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连番拳脚狠厉打击,又有言辞上的犀利挖苦,给宁道奇造成极大困扰,整得他患得患失憋闷得紧。

    以其大宗师的坚韧心性,本来不应该受到区区言辞影响。

    可林沙所言,几乎句句戳中他的内心要害,在心中产生强烈共鸣,这才一再于战斗中出现精神恍惚迹象。

    林沙不点明的话,他还真没发觉问题有这般严重。

    他为何跟慈航静斋走得那般近?

    还不是因为慈航静斋之前给了他黄天**残卷,又很是大方的让他观阅慈航剑典的缘故么?

    踏入大宗师境界的时间已经太久,久到他对破碎虚空的境界都产生了一种执念般的追求,不放过丝毫有可能取得进步的机会。

    慈航静斋恰恰抓住了这个机会,以慈航剑典甚至和氏壁为条件,把他从道门拉到佛门一边。

    宁道奇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不清楚?

    不过是慈航静斋给了机会,被他牢牢抓住,对于其它一些事情装作不知情而已,被整个道门排挤痛斥为‘道贼’的滋味可不好受。

    可是林沙一番毫不客气的痛斥,却让他翻然醒悟。

    确实,放眼历史破碎虚空的高手不少,可仔细分析其中又有多少佛门高手?

    春秋战国时代就不去说它,那时中原还没佛门的影子呢。从两汉到三国魏晋,玄学鼎盛道门高士层出不穷。

    龙虎山天师张道陵,茅山派祖师三茅,以及一众魏晋玄学大师,其中破碎虚空的高手真的不在少数。

    而天师孙恩,无疑是近几百年间道门最颠峰的代表,与同样和道门关系菲浅的一代剑圣燕飞双双破碎虚空,可谓武林数百年间最大盛事。

    正如林沙所言那般,慈航剑典确实只适合女子修炼,而且因为其创始者地泥的缘故,剑典越修到后面越是危险。想要达到破空虚空境界的话,还得闭那莫名其妙的死关,简直不像佛门功法。

    现在想来,确实是他自己想左了。

    道门数百年间在天师孙恩之后。虽然没再传有破碎虚空的强者,但这事也无绝对。

    单单一个抱扑子葛洪,其所修金丹大道闻名遐迩,要说他最后没有破碎虚空而去,真的很难让人相信。

    相反慈航静斋的祖师地尼。到底有没有破碎虚空而去,还是坐死关直接坐化谁也说不清楚,估计只有慈航静斋掌门才心知肚明。

    撇开地尼这位创派者,慈航静斋从东汉初年创立以来,到现在差不多有近七百年时间,却是再无传出有破碎虚空的强者出现。

    反倒是佛门其它派系,禅宗之祖达摩,却确定无疑破碎虚空而去的顶级强者,可禅宗跟慈航静斋根本没多少关系好吧?

    尽管四祖道信添为净念禅院四大圣僧之一,可是他却是禅宗当之无愧的领袖。平时坐镇禅宗祖庭少林,只有在关键时刻才与其余三位圣僧联手应敌。

    而且,在佛门享有至高无尚地位的四大圣僧,也不过宗师颠峰实力而已,连大宗师都不是,要说他们能给宁道奇多少前路指点和帮助,真的是个笑话。

    反观道门,基本上各大主要派系祖师,那都是响当当的道门高士,就算不是破碎虚空级别的高手。起码大宗师颠峰实力也是有的。

    而且他们所留道家宝典,那可都是直指破碎级别的超级功法。

    想到这里,宁道奇心中那个郁闷后悔就别提了。

    作为道门第一人,他本来可以享受道门最大的资源辅助。不说道门其它派系至高宝典,起码茅山派的至高宝典《黄庭经》能够参悟修炼,他怎么就鬼迷心窍一心跟慈航静斋搅和在一起?

    更让宁道奇内心震动的是,林沙所言他能从孙家后人手中得到完整的黄天**!

    这可是明确无误能够直达破碎级别的无上道家典籍,有天师孙恩这个原创者作为例证,确实可以修至直达破碎虚空的境界!

    可惜。他昏了头跟佛门搅和在一起,被道门怒斥为‘道贼’,不要说道门的资源享受不到,没被开除出道门就要谢天谢地了。

    哇!

    心中越想越是憋闷,好似有一块大石堵在胸口难受异常,又有林沙的凶猛攻势催逼,顿时一个控制不住喉咙一甜狂喷一口鲜血。

    “哈哈哈,宁道奇你现在知道后悔了吧,可惜已经太迟了!”

