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做掌势如潮?

    什么叫做劲气如爆?

    什么叫做惊天动地?

    林沙的表现就是最好例证,双掌拍出掌劲如龙气浪滚滚,离得最近的十来位净念禅院武僧,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便惨倒着喷血倒飞出去。

    强大的势能,甚至将身后或准备伸手接应,又或者被来不及反应被直直撞上的和尚,撞翻了好几位变成一片滚地葫芦。

    田谷十老一见林沙动了手,立刻道了声得罪了,身形飘飞缠住了三十来位净念禅院实力不俗的和尚大打出手,

    一时间,劲气四溢狂风呼啸,拳脚辉映震人心魄。

    河北,瓦岗和长安群雄见此也不甘示弱,纷纷暴喝出手,与周围大票实力强悍的和尚战在一处。

    不管平日里有多风光,还是嘴上喊得多响亮,真正的实力只有在战斗中才能彻底显现出来。

    刘黑挞不愧是河北窦建德手下第一大将,以一敌二甚至以一敌三都能勉强凑合,起码对面的武僧不能拿他怎么样。

    王世充出手便显示了高手风范,以一敌四依旧压着对面的武僧打。只是周围的和尚实在太多,他也不敢彻底放开手脚,免得一时力歇被净念禅院里的和尚占了便宜。

    祖君彦的表现最差,以一敌二竟然被牢牢压制,一时险象环生狼狈不堪,左窜右跳好似一只活蹦乱跳的猴子。

    几位老大都表现出了难得的强悍,起码都是以一敌二,而他们带来的手下小弟,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不得不说净念禅院的和尚当真强悍,硬打硬的实力摆在那儿,根本就容不得半分偷奸?;?,不管你平日表现多好或者多傲,一动手什么都试出来了。

    田谷十老不愧道门高士,出手间云淡风轻不带丝毫烟火之气。

    可拳脚指掌间泄露的丝丝劲气,无不绵里藏针连绵不绝。一浪高过一浪直接让对面的武僧喘不过气。

    而且田谷十老脚下步伐带着莫名韵育,十人之间气息相连隐隐有某种神秘联系,好似一个攻击大阵配合紧密纵横驰骋。

    最猛的自然还是林沙,一双大掌连连挥击。一浪高过一浪的掌劲汹涌澎湃,沿途所遇净念禅院武僧无不口喷鲜血倒飞出去。

    一路强推,从汉白玉广场推进至铜殿之前!

    嗡嗡嗡……

    眼见林沙如此强势,旁边插不上手的和尚们着急了,顾不得会出现伤亡之类的惨事。手中沉重禅杖带着嗡鸣之音飞射而出。

    顿时,林沙头顶四面八方除了脚下,几乎被一张由沉重禅杖组成的大网笼罩,嗡嗡之音震动耳膜体内气血都跟着一阵翻涌。

    天马流星,哦不,碎玉拳如狂风暴雨般漫天轰出。

    林沙嘴角挂上淡淡冷笑,面对铺天盖地遮云蔽日的禅杖大网,感受到禅杖之中隐含的气机相连,真如一张劲气大网兜头而下。

    还有那些沉重禅杖,带着嗡嗡轰鸣飞射而至。这可是重兵器,随便挨上一下就是非死即伤的下场。

    他不慌不乱,体内气血沸腾双拳挥舞如炮,漫天拳影冲天而起,当当当的金铁交鸣气爆之音不绝于耳。

    数十跟沉重禅杖没有丝毫意外,全都倒卷着向后翻飞,几个站在前头的武僧措不及防之下,瞬间中招惨叫倒地。

    “寇仲,徐子陵你们两个还不快快动手?”

    就这一耽搁功夫,林沙与铜殿之间短短十来丈距离。已被密密麻麻满脸愤怒的和尚堵住。

    轻轻一笑,他的准备可不仅只有这么一点,手脚动作不停气爆轰鸣,嘴里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长啸。

    声浪滚滚好似怒??裉?。一浪高过一浪汹涌澎湃。

    堵在身前,离得最近的数十位武僧,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顿时口鼻耳中溢血无力瘫倒在地。

    就在这时,从禅院外的钟楼之上,两道身影电射而至。

    “大胆!”

    一圈武僧怒目圆睁。不顾可能走火入魔的危险,纷纷飞身跃起拦截那两道迅疾身影。

    下一刻,刚刚飞跃冲天的武僧,纷纷喷血脸色苍白一片,像下饺子般掉落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和氏壁那古怪的能量波动可不是开玩笑的!

