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咱们的人,已经将李世民所居宅院,彻底围住了!”

    征北大将军府正堂,王二一脸眉飞色舞禀告道。

    “他们,没做出什么过激反应吧?”放下手头公文,林沙缓声问道。

    “他们敢?”

    王二牛眼一瞪煞气腾腾道:“这是在洛阳,咱们的地盘上,就算李二再嚣张也不敢胡来!”

    “哦,那么他们什么动作都没有了?”

    林沙挑眉,眼中带着一丝疑惑。

    “当然不是!”

    王二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冷笑道:“李二那厮也是个狡猾的,不断派出府邸里的家丁仆役,想要混淆视听扰乱咱们布置在外头的视线!”

    “结果如何?”

    见王二神态如此自信,林沙便心知独明,但他还是问了出来。

    果然,王二眉飞色舞道:“这次,我可是调集了数千人马准备,不管他们派出多少人出门晃荡,都别想逃过咱们的眼线监视!”

    “不要高兴得太早!”

    林沙脸色冷静,沉声说道:“只是普通家丁仆役的话,自然好跟踪监视,可要是换了实力高强的护卫好手呢?”

    话音一落,王二脸色微变,还不等他开口说话,门外便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一位亲卫队正满头大汗急匆匆赶了过来,禀告道:“将军,王二统领不好了,李世民那边一下子派出十几位身手高强的好手分头离开,咱们的人手被弄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跟丢了两人!”

    “混蛋,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王二暴怒,心中那个郁闷啊,要不要来得这么巧合。

    林沙才刚刚提出了这方面的警告,转眼间监视就出了纰漏,这简直就是赤落落的打脸啊。

    “说,到底怎么回事?”

    王二一脸暴躁,也顾不得林沙当面。满脸狰狞挥舞拳头怒吼咆哮,唾沫星子溅了来报信的亲卫队正一头一脸:“你们都是死人啊,我之前怎么交代的,一定要擦亮眼睛跟紧了……”

    那亲卫队正满脸羞惭。低头脑袋任由王二大喷口水,一脸郁闷恨不得地上有条裂缝可以钻进去。

    “好了王二不必如此!”

    见王二说得有些过分了,林沙轻声开口打断了他的咆哮,缓声道:“弟兄们也是一时大意,再说了人家可都是有内功基础的高手。寻常军士想要彻底看住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该怎么办?”

    王二一脸郁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坚固的红木大椅,被他压得一阵喀嚓作响,光洁的大理石地板微微向下凹陷,这厮一脸焦躁怒声道:“数千大军,竟然还看不住小小一座府邸,真是丢人现眼!”

    那位前来报信的亲卫队正,更是燥得脸色通红不敢言声。

    “无所谓了,既然有人走漏了就走陋了吧!”

    见气氛尴尬。林沙却是不以为意,轻轻摆了摆手笑道:“反正我也没有真的要将李二与外界的联系彻底封死!”

    “那他要是想外求援的话,该如何是好?”

    王二抓了抓头发,满脸郁闷问道。

    “我还巴不得!”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一道睥睨天下的强横霸气脱体而出,瞬间压得王二和那位亲卫队正喘不过气,王二还好坐在椅子上,那位亲卫队正却是承受不住压力,扑通一声被生生压着跪倒在地。

    “你先出去吧!”

    林沙没有一挑,当即收回了惊人之极的恐怖威压?;恿嘶邮值环愿赖溃骸熬】旎厝?,告诉负责监视李府的弟兄,只要看株了李世民即可,其他人能跟上就跟上。跟不上也无所谓!”

    “尊令!”

    那位亲卫队正如蒙大赦,顾不得膝盖传回的剧烈疼痛,忙不迭点头应是身形摇晃慌张离开,好似身后有洪荒猛兽追击一般。

    “这家伙,胆子也忒小了点!”

    王二不满的撇了赔罪,在林沙跟前倒是放得开有啥说啥。

    “好象你多么厉害一般!”

    林沙嗤笑。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神缓缓在这厮身上一扫而过,王二难得的老脸微红,很是不好意思笑道:“将军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我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那就刻苦用功,早日把实力提升上去!”

    林沙淡然开口,语气平静没有丝毫波澜起伏。

    王二不敢怠慢,急忙起身郑重保证道:“放心吧将军,我每日除了必要的军务之外,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修炼武功上!”

    说着,不等林沙开口,其身上一股强悍气息喷薄而出。

    虽然比不上林沙积累几世的滔天杀气,却也是一股极为强悍的气息,一种先天高手的威压让人不敢生出小觑之心。

    没错,王二经过努力,早在几个月前便顺利踏足先天之境。

    打开天地之桥,引导天地灵气入体,以天地灵气温养强壮自身,使得其身体素质以及体内真气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到了这一步,王二才可说得上是一位真正的一流高手!

