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老僧等领教征北大将军高招!”

    被林沙彻底无视,四大圣僧依旧八风不动,不疾不缓淡然开口,声音温润说不出的详和安乐。

    “哈哈,废话无须多说,还是手头上见真章吧!”

    林沙哈哈一笑,体内气血鼓荡,耳中好似听到长江大河浪涛滚滚,轰隆隆的气血流动之声不绝,一双眼睛不过片刻就变成一片通红。

    炮拳如火!

    右脚猛然前踏,主动跨入四大圣僧组成的包围圈中,跨身扭腰全身骨节一阵劈啪作响,一只沙锅大的铁拳好似出膛炮弹砰然轰出。

    空气震荡,以拳面为中心向四周如水波荡漾。

    轰隆一声惊雷炸响,首当其冲的禅宗四祖道信只觉呼吸一滞,眼前一只沙锅大的铁拳砰然爆轰而至。

    轰!

    道信大师一掌拍出,拳掌相击发出轰隆一声爆响。

    气流沸腾狂风乱舞,道信大师脸色微变只觉一股沛然大力袭来,体内气血翻涌真气乱窜,身子不由自主向后倒飞。

    林沙也不好受,道信近百年精纯功力不是开玩笑的,体内气血猛的一震,有瞬间的运行迟滞,等到震荡余波消散这才彻底恢复正常。

    可就在那一瞬间,其余三大圣僧揪准机会,或拳或掌或指三种不同的攻击方式,却是同样的凌厉手段猛轰而至。

    砰砰砰……

    林沙双手瞬间化作道道残影,顺着气机感应一双铁拳连环轰出,与三大圣僧的凌厉攻势以硬碰硬,一时间气爆轰鸣声不绝。

    脸膛不过片刻便涨得通红似欲滴血,体内气血连番震荡不断颤抖,原本如长江大河般浪涛滚滚的气血流动频频出现迟滞和阻塞。

    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般憋闷,好象一口气堵在心中难以吐出。

    “嗷……”

    心中战意熊熊热血滚动如潮,猛然仰天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咆哮撕吼,须发飞扬好似要凌空倒竖而起。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流。奔流到海不复返!”

    一双铁拳如炮火侵袭,轰隆炸响不绝,口中却是突然吟起莫名诗句,浑身气势如浪潮般汹涌澎湃。一双铁拳好似怒??裉伟惴呷缓涑?。

    “君不见,明镜高堂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林沙浑身气质一变,好似迟暮老人行动迟缓,挥出的铁拳都带着一股子腐朽气息。让人心情沉重压抑之极。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等到这一句出口,他身上的迟暮气息瞬间消散干净,又变成了一种庸懒清闲,骨子里透出一种舒适悠闲之态。一双铁拳竟是变得花里胡窍,飘渺难寻琢磨不透。

    三句诗一出,林沙身上气质连续变幻三次,出拳轰击力度相同,可却给三大圣僧三种不同的感受,却是难受不已应对困难。

    面对林沙突然改变气质。又或者说攻击节奏的铁拳,三大圣僧感觉如坠旋涡不可自拔,早就失了先机只能跟着林沙的铁拳节奏互轰,他们难受林沙自身也不好受。

    三论宗的嘉详大师,华严宗的帝心尊者,还有天台宗智慧大师,哪一位都是佛门鼎鼎有名的高僧大德,一身武功更是出神入化,特别是逼近百年的深厚功力,每出一招都是威力绝伦让人不敢小觑。

    林沙以一人之力与之硬碰硬。尽管突然变化的气质变化和攻击节奏变化,打了三大圣僧一个措手不及,可他们接近三百年的雄浑功内不是盖的。

    每一次硬扛对轰,体内真气都跟着震颤跳动。几乎不受控制的出现一些小小意外。而且气血流速也跟着受阻或者出现迟滞现象,使其对身体的掌控力度大受影响。

    就算他对身体的掌控达到了细致入微出神入化之境,几乎身上每一份力量都能用到极致,可在如此高强度的对轰中气血翻滚如潮,时常受到巨大震荡几有脱离掌控之嫌,对身体经脉和器官的负荷也大得惊人。

    不是他没有更好的手段对付四大圣僧。真以游斗手段战斗的话,他有把握能生生把四大圣僧活活耗死。

    可他不愿意如此!

    不是顾忌对方的身份,也不是所谓的高手风范作崇,而是为了避免以后可能出现的麻烦,还是源源不断的巨大麻烦。

    只有在正面对轰中赢了四大圣僧,没有耍丝毫手段赢了他们,胜得毫无悬念胜得光明正大,才能彻底将净念禅院这般和尚彻底震住。

    数百一流高手可是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量,无论是谁都得好好掂量掂量,彻底将净念禅院惹怒的下场。

    林沙尽管不怕,却也不想招惹这么一大股高手。

    可他此时又抢了和氏壁,想要震慑住净念禅院这帮秃驴,那就要展示出超乎他们想象的强悍武力。

    最直接的做法,就是以硬碰硬击败四大圣僧!

