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春秋战国时群雄争相夺取,天下独有的无价之宝,并留下了传诵千古“完璧归赵“的故事,秦始皇得之以取天下,建立一统华夏的稀世奇珍和氏璧了。

    在这一刻,林沙感到自己忽然间与自己国家的千年历史,不能分割的连接起来。

    不是他大惊小怪,怎么说在鹿鼎世界也做过开国皇帝。

    那时,他手里也有这么一块传国玉玺,不过是从满清鞑子手里抢来的玩意。

    而且也没这么神异,对,就是神异。

    那世,据他从清室秘档上所知,真正的传国玉玺早就在五胡乱华期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的传国玉玺不过根据史籍描述重新打造的。

    无论是唐宋元明清,除了元明清三朝,其余唐宋两朝的传国玉玺,真真说不清道不明。

    当然,真实历史上的传国玉玺,只是块非常珍贵的玉石所造,可没有他手中这块这般光彩夺目,神异惊人!

    “哈哈哈,不错不错,不愧为千古奇珍!”

    林沙仰天大笑,声震四野整个铜殿都跟着嗡嗡颤抖,四周的罗汉佛陀铜相也跟着微微轰鸣,好象在附和他的说法一般。

    “征北大将军,把和氏壁放下!”

    这时,那四位身着蓝色僧袍的僧人,不知何时已堵在铜殿门口,门脸茬怒大喝出声。

    “你们这是,在命令本将军吗?”

    眼睛微微眯缝,林沙轻轻一笑,抬起下巴示意双龙不必紧张,脸色突然一变冷哼出声。

    “和氏壁耐禅院重宝……”

    这四位蓝袍僧人,就是净念禅院了空大师手下的四大金刚,一个个气息磅礴都达到了半步宗师之境。

    “给我闭嘴!”

    林沙猛然咆哮出声,瞬间打断了开口金刚的话头,两眼冷厉如电不屑道:“什么时候,这块代表华夏皇权的玉壁,竟成了净念禅院的重宝了?”

    开始还是轻声慢语。到了后面简直就是声若雷霆,气浪滚滚骇人之极。

    堵在铜殿门口的四大金刚,措不及防之下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觉气息一滞呼吸困难。胸口像是压了块大石般难受得紧。

    体内气血翻涌,一浪高过一浪的气劲扑面,四大金刚无不面色骇然,蹬蹬蹬连连向后倒退。

    恐怖!

    这位征北大将军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

    起码也是邪王石之轩那个级别。想到邪王不由心头发紧嘴里一片苦涩。

    “跟本将军一起出去,我倒是要看看,又谁敢阻拦?”

    林沙冷厉一笑,说不出的威风霸气,手握传国玉玺大步流星向铜殿门口走去,双龙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叹,摇了摇头急忙飞身跟上。

    “都给本将军滚!”

    好似一道惊雷在耳中炸响,围堵在铜殿门口以及汉白玉广场之间的四大金刚,以及净念禅院实力强悍的武僧。如辟波斩浪般自主向两旁分开,让出了一条巨大笔直通道。

    不是他们多老实听话,而是林沙手上的和氏壁突然散发璀璨光芒,古怪的能量波动向外扩张,瞬间便引得附近的武僧体内真气动荡幻象纷纷,惊得这么和尚们面无血色急忙压制沸腾的真气。

    这,就是和氏壁的威能!

    其间蕴含无穷能量,能使人定心宁神也能引得来诸多幻象,致使真气混乱走火入魔,当真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妙不可言。

    不仅净念禅院的和尚们受到影响一个个面无人色。就连跟和尚们大打出手的田谷十老,河北,瓦岗和长安群雄也都脸色大变纷纷退避三舍。

    “就这就和氏壁,好古怪的能量!”

    “果然不愧是华夏重宝。实在让人意想不到!”

    “竟能引起幻念丛生,体内真气也跟着捣乱!”

    “……”

    群雄一片惊呼之音,再看周围净念禅院的和尚们,一个个噤若寒蝉的摸样,让他们心中一凛不敢轻易涉险。

    只能眼睁睁看着林沙手持流光异彩的传国玉玺,大步流星从铜殿门口走出。就像是同力相斥一般,周围的和尚们纷纷如潮水般退避。

    在外人看来,就是林沙霸气侧露,以一己之力震慑群雄,特别是净念禅院的武僧高手们无不败退避让。

    咻!咻!咻!

    可就在这时,三道闪烁金光的佛珠****而至,发出撕心裂肺的尖锐呼啸。

    林沙眼神一凛,他从这三颗金色佛珠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气息。

    脚下前行步伐不乱,空中的那只手手指凌空虚点三下,顿时三道无形有质凌厉之极的指劲****而出。

    当!当!当!

