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念禅院的规模真的很大……

    在远处看过来时,由于寺院深藏林木之中,还以为只得几座殿宇,现在身处其中,才知寺内建筑加起来达数百余间,俨如一座小城,只不过里面住的都是和尚。

    更让人震惊的是,净念禅院大雄宝殿后方,竟然存有一座全铜打造的铜殿!

    这样一座阔深各达三丈,高达丈半的铜殿,不但需极多的金铜,还要有真正的高手巧匠才成。

    就是以杨氏皇族的饶富,似尚未有那么一座铜铸的建筑。

    不是杨广玩不起,只是需要承受太大的舆论压力。

    而净念禅院,竟堂而皇之建了这么一座惊人之极的铜殿!

    这样的情况,真是让人无语。

    净念禅院想干什么,显示自身的独特么?

    要不是净念禅院一向低调行事,不显山不露水又是佛门圣地,只怕单单就是这么一间惊人之极的铜殿,就足够净念禅院好好喝一壶的。

    一座铜殿,其用材用料最少价值几十万贯铜钱,这烧钱的玩法就是世家门阀都不一定玩得起。

    可偏偏,一向行事低调的净念禅院,就建了这么一座奇特建筑。

    看到铜殿的瞬间,林沙心思电转便明白了什么。

    之前就说过,和氏壁会自动散发或强活弱的能量波动。

    只要武功达到一顶境界,想要接收到这种奇特能量波动十分简单,这也是和氏壁很难瞒得了人的缘故。

    就是用盒子装好。也挡不住和氏壁的能量波动外泄。

    可是净念禅院的铜殿,单从外表来看就知晓严实之极。想要阻挡和氏壁的能量波动外泄不是不可能啊。

    难道,和氏壁就藏在铜殿之中?

    很有可能!

    “净念禅院果然好大手笔。这是有什么宝贝藏在铜殿之中?”

    响鼓不用重锤,林沙只是轻飘飘一句,便让跟在身边的一众高手变了脸色,林沙甚至明显可以感受到他们身上强烈的气息波动。

    脸上露出一丝无声微笑,虽然他很不喜欢玩什么阴谋诡计,却也不妨碍偶尔用上一用,只要达到效果就成。

    净念禅院内主建筑物都依次排列在正对寺门的中轴线上,以铜殿为禅院的中心,规模完整划一。

    除铜殿外。所有建筑均以三彩琉璃瓦覆盖,色泽如新,却不知是因寺内和尚勤于打扫,还是瓦质如此。尤以三彩中的孔雀蓝色最为耀眼。在阳光照射下灿烂生辉。

    土豪,真正的土豪。

    单单从净念禅院的奢华建筑上,便可知佛门的经济实力到底有多强悍!

    不说一个铜殿起码耗资百万,单单这些溜光溢彩的建筑,又是在洛阳城外的小山之上,建筑成本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

    谁都不会想到,洛阳城外不显山不露水的净念禅院,竟然就有这么强悍的经济实力!

    林沙也是暗暗心惊,以前知道佛门势大。只要亲眼所见才明白,佛门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悍。

    有充裕的资金,又有足够强悍的武力支撑。要不是他们没有直接参与争霸天下的雄心,只怕各路诸侯都得好好掂量掂量。干不干得过佛门武装?