    林沙满脸兴奋双眼喷火,拳爆如雷腿鞭如炮,招招凶猛式式凌厉,或刚或柔或猛或软无比变化随心,出手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刚开始宁道奇的散手八扑还能跟得上趟,可是时间一长林沙摸清了宁道奇的攻击套路,顿时拳脚招式直指其要害猛打猛冲,连连在宁道奇身上制造惨烈伤痕,这位道门第一人连连受创开始根不上节奏了。

    啪啪啪……

    林沙脚踩麒麟步,身形奔跃快如烈马,呼啸带风拳脚轰鸣如瀑,连绵拳影以及凌厉鞭腿,连成一道惊心动魄的拳脚虚影之墙,有如推土机又似荒古凶兽巨口,瞬间便将宁道奇完全淹没。

    此时宁道奇的形象狼狈之极,头发披散身上的道袍变成了布条装,露出的肌肤青一块紫一块触目惊心,脸色灰败气息不稳,被林沙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你这个道门败类,在道门佛门之间摇摆不定,如此心志又岂能有更大的成就?”林沙哈哈大笑,一边疯狂肆虐宁道奇一边不住开口讥讽。

    “是不是跟在慈航静斋那帮尼姑身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林沙连连嗤笑一脸不屑:“从之前的高级客卿,变成了眼下的高级打手,本将军想问一问宁道奇你有何感想?”

    “征,征北大将军,休,休得胡言,??!”

    宁道奇一张青紫相间的老脸,真是被羞得没地方搁了,明明气息不顺还硬顶着喘气开口,话都说不利益一个恍神被林沙揪住机会,一拳硬轰在早已露出青紫相间恐怖肌肤的胸膛之上,就好似被疾驰而至的奔马正面撞中,胸膛骨头一阵喀嚓作响,宁道奇更是发出一声凄厉惨交吐血倒飞。

    “怎么,被说中了痛处,就这么沉不住气了?”

    林沙哈哈大笑,眼中满是冷厉和疯狂,脚下麒麟步身形奔走如风,瞬间靠近倒飞出去的宁道奇身边,炮拳如火好似出膛炮弹砰然轰出。

    “欺人太甚!”

    宁道奇身在半空,浑身从里到外无处不痛,尤其是被连连轰中的胸样,像是被压了块巨石般憋闷异常,同时还火烧火撩难受得紧,一口闷气憋在心中不上不下,眼见林沙不依不饶一副赶尽杀绝的架势,宁道奇终于触底反弹彻底爆发。

    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更何况堂堂的成名大宗师!

    强忍身上剧痛和不适,身在半空一扭一曲,哇的喷出一口黑血,体内雄浑真气奔腾如长江大河,一双大掌作刀闪电般直切林沙头颅。

    “这才有点意思嘛,你这个慈航静斋的高级打手,终于要拼命了么?”

    林沙哈哈大笑,如火炮拳猛然在半空一滞,改炮拳为横拳,带着一股特殊韵意的强猛劲道,重重扫在那一对手刀之上。

    轰??!

    拳掌相撞,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响亮气爆轰鸣,一时劲气四溢狂风大作,宁道奇趁机身如大鸟腾空而起,瞬间倒飞数十丈距离,与被震得气血翻涌停步不前的林沙,第一次拉开距离。

    “哈哈哈,宁道奇你这个高手打手很不称职??!”

    体内气血翻滚奔涌如龙,不过眨眼功夫便运行了一个周天,瞬间就将身上的不适彻底消去,傲然挺立双目精光闪闪直视远处宁道奇,嘴角挂着满满的不屑,轻笑道:“要不要继续动手,本将军奉陪到底!”

    此时的宁道奇,形象比之丐帮弟子也好不到哪去,满身狼狈血污遍地,哪还有一丝道门第一人,中原大宗师的超然风范?

    “征北大将军实力高强,宁某自愧不如!”

    宁道奇此言一出,顿时整个汉白玉广场一片哗然。

    虽然林沙刚才压着宁道奇打,将堂堂中原武林响誉盛名多年的道门第一人,整得狼狈不堪灰头土脸,已经在心中承认了林沙中原第一高手的现实。

    可是当在场一干高手豪杰,亲耳听闻宁道奇认输之时,依旧忍不住满心震撼半晌说不出话。

    “哈哈,宁道奇好好跟你的佛门主子们亲近亲近,恕本将军不奉陪了!”

    林沙哈哈大笑,右手食中二指伸入嘴中发出一声响亮呼哨,顿时在广场边缘游荡的战马哒哒哒的跑了过来。

    “诸位,时间不早了,本将军先行一步!”

    理都懒得理会净念禅院一干武僧难看的脸色,林沙翻身上马,扭头扫了默不做声的四大圣僧一眼,至于了空大师和四大金刚,直接被他给无势了,轻轻一笑双腿一夹马腹,座下骏马长厮出声四蹄奔腾如飞,瞬间便冲到了倾斜而下的连绵石阶前。

    可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一道青色身影,一把锋利长剑,好似天外飞仙从旁边寺院屋顶飞腾而下,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手中长?;饕坏澜9夂恿飨矶痢?未完待续。)

    PS:  时间太晚了,就三更,继续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