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丽脱俗!

    出尘如仙!

    尽管所有人的关注几乎都被六大宗师绝顶高手的战斗吸引,可两女刚一出现,就如黑夜中的萤火虫般闪闪发光,一下子也躺众人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

    “梵仙子!”“师仙子!”

    一时间,诸如此类的惊呼不绝于耳,在各方群雄之中不断响起。

    “不过两位带发修行的尼姑而已,你们惊讶个屁!”

    林沙没好气的轻喝在众人耳中炸响,顿时将他们从震惊中惊醒:“好象没见过女人似的,真是丢人现眼!”

    这话的杀伤力就忒大了点,说得一干豪杰面红耳赤下不来台,好象他们有什么不轨心思一般难堪。

    “梵清慧!”

    正与四大圣僧战得不亦乐乎的阴后祝玉研,第一时间感应到了大敌的到来,咬牙切齿声音尖利大叫道。

    受其影响,出手如飞残影片片的四大圣僧和石之轩,很有默契互拼一记迅速倒退分离,心思电转盘算梵清慧和师妃暄突然出现的利蔽。

    “呵呵,和尚庙里出来跑出两漂亮尼姑!”

    没等四大圣僧和石之轩与祝玉研开口,林沙轻飘飘一句话便引来一片遐思。

    这话可就太毒了,有‘污蔑’佛门两大圣地领导人的嫌疑。

    可各方群雄怪异的神色,也说明了林沙的话,还是有些影响和作用的。

    关键是,梵清慧和师妃暄师徒出来的方向不对,怎么能是净念禅院内部呢?

    好象她们早就在那里般,这就引得一干豪杰心生疑虑。

    怎么她们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四大圣僧和两到邪门高手打得不亦乐乎,不分上下之时候出来?

    她们想要搅局是肯定的,只是其用心之险恶却让人感觉心寒不已。

    四大圣僧同时出手,难道还不够么?

    慈航静斋前后两代核心传人,包括掌门人和下代掌门人,两位宗师高手想要插手战斗。欺负人也没这么个欺负法。

    没错,师妃暄不知什么时,已经突破了瓶颈进入了宗师境界!

    真是让人震惊的进步速度和天赋,这才多长时间啊。就这么轻松跨过了半步宗师这道门槛,一举跨入宗师境界!

    “征北大将军还请慎言!”

    梵清慧一身出尘气息,加上她那一副清丽脱俗的摸样,又有中年女人的成熟风韵,简直迷死人不偿命。

    只听她开口。声音清脆悦耳好是黄莺鸣啼,又带着一点飘渺出尘之意,让人听之心情舒畅说不出的轻松喜乐。

    “哈哈,梵斋主好本事??!”

    林沙呵呵一声轻笑,轻而易举便破了梵清慧营造的轻松氛围,满脸平静淡然道:“瓜田李下本就说不清楚,梵斋主与贵徒又是从禅院深处而来,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

    此言一出,之前梵清慧营造的轻松氛围顿时消散一空,一股暧昧的气息迅速在汉白玉广场弥漫。各方群雄一个个眼神诡异,都从之前的轻松氛围中转入浮想联翩模式。

    “好好好,好一个征北大将军!”

    梵清慧神色平静之极,好似对林沙的暧昧调侃不为所动,可惜眼底深处一闪而过的厉芒,出卖了她心中的真实想法。

    “梵清慧,休得逞那口舌之利,你的对手是我!”

    阴后祝玉研脸罩寒霜,连看都看得多看风度翩翩却有些狼狈,更显中年美大叔魅力的石之轩一眼。曼妙婀娜的身躯缓缓前行,一双没眸流光溢彩令人着迷,此时却透着浓浓的冰冷肃杀之气。

    “祝玉研你休得猖狂!”

    见到阴后出声,梵清慧脸上的平和轻笑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便是满满的冰冷和不屑:“魔门贼子,人人得而诛子!”

    “贱人,休得逞口舌之利,手下见真章吧!”

    祝玉研满脸寒霜,婀娜身躯飘飘如仙,瞬间飞跃数十丈距离。一双雪白素手挥舞如风,带着诡异的劲气呼啸纵横。

    呛!

    梵清慧也不是好惹的,手中长?!骸囊簧銮?,一道冷冽长虹横空而起,卷动一方风云直奔祝玉研而去。

    “咯咯咯,师仙子可不要乱动哦,你的对手可是我!”

    一声清脆如银铃般的娇笑声突兀响起,净念禅院所在小山旁的山林中突然飞出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好似仙子凌空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人还未至两段长袖已入灵蛇舞动飞腾而至。

    “来得好!”

    美丽出尘好似画中仙,犹如画中走出的师妃暄突然动了,手中宝?;饕坏莱ず?,身形如电瞬间与涫涫激斗一处。

    真是相爱相杀的两对师徒!

