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噗噗噗……

    老僧和身后武僧根本没料到,林沙的气势如此惊人如此霸道,措不及防之下连结成片的气势被一冲而散,受到气势震荡反噬,又被林沙恐怖的气势一冲,心神受创顿时狂喷鲜血

    刚才还精气神饱满,转眼间已是精神委顿脸色苍白,气息顿降再无之前横眉冷目的傲然之气。

    只有那老僧,依旧气定神闲一脸详和。

    “阿弥陀佛,征北大将军好重的煞气!”

    老僧垂目合什行礼,声音平缓却好似暮鼓晨钟激荡人心。

    “老和尚,不用跟我来这一套!”

    林沙嗤笑出声,双目厉芒一闪直刺老僧眼底深处,一股凛然杀念喷薄而起,之前在怒??裉伟愕姆杩衿浦腥缂崛缗褪睦仙?,瘦削身子猛一摇晃脸色微微显现不自然的潮红。

    “不过如此!”

    林沙晒然轻笑,每一个字都好似重锤轰击,直直轰在老僧出现空隙的心神,顿时击穿了老僧的心防,直接让这位精神修为强悍的老僧委顿倒地。

    “让开!”

    轻轻一笑,双掌前挥尽风肆虐,心神受创的老僧和一票武僧,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狂风吹得七零八落向后和两侧翻滚倒退。

    瞬间,挡在身前的拦路虎全部消失不见。

    悠悠扬扬让人心神安宁的禅唱声,好似从遥不可及的远方传来,飘飘荡荡洗涤人心,不知不觉心中负面情绪消散。

    不得不说,佛门功法和仪式对人心的影响确实很大。

    “净念禅院好大的架子??!”

    打眼一瞧,寺门内是一块空荡荡的巨大广场,此时毫无人烟冷冷清清没有丝毫人影踪迹,让人心神宁和的禅唱从大雄宝殿不断传出,根本就没有知客僧主动上前迎接。林沙心中不由一怒。

    所谓上门是客,不管是恶客还是善客,净念禅院都得老实受之。

    可是现在他们却是不管不顾,好象林沙根本就没有上门一般,这种无视态度让人不喜。

    “阿弥陀佛,征北大将军不要误会!”

    刚才精神遭遇重创,又被一阵劲风直接刮走的老僧。不知何时脸色发白走了过来,语气温和解释道:“寺中僧众正在做功课!”

    “又不是早晨也不是傍晚。做什么功课?”

    林沙晒笑出声,摇了摇头扫了老僧一眼,淡然道:“老和尚带路,本将军的来意你应该心知肚明,还是尽快带我去见方丈了空大师的好!”

    咻咻咻……

    就在这时,山门石阶之上跃上十来条矫健身影。

    田谷十老,河北刘黑挞和同伴高手,瓦岗祖君彦和瓦岗好汉,长安王世充和手下干将。一个个精气神饱满气势凌厉上了小山。

    小山之上佛寺院落林立,将一座面积不小的山头占得满满当当。

    “哈哈,征北大将军贫道等人没来晚?”

    歧晖手中拂尘一甩,满脸豪气爽朗道。

    “没晚,我正要跟着这老和尚进去,拜访禅院方丈了空大师!”

    回头淡淡扫了眼王世充和祖君彦,眼神中的冷漠让两人不禁心头发寒。胸口像是压了一块沉重巨石般,憋屈得难受却不敢多言。

    在征北大将军林沙跟前,他们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要不是和氏壁的吸引力太过巨大,这里又是佛门圣地的净念禅院,相信林征北也做不出大肆杀戮的事儿来。只怕他们当即便会转身就走,不敢有丝毫停留,小命还是很重要滴。

    “正好,了空大师作为佛门领袖,贫道已是多年不见,同去同去!”

    歧晖眼睛一亮,笑吟吟看向那位气息衰落精神不济的老僧?;荷溃骸叭绾?,净念禅院不会不欢迎?”

    “阿弥陀佛,远来是客,诸位施主请!”

    老僧眼中精光闪烁,低眉垂目合什宣了一声佛号,而后侧身伸手延请道:“请诸位施主随贫僧来!”

    说着,步伐沉稳头前带路,一点都不像刚刚受了重创的样子。

    踏足净念禅院的汉白玉地板,一股神奇的感应涌上心头。

    敲打木鱼混合着禅唱之音响在耳中,心头涌起一股奇妙滋味。

    心神安详喜乐,一股浓浓的‘佛’味弥漫身周,让他不由自主心神安宁,好似置身西天佛土。

    呼!

    只一瞬间,林沙便从这种奇妙的状态中清醒。

    顿时,后背渗出一层细密冷汗。

    好厉害的精神共振之术!

