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林征北欺人太甚!”

    洛阳城中某座奢华庄园,王薄一脸冷厉浑身杀气缭绕,双目圆瞪直视桌子上木盒里放着的那颗,满脸狰狞不甘的熟悉头颅。

    就在刚才,征北大将军府总管石龙,亲自将这个装有头颅的木盒送了过来。

    一见到心腹不甘的狰狞头颅,王薄顿时暴怒,二话不说飞身而起,瞬间便出了房间赶到庄园大门前,正好追上了转身离去的石龙。

    “给我站??!”

    愤怒之下王薄近乎失去理智,身形迅疾如风冲着石龙的后背一掌拍出。

    “你找死!”

    石龙猛然回身,一记势大力沉的重掌轰出。

    两掌相击发出一声惊人爆响,王薄只觉一股排山倒海似的巨力从手上传回,手心一阵剧痛体内气血翻滚,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倒飞。

    哇!

    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般难受,后背重重砸在庄园高大围墙上,扑通一声掉落在地半晌爬不起来。

    庄园的护院听到动静,急匆匆跑来查看动静,被石龙一眼惊得冷汗淋漓手脚不听使唤,老老实实缩在门口不敢出头。

    王薄只觉五内俱焚浑身上下无处不痛,可心中憋着一口气实在难受得紧,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可手脚无力折腾了半晌也没能成功起身。

    突然眼前一黑,石龙不知何时已站在他身前。

    “知世郎,既然老了洛阳就老实待着,不该你参合的事情也不要参合,有些事情你根本就参合不起!”

    石龙原本还打算给王薄留几分面子,只不过这老家伙竟然敢背后偷袭,他说话自然也就不客气了,冷笑道:“净念禅院那么大的势力。都老实缩在城外不敢出头,就你这老家伙不知死活还想充当中间人!”

    说着,满脸不屑嗤笑道:“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你有什么资格跟征北大将军唧唧歪歪?”

    王薄一张老脸羞得通红。心中更是又急又气,同时还暗暗心惊不已。

    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被石龙一掌差点轰成重伤,让他从之前暴怒的情绪中清醒过来,对自己之前的行为也是后悔不迭。

    正如石龙嘲笑的那般。征北大将军林沙与净念禅院之间的争斗,他这个外人根本就没资格插手。

    亏他还自信满满派出手下第一心腹,认为凭他的江湖资历和名望,征北大将军林沙多少也得给几分薄面,谁料最后却等到了手下的头颅和毫不客气的打击,真真丢脸丢大发了。

    “净念禅院拥有五大宗师,再加上梵清慧和师妃暄师徒俩,足足有七大宗师高手坐镇!”

    既然说开了,石龙自然不介意狠狠的打脸,嘲笑道:“这么强大的阵容。都没敢跑来将军府撒野,就你这个连宗师都不是的准宗师水准,也想插手其中真是不知好歹!”

    “你待怎样?”

    王薄被说德恼羞成怒,猛然抬头一双老眼满是怨恨,怒声道:“技不如人王某甘拜下风,士可杀不可辱……”

    声音噶然而止,满脸愤恨看着石龙早已远去的身影,脸上又是一阵尴尬之极的羞恼。

    ……

    “将军,潼关急报!”

    林沙刚刚将手头事务处理完,还没来得及歇口气。王二便拿着一封急件匆匆走了进来。

    “怎么,难道还有势力敢打潼关的主意不成?”

    林沙满脸沉稳,淡淡扫了王二一眼,把这厮弄得很不好意思。这才接过急件打开了扫一眼,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冷笑:“李阀还真会抓时机,趁王世充不在的当口突袭长安!”

    “那怎么办?”

    王二急了,作为林沙的亲卫统领,他自然知晓长安的重要性。长安一失整个关中都算是落入李唐之手,依仗巨大的地利优势李唐有了称霸之基。

    “慌什么?”

    林沙没好气瞪了这厮一眼。扬了扬手中急件冷然道:“长安虽然危急,但还没到被拿下的地步!”

    急件是潼关守将罗士信传来,字里行间虽然隐含担忧,却还没到着急上火的程度。

    “没了王世充坐镇,长安守军还不是一团散沙?”

    王二却也不是白痴,跟着林沙这么多年,脑子就是再不灵光也学了一些东西,很是能抓住重点。

    “要不,叫罗士信出兵骚扰李唐大军后方?”

    林沙摆了摆手,沉吟道:“只怕情况不会那么简单!”

    见王二满脸疑惑,他轻声解释道:“咱们跟王世充也算是盟友,李唐偷袭长安之时,怎么可能做好应对潼关守军的准备?”