    他不是猪脚双龙,能在短短数年时间,便从一位只是身体强壮,有把子力气的门外汉,一举达到一流高手水准,除了林沙传授的功法对路之外,同样也少不得他自身的艰苦努力。

    实力到了这一步,不说他能不能跟得上风起云涌的大时代脚步,起码可以做到不拖后腿。

    要是堂堂的征北大将军,江湖公认的大宗师级高手,天下第一豪雄的亲卫营统领,武功实力还不到先天一流的话,那真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不管林沙需不需要护卫?;?,起码门面上的功夫不能太差了去。

    说实话,以王二的武功实力,也很难在接下来风起云涌的天下局势中,发挥什么重要作用。

    眼下的局势,一流高手是各大势力的中坚,宗师高手才是真正的高端武力,而大宗师就是核威慑般的存在。

    一流高手虽然比打酱油要强,却也强得有限。

    特别是净念禅院一役,所有的风光和关注都被宗师高手抢光,包括长安,河北和瓦岗的一干一流高手,也就只有旁观的份。

    这就是现实,而像王世充,王薄和李密这样的半步宗师高手,也逐渐跟不上主流步伐,要是不能在短时间内有所突破的话,只怕会被天下局势无情抛弃。

    “你这家伙,就这么点实力,用不着在我跟前显摆!”

    林沙眼中带笑,轻轻挥了挥手,没好气道:“还是远远不够??!”

    王二顿时脸色发苦,苦得连汁水都要挤出来了。

    “将军,你真不担心李二请来帮手么?”

    被林沙轻描淡写打击得够戗,王二再不敢罗嗦废话,急忙收回喷薄而出的强悍气势,转移了话题好奇问道。

    “怕个屁??!”

    眉头轻轻一挑,林沙笑骂道:“除了净念禅院那帮秃驴,李二还能找到什么强力外援不成?”

    轻笑着摇了摇头,眼神逐渐冰冷狠厉道:“他真要有本事,请得其他外援替他奔走出手,我不介意大开一回杀戒!”

    说话间,语气中透露一刮森寒杀机,王二只是被林沙冰冷的眼神轻轻扫过,便觉心头发寒浑身汗毛倒竖,胸口像是堵了块巨石般憋闷得紧,连呼吸都有些不畅哪还敢胡乱开口?

    “像王薄那老家伙,要不是见他已经主动退出争霸天下的行列,上次我便叫石龙直接杀了他!”

    林沙眼神冰冷,语气森寒道:“要是还有不知死活的玩意跳出来,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绝不手软!”

    王二只觉满心惊骇,被扑面而至得滔天杀气冲得心驰神摇,几乎把持不住自己差点惊叫出声。

    林沙稍稍收敛了一下身上的疯狂气势,淡淡道:“最近皇城那边可不怎么消停,我正好找个机会杀鸡敬猴!”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王二哪还有什么疑惑,只点头说好。

    “你小子也不要大意了,给我把李二给盯紧了!”

    林沙轻轻一笑,缓声道:“只要他没回关中,就是咱们最好的应对手段,王世充那边的压力也会小上许多!”

    王二不屑道:“将军,你也太高看李二这厮了吧?”

    说着,摇了摇头冷笑道:“什么英明神武军事天才之类的屁话,也只能?;2幻髂谇榈募一?,李世民真有那么厉害的话,当初就不会被那位‘西秦霸王’揍得找不着北,最后还是使了阴谋诡计才得胜的!”

    “李二的能耐,确实不在军事之上!”

    林沙轻笑,点头解释道:“这厮特别擅长拉拢聚拢人心,又很是擅长调度和知人善用,这才是他最厉害的地方!”

    王二瞠目结舌,没想到将军对李二的评价,如此之高!

    “这世上人才多了去!”

    林沙轻轻一笑,眼中精光闪烁缓声道:“以李唐的声势和底蕴,投奔聚拢过去的人才数不胜数,关键还要看上位者的统合手段!”

    “李二在这方面就极具天赋,还没成年呢身边就聚拢了一大票心腹小弟!”

    林沙眼神微凝缓声道:“要不是如此,你以为慈航静斋的尼姑真是善人,花费巨大精力替其扬名立万?”

    王二听的目瞪口呆,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

    “李建成论才华一点都不必李二差,又有嫡长子身份摆在那儿,慈航静斋却是舍近求远,这里头的门道多着呢!”

    林沙缓缓一笑脸上神色高深莫测……(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凌晨两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