    林沙真是没想到,净念禅院竟然有这等几近神通般的手段。

    单这一点,净念禅院佛门圣地之称名不虚传。

    回头望了眼田谷十老和王世充他们,却是对此一无所觉,他不由哑然失笑,对净念禅院又多了几份认识和看重。

    能影响到大宗师级的精神,又对大宗师级以下精神修为没有多少妨碍,不得不说净念禅院这一手玩得漂亮。

    以四大圣僧的实力,大宗师以下几无敌手!

    君不见,号称魔门第一人,实力和名头与天刀宋缺不分上下的邪王石之轩,不也在四大圣僧联手之下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下一刻,他全身精气神瞬间收敛,好似一个寻常人一般让人看不出丝毫端倪,不认识的话只以为是个寻常军汉。

    刷!

    林沙身上突然的变化,立即引来周围高手的注目礼。

    不仅净念禅院的老僧侧目而视,田谷十老也是满眼不解。至于河北,瓦岗还有长安三方高手则是心头凛然,不知林征北这是想搞什么鬼?

    “好好好,净念禅院果然不愧是佛门圣地,这种高明手段实在让人佩服不已!”没有理会周围众人的诧异目光,林沙轻笑着连连道好。

    田谷十老,河北,瓦岗还有长安三方高手闻言,齐齐心头凛然。不由自主升起浓浓戒备之意。

    都是人精,他们要是听不出林沙话中的不爽,那真就活不到现在了。

    尽管不清楚原因,可是林沙的实力远超他们是肯定了。

    林沙如此作态,肯定是净念禅院做了手脚,让他都不得不忌惮三分,这才突然收敛外露的精气神!

    难道。净念禅念悄无声息间,对他们动了手脚不成?

    田谷十老。刘黑挞,祖君彦和王世充齐齐变色,急忙运转体内真气身上磅礴气势更是升腾而起,卷起道道狂风呼啸声势骇人之极。

    “你们……”

    带路老僧又急又气,猛的咳嗽出声,一张有老树班驳树皮似的老脸闪过一片酡红,一时控制不住又引起身上伤势反噬。

    几人没有理会带路老僧,疑神疑鬼仔细探察,不仅探察自身状况。同时也仔细探察周围环境。

    可是,仔细观察感应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发现,顿时又让几人心中惊疑不定。

    “征北大将军,你刚才发现了什么?”

    歧晖受到同伴的眼神示意,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问道。

    几人全都竖起了耳朵,就连前头带路的老僧都不例外,他也不知道林沙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呵。你们的精神修为都不到!”

    林沙只淡淡一句,便让众人脸色狂变差点没气炸了肺。

    这不是赤落落的看不起人么,什么叫做精神境界不过?

    林沙没有理会众人复杂的眼神,回头冲着一脸莫名的老僧轻轻笑道:“这就是佛门的度化之道么,果然神奇哈,竟然有压制同化精神修为的能耐。果然不愧是佛门圣地,手段就是高明!”

    咝!

    那老僧还没什么感觉,田谷十老,河北,瓦岗和长安一干高手则是齐齐脸上变色,忍不住倒吸凉气惊疑不定。

    他们不知道事实真是如此,还是林沙的恐吓之言?

    如果林沙所言是真。那净念禅院真就太过可怕了。压制精神力之法不是什么希奇事,道门也有这样的手段??墒嵌然蹙吞篮琢?,简直比魔门的诡异手段还叫人头皮发麻。

    “征北大将军休得胡言!”

    带路老僧脸色一变,显然明白林沙话中含义,顿时怒目圆睁一脸愤然。

    “难怪,净念禅院搞这么大场面!”

    没有理会老僧的金刚怒目,林沙悠然一笑,闲闲道:“莫非净念禅院的度化手段,必须要配合这等让人心神宁静的禅唱才成?”

    闭眼仔细感应了一番,尽管完全收敛了精气神,可以他敏锐的感知能力,依旧轻易分辨出了响彻整个禅院的木鱼禅唱声中,那一丝丝不起眼的精神波动,好似汇集的全寺僧众的精神意念般,能轻易将心志不坚之辈,又或者本就心慕佛道之辈,瞬间带入幻想中的西天极乐之境。

    果然好手段!

    “呵呵,我还道净念禅院做功课的时辰与其他佛刹不同,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林沙轻笑着摇了摇头,回头扫了一眼,果然看见田谷十老他们几个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带路老僧也是心惊不已犹豫不决,不知道林沙所言是真是假,不过内心深处他还是有些倾向于相信的。

    当当当……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清越激荡的钟声响起,传遍整个禅院,同时也传到了山门内外。

    禅院之中,原本让人心神安宁详和的禅唱声噶然而止,让几位客人都感觉十分不适,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受,可不知为何包括田谷十老在内,几人竟是暗中齐齐松了口大气……

    ps:还有一更,求推荐票,希望能挂在分类推荐榜上,拜谢书友了

    :/29/290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