    见梵清智师徒和祝玉研师徒两句话都没说完,便鼓荡浑身解数大打出手,林沙只要摇头感叹不份。

    不过不得不说,看美女撕笔,而且还是闻名天下的美女撕笔,这感觉怎一个酸爽了得。

    最让林沙无言的是,两队师徒不仅都是天下难得一见的绝色,其武功招式也都是曼妙无比尽显美态,就好象舞蹈一般让人目不暇接。

    只不过,那一声声凌厉之极的气爆轰鸣,还有四大美女举手投足间释放的强悍威压和凌厉招式,无不透露了她们此时战斗的激烈。

    四大宗师高手的战斗,又哪会像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

    没错,林沙惊奇发现,不仅慈航静斋的师妃暄成功晋级宗师行列,就连几日前还是半步宗师的阴葵派门人涫涫,也令人惊奇的步入宗师行列。

    好象慈航静斋和阴葵派真是天生的一对冤家对头,冥冥中自有气运牵引,你方唱罢我登场,实力始终保持着一种莫名的均势。

    “田谷十老,咱们也不能干看着,出手吧!”

    林沙哈哈一笑,手中缰绳一甩,大步流星向八大宗师高手激斗的核心战圈大步流星走去。

    “走走走,去会一会四大圣僧!”

    “哈哈,老道早就心痒难耐了!”

    “还是征北大将军霸气,说动手时就动手!”

    “……”

    田谷十老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大笑携手共进,浑身气势大涨连成一片,好似一团清云随风飘荡,晃晃悠悠清净自然。

    其余各方豪杰一愣,眨眼间便见田谷十老跟在林沙身后,飘飘若仙大笑而去,视净念禅院群僧如无物。

    心中敬佩他们豪气的同时,无论是河北豪杰,好事瓦岗好汉又或者长安群雄,心中都很是不以为然。

    和氏壁已经到手,又何必再节外生枝?

    林沙却是知晓,这次不将净念禅院这帮和尚打服,以后将永无宁日。

    至于田谷十老,他们在长生诀上欠了林沙一个天大人情,不可能玩什么明哲保身那一套。

    再说了,楼观道本就和佛门关系恶劣,反倒跟魔门有藕断丝连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和联系。

    真要说起来,魔门如今并非人们想象中那么臭名昭著,毕竟这等乱世礼崩乐坏,上头的那些皇亲贵族,做出来的荒唐的事情不知道多少。

    魔门虽说多半自私自利,行事也偏激狠毒,但是他们终究还是江湖门派,讲究江湖规矩。因此除了跟佛门一直敌对之外,便是道门跟魔门关系其实也不算差。

    真要说起来,道门跟魔门其实是同病相怜,魔门当年是被儒家坑了,道门的前身黄老派何尝不是如此,从一个显学,最终不得不变成了宗教,如今混到了得跟佛门死磕的地步。

    再说,魔门里面的真传道,老君观也是道门的一支呢,当然了如今道门表面上都不承认这一点而已,但是私底下并没有多少仇怨在,甚至互相之间也有些默契。

    便是江湖上其他的门派,对圣门也没有太多的恶感,要不然祝玉妍哪来那么多的追求者,等到第二次改朝换代了,还肯卖祝玉妍的面子呢!

    刷刷刷……

    突然,净念禅院方丈了空大师,率领手下四大金刚拦在林沙一行身前,眼神清亮默然不语,其中之意不言自明。

    “哈哈哈,好好好,田谷十老这五个秃驴就交给你们了,有没有问题!”

    林沙凝目而视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回头冲着气势连绵惊人之极的田谷十老说道,意态豪雄根本就没将拦路五名高僧放在心上。

    “征北大将军放心就是!”

    受到林沙展现出的冲天豪气感染,歧晖一甩浮尘微微轻笑,眼神明亮朗声道:“以我十人之力,要是压制不只区区五名僧人,以后还有何颜面再见天下英雄?”

    “好好好,就还有这样的霸气和信心!”

    林沙哈哈大笑,声浪滚滚直冲云霄,离得最近的田谷十老和了空大师,以及净念禅院四大金钱首当其冲,脸上微微变色悄无声息调运体内真气,迅速运转弹压不受控制的沸腾气血。

    “那本将军就不客气了!”

    林沙哈哈大笑冲天而起,身形好似仙鹤冲霄,根本就没理会身下变了脸色的净念禅院四大金刚,身形在空中灵活之极,以让人瞠目结舌的表现连连转换飞行方向,一连在半空转换了七八个方位,犹如大鹏展翅般迅捷飞至四大圣僧头顶上方。

    “四位老秃驴,跟邪王的热身已经过了,现在该咱们好好亲热亲热了,你们可不要留手??!”

    一番言辞狂到没边,单单在气势上瞬间将四大圣僧牢牢压制……(未完待续。)

    PS:  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