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黑挞忧心忡忡离开了将军府……

    “嘿,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缓缓在正堂大厅来回走动,林沙冷冷一笑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突厥,突厥人竟然也跑出来了!”

    他感觉有些不对劲,突厥人抓住的时机也太精准了些。

    有魏刀儿这个内鬼帮衬,突厥的情况林沙不说一清二楚,也有个大致了解。

    自从雁门关一役后,突厥损失惨重,大草原其余部族蠢蠢欲动,突厥忙着处理内务根本没精力理会其它。

    就连真实历史上,突厥与李渊演的双簧,也因为其内部不稳而完全取消,没有拿自己的威名,来替李渊扬名。

    听说始毕那家伙,是在悔恨中去世的,因为突厥汗位之争,其内部还动荡了好一阵子。

    不然,李渊起兵那会,正是山西防备最为空虚之时,其部将主要精力都放在功略关中上,突厥只要出兵十之六七变能拿下雁门关。

    何必等到河南隋军大将裴仁基和程咬金率部接掌了雁门关后,再匆匆忙忙出兵攻打,损兵折将不说还没讨到好去。

    让林沙不爽的是,怎么偏偏河南隋军一部有所行动之时,突厥就好象早有准备一般突然出动。

    关键的是,魏刀儿那厮还没传回消息,这可不是正常现象啊。

    魏刀儿那厮不可能轻易背叛,不然只要林沙将他当初所作所为道出,就能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林沙接受不了背叛,突厥蛮子更接受不了背叛。

    ……

    第二日,魏刀儿果然派了使者过来报信,突厥突然出动大军南下。

    魏刀儿在来信中解释了一番,突厥此番行动很是匆忙,根本就没有跟他通气,一直等到突厥大军兵临雁门关之时,才派出使者要他出兵里应外合。

    同时,魏刀儿在信中。也告之了他一个很不幸的消息。

    突厥军中,不仅突然出现了武尊毕玄的好几名徒弟,还出现了魔帅赵德言的好几位徒弟和门人!

    魔帅赵德言!

    林沙心头一凛,没想到这厮也参合了进来。

    对这位魔帅他所知不多。却知晓他是魔门除了邪王和阴后之下的第一高手,实力强横就连武尊毕玄都十分忌惮。

    这时代,当真风起云涌让人目不暇接啊。

    所幸的是,无论是武尊毕玄,还是魔帅赵德言。都没出现在攻打雁门关的突厥大军中,不然只怕雁门关早就落于突厥之手。

    ……

    “裴矩投奔?”

    林沙很是惊诧啊,接到这个突如其来消息之时,脑袋还有些蒙。

    裴矩何许人也?

    隋帝杨广的心腹大臣,同时他还有另一个特殊身份,邪王石之轩!

    哈哈,真是有趣得紧!

    “邪王,不知你这是何意?”

    看着眼前风度翩翩,潇洒不羁的中年美男,林沙好笑问道。

    “裴矩。欲投将军门下!”

    石之轩一副风流名士派头,轻笑着缓缓开口。

    “哈哈,裴大人文武双全,能够看得上河南这座小庙,林某荣幸得很!”

    见石之轩要玩角色扮演游戏,林沙自然轻笑着配合了一把。

    花间派门人个个风流潇洒文武双全,眼前这厮在杨广执掌朝政期间可是表现极其惊人,单靠一张三寸不烂之舌,硬生生弄得西域诸国分崩离析,从此对大隋江山以及中原王朝构不成威胁。

    这等本事。也就只有长孙无忌的老爹,直接靠着一张嘴巴硬生生将突厥帝国分裂成两半的那位,才能稳压他一头。

    “净念禅院一役时,石某已经跟将军说过。想要得到那首诗的全部内容!”

    石之轩不愧邪王之称,见林沙当真只拿他的文臣身份说事,又主动转换了身份以邪王面目示人:“石某也不是白占便宜不知回报之辈,愿意以裴矩身份,辅助将军得到天下!”

    这话说得一脸理所当然,好象只要有他的存在。得到江山拿下天下不在话下一般。

    “哈,邪王以为我和手下将士,没有争霸天下的实力么?”

    林沙轻笑,没有急着答应也没有直言拒绝,好笑反问道。

    “再加一个消息!”

    石之轩一副果然如此的鸟样,脸色平静潇洒得紧,轻笑着说道:“一个关于李唐的秘密!”

    “哦,看来邪王有备而来??!”

    林沙挑眉轻笑,不紧不慢转移了话题,直接开门见山问道:“不知道,邪王你是如何摆脱阴后纠缠的?”

    石之轩闻言脸色一滞,身上平静无波的气息出现丝丝涟漪,不过很快便恢复如此,眼神凌厉冷冷反问:“这是我的私事,好象跟你无关吧?”

    “是没关系!”

