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哈哈哈,好好好,中原英雄果然不凡!”

    曼清院听留阁,就当一众江湖豪杰还处于深深的震撼中时,一声让空气都跟着震颤的大笑声打破了诡异的沉寂。

    声浪滚滚震人耳膜,显示了一手极为精湛的内功修为。

    “哪来的毛头小子,这里也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突然,坐在另一头包厢里的刘黑挞,暴吼一声不满道。

    “本人土谷浑伏骞,怎么刘将军想要比试么?”

    那爽朗声音顿了一顿,突然一股冲天气势从某个包厢汹涌而出,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整个听留阁。

    嚣张,实在太嚣张了!

    附近十几个包厢的江湖豪杰受到波及,耳中嗡嗡作响脑子一片轰鸣。

    好高强的内功!

    众人再次惊叹,对这位口出狂言,开口便想与河北刘黑挞干架的家伙生起好奇之心。

    刘黑挞何许人也?

    河北窦建德手下第一猛将,一身实力早已达到一流颠峰,绿林道上赫赫有名的狠角色。

    没想到一开口,便受到这吐谷浑汪子的挑衅!

    “好好好,伏骞王子最近声名雀起,刘某正想一试高下!”

    刘黑挞也不是吃亏的主,连连道好邀战道。

    说着话,两道雄俊之极的身影,飞腾而下落在院子里池塘的石桥上。

    气势狂放好似怒涛狂啸,一暴虐一沉郁惊人之极,好似两股浪潮重重相击,明明两人相隔十来丈没有交手,却给观战豪杰一种狂风巨浪翻滚不休的惊心动魄之意。

    高手,都是了不得的高手!

    “知世郎,你这英雄宴都成了名副其实的比斗场啊??蠢粗览裳〈砹说胤?,聚会场所应该换成城外的军营才是!”

    林沙悠然轻笑,声音凝聚成线在王薄耳中响起。

    “两位,请听老夫一言!”

    王薄猛地起身。站在包厢的栏杆前深闺内情郎招呼道:“今晚老夫邀请了舞艺大家尚秀芳为大家歌舞助兴!”

    话音一落,听留阁里的紧张气氛顿时一轻,就连刘黑挞和伏骞的气势比拼都顿了一顿。

    王薄很是满意,朗声道:“等尚大家歌舞助兴一番后,咱们再论武切磋不迟。诸位以为如何?”

    “好,知世郎说得好!”

    “就是,尚大家的歌舞更让我向往??!”

    “王公说的正是,还是等欣赏玩了尚大家的歌舞后,咱们再切磋比斗不迟!”

    “……”

    王薄在江湖上的号召力不小,话音一落顿时引来一阵附和。

    “伏骞小子,等会刘某再收拾你!”

    刘黑挞粗眉轻轻一皱,脸上露出一丝犹豫,最后还是狠一咬牙收回浪潮般的汹涌气势,狠狠瞪了对面的吐谷浑王子伏骞一眼。身形一纵数十丈直接返回属于自己的包厢。

    “哈哈哈,求之不得!”

    伏骞不甘示弱,哈哈大笑返回包厢,一场气氛紧张的比武切磋,就此告一段落。

    而在座豪杰,也认识了来自吐谷浑的高手伏骞,估计这也是伏骞的目的之一,既然达到了他也没显得太过骄狂霸道。

    可在座豪杰不知晓的是,返回包厢后刘黑挞正用十分隐秘的传饮入密之术,与林沙连连交流。

    刘黑挞:“将军这是看不起刘某么。刘某正想好好教训教训那不知死活的吐谷浑小子!”

    林沙:“我看被教训的应该是你,不要小觑了天下英雄!”

    刘黑挞:“这么说,林将军更看好伏骞这吐谷浑小子喽?”

    林沙:“自然,你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刘黑挞:“何以见得?”

    林沙:“王薄都败在那小子手里。被弄得心灰意冷失了壮志雄心,你自问比得上王薄么?”

    刘黑挞:“……,不打上一打,谁知道?”

    林沙:“不要给我来这套,伏骞那小子半只脚已踏入宗师之境,你拿什么来跟他斗?”

    刘黑挞:“……。半步宗师又如何,刘某又不是没有自保之力!”

    林沙:“你就嘴硬吧,那小子的精神修为比武功都高!”

