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河北刘黑挞求见!”

    征北大将军府,大门管事急匆匆前来禀告。

    “哦,他不是返回河北了么。怎么又跑回来了?”

    林沙放下手头急件,垂目沉吟片刻缓声道:“请他过来吧,记住不要让外人发觉了端倪!”

    大门管事道了声是便匆匆离开,林沙闭目沉吟,裴仁基和程咬金联名送来的紧急情报,让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林沙抬头正好看到身材雄健的刘黑挞大步流星走了过来。

    “见过征北大将军!”

    每次见到林沙,刘黑挞都感觉压力山大,心头像是压了块大石般难受。

    “你不是回了河北么,怎么又跑回来了!”

    林沙微微点头,也没客气直接问道。

    “征北大将军,窦帅有急事禀告!”

    刘黑挞不敢怠慢,急声回答。

    “什么事?”林沙眉头轻挑,好奇问道。

    刘黑挞一脸郑重,凝声道:“就在数日前,突厥突然派来使者,希望我家大帅与他们联合拿下雁门关!”

    “哦,突然派了使者过来?”

    林沙的反应,却是大大出乎六黑挞的意料,并没有气急败坏大吼大叫,也没有心急火燎寻根问底,只是平平淡淡好似不****什么事一般。

    可林沙越是如此,刘黑挞心中越发没底,肚子里酝酿好的一些言辞,也失去了出口机会,心中一时郁闷难言。

    老大,突厥可是要对雁门关不利啊,你还如此不动如山,是该说你有大将之风,还是说你冷血残酷,不将雁门关军民的生死放在心上?

    “你家大帅,是何想法?”

    一眼看穿了刘黑挞心中想法。林沙只是轻轻一笑?;胺嬉蛔砜嘶疤?。

    开什么玩笑?

    窦建德的势力范围在河北好不好,就算他想插手山西之事,一旦动静过大就瞒不了人。想要与突厥联合里应外合拿下雁门关,哪那么简单?

    再说了。山西还有两家义军势力,漫天王王须拔,跟魏刀儿部。

    按照真实历史而言,漫天王王须拔因为不‘听话’,早就被暗中支持他的主子河北世族干掉。

    可这世界不是有林沙存在么?;姑坏嚷焱跬跣氚蔚氖屏Ψ⒄怪磷钋?,便被林沙率军以犁庭扫穴之势,打得落花流水狼狈不堪,早早便率领残部跑去山西和大草原的边界之地窝着不敢出来。

    后来倒是把势力扩展至南方地区,也算是北地不小的军阀势力。

    不过,可能是被林沙打怕了,心理落下了阴影的缘故,这厮却是再不敢将触手伸至林沙掌控的河南河北两地。

    另一位起义军领袖魏刀儿,还是当初林沙大发慈悲放了他一马,成了林沙暗中的‘线人’。专门负责帮忙监视大草原各方势力的动静。

    在之前的雁门关一役中,正是魏刀儿提供了准确情报,林沙才二话不说提兵出塞,与包围雁门关的突厥大军大打出手,最后救出被围的杨广,同时声明大震升至正二品的征北大将军,同时还农了个开国县公的爵位。

    魏刀儿的势力,也在山西与大草原交接一带,有隋军有意无意的放纵和暗中支持,他可是山西境内除了官军之外。最强悍的军阀势力。

    有魏刀儿部这枚暗棋,无论哪方想打山西的主意,都不可能瞒得过林沙的耳目侦察,就算河北窦建德有不轨之心。也难以瞒过他的暗线监视。

    林沙的反应出乎刘黑挞的意料,让他收起了心中的某些小九九,越发觉得林沙高深莫测起来,不敢怠慢恭敬回答:“我家大帅的意思是,直接回拒了突厥的暗中招揽……”

    “不不不,不用如此!”

    林沙却是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头。一双目光平静无波,轻轻扫了过去,却让刘黑挞有种刀子扎身的错觉,只听林沙缓声道:“答应突厥人的要求!”

    “什么,答应他们的要求?”

    刘黑挞吃了一惊,猛然抬眼直视林沙,想弄清楚这位征北大将军心中到底是何想法。

    “你家大帅,没有当场拒绝突厥使者的邀请吧?”林沙不答反问。

    “那倒没有!”

    刘黑挞有些尴尬解释道:“我家大帅的意思,是想先询问征北大将军的意思,由大将军你做主即可!”

    “嘿嘿,你家大帅倒是轻松!”

    林沙嘿嘿一声意味不明的冷笑,轻轻摇了摇头吩咐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打草惊蛇,我要看看突厥能联络北地多少势力!”

