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停人?”

    林沙满脸古怪,邪邪一笑冷然道:“你有什么资格?”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堂堂道门第一人,中原武林大宗师高手,‘散人’宁道奇难道连做调停人的实力都没有?

    宁道奇脸色一僵,顿时身周气压骤降。

    “你以什么资格来充当调停?”

    林沙却是冷言毒舌,说话很不客气,不屑道:“是以佛门弟子身份,还是道门传人身份?”

    一番话,说得宁道奇一张平淡无奇的老脸,通红欲紫难看之极。

    “宁某有没有资格调停,只有动过手才知晓!”

    脸上的难看只是转瞬即逝,宁道奇瞬间就恢复了平静,猛然身子暴射而出,拉出一串淡淡残影直扑林沙而至。

    出手便毫无保留,成名绝技散手八扑全力施展,顿时只见掌影纷飞腿劲连绵,气机牵引攻势凌厉。

    林沙只觉呼吸猛然一滞,周身要穴都在宁道奇的凌厉攻击之下隐隐生疼。

    “恼羞成怒了么?”

    淡然一笑,他不慌不忙一双大掌好似穿花蝴蝶,随心所欲信手拈来,见招拆招风轻云淡。

    前文就说过,宁道奇的武功招式在整个大唐世界都是一绝。

    因为天地灵气浓郁的缘故,随便一点粗浅内功运行之法,都能发出威力惊人的破坏力。

    所以,大唐世界的武者,更加注重内功的深厚,以及精神气机感应上的能力,至于招式可以说很是简陋,说得好听那叫无拘无束别出枢机,说得难听点就是毫无章法粗浅不堪。

    而宁道奇的散手八扑,却是大唐世界难得一见的精妙武功招式。

    虽云‘散手’,却并没有局限于手上的攻击套路。很有点现代散打的意味,只不过招式精妙程度。以及威能却比散打强了十万八千里。

    加上宁道奇强悍的精神修为,在与强手对战中很占便宜。

    可惜,他这次对上的是林沙。

    论及招式精妙,散手八扑在拥有无数神功绝学的林沙跟前。只能说是准神功级别的招式套路,还达不到神功的程度。

    于是,让众多高手豪杰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林沙与宁道奇激烈相斗手脚互搏,劲气纵横狂风凛冽。拳脚相向竟是打了个不分上下。

    这情况,再一下让一干高手豪杰震惊。

    征北大将军林沙不仅‘功力’深厚,能与四大圣僧对抗稳占上门,如今又在招式精妙程度上不下于宁道奇的散手八扑!

    这是,何等强悍的实力??!

    观众们的震惊心情,林沙一点都不在乎。

    他此时陷入某种兴奋的节点,拳指脚掌随心所欲信手拈来,气爆轰鸣劲风四溢,一会刚猛霸道一会阴柔似水,一会如羚羊挂角一会又似猛虎下山。

    好久了。都没这么痛痛快快的打过一场了。

    之前在将军府与宁道奇短暂交手,因为宁道奇一心要带走师妃暄而没能尽兴,现在逮着了机会林沙自然不会轻易放手。

    虽然没有使出成套的招式,可以他出神入化的武功,信手拈来便是一套精妙之极的招式套路,转眼之间又组合出另一套精妙招式套路。

    宁道奇越打越是心惊,他郁闷发现无论是内功修为还是招式精妙程度,都被林沙这个怪物全部压制,也不知道他这一身武功是怎么练出来的。

    两人从地上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地下。所过之处无不劲气肆虐狂风呼啸,坚硬的汉白玉地板纷纷龟裂甚至直接变成粉末。

    精美宏伟的寺院建筑,碰着就倒挨着就毁,两人所过之处一狼籍。

    如此声势如此情景。当真骇人听闻震人心魄,让一干高手豪杰好好领略了一番,什么叫做大宗师的手段。

    举手投足间都是威力强猛的攻击,风轻云淡时却蕴满无边威势。

    气爆轰鸣之音不绝,拳脚挥舞带着莫名威压。

    气势碰撞风云变幻,竟能引起丝丝天象变化。实在让人震撼莫名。

    大宗师级高手,已经能稍稍运使天地之力加成,出手威力更是强悍到了极点,简直有如神魔在世。

    “哈哈,痛快痛快!”

    打得兴起,林沙忍不住仰天长啸满脸红光,手上招式更加精妙绝伦不落俗套,好似山花烂漫又是狂蝶乱飞,让人眼花缭乱不明所以。

    不仅在招式上迅速压制了宁道奇,林沙还不放过毒舌讥讽:

    “宁道奇,亏你还是堂堂的大宗师,简直愧对‘大宗师’三个字!”

    没理会宁道奇微微抽搐的脸皮,他哈哈大笑道:“无论是高句丽的傅采林,还是突厥的毕玄,他们都创出了独属于自身的武学道路,就你这个废物点心还在佛道之间徘徊!”