    能助人安定心神更好修炼,也能扰乱心神弄不好就走火入魔。

    而和氏壁的能量波动,又是根据天上星辰移动而变,一会对安宁心神又巨大帮助,一会又扰乱心神让人不禁幻象丛生。

    而此时,正是和氏壁散发特殊波段,扰乱心神引发幻象的特殊时段。

    和尚们此时动手,一旦运行内力便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林沙已经转换成了内家拳模式,一身真气早已老实待在窍穴之中,波澜不兴根本没有丝毫异常,任由和氏壁的能量波动在身上来回扫荡,根本就没有丝毫害处,反而还让他有一种十分舒畅的感觉。

    而从钟楼上电射而至的双龙,因为修炼的黄天**有其特异之处,竟是也没受到多少影响,只一瞬间便将空中拦路的武僧全部打趴,身子如箭瞬间飞至铜殿大门之前。

    喝!喝!

    两声大喝传出,顿时整个汉白玉广场一静。

    嘎吱!

    一声脆响清楚传遍整个广场,铜殿大门缓缓开启,顿时一阵几乎能将人冻僵的凛冽寒气汹涌而出。

    下一刻,堵在铜殿门口的净念禅院武僧们,像是受惊的兔子般向两旁飞奔而逃,生怕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

    林沙顿觉眼前一空,身上的压制也瞬间消散大半。

    哈!

    他轻笑出声,扫了眼直达铜殿门口的笔直通道,没有丝毫客气双脚猛一用力,身子好似炮弹疾飞而起,在周围一干武僧的惊呼声中,不必双龙慢上多少便冲进了铜殿之中。

    凛冽的寒气对真气修炼者是烂肠毒药,可对此时的林沙而言,几乎就是十全大补汤一般。

    全身数亿毛孔齐齐张开,贪婪的吞食着凛冽的寒气。

    体内气血在这一刻的流动速度前所未有的快,好象加了一把助推器般轻松突破之前的极限速度,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林沙敏锐感知,在这一刻身体似乎在发生中某种细微,却又让人惊喜不已的惊人改变。

    真是个意外收获!

    林沙眼神微微一凝,没想到和氏壁竟然对自己的内家拳修行,有着如此之大的提升作用!

    此时他的内家拳修为,早已达到罡劲颠峰,距离打破虚空可以见神的境界只有半步之遥。

    可是就这半步之遥,却将他的前进脚步牢牢卡住。

    他知道自己遇到瓶颈了,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停滞不前,甚至还有可能出现莫名危险。

    这是一种直觉,一种绝顶高手的敏锐直觉!

    他有想过寻找办法突破,打开更多体内窍穴提振身体素质是一个办法,又或者内功修为更上一层楼,达到以真气蕴养身体更进一层也是一个不错办法。

    可这两种办法都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好,实力到了他这等程度,每前进一笑步都是千难万难。

    于是,他便把主意打到了精神修为之上。

    精神修为虚无缥缈,却又没有所谓的瓶颈一说。只要心境到了修为自然也就上去了,而且他的精神修练还有基础。

    特别是大唐世界竟有气运之事,只要打下江山便可坐拥气运傍身,精神修为更是可以一日千里。

    只要武者都知道,境界上去了实力跟上只是早晚的事。

    林沙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打下中原江山,以气运为燃料使得精神修为更上一层楼,而后反哺内功修炼和内家拳实力一举达到更高层次。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和氏壁中的能量波动,竟然能助他的身体素质更上一层楼,就连内家拳修为都有了一丝长进。

    “哈哈哈,一帮秃驴竟然占有国之重器,简直是个天大笑话!”

    林沙仰头哈哈大笑,声浪滚滚震得整间铜殿嗡嗡作响,汉白玉广场上的打斗声音受此影响,瞬间减弱不少。

    踏足走入殿中,感觉就像进入了一个铜造的大罩子中,又或到了一个覆盖的铜钟内。

    四壁密密麻麻安放了过万尊铜铸的小佛像,无一不铸造精巧,衬托在铜铸雕栏和无梁的殿壁之间,造成丰富的肌理,经营出一种富丽堂皇,金芒闪闪的神圣气氛。

    林沙敏锐感知,这些铜像不是摆设,好象是一种阵式般,可将殿内的气息全部遮掩干净。

    难道,这就是净念禅院屏蔽和氏壁能量波动的手段?

    林沙的目光,瞬间放在一张放在殿心的小铜几和铜几后供打坐用的圆垫上。

    一方纯白无瑕,宝光闪烁的玉玺,正与世无争的安然置于铜几之上。

    玺上镌雕上五龙交纽的纹样,手艺巧夺天工,但却旁缺一角,补上黄金。

    和氏壁,也就是传国玉玺,就这么静静摆在林沙跟前。

    “征北大将军,还不快快拿走玉玺?”

    徐子陵满脸急切,虽然他修炼的黄天**很是奇特,专注精神修炼,以天人合一为宗旨理念,受到和氏壁的影响不大却也不是没有影响。

    此时他体内的真气一阵阵动荡,脑中杂念丛生难受之极。

    寇仲满脸不甘却是无可奈何,面对林沙这么位超级大高手,他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那我就不客气了!”

    林沙轻轻一笑,探手抓起和氏壁脸上笑容越发灿烂……(未完待续。)

    PS:  睡过头了,求推荐票,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