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人还未至,一道凌厉掌劲已破空而至。

    “邪王好兴致啊,竟然躲在暗处窥视!”

    林沙哈哈一笑,右手轻轻一挥,衣袖飞舞气浪滚滚,轻而易举便将石之轩的掌劲湮灭。

    “哼,休逞口舌之利,将和氏壁交出来!”

    说话间石之轩已飞临而至,双手上下翻飞好似穿花蝴蝶,股股诡异劲道脱手,无孔不入朝林沙的护体罡气汹涌而去。

    砰砰砰……

    林沙身体筋肉一阵细微蠕动,体表罡气好似水波般轻轻荡漾,在外来邪异真气的触动下连连震荡,发出声声砰砰闷响。

    “邪王有本事你就来抢!”

    林沙脸上挂笑,轰的一声一拳挥出,凌厉的拳劲挟裹呼啸狂风,瞬间跨越短暂距离直奔石之轩头脸而去。

    石之轩脸色微变,林沙的这种古怪手段他记忆尤新,不敢怠慢身子如泥鳅般侧身一滑,险之又险让过林沙凶猛的一拳。

    啪啪啪……

    林沙眼神突然一冷,两道森冷目光直透石之轩心底,就在他心中暗叫不妙之时,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腿影已轰袭而至。

    佛—山—无—影—腿!

    身形如风围着石之轩旋转不停,腿影连绵无穷无尽,好似汹涌浪潮将邪王彻底淹没,道道凌厉腿劲往来呼啸,瞬间形成一道好似狂风暴雨般的龙卷劲风。

    石之轩双手好似穿花蝴蝶上下飞舞,残影翻飞间将林沙的所有攻势全部挡下,还能窥机给林沙来两下狠的。

    不死印法却又独到之处,林沙纯粹的身体力量与劲道攻击,石之轩竟然都能吸取小半反击而回,突然的攻击节奏变化让林沙都有些措手不及。

    可林沙的战斗经验实在太过丰富,不是石之轩这样出身高门的名门弟子可比,在黄飞鸿,鹿鼎和笑傲世界都是从底层爬起,大小战斗无数。一身内家拳战斗经验丰富到爆,此时在与石之轩的战斗中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双腿旋转如风车,道道狂猛劲气汹涌澎湃,一浪高过一浪?;肷砥刑谡揭庑苄?,双眼慢慢变得血红一片好似择人而噬的蛮荒凶兽。

    啪啪啪的腿击声震耳欲聋,林沙这一刻化身腿王,将一身腿功展现得疯狂火暴之极,两人从地上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地上让人目不暇接。

    坚硬的汉白玉地面好似豆腐渣,两人身形如风所过之处一片浪籍,地面龟裂出道道触目惊心的蛛丝裂缝,大大小小的坑洞无言述说这它所遭遇的凄惨经历,轻风吹拂一片石尘漫天飞舞。

    无论是净念禅院的高手武僧,还是跟随林沙一同上山的各路豪雄,这一刻都被林沙和邪王石之轩所展现出的强悍武力惊呆。

    疯狂,实在太过疯狂!

    看一看与邪王激烈战斗,腿影连绵甚至连手都没出,占据完全上风的征北大将军林沙。再想想自己等人刚才的‘拙劣’表现,心中忍不住一阵汗颜。

    呼呼呼……

    劲气四溢狂风呼啸,林沙与石之轩纠缠激斗,身形迅疾如风移动快速,这一刻还空中腿掌相击,下一刻已在地面旋转缠斗,再下一刻又换了一处战斗方位,狂暴的劲气四漫掀起滔天狂风吹得广场上一干高手甚至都睁不开眼。

    涨见识了,这次确实涨见识了。

    不仅见识到了宗师高手的战斗,还见识到了林沙出神入化的腿功。

    任谁都没想到。腿功竟可以强悍到如此程度,简直颠覆了他们以前的理念,是太狂暴太疯狂了。

    砰!

    如同狂风旋转的战斗中心突然传来一声砰然炸响,一道青色身影狼狈倒飞而去。林沙那高大魁伟的身影,如同战神般缓缓落地。

    “邪王,你不是本将军的对手!”

    林沙此话一出,顿时满场哗然。

    邪王石之轩!

    成名多年的超级高手,甚至一度成为白道高手心中的噩梦。

    最后还是慈航静斋传人碧秀心,舍身侍魔这才将邪王的上升势头硬生生打断。造成石之轩精神分裂,实力卡在宗师颠峰多年不得寸进。

    可就是如此,邪王威名依旧不容质疑!

    净念禅院四大圣僧同时出手,都没能将其留下,还让石之轩打伤了不少僧众逍遥而去,其实力之恐怖可想而知。

    怎料,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邪王石之轩已偷袭之势,竟然不过短暂时间便彻底败在林沙出神入化的腿功之下!

    如今听得林沙直言邪王柏了,心中连连震动满脸不可思议。

    征北大将军林沙确实厉害,早已被传成江湖上最顶尖的超级高手,与老一辈宗师高手都不遑多让。

    可任谁也没料到,他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等程度!

