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第二日,林沙准备拜访净念禅院的消息传开,顿时整个洛阳武林沸腾了。

    这可是第一次出现了江湖上的绝顶高手,欲‘拜访’处于封口浪尖之上的净念禅院。

    不管有没有实力参与此次‘盛会’,都忍不住放飞思想大肆YY,猜测两日后净念禅院的风云际会,想想都热血沸腾激动不已。

    一些有想法有实力的家伙,自是暗中联络或临时联合或拉帮结派,怎么也要在和氏壁争夺战中分一杯羹。

    作为正主的征北大将军林沙,倒是稳做钓鱼台不动声色。

    身份地位摆在那儿,一般的人够不着,够得着的人也不一定有交情。有交情的人没谁愿意依附于林沙之下,所以征北大将军府还是很清净的,就好象林沙没有说过要去‘拜访’净念禅院一般。

    不过,之前被林沙推出,与净念禅院打擂台的楼观道众人,第二天便寻上门来。

    “将军,此次净念禅禅院之行,可千万不要忘了我们!”

    田谷十老分列坐好,负责具体事物的歧晖道长笑着说道。

    “放心,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们的!”

    林沙哈哈一笑,看向田谷十老的目光满意得紧。

    大半个月时间不见,这几位的精气神又有不少进益,看来花费在长生诀上的精力没有白费。

    “那就好,上次被那四大圣僧压制了一回,这次我们可要找回场子!”

    歧晖满脸微笑,眼中却是精光闪烁恨恨不已。

    上次林沙兵围净念禅院,将四大圣僧逼了出来,而后让田谷十老顶上与四大圣僧交锋。

    尽管后来林沙没有多问,可也听石龙和王二说了一句,楼观道在这次交锋中吃了闷亏。田谷十老的情绪很是不好。

    对此,林沙只是淡然一笑,转眼就抛在脑后。

    台子都搭好了,楼观道自己不争气。他也是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眼下看来,田谷十老也是憋着一口闷气,现在有机会发泄出来,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而且这次,还有林沙打头阵。他们的信心更足。

    “十老的精气神饱满圆润,看来道功又有精进,真是可喜可贺!”

    轻轻一笑,林沙直言道。

    田谷十老闻言先是一惊,而后苦笑点头认下了林沙的说辞。

    心中不无暗暗凛然,对林沙的实力更多了几分忌惮和猜测。

    果然不会是天下第一豪雄,实力高深莫测让人摸不着头脑,就是不知道眼前这位林征北的实力,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不过,有胆子兵围净念禅院。能以区区一己之力,压制得净念禅院不敢有所动作,林征北也不愧天下第一豪雄之名!

    这两年,因为参悟长生诀的缘故,除了轮流返回终南山坐镇之外,其余时间田谷十老都是待在城外的清虚观中。

    因为他们的存在,洛阳道门势力发展迅速,起码在城里的声势和暗中力量,已经开始逐渐抬头并有与佛门别一别苗头的迹象。

    对这一情况,田谷十老自是十分欣慰。他们当然不会忘了这一切的由来,坚定不移跟在征北大将军林沙身后,只要不是做伤天害理有违良心之事,楼观道也是拿出了极大资源替林沙办事。

    田谷十老客气一阵后。歧晖知晓林沙的风格,也没绕什么弯子直接询问,此次净念禅院之行,林沙想要达到什么效果。

    “和氏壁乃中原神器,什么时候轮到胡教掌管了?”

    林沙轻轻一笑,脸色平静语气却不容置疑:“一旦发现和氏壁真就藏在净念禅院。必须交出否则我不会罢手!”

    见田谷十老脸色怪异,他脑子一转就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冷笑道:“我没霸道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就算和氏壁在魔门手里都成,坚决不能落在胡教佛门手里,这是原则底线!”

    此言一出,田谷十老满脸动容。

    他们确实没想到林沙态度如此坚决,而且对佛门的成见如此之深。

    要说道门和佛门之争,那也是多为传教之事,还没上升到华夷之分这样的高度,被林沙拿话一激心中难免生出熊熊斗志。

    说起道佛之争,道门方面简直满脸都都泪。

    特别是因为所谓道门第一人宁道奇的缘故,道门与佛门之间的关系差到了极点,就差没撸起袖子干起来了。

    不得不承认,不管是南朝北朝,历代官府都数度灭佛,每每捣毁佛寺,强令僧众还俗,但是,只要佛寺依旧不交税,依旧有人信仰,灭佛也就是一时的而已。

    佛门这么多年早就在中原扎根了,因此佛门不过是沉寂一时,很快就会反弹。毕竟人家群众基础实在是高啊,老百姓不懂什么大道理,这年头大多数百姓都是文盲,轮回俗命论又特别有市场。

