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道奇!

    一干硬闯净念禅院的不速之客,被这个名字给吓了一跳。

    而就在这时,一道高大瘦削身影,从禅院深处的佛堂建筑中飘然而至。

    “是宁道奇!”

    “天呐,竟然是宁道奇!”

    “宁道奇竟然隐藏在净念禅院!”

    “……”

    首先是熟悉宁道奇的田谷十老一阵惊呼,而后震惊如同瘟疫传染一般迅速扩散,在一干‘不速之客’中引发句法震动。

    宁道奇啊,道门第一高手,中原唯一的一位大宗师!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宁道奇作为道门第一人,中原武林的扛旗人物,影响力和威慑力绝对杠杠的。

    “宁道奇,你个道贼竟敢跟净念禅院走得这般近!”

    “你还是不是道门中人,不如干脆剃度加入佛门算了!”

    “哈哈真是天下奇闻,堂堂道门第一人竟然隐身于佛门禅院之中!”

    “……”

    宁道奇突然出现,引发的震荡还没传开,田谷十老便纷纷从震惊中清醒,顿时个个怒不可歇大声咆哮,顾不得理会禅院方丈了空大师和四大金刚,纷纷把矛头和怒火对准宁道奇。

    他们确实气疯了!

    宁道奇身为道门代表人物,平日里跟佛门关系不清不楚藕断丝连也就罢了,在这种关键时刻还要站在佛门一边,那就真是道贼一流的角色了。

    自古以来,无论哪行哪业又或者哪个势力,最痛恨的不是反对者和挑战者,而是内部的二五仔!

    宁道奇在这一刻,无疑扮演了道门二五仔的不光彩角色!

    咳!

    身形高大相貌却只能用平常来形容的宁道奇,面无表情轻轻咳嗽一声,声音不大却好似惊雷炸响,顿时便将田谷十老的喝骂声掩盖。

    一双平静无奇,甚至有些浑浊的老眼突然精光暴闪,犹如两柄利剑直扫气愤填膺的田谷十老。嘴角一裂露出一丝嘲讽轻笑,淡然道:“宁某自问行事无愧于心,十老说话还请注意一下!”

    注意你个大头鬼!

    田谷十老气得浑身颤抖脸色铁青,宁道奇的态度无意是在火星上浇油。本就汹涌沸腾的气氛顿时炸开,田谷十老哪会给宁道奇留面子,气机连成一片好似乌云盖顶,张口便欲破口大骂出声。

    眉头轻轻一皱,一股悠然中带着七分深沉的气势轰然爆发。好似浪潮席卷又似火山喷发,瞬间便从宁道奇身上喷涌而出,将气得身子直抖的田谷十老全部笼罩。

    下一刻,田谷十老只觉一座高山当头压下!

    狂风大作胸口憋闷得难受,本欲张口而出的痛骂,硬生生憋回了肚里。

    “宁某再说一遍,请十老注意你们的言辞,否则休怪宁某言之不预!”

    宁道奇脸色一冷,整个天地在这一刻似乎都安静下来,一双平静无波的漆黑眸子缓缓扫视。就好似有魔力般让一干‘不速之客’心惊胆战。

    道门第一人,中原武林唯一的大宗师,就有这样的惊人气势!

    啪啪啪……

    突然,一阵清脆拍掌声响起,在寂静的禅院广场显得特别突兀。

    众人齐齐放眼望去,原来是征北大将军林沙!

    “不愧是道门第一人,果然好霸气!”

    没有理会众人惊诧的目光,林沙轻笑着调侃道:“就是不知道,宁道奇你的实力,有没有这份弹压天下的霸气!”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不管是净念禅院的和尚们?;故且桓捎筛鞣礁呤肿槌傻摹凰僦汀?,全都呆愣当场满脸不可思议。

    他们没听错吧,林沙这是质疑宁道奇的实力成色?

    这世界怎么了,怎么变得如此陌生。让人摸不着头脑?

    征北大将军这厮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会说出如此不着边际的屁话?

    竟然质疑宁道奇的实力成色,真是不知死活!

    难道道门第一人,中原唯一一位大宗师的名头,是吹出来的不成?

    开什么玩笑!

    宁道奇尽管出手次数不多,但每一次对手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宁道奇无不胜得干脆利落,让人说不出丝毫反驳之言。

    而且宁道奇的实力,也得到了道门高士和江湖同道的一致认可。

    当然不可否认,宁道奇的名头,响亮得有些匪夷所思,向外传播的速度也过于惊人了些,但他的实力摆在这儿,整个中原甚至域外武林都无话可说,征北大将军林沙又有何资格如此?

    真是不自量力的井底之蛙!