    语气虽然依旧平静,可其中蕴含的森森杀意,却是让刘黑挞忍不住生生打了个寒战,心中突突直跳感觉毛枯悚然。

    好险恶的征北大将军!

    想要清除辖下的不稳定势力就直说,用不着把事儿推给突厥人。

    当然,不得不承认林沙这手高明,有突厥出面暗中联络,说不定北地某些隐藏得极深,对林沙的统治不满的势力回浮出水面。

    就刘黑挞所知,河北大部分世家大族,都对林沙没有好感,巴不得林沙倒霉走人,他们好继续掌控河北局势做高高在上土皇帝。

    而这,也是刘黑挞最佩服林沙的地方,根本就不鸟所的河北世族,不听话就直接出兵弹压,在经济和文化领域大力压制河北世族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农得河北世族苦不堪言却又不敢声张。

    这就是本事!

    河北世族的实力有多强悍,只有像他这样土生土长的河北人感触才最深刻,说是掌控了整个河北大半的民事军事之权都不为过,就连当初朝廷派下的官员,想要治理地方都得依靠当地世族势力帮衬,否则将一事无成。

    可征北大将军林沙偏偏是个异类,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在他还是坐镇幽州的平北大将军时,就借着剿匪的名义将触手伸入河北,并且在世族控制的地盘上,硬生生打下一个大大豁口,利用强大的军事压力,以及在海盐之上的丰厚利益,硬生生在河北占下一块独属于征北大将军手下的地盘。

    作为河北义军窦建德的手下头号大将,刘黑挞这些年可没少跟河北当地世族交往,可是知晓他们对征北大将军林沙是又恨又怕。

    征北大将军林沙根本不需要他们的支持,就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豪雄,这也是河北世族最为担忧的地方。

    对上位统治者没有多大帮助,甚至关系还不怎么和睦的世家势力,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么?

    而林沙此时的反应,更是让刘黑挞心中恶寒。

    这是让突厥出手,挖出河北隐藏的反对势力。那些家伙要是头脑一时发热中了计,那下场肯定不堪设想。

    “征北大将军,如果突厥方面要我家大帅配合,出兵山西怎么办?”

    别人的死活刘黑挞懒得理会,不过自家大帅窦建德的安危,他却是不敢胡乱行事。

    “就说山西已有两股跟官军不对付的人马,你家大帅可以主动要求出兵塞外嘛!”林沙轻轻一笑,脸色平静语气淡然,可说出的话却让刘黑挞感觉浑身冰冷,心中更是一片恶寒。

    “就说你们愿意跟突厥联合,要是攻打雁门关的时候,可以一同出战嘛!”

    林沙一脸似笑非笑,语气突然变得阴森恐怖,冷然道:“等我的命令,你家大帅在关键时刻狠狠捅突厥人背后一刀子,我要把突厥人彻底打残!”

    “这样,不好吧?”

    刘黑挞心头一冷,有些犹豫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

    林沙轻轻一笑,看在刘黑挞眼中就是恶魔的微笑,淡然道:“山西那边本将军早有安排,除了摆在明面上的势力之外,暗中本将军还布置了一些暗手,绝对能让突厥人好好喝上一壶的暗手!”

    说着,双眼精光暴闪,阴冷如刀扫了刘黑挞一眼,眼中的强势和不容置疑的霸气,让刘黑挞心头发冷不敢有任何异常反应。

    “怎么样,对本将军的交代,还有什么疑惑?”

    林沙不给刘黑挞思索的机会,开门见山直接逼问道。

    “没,没什么问题!”

    以刘黑挞的英雄气概,此时都忍不住额头冒汗心头发虚,不敢与林沙对视老实回答。

    “那好,你等下立即返回河北,跟你家大帅说清楚,我的要求和目的很简单,这也是给你家大帅的一个考验,希望他不要自误才好!”

    林沙缓声开口,尽管他对生死符很有信心,不过这里是比天龙世界更加高级的高武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有该说的话,该做的警告他一样都没落下。

    “征北大将军请放心,我一定将话带到!”

    刘黑挞低头垂目,以眼中心中的波澜和眼中的愤恨,声音沙哑难听到了极点,他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那就好,你自去吧!”

    眉头轻轻一挑,林沙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轻笑,点点说吩咐道。

    刘黑挞此时剧烈的情绪波动,又哪里能够逃过他敏锐的气机感应?

    不过,他却没心思多作理会而已。

    不管刘黑挞包括他身后的窦建德如何不愿,林沙相信自己的意思,他们使不得不听的,否则下场不是他们能够承受得起的……(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