    王二张大了嘴巴,一时不知所措。

    “再说了,以李唐是优势兵力,说不定还会在暗中布置了陷阱,一边针对潼关守军,一边肯定还打着拿下潼关的主意!”

    林沙冷笑,只从急件上寥寥数语,便猜测到了最大的可能,顿时让王二大惊失色,急声道:“将军,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得好好提醒罗将军了!”

    “还用你说?”

    林沙好笑瞥了他一眼,扬了扬手中急件轻笑道:“罗将军早有安排,再没有弄清楚李唐的具体兵力部署,以及长安情况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只是派出大量精锐斥候打探消息!”

    “那就好!”

    王二松了口气,哈哈大笑道:“没想到罗将军考虑得如此细致,以前真没看出来??!”

    “要是谁都像你这般大大咧咧没个脑子,只怕早就在战场上不知死了多少回了!”林沙轻笑出声,放下手中急件满意道:“罗士信不错,遇事不慌张还能冷静思考沉着应对,颇有大将之风??!”

    “将军,那咱们该做些什么,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李唐嚣张吧?”

    王二撇了撇嘴,急忙转移了话题沉声道:“不管如何,长安在王世充手里,才最符合咱们的利益!”

    “情况没摸清楚之前,直接出兵救援不现实!”

    林沙摇了摇头,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满是不怀好意,冷笑说道:“不过咱们还是可以动些手脚,让李唐内部自己乱起来!”

    “怎么做?”

    王二满脸急切问道,看他一脸迫不及待的摸样,显然这短平安时期让他憋得够戗,撸起袖子一脸兴奋道:“将军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推辞,好久都没松动筋骨了!”

    “李世民不是还留在洛阳么?”

    林沙冷笑,毫不客气指示道:“吩咐下去,各大城门都给我守好了,不要让他出城!”

    没有理会王二疑惑的目光,他继续吩咐道:“派出信使,通知潼关一带守军,都给我把关卡守牢了,不许放李世民等人离开!”

    因着和氏壁的缘故,李世民最近一段时间,都留在洛阳观望局势。

    和氏壁被林沙所得,不管李世民心中情愿不情愿,他都得抱紧了佛门的大腿,尤其是净念禅院显示出了极强武力之后更加如此。

    无论是李唐内部的世子之争,还是争霸天下的惨烈战争,都少不得佛门的鼎力支持,否则李世民的日子绝对不会这么好过。

    正因为如此,就在净念禅院名望大损之际,心思深沉的李世民,更加不可能轻易返回李唐的势力范围,眼下正是拉拢佛门势力的最好时机。

    李二的存在,让林沙有了分化瓦解李唐内部的大好机会。

    “将军,这是为何?”

    王二一头雾水,貌似这跟关中大局无关吧?

    “李世民可是李唐推出的‘军神’!”

    林沙冷笑,嘴角挂上一丝毫不掩饰的讥讽,道:“李建成和李世民文武分厉,一个掌管后勤文书往来,一个执掌军事大权雄兵在握,乱世最重军权,如今外头又是兄弱弟强的名声,你说李建成心中甘心么?”

    王二裂嘴轻笑,直接说道:“他是李渊的嫡长子,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本身能力又一点不输于李世民,要是心中能服气就怪了!”

    “这不就得了!”

    林沙轻笑出声,摇了摇头一脸不怀好意,笑道:“趁李世民被牵制在洛阳不能回返的机会,李建成如此独领李唐大军,你以为他心中会不会生出别样心思,趁机彻底将军权牢牢掌握在手?”

    “将军还说别,这个可能性很大??!”

    王二双眼精光闪烁,轻笑着附和道:“等李建成逐渐掌握了军权,咱们就放李世民回去,到时候他们兄弟肯定要龙争虎斗一番!”

    “那时候,自然就是咱们的机会了!”

    林沙满意点头,顺着王二的话头说下去:“只要李唐内部一乱,长安之围自然解去,根本用不着咱们出兵费事!”

    王二满脸兴奋,不知想到什么突然说道:“将军,关键是长安能不能坚持这么久???”

    “有王世充这厮坐镇,守住长安不成问题!”

    林沙一脸肯定道,历史上的王世充可是李唐最头疼的劲敌。尽管此世局势已经改变,相信以王世充的能力,不说开拓进取,起码的守成还是不成问题的。

    说话间,外院管事急匆匆走了,施礼问好后回禀道:“将军,长安留守王世充求见!”

    “哈哈,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快快有请!”

    林沙哈哈一笑,脸上露出满满的开怀之色,这次他定要李唐吃不了兜着走……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