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征北大将军,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

    王世充满脸凄惶,当然大部分都是装出来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就是修复因为争夺和氏壁跟征北大将军迅速冷淡的关系,同时也是一种博同情的手段,要是能得到征北大将军府的全力支持的话,这次的长安?;梢郧崴苫?。

    “别跟我来这套!”

    林沙嗤笑出声,眼皮子都懒得多抬一下,冷冷道:“长安不是还好好的么,别以为我不知道还在王公你的掌控之中!”

    “嘿嘿……”

    王世充尴尬一笑,没想到林沙说话这般直接,脑子一转干脆放下了某些小心思,直接道:“李唐的实力还是太强了些,无论是兵力还是整体实力都比长安强得太多,还需征北大将军的援助!”

    “别说得这么惨!”

    既然王世充说话直接,林沙也没有绕圈子的意思,直接说道:“王公不急着返回长安主持大局,跑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至于王世充所言援助,他当作没有听到。

    “征北大将军,还请你伸出援手!”

    王世充苦笑连连,满脸无奈道:“兵力相差太过悬殊,短时间内倒是没有问题,时间一长可就吃不消了!”

    说着,话锋一转,王世充的脸色难看之极,郁闷道:“李世民那小子又得到了慈航静斋的全力支持,单单静念禅院的实力,便已经足够惊心动魄了!”

    他这话还真不是虚言,确实被净念禅院的强横实力给吓住了。

    五位宗师级高手,四位半步宗师高手?;褂惺僖涣鞲呤?,这是一股想想都让他感觉头皮发麻的强悍实力。

    跟李唐对战他一点都不畏惧,战场上的手段他不弱于任何人。

    可他担心佛门的高手捣乱啊,他手下包括他本人在内。几乎没有一个宗师级高手存在。虽说在大军?;は?,一般的宗师高手想要取他性命也不容易,可他总不能一辈子都龟缩在大军?;は虏怀鐾钒??

    于是,王世充便想到了征北大将军林沙。

    不说净念禅院一战,林沙的表现有多强悍。

    单单林沙坐镇洛阳数年时间。压得净念禅院难以出头的表现,就足以让王世充对他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想要对付李唐,还是要从他们的内部下手!”

    被王世充恳求了一阵子,林沙也没有太过坚持,说出了心中对付李唐的手段:“关键还是在李建成和李世民两兄弟身上!”

    王世充是官场老油子了,一听便明白了林沙话中之意。

    “我这边,会叫人拖住李世民的回程时间!”

    林沙淡然轻笑,也没有隐瞒直言相告:“至于王公你如何行事,就用不着我来教你了吧?”

    王世充大喜,急忙拍着胸口保证道:“大将军尽管放心。王某人不才,定要李阀内部闹得不可开交!”

    可转眼间他脸色一苦,郁闷道:“征北大将军,我担心的不是李阀,而是佛门的势力啊……”

    “这个,你就更不用担心了!”

    林沙眼中射出两道森寒冷芒,摆了摆手淡淡道:“佛门选择了李二不假,但他们只会在暗中鼓劲,替李二消除来自江湖上的威胁,至于战争他们是不会轻易牵涉其中的!”

    见王世充满脸不信。他很是不耐和不满,直接点明道:“再说了,王公你背后不是也有大明尊教支持么,怕个屁???”

    王世充脸色大变。满脸不可思议望向林沙,一双灰渴色的眼眸,闪烁冰冷无情的凶光。

    “怎么,想杀人灭口?”

    林沙斜眼一瞥,撇嘴不屑道:“不是本将军瞧不起你,让你一只手你也不是对手!”

    说着。身上滔天杀气一闪而逝,顿时惊得王世充浑身僵硬额头冷汗滚滚,连连拱手讨饶直道不敢。

    待林沙收回滔天杀气,王世充才稍稍缓了口气,不敢在暴露丝毫不满情绪,恭恭敬敬问道:“不知征北大将军,是如何知晓我这个身份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林沙轻轻一笑,见王世充依旧满脸不信,冷冷道:“无论是王公你的出身,还是你身边的某些人物,想查的话都不是什么秘密??!”

    响鼓不用重锤,破锣无需再敲,王世充顿时露出恍然之色,同时心中又是一痛。

    出身,确实是王世充心中最大的痛。

    要不是出身低贱,佛门也不会直接将他排除在‘天定明君’之外。至于什么胡人血统简直就是个大笑话。

    李阀也是胡种,不也同样得到了佛门的鼎力支持?