    这世受苦受累,只要积功行善下世便能投个好胎,这也就是底层百姓最朴素的愿望了。

    虽说佛门此举,确实对正确引导世间风气出了大力,可也给统治阶级盘剥百姓提供了理论基础。

    丫的你们前世造了孽,这世才混得这么惨嘛,这本就是你们该赎罪的,还是老老实实当牛做马吧。

    而道门的教义那就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老百姓根本不懂啊,没有一定的文化素养连听都听不懂。你总不能对一文盲说什么十二重楼,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吧?

    而且修道成本太高了,起码要读书识字,还得会炼丹画符什么的,至于成仙还未必成功。相反佛门门槛就很低了,人家不讲成佛,也不管你这辈子,只给你画一块大饼,这辈子积德行善受苦受难,下辈子就能投胎到富贵人家享受富贵生活,这年头大家就相信这个,这辈子苦一下,下辈子就能过好日子了,

    哪怕是个心理安慰呢,也能叫人好受许多,平常被人欺负了,也能安慰自己,别看你这辈子横,下辈子还不知道投胎成什么呢!

    因此这么一来,佛教这么多年积累,在有识之士眼里,那就是一股举足轻重的势力,几乎可以左右天下的局势。

    何况在这个以武为尊的时代,佛门的拳头还特别大呢?

    而且佛门各大佛寺不管暗地里如何勾心斗角,至少表面上却是同气连枝,不然慈航静斋那帮尼姑想要游走天下混得风声水起,可不那么容易。

    因为各自的理念,还有最为重要的信徒争夺,道门和佛门早就看不顺眼,欲致对方于死地。

    不仅如此,道门宁道奇跟慈航静斋的亲密关系,也是道门与佛门关系恶劣到紧张的导火索。

    宁道奇算起来应该是道门茅山一脉,当年偶然得来了一部分黄天大~法的残篇,又结合南华经的精义,才有了他一身武功,

    不过宁道奇虽说平生少有跟人生死相搏的时候,但是几次出手,都轻描淡写击败了对手,在道门中,已经有了如今道门第一人的称号。

    本来佛道两家一直以来掐得死去活来,但是宁道奇却跟佛门走得很近,因此一开始道门还指望宁道奇作为道门领袖,跟佛门争锋。

    如今瞧着宁道奇的模样,就差没跟佛门的人斩鸡头烧黄纸了!

    于是道门的人一下子就将宁道奇当做叛徒,一些道门领袖直接就在公开场合,称宁道奇为道贼。

    只是宁道奇武功不是吹出来的,当年跟宁道奇交过手的一个道门宗师曾经说,宁道奇很有可能成为继孙恩之后,下一个破碎虚空的道门之人,这让道门的人更是厌憎。

    宁道奇也是鬼迷心窍,他当年资质算不上出众,在茅山派也不是核心弟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道门各个支派很多时候,那还是家族式的传承,真传只有自家的弟子,当然若是有资质出众之人,这年头道门也不禁绝嫁娶,要不然道门那几个传承上千年的家族是怎么冒出来的?

    因此也会以族女拉?;榕?,将其变成自己人。偏偏宁道奇大器晚成,武功初成的时候,已经是三四十岁的时候了,这个时候才能进入先天,别说在道门了,便是在稍微大一些的江湖门派,也算不上多出众。

    于是,宁道奇在道门自然算不上多得意,后来佛门却是跟他搭上了,还赠给了他一些武学心得什么的,便是黄天大~法的残篇,也是佛门顺水推舟,才让宁道奇得了的。

    由此欠下了这般人情,宁道奇跟佛门再也牵扯不清了。再说宁道奇的名声,很多也是佛门给推动的,因着种种缘故宁道奇要是会因为自个身在道门,就跟佛门掐起来那才怪了。

    不管是有意无意,他跟佛门早就牵扯不清了,他本性又不是什么杀伐决断之人,反而是个有些随波逐流的性子,因此干脆听之任之了。

    总之佛门如今潜势力强大,表面拳头也很强壮,很多人都乐意对佛门释放善意。不过事关和氏壁这等重宝,真要得罪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与自身利益相比佛门又算得了什么?

    楼观道作为北方道门最为重要风光的一支,自然想趁机给佛门制造一些麻烦。

    只是没想到,林征北的态度会如此坚决,直言将佛门定为胡教,根本就不承认其为中原本土势力,这让田谷十老惊讶之余不由振奋不已……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