    不要说敌对的禅院武僧,就连一干不速之客中,都有不少心中冷笑一脸不屑,感觉林沙像是小丑般可憎。

    禅院广场的气氛寂静得压抑,让一干高手都感觉气氛沉闷,几乎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全都被林沙吸引,同时又紧张兴奋关注宁道奇的反应,心中打着各种小九九和猜测。

    宁道奇,肯定要动手!

    这是大家心中一致的意见,征北大将军林沙竟然质疑他的实力,自然要好好‘表现表现’,否则岂不辜负了林沙的这番‘好意’?

    禅院武僧一番自然心中高兴,对林沙这种作死表现开心不已,有宁道奇收拾了征北大将军,也省却了他们一番麻烦。

    同样心中高兴的,还有不速之客中的瓦岗好汉和长安豪杰,他们之前也心惊于林沙的强势,眼下见其一头撞上了铁板,心中喜大于忧,恨不得宁道奇好好灭一灭林沙的‘嚣张气焰’。

    就连撕比的两对美女师徒,也都暂时放下了对手,被眼下的局面所吸引。

    梵清慧和师妃暄一脸淡然,好象宁道奇出现并出手理所应当一般,眼神眉宇间说不出的悠闲写意。

    而祝玉研和涫涫师徒,脸色没有任何表情心中却是忐忑不安,没想到大好局面突然被宁道奇这厮破坏,同时对于眼下的局势很不担忧。

    宁道奇这一刻可谓万众瞩目,瞬间便成了整个禅院广场的焦点。

    所有人都期待,或者说忐忑他下一刻的举动,这就是道门第一人,中原唯一的一位大宗师应有的强大气场。

    可是下一刻,宁道奇的举动却让所有人跌碎了一地眼镜。

    “征北大将军说笑了!”

    宁道奇满脸苦笑,单手竖举向林沙施了一礼,无奈道:“在大将军面前,宁某不敢妄自尊大!”

    轰??!

    宁道奇的话,好似惊雷霹雳一般,在禅院广场一干高手心中轰隆炸响,掀起漫天狂涛骇浪。

    宁道奇这是何意,难道说征北大将军的实力,比他还要强不成?

    这怎么可能,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宁道奇这厮一定是谦虚,这家伙也真是的,谦虚也要选个场合,在这种时候谦虚,不是要吓坏他们的小心脏么?

    当然,心中极力否定的同时,也不免生出某种异样情绪,同时一个大胆之极的想法,突然从脑海中脑起。

    莫非,林沙的实力,真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这不可能!

    心中刚刚升起这个隐晦念头,立刻被强行掐断捣灭,想想都感觉不可思议。征北大将军林沙这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又这么强悍的实力?

    之前他以一敌四,力战四大圣僧占据上风也就罢了,要是连宁道奇都不是其对手,或者说对他忌惮万分,那真就说不过去了。

    真要如此,他们这些所谓的江湖高手,岂不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可下一刻,林沙的反应,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哼,你心中有数就成!”

    林沙冷冷一笑,双目冰冷如电,直视脸色平静淡然的宁道奇,嘴角一撇不屑道:“难不成,你也想要替净念禅院的秃驴出头,抢回和氏壁不成?”

    说着,浑身煞气大放,好似一道汹涌旋涡,一股股浓郁之极的血腥煞气,突然在林沙身上爆发。

    这股铺天盖地的血腥煞气好似有意识一般,无视了时间和空间,眨眼功夫便将宁道奇完全笼罩,道道恐怖血腥犹如修罗地狱般的幻象,在宁道奇心中有如闪电般连连闪现。

    宁道奇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万分,一对没有丝毫特色的眉头紧紧皱起,身上一股子道家冲虚和淡的气息弥漫,轻而易举便冲散了浓郁的血腥煞气,对其心境造成了丝丝影响。

    果然不愧是大宗师,心境修为之高深,手段之玄奇让人惊叹。

    林沙的气势攻击,也是首次遭遇失败。

    不过他并不气馁,看向宁道奇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赤落落的赞赏。

    宁道奇心头猛的一跳,感觉很不可思议,他竟然从林沙的眼中,看到了欣赏赞赏之意?

    顿时,心中涌起奇怪的荒谬之感!

    他只觉好笑之极,自从成名以来这样的眼神已经多久没出在自己身上了?

    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如今,竟然从一位年方及弱冠的青年眼中,再次看到了这种目光,更让他惊奇的是自己还不觉得突兀刺眼,真真古怪之极。

    真是荒谬??!

    眼前青年实力却是高于他不假,可要他接受对方犹如师长般的这种态度,却是万万不能。

    不过,刚到嘴边的话,突然转换了模式:“宁某无意插手征北大将军与净念禅院之间的矛盾,只是想做个调解人,调解大将军与禅院之间的矛盾,不知大将军可否给宁某这个面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