    仅靠一身出神入化的腿影,便在短时间内击败邪王石之轩,其一身武功已彻底达到登峰造极之境。

    要知道,传言中征北大将军林沙最厉害的武功,可是战场杀敌之术,一把大关刀纵横驰骋几乎天下无敌,这还没使出压箱底的手段呢,邪王就这么败了?

    “小子你不要得意!”

    邪王就是邪王,在狂风暴雨的攻击中被林沙一脚踹飞,不过眨眼功夫便已恢复过来,一身青衣飘飘很有儒士风范,不知何时已飞跃于铜殿附近的佛殿之上,居高临下看向林沙的目光森冷如刀。

    “哈哈哈,胜了就是胜了,败了就是败了,邪王莫非败不起吧?”

    林沙仰天哈哈大笑,不含一丝真气体表无形罡气翻滚波动,声浪依旧好似滚滚雷霆震耳欲聋,离得近实力稍差些的禅院武僧,被震得身子连连颤抖耳中溢出丝丝殷红鲜血。

    “本将军这就要离开了,你们都没意见吧?”

    待胸中一口快气吐完,笑声缓缓止歇,林沙冷目如电,豪气冲天睥睨左右大声喝问。

    这一瞬间,天下第一豪雄霸气尽显!

    这一瞬间,冲天豪气震人心魄!

    这一瞬间,所有人心神为之被夺,好似整个世界只有那一道傲然挺立如战神般的身影!

    “……”

    无论是净念禅院,还是各方豪雄噤声不语,不管心中作何感想,却是没任有胆气出来喝止。

    “哈哈哈,田谷十老,还有诸位前来助阵的英雄,咱们走!”

    林沙哈哈大笑,连看都懒得再看一眼净念禅院的和尚们,转身大步流星便朝汉白玉广场上那一匹十分突兀的战马走去。

    “阿弥陀佛,征北大将军请留步!”

    突然,一声响亮佛号声传遍整个净念禅院,声音温润平和清晰传入众人耳中,好似就在身边低声细语,又好似在天边遥遥飘来。

    “阿弥陀佛!”

    不等汉白玉广场上的各方群雄反应过来,净念禅院的和尚们突然双掌合什,动作一致整齐划一恭身行礼:“拜见四大圣僧!”

    声音洪亮连成一片,好似西天佛音颤响,响彻天地震人心魄。

    四大圣僧?

    汉白玉广场上的各方群雄再次震动,心思翻腾好似油锅注冷水,一下子猛然炸了锅。

    这可是绝对的超级高手,年龄都在百岁左右的佛门大德!

    就是堂堂邪王石之轩,也曾潜入禅院拜四大圣僧其中之一为师!

    这四人,就是眼下佛门的领袖!

    同时,也是中原佛门最为顶尖的超级高手,就连之前表现不俗的了空大师,在四大圣僧跟前都是小字辈,威慑力不可同日而语。

    “嘿嘿,你们这四个躲在暗中的老秃驴,终于舍得出来了?”

    整个净念禅院突然笼罩在一片肃穆庄严的氛围之中,林沙的嘿嘿冷笑之声显得特别刺耳难听:“本将军还以为,你们很能沉得住气呢?”

    他的话好似一颗石子扔入平静的水塘,瞬间荡起片片微澜,让原本肃穆庄严的氛围打得粉碎。

    广场上的各方群雄心中暗笑,对征北大将军林沙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在净念禅院的地盘上说话都这般不客气,当真是猛人一个!

    净念禅院的和尚们,一个个脸露不茬眼神不善,对林沙的‘口不择言’很是愤怒不满。

    “阿弥陀佛,征北大将军慎言!”

    泥人都有三分火气,更别提年纪加起来快四百岁的四大圣僧,林沙的话太过尖酸刻薄了,把他们四大圣僧当作什么人了,暗中偷鸡摸狗的小人么?

    四声蕴含无上伟力的佛号声突兀响起,声音依旧中正平和充满了佛门慈悲之意,听在和尚们耳中确实好似西天佛音美妙绝伦。

    可听在各方豪雄耳中,却好似晴天一声惊雷,心神晃动气血翻涌,真气暴乱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巨石般难受。

    而火力集中点的林沙,却是好似无知无觉般,脸上带着淡淡轻笑,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哼,所谓四大圣僧就只有这点本事了么?”

    来而不往非礼也,林沙淡然出声眼中满是冷厉,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将四大圣僧制造的音攻之术破解,扭头冲着高立于佛殿屋顶之上的石之轩笑道:“邪王以为如何,要不要本将军助邪王一臂之力,将净念禅院闹个天翻地覆鸡犬不宁!”

    群雄闻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真是个疯子!

    “用不着你来假心假意!”

    石之轩满脸阴冷,身形飕的一下消失在佛堂屋顶之上,下一刻轰隆隆的响亮气爆突兀响起……(未完待续。)

    PS:  应该,还有一更,求推荐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