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洛阳城,李世民暂居豪宅。

    “公子不好啦,公子不好啦……”

    李世民身边的亲信随从,手脚麻利满脸惊慌狂奔而回。

    “怎么了,我还好好的呢!”

    李世民听到动静走了出来,满脸不悦怒喝出声。

    扑通!

    亲信随从扑通一下跪在李世民身前,满头大汗急声道:“公子,咱们,咱们的府邸被隋,隋军给包围了!”

    “什么?”

    李世民脸色狂变,身子猛的一颤惊出一身冷汗。

    “公子怎么了?”

    “有我们在,公子不必担心安危之事!”

    “公子出了什么事?”

    “……”

    李世民一声惊呼像是捅了马蜂窝,一道又一道矫健身影飞驰而至,将李世民团团围住嘘寒问暖。

    “咱们的府邸,被隋军给围了!”

    李世民面沉似谁缓缓说道,语气说不出的沉重压抑。

    什么?

    ?;ぴ诶钍烂裆肀叩幕の栏呤制肫肷?,一个个浑身煞气弥漫震怒不已。

    “林征北好大的胆子!”

    “公子不用担心,大不了咱们杀出去!”

    “怕个鸟,我正想跟河南隋军交交手呢!”

    “……”

    李世民带来的护卫可没一个善茬,不是真正武艺高强的江湖好汉,就是战场威风八面的猛将,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李世民忠心耿耿没有二心。

    “说,你给我说清楚!”

    李世民从刚开始时的震惊状态清醒过来,而后一把抓住跪倒在地的亲随衣领,满脸沉肃喝问出声。

    他反应过来了,身边除了这些忠心耿耿的护卫之外,还有佛门的高手暗中护持。真要是有威胁的话。暗中?;さ姆鹈鸥呤衷缇吞顺隼?,哪会沉默到现在毫无声响?

    经李世民这一打岔,身边的护卫也反应过来,仔细感应了一番府外的气机。没发觉让人头皮发麻的杀气,顿时松了口气后又勃然大怒。

    尼玛的,哪个混蛋寻他们开心?

    要是刚才一时头脑发热,做出了什么不理智的举动,引来洛阳隋军的打压。那才叫冤枉呢?

    听李世民的口气,这番动静都是跪在地上那厮闹腾出来的,顿时十几双杀气腾腾的凶狠目光投了过去。

    “公,公子,门外出现了洛阳隋军,把咱们给包围起来了!”

    那亲随惊得不轻,结结巴巴报告道。

    “哼,我亲自出去看看!”

    李世民见他如此情况,知道问不出个所以然,大手一挥身边护卫齐齐围了过来。而后一起走到了宅院门口。

    哪来的洛阳隋军?

    放眼望去,门外虽说不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却也不时有马车路过。这里是城中达官贵族所居之地,环境优美建筑格局宏大,往往一整条间也就七八户人家,往来行人过客自然稀疏得紧。

    等等,路上巡逻的隋军数量,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多了?

    观察一会,李世民立即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往常街上巡逻隋军的数量和频率,比之眼前几乎几个呼吸便路过一趟的巡逻频率??梢运等醯锰?。

    就在这时,负责采购宅院食物菜疏的管事,带着几个小厮满头大汗走了过来,而让李世民一行吃惊的是。身边竟然还跟着一小队全副武装的隋军将士。

    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掀起滔天海浪,李世民却是强行压住,二话没说转身就往宅院深处走去,同时吩咐等会将负责采购的管事找来问话。

    “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世民心中隐隐不安。见到负责采购的管事被带了过来,便满脸焦急催问道:“怎么突然多出了那么多隋军将士,又怎么有隋军将士跟在你们身后?”

    采购管事额头冒汗,满脸恭敬回答:“回公子的话,府外为何突然多了那么多隋军将士,小的也不是很清楚!”

    见李世民瞪眼怒视,他心头一抖说话都结巴起来:“至,至于,小的,的身边,边跟着,着的隋军将士,也是小,小的出了门,门后,他们,们便一刻,刻不停跟,跟在身边!”

    李世民心中咯噔一下,脸色微变沉声开口:“问过没,他们为何如此?”

    “小的,问,问过了!”

    采购管事额头冷汗淋漓,急忙点头回答:“根据那几位隋军将士透露的口风,说是最近洛阳不太平,他们奉命?;ぴ勖钦庖淮陌踩?!”

    啪!

    狠狠一巴掌拍在案几上,硬木所制案几几面,瞬间出现道道如蛛网般密集的裂痕。李世民面沉似水双眼冷光闪烁,嘴角露出狰狞微笑心中却是一片惶恐。

    被软禁了!

