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林沙心中涌起森森危险念头。

    能够瞒过他的气机感应,悄无声息近身的,绝对是个让人心惊的超级高手。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傅采林!”

    “是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

    “真是卑鄙无耻啊,竟然偷袭征北大将军!”

    “……”

    那张平凡甚至有些丑陋的大饼脸,强横当代的霸绝之气,无不显示了偷袭者身份的不凡。

    而净念禅院汉白玉广场上的高手豪杰,哪一个不是眼力高介见多识广之辈,瞬间便认出了傅采林的身份。

    可正是因此,更引起广场一片哗然!

    堂堂的宇内三位大宗师之一啊,高句丽的弈剑大师,竟然如此无耻的采取了偷袭之举,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只有宁道奇心中明白,傅采林使用如此卑劣手段的无奈,正面对攻根本就不是对手,或者说想要一击必杀没有可能,所以傅采林才使用了如此卑劣手段!

    不过也就是心中一惊而已,林沙一边单手持僵控马,另一只手手指指节筋肉一阵蠕动,砰砰脆响声中两道凌厉指劲脱手而出。

    叮!叮!

    两道清脆悦耳的金铁交鸣声突兀响起,林沙点出的两道凌厉指劲,飞入绵绵密密好似剑光大河的重重剑影之中,竟是不偏不依正好点中了长剑本尊。

    弈剑大师不愧是弈剑大师,手中长剑猛的一震嗡嗡作响,一股巨力冲剑身反向而回,掌心一麻好似要脱手而飞,傅采林却是不慌不忙手腕轻抖,长剑顺势一分为二,而后又是二分为四,如此变化好似一张巨大剑网,依旧去势不减朝林沙周身要害笼罩而去。

    “宁兄,征北大将军行事如此霸道。要不咱们联手施为,给他一个深刻教训?”就在长剑攻势最为凌厉之时,傅采林微微带着一点古怪口音的官道,悠悠响在众人耳中。

    轰??!

    又是一阵声浪汹涌。无论是禅院武僧,还是各地豪杰都满脸惊疑,张大嘴巴一副不可思议状。

    没听错吧,堂堂弈剑大师,宇内有名的大宗师高手傅采林。竟然邀请宁道奇联手围攻征北大将军?

    这世界真是疯了!

    所有人的目光,一边关注林沙与傅采林的战斗,眼角余光还不忘注意宁道奇的一举一动。

    宁道奇苦笑,心说傅采林这厮当真害人不浅。

    可实际上,他心动了。

    林沙带给他的压力太大,刚才又是毫不客气对他一阵狠打挖苦,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更何必他这位享受惯了他人奉承的堂堂大宗师?

    他承认林沙的话很有道理,但有道理并不表示他不会对林沙心生恶感。恰恰相反林沙在他心中的印象,十分之不佳!

    任谁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脸。都不会对打脸者有什么好印象的。

    “宁道奇,你要是敢跟外族之人联手,整个道门都将跟你誓不两立!”

    可还不等宁道奇做出选择,突然一声暴喝传来,歧晖满脸茬怒踏步向前,满脸冰冷对着宁道奇怒目而视。

    “宁道奇,咱们中原武林的事情,还轮不到外族高手插手其中!”

    “你要是联合外族人联合对付征北大将军,楼观道跟你不死不休!”

    “宁道奇你好自为之!”

    “……”

    田谷十老一个个怒发冲冠,横眉冷对直斥宁道奇。根本就没有将对方道门第一人,宇内三大宗师高手的身份放在眼里。

    宁道奇脸色漆黑如墨,心中又是恼火又是震惊。

    他不知道田谷十老这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放出此等狠话?

    要跟他不死不休!

    宁道奇虽然不怕。却也忍不住心头一阵发寒。这还是头一次有道门大派,对他如此疾言厉色出口威胁。

    心中那撕犹豫瞬间消散,他还真不敢冒着如此‘风险’乱来。

    宁道奇很清楚自身处境,被道门斥责为‘道贼’让他在道门的处境很是尴尬。一干道门宗派虽然忌惮他的武功没主动找茬,可不代表他真的触怒了楼观道这样的北地道门领袖,其余道家门派不会群起而攻!

    他赌不起。也没信心去赌!

    怎么说他宁道奇都是出身道门,要是真跟道门彻底翻脸,加入佛门阵营不成?

    如果在今日之前,说不定他还真会犹豫一二??墒茄巯氯词峭蛲虿辉?,因为林沙虽然对他挖苦嘲讽,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大脸,可也给他指出了前进道路。

    为了更进一步的机会,道门的庞大资源绝对不能轻易放弃!

    这是宁道奇心中最为坚定的念头,在武功境界有可能更上一层楼,和加入佛门之间,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

    慈航静斋对他虽然大方,可是其余佛门宗派却不是如此。

    不然,无论是禅宗少林,还是其它佛门宗派,起核心典籍也都是介于破碎左右级别的根本功法,怎么没见他们大方的拿出来让其借鉴一二?