    佛珠与指劲凌空相撞,发出声声类似于铜钟震荡一般的巨响。

    三颗金色佛珠瞬间变成金色粉末随风飘荡,而三道凌厉之极的霸道指劲,也是势头衰微彻底消散。

    “了空大师的武功果然不凡,已经到了宗师高段了吧?”

    林沙猛的停步,回头冲着那位风姿卓绝的青年和尚微微一笑,眼中精光电闪跨越空间和时间,瞬间涌入了空大师的眼中,并在其识海之中搅起滔天巨浪。

    噗!

    了空大师俊秀卓绝的脸膛猛得一片潮红,而后在众人惊异不已的目光中,嘴里猛然喷出一口殷红鲜血,原本卓尔不凡的风姿立刻消散。

    “大师!”“方丈!”“贼子!”“……”

    顿时,汉白玉广场里的和尚们一连惊慌,他们没想到平日里敬若罗汉菩萨的方丈,竟然莫名其妙便吐血受伤,真是邪了门啦。

    “哈哈哈,了空大师的闭口禅,看来修得还不到家??!”

    林沙哈哈大笑状似愉悦,扫了气息比刚才衰落不少的了空大师一眼,轻笑道:“本将军见过一位枯荣禅的老僧,无论修为还是境界可都要比了空大师要强啊,看来大师这在闹市边上修佛的主意,是错了??!”

    了空闻言,身子猛的一颤,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子直视林沙,见他一脸坦然绝不像说谎摸样,顿时心神一颤差点惊呼出声破功。

    林沙此时却是暗乐不已,没想到净念禅院的方丈实力如此强横,不过依旧被他那受到和氏壁能量波动影响,放大了数倍的精神攻击给弄伤了。

    心神受损之下,竟然连他那么明显的贬损之言都没分辨出来,心神动荡伤势再一次加重。

    天龙世界的枯荣大师,要说佛修境界一点都不比了空差,只是两方世界的天地灵气差距太大,表现在武功上的威能,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

    闯寺群雄看得目瞪口呆,一个个心潮起伏不能自己。

    尼玛,征北大将军林沙的实力,也太恐怖了吧?

    堂堂的净念禅院方丈,实力达到宗师高段之境的了空大师,被林沙一眼弄得受伤吐血。

    在场没一个庸手,自然看得出林沙使用的乃精神攻击。

    可是精神攻击,有这么大威力么?

    平日里,他们也不是没使过精神攻击,而且还相当频繁,主要就是气势压制以及气机锁定,很难想象直接精神攻击致人受伤的。

    他们哪里知道,林沙刚才施展精神攻击之时,手中握着的和氏壁突然涌来一股清流,直接奔赴灵台泥丸穴,瞬间将林沙施放的精神影响放大数倍,这才造成眼下惊人一幕。

    另外,林沙对佛门高手的精神修炼之法熟悉之极,有针对性的攻击效果极佳,要是换了旁人就是有和氏壁效果加倍,也难以有眼下的惊人效果。

    林沙没有发觉,跟在身后的双龙身子微微颤抖,他们被如此高段大气上档次的攻击方式给震惊了。

    同样,来自河北,瓦岗和长安的高手也被震住了,他们没想到林沙的实力如此之强,瞬间便让实力达到宗师高段的了空大师精神受创身体受伤。

    王世充和祖君彦眼中都满是惊骇之色,同时眼底深处的不甘也出卖了他们心中的真实想法。

    和氏壁在征北大将军林沙手中,他们想要抢夺却是千难万难。

    至于田谷十老,心惊之余自是欣喜不已,林沙的实力之强让他们心惊不已,而抢到和氏壁的事实,让佛门的秃驴们吃憋又让他们心中暗喜。

    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

    净念禅院的实力之强,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

    数百一流高手,四位半只脚踏入宗师之境的金刚,还有了空这位实力达到了宗师高段的宗师高手!

    这还不包括,隐藏在暗处一直都没有现身的四大圣僧!

    恐怖的实力!

    只要想想,都让人感觉心头惊颤,如此恐怖的实力,就是整个北地道门加起来,不算上龙虎山的话,都比不上区区一座净念禅院!

    如此残酷的现实,就是以田谷十老淡然的心性,都忍不住一阵阵心酸发堵。

    “林征北你做得不错,和氏壁就给我拿来吧!”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从净念禅院纵横连绵错落有致的佛殿屋顶之上,突然一道青色身影飞纵而下。

    青色身影的轻功高明之极,电闪而至的过程中,竟在半空中留下道道隐约残影。

    幻魔身法!

    眼力高明者一眼便看出,这道青色身影施展出的轻功来历,顿时心头生起浓浓不安。

    是邪王石之轩,他怎么来了?(未完待续。)

    PS:  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