    所以,他没耍什么花招,也没动什么不怀好意的不轨心思,而是以硬碰硬和四大圣僧强磕!

    纯粹的力量和身体素质的对碰,林沙的选择疯狂之极,同时也彪悍凶猛到了极点,如此战法一不小心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收拾的惨烈后果。

    可他,依旧选择了这条最为艰难之路!

    轰轰轰……

    一拳又一拳,拳拳如炮火流星坠落,势大力沉凶猛霸道,一拳轰出气浪翻滚空气震颤,一道肉眼可见的空气波澜以拳面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四大圣僧哪见过如此悍勇战法,简直就是赤落落的实力碾压,每次出手都必须尽出全力,否则一不小心就有身死道消的凄惨下场。

    他们毕竟都是年已过百,或者即将过百的老者。

    实力达到了宗师颠峰不假,一身功力更是雄浑之极也不假??上敲挥刑と氪笞谑χ?,对天地灵气的运用并不纯粹。

    没有悟出以天地灵气倒灌浇身,反补自身不足和刺激生机之法,身体素质和体内气血,根本和林沙无法相提并论。

    不过以硬碰硬对轰数招,四大圣僧便大感吃不消。

    体内真气依旧雄浑如海,一身实力并未减损多少,可是‘老朽’的身体却有些吃不消如此巨大负荷,体内气血和脏腑有些受不住了。

    而林沙这头情况也不容乐观,他毕竟是以一敌四,尽管一身内家拳功夫已达登峰造极出神入化之境,可是纯粹的以硬碰硬很多手段都无法使出。

    四大圣僧的功力太过强横,每一招都能让他体内气血发生剧烈震荡。

    一次两次倒也罢了,次数一多他的经脉和脏腑也承受了巨大压力,一种隐隐的疼痛感从体内传出,让他心中恼火又连连皱眉。

    再这样下去可不成??!

    双眼血红似欲滴血,敏锐的气机感应完全放开,四大圣僧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敏锐感知。

    可是怀中和氏壁不断涌出的清凉气息,却让他明白不能使用真气,而且很多高妙手段也都无法使出。

    说起和氏壁,就不得不佩服四大圣僧的变通和强悍的掌控能力。

    竟是将一身雄浑真气牢牢压制于体内经脉之中,无论出招凌厉宏大与否,一身雄浑真气都牢牢压制在身体之中,没有丝毫外溢泄露。

    如此,和氏壁散发的能量波动,虽然对四大圣僧有不小影响,却是难以影响他们发挥自身强悍武力。

    而且以四大圣僧近乎百年的心性修为,一般的杂念也很难影响到他们的心绪,除非事关成佛做祖之机!

    咦!

    林沙一双铁拳好似炮火流星,奔腾咆哮将挥掌拍来的嘉详大师和道信大师震退,自身体内气血也是一阵剧烈翻涌,体内脏腑经脉之上的隐隐疼痛之感又加强数分。

    可就在这时,胸口和氏壁突然涌出一股清凉能量波动,好似春雨般悄无声息涌入他的胸口肌肤之中,顺着经脉血管不过短暂瞬间便流遍全身。

    一股舒爽到了极点的感觉,突然从身体之中传来。

    受损的经脉和脏腑,竟然就在这种清凉能量的抚慰下,眨眼间便恢复如初好似比之前还要强劲数分。

    不仅如此,清凉能量波动传遍全身后,体内动荡沸腾几欲失控的气血,也像是受到了莫名影响,突然间变得老实温顺,乖乖的顺着经脉缓缓而流。

    哈,真是让人惊喜的变化!

    对于身上发生的莫名变化,林沙只是淡淡一笑,眼中精光闪烁一双铁拳如出膛炮弹,轰隆隆的空气炸响不绝于耳,人如猛虎攻势如潮,气血汹涌澎湃悍勇彪悍到了极点。

    这是怎么回事?

    四大圣僧满心震撼,明明之前还感应到林沙的状态下降明显,怎么转眼间又恢复如初,甚至比之刚才还要凶猛霸道?

    四人配合默契,不着痕迹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茫然和郁闷。

    这战斗还怎么打下去,他们老胳膊老腿真的快坚持不住了,体内真气倒是依旧澎湃如海,起码让他们坚持个一天一夜不在话下,可是身体坚持不住了啊。

    任他们实力再强,也架不住身体‘老化’严重。受到之前连连对撞的余波影响,体内经脉以及脏腑都受到极大震荡,一股接着一股剧烈疼痛传来,要不是心神坚定又有雄浑之极的真气镇压调理伤势,只怕现在真是要出大事了……(未完待续。)

    PS:  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