    单单只是一本适合女子修炼,又或者根本无法参悟吸收的和氏壁有个屁用,浪费了时间和精力还成全了慈航静斋的慷慨之名?

    心中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像野草一样疯狂滋长。

    参悟慈航剑典这么隐秘的事情,怎么就传到了江湖上,还对他当时精神受创吐血之事描述得惟妙惟肖?

    又有,参悟和氏壁隐秘如此秘密的事情,竟然也在他即将交还和氏壁时传得沸沸扬扬,让慈航静斋好好风光了一回。

    之前没在这方面多想,现在一旦怀疑的种子种下,感觉满满都是阴谋味道。其实说来说去,都是林沙那一句‘高级打手’深深刺痛了宁道奇的自尊。

    ……

    不说这边宁道奇被田谷十老堵住前路,另一边高句丽弈剑大师不顾颜面偷袭林沙,道道凌厉剑光纵横交错,瞬间便将林沙和座下军马完全笼罩。

    还隔得有段距离,林沙便觉一股凌厉剑意直透心底,裸露在外的肌肤隐隐作痛,体内气血跟着一滞胸口好似压了块大石般难受。

    轰轰轰……

    不过眨眼间,这些莫名其妙的负面情绪以及身体不适便消失干净,体内气血奔涌如龙,不过瞬间便达到了运行极限,耳中轰鸣不绝好似长江大河浪涛翻滚,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冲天豪气。

    座下骏马不安的连喷响鼻,左右晃脑在原地来回走动,魁伟身子跟着马身起伏不定,一双眼睛瞬间变得通红好似滴血。

    浑身上下充满了无穷力量,好似拳可轰天脚可裂地般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哈哈大笑声浪滚滚似惊雷炸响,空着的手掌猛然握拳,好似流星一拳轰出。

    砰!

    周围空气炸裂,挥拳线路上的空气似乎被瞬间抽空,一时间劲气四溢狂风呼啸,好似天崩地裂般的巨大声响不绝于耳,声势骇人惊天动地。

    一道几乎凝成实质的拳影,如出胸炮弹脱手而飞,带着一往无前的霸道,以及骇人听闻的呼啸轰鸣快似闪电,瞬间便已冲至飞扑而来的弈剑大师傅采林身前,凌厉的劲风吹得他一头长发向后飞扬。

    突然,凌厉的剑光大河中,突然分出一小块剑雨星芒,瞬间组成一张小小棋盘,眨眼间便将林沙挥出的凌厉拳劲包裹消化。

    尽管拳劲爆炸时产生的巨大劲风,瞬间便将小小剑网棋盘轰散,可凝练之极的拳劲本身也是后劲无力当空消散。

    傅采林的前进速度,甚至没有因此迟滞丝毫!

    林沙眼神微微一眯,面对好似长江大河翻滚而至的剑光大网,脸上无喜无悲好似轻风吹拂,对他构不成丝毫威胁般。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粕嘲僬酱┙鸺?,不破楼兰誓不还!”

    就在这时,林沙眼皮低垂吟诗一首,浑身气势大变杀气冲霄,眼皮微抬冲着扬剑而至的傅采林冷冷一笑,眼中说不出的冰冷阴沉。

    不好!

    傅采林心中一个咯噔,感觉好似落入了陷阱之中,心里突然升起浓浓的不安,可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不发。

    突然,林沙胸口位置,闪过一道奇异光芒,就是有衣服遮挡也掩藏不住。一股诡异冰寒的能量波动猛然爆发,扬剑攻来的弈剑大师傅采林首当其冲。

    “这是什么鬼东西?”

    一直脸色平静的傅采林,脑中突然幻象丛生,体内真气更是不受控制疯狂乱窜,一股股剧烈疼痛传来,疼得他倒吸凉气差点痛叫出声。

    更让他惊骇的是,无论他如何努力平息体内乱窜真气,以及脑中突然冒出的众多纷烦杂念,都没有丝毫效果,体内状况很像是练武之人谈之色变的一种糟糕情况:走火入魔!

    “哈哈,傅采林你好好享受传国玉玺带来的美妙滋味吧!”

    林沙的声音好似从九天飘荡而来,传入耳中似虚似实根本听不清楚,手上动作出现丝丝凌乱,这还是他极力控制的结果。

    “去死吧,弈剑大师傅采林!”

    林沙哈哈大笑,手臂一扬,一道雪两刀光匹练疾斩而出。

    傅采林这这一刻,感受到了浓浓的死亡威胁。

    “不,师傅快快躲开!”

    傅采林之前藏身的佛堂殿宇之上,突然翻出一位身姿卓越的美丽女子……(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