    “……”

    刘黑挞再无反应,显然被林沙所言惊住。

    林沙真不是危言耸听,吐谷浑可是密宗大本营,伏骞的武功来源可想而知。

    相比还没西行‘取经’的一代高僧,兼一代超级高手唐玄藏,从天竺求取‘真经’给中原佛门带来的变化,密宗早已在吐谷浑地区生根发芽。

    后来的蒙赤行和八思巴,以及大侠传鹰之子鹰缘,全都是破碎级别高手,都是修行密宗武学而成,可见密宗武学却有独特之处。

    伏骞出声后,林沙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他身上特有的密宗武学气息。

    不要忘了,林沙对密宗武学的了解,估计吐谷浑很少有人能够及得上。

    他识海中那团光明云,可不就是通过密宗大手印修练而来的么,他对这点可谓敏感之极。

    密宗高手的特征,一般都是精神境界,远高于武学修为,吐谷浑王子伏骞这巳也不例外。

    尽管隔得老远,林沙依旧第一时间感应到,伏骞的精神波动极不稳定,一会强一会弱,一会显一会隐的,强度绝对达到了宗师之境。

    至于为何会如此不稳,估计这位可能刚刚突破不久,境界还不稳定所致。

    从这也可看出伏骞这厮野心勃勃,连刚刚突破的精神修为都顾不得稳定,便急匆匆跑来中原耀武扬威。

    而王薄输给他也不算什么意外,尽管两人在武功修为上可谓不相上下,但精神修为方面却是差距极大,王薄饮恨也算是理所当然。

    劝住了刘黑挞后,林沙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心思。

    什么歌舞双绝尚秀芳,他连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过就是慈航静斋的隐秘弟子而已,几乎每有江湖风浪都少不得这位的存在,无论是当初的丹阳还是眼下的洛阳。真是让人无语得紧。

    “征北将军,怎么这就要走?”

    王薄闻讯急匆匆赶了过来,满脸诧异问道。

    “我对尚秀芳的歌舞没有兴趣!”

    林沙直言不讳道:“知世郎应该听说过我的风格,不好宴请不喜歌舞曲乐!”

    说着。直接到着手下一干心腹将校离开了曼清院。

    “将军,这次的事情多谢了!”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祝玉研风情万种的声音。

    “无事,顺手而为罢了!”

    林沙上马动作不停,以传音入密方式轻笑道:“就是没有我出手。那几个小子想要在阴后手上占便宜,简直就是做梦!”

    祝玉研沉吟片刻,突然开口说道:“征北大将军,你真的打算三日后直闯净念禅院?”

    “那还有假?”

    林沙轻笑回应,淡然道:“当然,说硬闯有些过了,拜访才是真的!”

    “只怕净念禅院那帮和尚,不会欢迎大将军的拜访吧?”

    祝玉研咯咯娇笑,说不出的风骚入骨荡人心魄,轻笑道:“净念禅院可是一向标榜与世无争的!”

    “那就由不得他们了!”

    林沙端坐马上。在一票彪悍护卫的簇拥下缓步前行,语气平静淡然道:“既然与世无争,那就好好参佛念经不要参合红尘俗世。他们既然不守规矩乱伸手,那就不要怪别人对他们不客气了!”

    “咯咯,大将军说得霸气,我喜欢!”

    祝玉研咯咯娇笑,显然林沙这番话语,很合她的胃口。

    “阴后喜不喜欢不关我事,记得三日一同前往!”

    林沙策马缓行,突然回头冲着曼清院某个方向望了一眼。而后一夹马腹迅速消失在街角。

    “师傅,咱们三日后是不是跟着去净念禅院!”

    素衣赤足千娇百媚的涫涫,突然出现在若有所思的祝玉研跟前,生硬清脆悦耳引人遐思。突然开口打破了难言的沉寂。

    “恩,涫涫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祝玉研回神,嫣然一笑警告道:“到时可能会有一场恶战,一定要小心谨慎,最好不要参合进林征北和四大圣僧的争斗,否则后果难料!”

    “师傅放心就是!”

    涫涫眯眼轻笑。犹如百花盛放美不胜收,娇笑道:“徒儿有预感呢,那日师妃暄肯定也在……”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师徒对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而曼清院中,一干受邀而来的江湖豪杰,也没什么心思观看歌舞表演,就算尚秀芳的绝世歌舞也是一样。

    他们的心思,和阴后祝玉研一般,都被三日后的净念禅院之约吸引,一个个暗自在心中判断,哪有心思理会其它。

    如此情景,让英雄宴发起人王薄连连苦笑,同时也让师妃暄和李世民郁闷不已。好好的一次结交豪杰扩散影响力的机会,就这么被搅合了。

    而李二跟师妃暄的心思又有不同,作为有志争夺天下的枭雄,李二自然对和氏壁垂涎不已。

    如今既然知晓和氏壁十有七八就在净念禅院,心中自然动了些想法。

    同时,他对慈航静斋心存不满,既然她们手里有和氏壁,何不痛痛快快拿出来交给他,又何必掀起这么大波澜?

    枭雄就是枭雄,根本就没想过慈航静斋又不是他的手下,凭什么将天大的好处让给他?

    至于狮妃暄,心灵通透半只脚踏入宗师之境,哪能感应不到曼清院诡异的气氛,只能暗暗叹了口气……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