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轰轰轰……

    十八支特制长箭,还没落下便纷纷凌空爆炸。

    可不等净念禅院十八位中年和尚松口大松,又是十八支特制利矢破空而至。

    依旧锐不可挡,劲气凛然!

    轰轰轰……

    净念禅院十八位实力达到一流颠峰的和尚,再次各施奇招将飞来利矢一一轰爆,只不过爆炸距离他们本人不足两丈,漫天飞舞的粉尘和肆虐气劲,瞬间将他们的视线以及气机感应能力隔断。

    咻咻咻……

    蓦然,又是十八支特制利矢****而至,净念禅院的十八位武功高强的武僧无不心生凛然,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笼罩心头。

    他们不敢怠慢,或拳或掌或指或掌气爆轰鸣劲风四溢,几乎是面对面贴身在突如其来的十八支特制利矢再一次轰爆。

    轰轰轰……

    这一次的情况不同以往,净念禅院派出的十八武僧不仅满身沾满长矢炸裂时飞溅的木屑,几乎同一时间都受到附带于特制长矢上的霸道劲气侵袭,身子无不震颤发抖瞬间鲜血狂喷。

    “哈哈哈,净念禅院的门房不过如此!”

    林沙哈哈大笑,手中十石强弓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空闲大掌轻轻一按,座下骏马一声高昂长鸣,四蹄翻云顺着倾斜而上的石阶狂奔而上。

    数十丈长短倾斜而上的石阶,在狂奔的马蹄跟前不过短短数息功夫便狂奔而过,待净念禅院那十八位实力强悍的武僧反应过来,林沙已策马疾驰挺立于他们跟前。

    “十八罗汉阵,起!”

    净念禅院十八武僧自然不肯轻易善罢甘休,尽管刚才遭遇林沙所射长箭重击,狂喷鲜血气息顿降。却依旧身形矫健第一时间布下十八罗汉阵,将策马挺立身前的林沙包围。

    “不知死活!”

    林沙眼中精光暴闪,得胜钩上的沉重大关刀不知何时紧握在手。

    下一刻,一浪高过一浪的雪亮刀光匹练纵横。气浪滚滚刀劲凝练,瞬间就将周围数位来不及反应的武僧淹没。

    哇哇哇……

    不过眨眼功夫,只见刀浪滚滚劲气轰鸣,还没等净念禅院十八武僧布置的罗汉大阵发挥最大威力,几声惊人惨叫突兀响起。数道满身血污的身影倒飞而出,一连竟是撞翻了好几位意欲接走他们的武僧同伴,好似滚地葫芦般一连滚出好几丈距离,沿途地面只留下片片触目惊心的殷红血污。

    “征北大将军休得猖狂!”

    眼见林沙好似战神临凡,一刀便将周围近十位刚刚布下罗汉大阵,站位独立的同伴武僧击成重伤吐血倒飞,其余武僧心头凛然心中弥漫悲壮之气,好似飞蛾扑火般携带无匹劲力飞射而至。

    拳脚指掌,招招凌厉式式霸道,气息连绵结成一道同气连枝的天罗地网。瞬间将林沙与座下骏马淹没。

    林沙此时的灵台前所未有的清明,气机感应能力发挥到了极致,近十位净念禅院武僧的一举一动,好似慢动作般浮现在他脑中。

    就连其身体气机变化,甚至是内功运行快慢,都难以逃脱他的敏锐感知。

    刷!

    如雪亮匹练般的刀浪劲气冲天而起,一式骑战中疯狂之极的纵横八方使出,一时间只见刀浪滚滚将他周身上下全部掩盖,与净念禅院武僧编织的劲气大网狠狠相击。

    轰??!

    一声响亮巨爆突兀响起,近十道矫健身影猛然从雪亮刀浪中倒飞而出??谥锌衽缦恃⑺布浣抵帘?,生命迹象也跟着迅速消散。

    咚!

    收刀凝立,刀把狠狠顿在山门前的青石地板上。

    刀把瞬间没入地面一尺有余,周围坚硬青石地面密布蛛网裂缝。一直蔓延了半丈方圆才噶然而止。

    “净念禅院还有什么本事没有,本将军要直接扣门了!”

    话音刚落,插在地上的长刀不时何时已拿在手,双腿轻一夹马腹,座下骏马好似受到惨烈的气息感染,仰首发出一声惊人马厮。四蹄轻盈向着净念禅院紧闭山门走去。

    强,实在太强了!

    林沙如此彪悍表现,直把隐藏与军阵之中,和附近山林旷野中的江湖豪杰给惊得目瞪口呆。

    知道征北大将军林沙实力强悍,可也没料到竟然强悍到了这等程度!

    足足十八位一流颠峰武僧啊,而且还组成了没怎么听闻的罗汉大阵,结果却连拦阻林征北前进的能力都无,就被滚滚刀浪给轰飞弄得半死不活。

    如此实力,当真可敬可畏!