    林沙淡然轻笑,摇了摇头缓声说道:“可是阴葵派势力强大,我为什么要放弃这个盟友,而选择孤家寡人一个的邪王你呢?”

    “哈哈,没想到堂堂征北大将军,目光也是如此浅??!”

    石之轩哈哈大笑,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轻视和不屑。

    “有那么好笑么?”

    脸上神色平静异常,林沙根本就没有因为石之轩的不屑,而表现出什么激动愤慨之色,只淡然道:“邪王你也不必跟我玩激将法,我说的就是事实!”

    把玩着精致的瓷杯,林沙好笑道:“单单洛阳一地,阴葵派的势力便不可小觑,洛阳帮,洛阳商会会长荣凤详等等,都是洛阳地区一等一的势力和强权角色,邪王拿什么比?”

    “就凭我石之轩的武功!”

    石之轩眼中惊诧一闪,微微一笑缓声说道。

    就好象,这是理所当然之事,他一人的武功便可抵消阴葵派的所有势力。

    “那我便要试试,邪王到底有没有这份本事了!”

    林沙轻轻一笑,突然飘身而起,高大强健的身躯灵活似燕,体内先天真气好似汪洋大海磅礴而出,瞬间跃至石之轩跟前一掌拍出。

    轰??!

    掌势雄浑好似狂涛怒浪,真气汹涌一浪高过一浪,好象要将石之轩整个人彻底淹没一般。

    石之轩不慌不忙,脸上神色平静无波,好象完全无视了林沙的凌厉一掌,又好象早有所料一般。

    一只白皙修长,很有文人雅士风范的修长手掌,带着鼓荡劲风一掌拍出。

    不死印法!

    林沙眼神一凛,只觉掌心真气如海浪滔滔奔涌而出,却似泥牛入海没有丝毫响动,竟是被石之轩全部接下。

    轰??!

    紧接着,一股熟悉之极的真气浪潮,从石之轩手心翻涌而回,竟是将林沙之前的攻击全部反击而回。

    你有不死印法,我也有乾坤大挪移跟太极功!

    林沙眼中带笑,体内真气按照某个特殊轨迹迅速运转,喷薄而回的汹涌着呢气,不过眨眼间便又顺着手掌经脉飞涌而出。

    “这是怎么回事?”

    感受到掌心处,传回的比之刚才还要凶猛霸道,还带着丝丝生死之气的磅礴真气汹涌而回,石之轩八风不动的平静脸色终于出现了松动。

    微微眯缝眼睛,石之轩强压心头翻滚情绪,脸上闪过一丝狠辣,掌心抵着掌心一点都没有想要后退之意,不死印法运转到极致,只一眨眼功夫便又将林沙轰出的磅礴真气,以生死之气转换之法逆转而回。

    “哈哈,邪王的不死印法果然厉害!”

    林沙眼神带笑,嘴上却是毫不客气冷笑道:“这世上神功千千万,你有不死印法,我也有乾坤大挪移!”

    哈哈大笑出声,乾坤大挪移的运劲之法全部开启,乾坤大挪移第六层的强悍实力完全爆发,一种不同于不死印法,却在借力打力上一点不差的手法使出。

    轰??!

    他不仅将石之轩逆转而回的磅礴真气,再一次通过特殊手法全部凝聚于手心之上,同时还催动体内真气再加一把劲。

    两掌相抵之处,突然发出一声雷霆般炸响,紧紧拈着的双掌突然分开,石之轩满脸潮红身形倒飞,一双清亮眼睛睁得老大,脸上全是不可思议之色。

    哗啦!

    沿途所有桌椅茶几,还有木柱门板,全都化作片片木屑四下飞舞,正堂大厅一下子变得狼籍一片。

    “将军!”

    门外亲卫听到动静,急忙倚门探头观望,满眼所见让亲卫大吃一惊。

    “不用理会!”

    林沙轻笑着摆了摆手,淡淡扫了满身狼狈从地上一跃而起的石之轩一眼,缓声说道:“这不是你们有能力插手的,老实看住门户就是!”

    守门亲卫闻言,也没什么不爽之类的古怪心情。

    跟着征北大将军林沙,经常能遇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上门挑战切磋,一个个的武功都象是神仙中人般,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亲卫小角色有资格插手的,就连靠近都危险万分。

    “征北大将军果然厉害,实力比之净念禅院一役时,好象又有进步?”

    石之轩满脸惊疑,一双锐目闪烁好奇光芒,试探着问道。

    “哈哈,邪王果然好眼力??!”

    林沙却是没有隐瞒的想法,冲着满脸惊疑的石之轩直言不讳道:“这还是多亏了传国玉玺的功劳,果然不愧是华夏千鼓重宝,难怪净念禅院那帮秃驴,得了之后便不想再拿出来!”

    石之轩满脸惊讶,眼中透出丝丝贪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