘿一笑不言不语,心中却跟明镜也似。

    花间派弟子,无不是翩翩佳公子,俊雅风流,又以无情对有情,阅尽群花而不沾一叶,可所谓视世间如浪漫之所。

    但是要达到这样的高度,却非天赋的过人才情不可,而李白的诗浪漫奔放,与豪情之中又显出尘之意,正契合了花间派的要意,甚至将花间派硬生生的提拔到了纵意世间的高度

    如还有类似数诗,就可以使花间派真正脱去原有束缚,达到可以与天魔策,甚至慈航静斋对抗的高度。

    对其它人也许仅仅是诗,对花间派,却几可和佛门弟子对五祖当年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毕啾让?,叫花间派的弟子如醍醐灌顶,顿时大悟,得以突飞猛进。

    石之轩想要借此再进一步的心情可以理解,同时林沙对他投效的诚意,也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这厮,确实有几分诚意。

    林沙倒也不怕他得了好处反悔,实力到了他这等境界,已经开始接触到这个世界的高层次秘密,有些事情普通人反悔可能没事,可一旦实力达到了大宗师级的绝顶高手出尔反尔,想要踏破那最后一步几乎已经没了可能。

    “好,成交!”

    林沙微微一笑伸出手掌,石之轩立即满脸开怀伸手拍了过来。

    啪的一声脆响,代表着一位文武双全的大才,已经正式绑定在林沙的战车上。

    林沙心中嘿嘿一笑,眼中神色高深莫测……(未完待续。)

    PS:  又是周一,还有一更,求推荐票,希望能继续待在分类推荐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