    这还只是一家净念禅院,整个洛阳内外。佛寺禅堂加起来恐怕数量不下数百,其恐怖的潜势力可想而知。

    禅院有一座钟楼,一座千斤铜钟悬挂于钟楼顶端,此时钟声悠悠洗涤人心。铜殿前有一广阔达百丈,以白石砌成,围以白石雕栏的平台广场。

    白石广场正中处供奉了一座文殊菩萨的铜像,骑在金毛狮背,高达两丈许,龛旁还有药师、释迦和弥陀等三世佛。彩塑金饰,颇有气魄,但亦令人觉得有点不合一般寺院惯例。

    在白石平台四方边沿处,除了四个石阶出入口外,平均分布着五百罗汉,均以金铜铸制,个个神情姿态不同,但无论睁眼突额,又或垂目内守,都是栩栩如生,与活人无异。

    其他建筑物就以轴上的主殿堂为整体,井然有序分布八方,以林木道路分隔,自有一股庄严肃穆的神圣气象。

    在白石广场文殊佛龛前放了一个大香炉,燃着的檀香木正送出大量香气,弥漫于整个空间,令三人的心绪亦不由宁静下来,感染到出世的气氛。

    林沙一行,跟着老僧直接来到白玉广场,距离铜殿不远的地方立定。

    看着大门紧闭的铜殿,林沙似笑非笑扫了带路老僧一眼,没有催逼静静等候,他知道守护在殿中的和尚自会出来相见。

    “叮!叮!叮!“

    三下清脆的磬声,从旁边的大殿响起,好象是集结号一般突然一阵整齐沉稳的脚步声响起。

    王世充等人秉住呼吸,整个广场一片肃静,使得大殿方向传来的脚步声越发清晰,听在耳中好似战鼓轰鸣精神不由为之一振。

    一个接一个的和尚,鱼贯从铜殿后的大殿双掌合什的走出来。

    让王世充等人心头发寒的是,有若长蛇阵的和尚,在一名有着令人懔慑的体型,与其他身穿灰袍的和尚有别的蓝袍和尚领头下,笔直朝白石广场这边走过来。

    众多和尚气势浑然一体,好似浪潮汹涌席卷而至,瞬间将王世充等人淹没,带着一股子怒目金刚之意大步流星而至。

    除蓝袍和尚手持重逾百斤的禅杖外,其他人都手挂佛珠,眼观鼻,鼻观心的,宝相庄严,但又不虞因视野收至窄无可窄而跌倒。

    ?除了领头那身穿着蓝色僧袍身段高大魁梧的大和尚外,另外尚有像他般身穿蓝僧袍的三个和尚,形相各异,跟他分立四角。令人很易猜到他们就是净念禅院的四大护法金刚。

    林沙嘴角带着隐隐笑意,任由数百和尚分成几队缓缓走来,气势越来越盛威势铺天盖地。

    他只当轻风吹拂毫不在意,可随他一同进入禅院的田谷十老和王世充等人就顶不住了,胸口发闷呼吸不畅,脸色发白心中掀起滔天骇浪。

    尽管早知净念禅院实力强横之极,可真正亲眼所见亲身体会之时,依旧忍不住心中震撼连连说不出话。

    这实力,这阵容,实在太过强大!

    都是江湖老鸟,眼前的和尚们虽然沉默不言,可一个个气势外放并没有隐藏的意思,从他们那强横的气息上便可感知得到,眼前数百和尚全是介于一流左右的好手!

    这是多么强大的一股势力!

    众人心中惊颤,对佛门的实力有了更深一层认识。

    嗡!

    而就在这时,作为众人领头羊的林沙身上,突然爆发冲天气势。

    一股血腥杀气冲天而起,浩浩荡荡与数百和尚连结而成的气势猛烈相撞。

    轰??!

    现实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是在众人的精神识海之中,却是掀起怒涛狂浪,轰隆炸响连绵不绝。

    让人差点瞪爆眼球的一幕出现了,林沙竟然凭借一己之力,在气势对轰中没有处于丝毫下风。

    而就在这时,两扇高达一丈的重铜门无风自动般张开来,露出里面黑沉沉的空间,顿时吸引了所有外来者的注意力。

    让人震惊的是,推门者显然是以内劲一下子把门推开的。只是这份功力,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王世充等人心中连连打鼓,脸色灰败一片郁闷难言。

    早知道净念禅院高手如此众多,实力又是如此强横,打死他们也不想轻易涉险。

    还不如干脆就躲在外头,等候有那‘幸运儿’抢得和氏壁,他们再作那黄雀岂不更好?

    此时却是骑虎难下,一时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不等林沙收拢气势,与之比拼气势的众僧齐宣佛号,气势不减半分却是更为强盛,好似受到了莫大鼓舞一般。

    林沙轻笑,冷目如电直视走出铜殿的和尚。

    只见一个高挺俊秀的和尚,悠然由铜殿步出,立在登殿的白石阶之顶。众僧在四大金刚带领下,合什敬礼。

    这就是了空大师么?

    竟然不是老和尚,只是个年轻俊秀的和尚!

    他的身材修长潇洒,鼻子平直,显得很有个性。上唇的弧形曲线和微作上翘的下唇,更拱托出某种难以言喻的魅力,嵌在他瘦长的脸上既是非常好看,又是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儿。下领宽厚,秀亮的脸有种超乎世俗的湛然神光,神态既不文弱,更不是高高在上的盛气凌人,而是教人看得舒服自然。

    最使人一见难忘是他那对深邃难测的眼睛,能令任何人生出既莫测其深浅,又不敢小觑的心。

    那了空穿的是一袭黄色内袍,棕式外套的僧服,份外显出他鹤立鸡群般的超然姿态。

    就在此时,其中一名护法金刚一声唱喏,全体和尚都如臂使指自称一个粗浅的阵式,突然齐声暴喝出声。

    轰??!

    好似晴天一个霹雳,田谷十老,河北,瓦岗和长安一众高手只觉耳中轰鸣作响,脑袋一蒙体内真气突然乱窜,吓得他们急忙强稳心神理顺混乱真气。

    而首当其冲的林沙,却好似海中礁石岿然不动。

    喝!

    轻喝出声,还似惊雷炸响,震得一干和尚耳中轰鸣不绝,林沙脸上带着满满的恶意,身体前倾双掌猛然凌空拍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