    “无量道尊,征北大将军等等我们几个老道士!”

    就在山下一片寂静,陷入难言的震撼气氛之中难以自拔时,从三千亲卫铁骑阵中走出十位仙风道骨般的道长。

    歧晖手中拂尘一甩,哈哈大笑迈步前行,一步近乎一丈距离,好似缩第成寸般快速前行,不过数吸功夫便已来到净念禅院的山门石阶之前。

    田谷十老个个不落下风,脚下生风大踏步前行,浑身劲气鼓荡气势惊人,十人的气息相连好似漫天乌云盖顶,威压四方让一干暗中潜望的江湖豪杰呼吸一滞,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般难受。

    “是楼观道的田谷十老!”

    “没想到连田谷十老都出动了,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了!”

    “看来和氏壁必定就在净念禅院之中,否则田谷十老不会全部出动!”

    “……”

    楼观道田谷十老的突然出现,让本就暗流汹涌的净念禅院所在小山附近瞬间沸腾。

    人的名数的影,不像林沙的名头在军中和各方豪强势力中更加出彩,楼观道的名头在达官贵人和江湖人士之中却是更加响亮。

    如今连田谷十老都出动了,楼观道和征北大将军之间的亲密关系让人心惊,同时其中蕴含的意思也让一干潜伏人等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哈哈哈,田谷十老都出来了,咱们又怎么可以落后?”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山上的林沙,和山下的十谷十老吸引之时,突然一阵哈哈豪迈大笑冲天而起,刘黑挞带着数名河北窦建德手下大将大步流星走出,速度飞快向田谷十老追去。

    “刘将军这么迫不及待,咱们瓦岗的好汉也不能太过窝囊不是?”

    这时,与刘黑挞相对方向的一处小山林中,走出了数位瓦岗大将,为首的领头人正是李密心腹祖君彦。

    “大家都这么积极,我王世充又怎么能落于人后?”

    瓦岗好汉刚刚露头,另一方小小山丘之后,王世充满身豪气带着手下一票高手走了出来,浑身气势凛然快步直奔净念禅院山门石阶。

    隐藏在暗中的高手再一次震惊了,没想到楼观道的田谷十老一出,河南周围三大势力的高手纷纷亮相,根本就没有想当黄雀的心思,一个一个迫不及待跳将出来,好似出来晚了就没他们什么事一般。

    真是奇哉怪也!

    ……

    不说净念禅院所在山头山门之前,发生的一幕幕。

    此时林沙已策马老到净念禅院紧闭的寺门之前,满脸冷漠不带一丝感**彩,手中沉重大关刀更是冰冷锋利,周身上下弥漫一股凛人杀气。

    噶吱……

    就在这时,紧闭的禅院大门突然打开,一队气息强悍的武僧簇拥一位老僧走出。

    “阿弥陀佛,征北大将军做得太过了!”

    老僧踏前一步,浑身气息安详宁合,双掌合什施了一礼淡然开口。

    “蔽寺好大的面子,本将军上门拜访竟是避门不见!”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手中沉重大关刀如同变魔术般放在得胜钩上,翻身下马缓步走近老僧跟前,缓缓开口凝声道。

    “阿弥陀佛,佛门清净之地……”

    老僧脸色不变气息详和,没有丝毫慌乱缓缓开口。

    “不用解释!”

    林沙毫不犹豫伸手打断了老僧的话头,剑眉轻扬一脸霸道:“净念禅院是不是佛门清净之地,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要看看净念禅院具体做了什么!”

    老僧默然不语,低首寒了声佛号:“阿弥陀佛,不知征北大将军意欲何为?”

    “自然要进禅院好好看上一看!”

    林沙淡然轻笑,目光冷厉如到在老僧,以及身后一队气息强悍的武僧身上轻轻扫过,缓声道:“老和尚,你不会有什么意思吧?”

    话音刚落气氛顿时一滞,林沙和老僧八风不动,而跟在老僧身后的气息强悍武僧却是沉不住气,浑身彪悍气势大涨战意沸腾,身上灰色僧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十来道强悍气息连成一片,好似乌云盖顶汹涌澎湃,似欲将林沙彻底淹没。

    “就这么点气势,也敢在本将军面前卖弄?”

    目光微微闪动,林沙脸上平静无波,嘴角露出一丝讥讽轻笑,目光从淡然平和的老僧身上错过,放在那十来位气息强悍满脸不茬的武僧身上。

    “就让你们这些坐井观天的秃驴们好好见识见识,什么才叫滔天霸气!”

    话音刚落,一股磅礴无匹的滔天气势从其身上冲霄而起,浩浩荡荡如浪潮滚滚,带着一往无前又蔑视一切的疯狂霸道,犹如怒??裉蜗?,一狼高过一浪向身前的老僧以及其后十来位武僧咆哮而去……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