    这是他心中此时唯一的念头,采购管事的话,无异于惊天霹雳,直接震得他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心中各种情绪汹涌难以平静。

    挥手示意采购管事可以离开,急忙将跟在身边的谋士喊了过来,商量如何应对此等不利局面。

    “公子不必过于担心,既然河南隋军没有做出强闯宅院的举动,显然林征北也不想与咱们彻底撕破脸面!”

    跟在李世民身边的心腹幕僚,得闻消息后急匆匆赶了过来,温声安慰道。

    “我怎能不担心?”

    在心腹幕僚跟前,李世民没有隐藏此时心中的焦急清楚,脸色难看沉声道:“咱们窝在宅院自然无事,可一旦出了宅院身边立即跟上河南隋军,这叫我如何男够心安?”

    “那公子以为,林征北这是想要做什么?”

    心腹幕僚眉头一跳,也觉得李世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估计是想要把咱们拖在城中!”

    李世民不是傻子,脑子迅速转动将林沙的心思猜出了个十之七八,苦笑道:“之前父亲来信,关中大战正进行到紧要关头,要我们迅速回去助战!”

    响鼓不用重锤。心腹幕僚闻弦歌而知雅意,顿时脸色一变惊呼出声:“林征北又跟王世充联盟了!”

    “啊,确实有这个可能!”

    经由幕僚提醒,李世民的脸色变得越发阴沉难看。紧握双拳骨节捏得劈啪作响。大喘了几口粗气后沉声反问:“先生何以教我?”

    心腹幕僚稍一沉吟,突然脸色大变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变故一般,急声道:“公子必须立刻返回关中主持攻打长安之役,最不济也要将李唐大军牢牢掌控在手中才是!”

    “先生的意思是!”

    李世民脸色狂变,瞬间听出了心腹幕僚话中言外之意。他要是被拖在洛阳不得抽身,李唐大军的军权可能有旁落之变。

    “公子必须速速回去,否则后果难料!”

    心腹幕僚重重点头,脸色难看急促道。

    “可是,出门就有隋军将士跟随,想要出城哪那么容易?”

    李世民紧皱眉头,满脸阴郁苦涩道:“悔不该不听先生所言,我不该继续待在洛阳这危险之地!”

    说着,满脸后悔郁闷道了极点。

    原来,早在净念禅院一役后。身边的心腹幕僚便劝他尽早离开洛阳这是非之地,不管是返回太原还是返回关中都要比身陷险境要来得强。

    可李世民却是艺高人胆大,又自觉有佛门一众高手暗中护卫,起码基本的人身安全很有保障,便不听劝说执意留在洛阳观望风向。

    其实,他是舍不得传国玉玺这等国之重宝!

    传国玉玺本是佛门替其宣扬声势的道具,结果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硬生生将传国玉玺夺了去,李世民心中又如何肯甘心?

    另一方面,他留在洛阳。未尝不是给佛门施加压力之举。

    以传国玉玺替他扬名的举动彻底失败,那佛门是不是应该给他一些补偿?

    这几日,他暗中跟师妃暄有过数次秘密会晤,结果很是让他欣喜啊。

    可是没想到。好处还没得手,林征北便兜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浇得他里里外外透心凉,从某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彻底惊醒。

    “公子无需如此,谁都不知晓林征北竟然如此大胆,说动手就动手实在让人大出意料!”

    心腹幕僚急声劝慰??煽此糁宓拿纪?,就知道他的心情,远没表面上表现得这般轻松。

    “不管如何,咱们还是得试上一试,看看林征北到底对咱们的监视力度有多大!”李世民是个很有决断的家伙,惊醒过来后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

    于是,李世民暂居的宅院一下子热闹起来。

    大门和后门,不时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全都是宅院里的家丁仆役被使唤得团团乱转,他们根本就不清楚李世民的真实意图。

    正如李世民所预料的那般,凡是出得宅院的家伙,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身边立即跟上了数位隋军将士,或贴身紧跟或遥遥缀上,总之一句话被隋军给牢牢监视了。

    可让李世民心惊的是,无论李宅派出多少家丁仆役出门,总有数倍甚至十数倍的隋军跟随。

    宅院一连派出大半家丁仆役,而门外的隋军好似源源不绝一般,巡逻力度和频率依旧不减。

    “林征北欺人太甚??!”

    一看这情况,李世民哪还不明白林沙下了大决心,顿时心头惶恐破口大骂。

    “公子,这样下去不行??!”

    心腹幕僚一脸忧心,急忙提醒道:“普通的家丁仆役,根本就没办法吸引太多关注!”

    “先生得意思是!”

    李世民闻言心头一动,脸上露出丝丝惊喜之色……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