    他的声音洪亮,一点都没给宁道奇留什么面子,瞬间传遍整个净念禅院,甚至山下的三千亲卫铁骑都听得清清楚楚。

    震惊!

    这是除了三千亲卫铁骑之外,其余人等心中唯一的念头。

    林沙好大的口气,开口便直呼宁道奇‘废物点心’,差点没让一干高手豪杰惊掉下巴。

    征北大将军这得有多疯狂,又有多骄傲自大,才能有如此疯狂大胆的语气,直接给堂堂道门第一人定义‘废物点心’?

    可是,看着不过盏茶功夫激斗,便在与宁道奇的交手中,竟然又占据了绝对上风。

    震惊,震撼,震慑!

    在场无论是哪一位,见到如此情景,都忍不住张大了嘴巴一脸呆滞。

    堂堂道门第一人,大宗师高手宁道奇,竟然在战斗中落于下风!

    难不成,征北大将军林沙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大宗师之境?

    虽然市井隐有这方面的传闻,可谁都不会轻易当真。

    开玩笑吧,征北大将军林沙,这才多大年纪,就是武功绝顶的大宗师高手了,那大宗师也太不值钱了吧?

    可是现在,事实告诉在场一众高手豪杰,林沙确实已是大宗师级高手,而且还是其中的强者,不然宁道奇也不会被压制得狼狈不堪。

    这时,他们才明白林沙说那些话,虽有刻薄讽刺只嫌疑,却也有这样的资格说话。

    外人的心思,林沙一向懒得理会,他此时正不断喷吐毒舌,不断羞辱挖苦宁道奇这厮:

    “就只有宁道奇你,道不像道佛不像佛,一身武功根基全部来自道门,却又想要参悟慈航剑典这样的佛门神功,果然你那个‘散人’称号名不虚传,就是个好似浮漂般的游散之辈!”

    宁道奇一张平凡的脸孔,被林沙气得通红,眼睛冒火恨不得将他剥皮削骨。

    感受到了宁道奇的气机剧烈波动,林沙拳脚攻势瞬间加强威力,打得宁道奇狼狈不堪苦闷应对,甚至还硬生生挨了一记,疼得呲牙裂嘴一脸苦相。

    他可不会放过这厮,拳脚攻势连绵嘴里也不饶人:“本将军就不明白了,道门先贤多有破碎虚空者,就说你出身的茅山派祖师三茅,哪一个不是破碎级别的超级强者,他们所留下的核心典籍自然也是直达破碎级别的功法!”

    宁道奇招式突然一乱,就是瞬间功夫林沙受到气机牵引,突然抓住机会又在宁道奇身上轰了一记,轰得这位道门第一人口喷鲜血脸色灰败。

    “放着好好的道门无上典籍不学,非要跟慈航静斋一帮带发修行的尼姑凑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一你这家伙人老心不老,色迷心窍呢!”

    林沙哈哈大笑,继续挖苦嘲讽:“明明是专供尼姑修行绝情了性的慈航剑典,你这老家伙却偏偏奉若瑰宝,结果如何,看得吐血了吧,真是活该??!”

    宁道奇一张老脸漆黑如墨,眼神隐隐闪现火光,平凡的脸上露出丝丝狰狞之色,不知道是林沙的态度太过骄狂,还是被数到了心中痛处下不来台。

    “说你是个废物点心还算轻了,明明坐拥道门无数宝典,却偏偏要在慈航静斋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突然一拳轰出直直砸中有些心不在焉的宁道奇胸膛,这厮像是打不死的小强般又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手上的招式威力却依旧不减分毫,林沙虽然鄙视这厮的眼光,却不得不暗暗佩服这厮的武功基础确实扎实无比。

    不过,谁叫这厮站错了队,该打击时不能有半分留情,身形如风急掠口中却是冷笑连连:“别看慈航剑典号称天下四大奇书之一,依本将军看不过是佛门自己吹出来的!”

    这话,却是让宁道奇心神再次恍惚,又被林沙抓住机会,一记凌厉之极的鹰爪,狠狠撕下一片衣角,同时在这厮身上制造了三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冷笑道:“慈航静斋的祖师地尼到底有没有破碎虚空谁都不清楚,而修习慈航剑典的静斋门人,这都多少代了又出了哪位破碎级高手?”

    一掌挥出掌劲雄浑霸道,带着呼啸轰鸣直接将宁道奇轰得倒飞出去,鲜血像是不要钱般从口中连连喷吐,林沙身形如疾奔骏马,速度快到了极致瞬间追上倒飞而去的宁道奇,绵绵拳影腿影瞬间又将这厮完全笼罩。

    “而你这废物点心参照的黄天**,数百前却出了一位名副其实的破碎高手天师孙恩,难道作为道门第一人想要向孙氏后人求取黄天**全本,会比观阅慈航剑典还要困难?”(未完待续。)

    PS:  外出有事,刚刚回来,求推荐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