    不过是他的出身低微,比不上李阀的光耀夺目罢了。

    当然,与他有同病相怜情况的,还有眼前这位征北大将军。

    想到这儿他不由得心头一阵,眼前这位征北大将军出身真得十分寒微,甚至连他王世充都多有不如??墒茄巯?,他没有借助任何外来力量,便成了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豪雄!

    佛门又如何,净念禅院那么大的势力,在林征北的光芒下,不也被压制得死死的,几乎难有喘气之机?

    想必,林征北根本就不屑于所谓的佛门支持吧。

    不然的话,身处佛门势力最为强大的河洛地区,林征北只需稍稍透露一点风声,佛门那帮秃驴只怕早就迫不及待投奔过来。

    无论怎么看,林征北夺取天下的机会,比李阀可要大得多!

    想到这儿,王世充不由心头一震,胸中涌起万千豪情,林征北这么一号榜样在前,他深觉做人当如是。

    王世充一瞬间想到了无数,林沙虽然感应到了这一瞬间,王世充的心绪和气机波动剧烈,可他没有追根就底的心情。

    “征北大将军。不知你对大明尊教如何看待?”

    王世充很快便收敛的心绪,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只会耍耍阴谋诡计,不值一提??!”

    林沙一点客气都没给,直接说出了心理话。

    有过倚天世界的经历。他对和明教很有几分渊源,行事手段和宗旨都大有相似之处的大明尊教,真的看不上眼啊。

    在林沙看来,大明尊教的表现,远远不及明教光明磊落。

    “哦。征北大将军为何如此看待?”

    王世充吃了一惊,没想到林沙说话这么不客气,同时心中也有些不服气,再怎么说他也是大明尊教的前任原子啊。

    淡淡扫了王世充一眼,林沙撇嘴冷笑,毫不客气讥讽道:“想要插手天下争霸,那就老老实实亮出肌肉光明正大的来,可惜大明尊教眼下只会偷偷摸摸的玩弄阴谋诡计,实在上不得台面??!”

    一番毫不客气的讥讽,直说得王世充面红而赤羞愧不已。

    仔细想想林沙所言确实有理。大明尊教实力一点不差,起码在西域也是庞然大物??伤堑男惺率侄翁匾醢盗?,方便倒是方便了,可外人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大势力的存在啊,真到了争霸天下的关键时刻,各种人才选择站队之时,根本就不会有人想到大明尊教身上。

    王世充一脸郁闷,被打击得够戗,合着他的隐藏手段早就被林沙洞查,而且林沙还对此不屑一顾!

    “王公还是尽快返回长安主持大局吧!”

    林沙轻飘飘的声音听在王世充耳中。简直如同天籁。

    “本将军已经通知了潼关守将罗士信,会配合长安守军对李唐叛军采取手段!”林沙双目精光闪烁,直视王世充冷然道:“至于河洛地区的佛门势力,自有我挡着!”

    冷冷扫了眼喜不自胜的王世充。直看得这厮心头发毛脸色僵硬,这才缓声说道:“王公,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征北大将军放心就是,王某虽然本事不大,却也不是任人柔捏的软柿子!”

    王世充强压心头振奋,拍着胸口保证道。

    “如此。便好!”

    林沙轻轻一笑,没有多说废话,现在说得再好听也无用,还是要看王世充在战场上的表现。

    王世充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得到了林沙的保证后他也不多说废话,直接拱手告辞大步流星离开。

    来时惶惶然。走时精神抖擞一脸振奋,人生之大起大落不外如是。

    “将军,王世充这厮,可不是啥好鸟??!”

    等到王世充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之中,一直静立一旁没有哼声的王二突然开口:“外头的流言,有一小部分都是他散播出去的!”

    “我知道他不是善类!”

    林沙轻轻一笑,一脸的云淡风轻。

    “将军,你既然知道他不是啥好鸟,为何……”

    王二吃了一惊,有些不明所以道。

    “事有轻重缓急!”

    林沙缓声解释:“王世充如此行事,不过是畏惧我的实力,想要捣乱而已,可是……”

    说到这儿,话锋突然一转,冷笑道:“李唐却是想趁此机会拿下长安,既而控制整个关中,成为本将军争霸天下的劲敌,李唐和王世充两家哪个威胁更大?”

    王二想也没想直接道:“自然是李唐!”

    话一出口,他便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笑道:“将军的安排甚是,让王世充跟李唐死磕去,咱们在后头专捡大便宜!”

    “嘿嘿,你这家伙明白就好!”

    林沙轻轻点头,一脸轻松道:“想要占便宜,哪那么简单,本将军这次就要李唐好好喝上一壶!”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未完待续。)

    PS:  凌晨突然停电,直到中午才来电,抱歉抱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