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何人?”

    林沙冷目如电,盯住开口那厮沉声喝问。

    “伏骞王子手下首席大将,刑一飞!”

    一身材雄壮满身悍气的大汉昂首前踏,目光炯炯浑身气势暴烈,看起来比林沙都要威风霸气。

    “什—么—玩—意!”

    眯缝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位满眼挑衅的威猛大汉,林沙嘴角挂上满满的不屑,只轻轻扫了眼便直接无视。

    “你……”

    刑一飞一张粗矿大脸顿时涨得通红,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浑身暴虐气势如浪潮汹涌,一波一波想外咆哮而去。

    哼!

    一连串冷哼声突兀响起,就像晴天炸雷般连连轰鸣,顿时在小小的回廊来回传荡,震得众人耳膜一阵嗡嗡作响。

    刑一飞脸色微变,知道犯了众怒一时陷入两难。

    “哪来的垃圾角色,给我滚一边去!”

    林沙没有丝毫客气,冷哼出声好似惊雷在刑一飞耳中炸响,这厮强健的魁伟身躯猛然一震,脸色一阵潮红一口鲜血喷出,身子更是不由自主踉跄后退。

    “就这本事也敢出来丢人现眼,真是不知死活!”

    林沙目光森冷如刀,轻轻扫了脸色变得苍白如纸的刑一飞一眼,转头冲着脸色难看的王薄说道:“今日就给知世郎一个面子,放你小子一马,还不快滚!”

    惊!

    在场中人无不是称雄一方的高手,哪能看不出刑一飞的深浅?

    起码都是一流高手中的强者,可在林征北跟前连一个会合都撑不过,被一声冷哼震得喷需,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得有多大???

    “老夫在这里,多谢征北大将军了!”

    王薄脸色难看之极,不仅恼怒刑一飞的不自量力,更不爽林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举动,实在让人腻歪得紧。

    “不客气!”

    林沙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轻笑着点头:“知世郎。那咱们走吧!”

    眼睁睁看着林沙和王薄等人的身影消失在回廊拐角,一干在江湖上成名立万的高手却是默然无言,根本就没一个敢跳出来炸刺。

    “征北大将军真是好本事??!”

    上得三楼雅间的时候,王薄终于没能忍住小小刺了句。

    “怎么。知世郎看不惯?”

    林沙轻笑出声,脸色猛的一变肃声道:“看不惯也得给我受着!”

    说着,身上恐怖的杀气一闪而逝,好似浪潮瞬间将王薄笼罩,不给这老牌高手丝毫反应时间。

    王薄果然不愧闻名北地的绝顶高手。身子晃了晃便恢复正常,只是脸色难看无比,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熊熊怒火,哑着嗓音冷冷道:“征北大将军,你这是来砸场子的?”

    气氛陡然一紧,跟在两人身后的几人顿时捏了把冷汗。

    “真要砸场子,就不是我来而是大军将曼清院包围了!”

    没有理会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林沙闲闲一笑淡然开口。

    “笑话,征北大将军你当我是傻子不成?”

    王薄怒极反笑,一身长袍无声自鼓。威势凛凛让人不敢逼视,一双眼睛精光闪闪不屑道:“今晚这曼清楼里,数十位当世豪杰,他们身后所代表的势力足以横扫天下,林征北你有那胆子么?”

    “你说呢?”

    林沙轻轻一笑,眼中闪过一道暴虐杀机,目光直视王薄双眼,凌厉的杀机和滔天的煞气,通过双眼全部传递到王薄眼中,冷冽一笑反问道:“今晚来的人中??墒遣簧俪鹑税?,只要稍稍引导一下引发混乱洛阳驻军便可直接插手,知世郎以为如何?”

    气氛更加紧张,跟在两人身后的一干好手。额头已隐隐见汗心中叫苦不迭。

    “征北大将军好大的口气,你可知得罪了院中江湖豪杰的下???”

    长长吐了口气,额头后背已是冷汗淋漓,好不容易才那恐怖的威压幻境中回神,王薄寸步不让,冷冷反击道。

    “哈。本将军的字典中,还没有怕这个字眼!”

    林沙轻笑出声,斜瞥了王薄一眼,调侃道:“在榛榛的高手面前,人数,从来都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王薄的气势为之一夺,他和他身后的小弟,被林沙如此霸气侧漏的话,给震得不轻。

    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豪雄!

    看着林沙高大魁伟的背影,就好似一座难以攀登的巍峨大山横在心中,竟是生不起丝毫反抗之念。

    不知该说林沙是乌鸦嘴,还是某些高手今日本就是来找茬的,王薄引领着林沙刚刚在位置最好,视野也是最好的雅间坐下,甚至连服侍的侍女都没安排妥当,便有人出了妖蛾子,以真气震荡空气之法向洛阳帮帮主上官龙发出挑战。

    是寇仲那厮!

    林沙瞬间就分辨出了这厮的声音,顿时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王薄老脸一红,对上林沙似笑非笑的眼神更加难堪不已。

    林征北之前才说他所请江湖豪杰中仇人不少,这才过了多长时间便出了这样的事情?

    心中怒意滔滔,对挑起此事的家伙恨得咬牙切齿。

    他也听出来了,这声音不就是之前在二楼回廊,与长白双凶符氏兄弟对峙的年轻高手寇仲么?

    真是不之好歹的混蛋!

    可气归气,他今晚所办本就是英雄宴,自然不禁比试切磋,而且这小子都开了口,而且还引起了一干江湖豪杰的喧闹起哄,现在他出面喝止可不妥当。

    而且,寇仲这家伙开口便是超级猛料,竟然直指洛阳帮帮主上官龙是阴葵派的走狗和秘密探子。

    江湖上虽千派万门,但若论声名之恶,必无过于阴癸派。

    这不但因为派中人手段凶残邪恶,更因其练功方式专走邪门,与正宗内功心法大相迳庭,故为江湖中人鄙弃,只是奈何他们不得而已!

    假若寇仲能证实上官龙的真正身份,休想他的手下再奉他为帮主。

    江湖群豪所在院落,顿时嘈杂喧哗一片。

    “还真是有趣??!”

    林沙轻轻一笑:“什么时候阴葵派的名头变得这么糟糕了?”

    “哦,听将军的意思,似乎对魔门正道之分不以为然???”

    王薄正欲离开,闻言脚下一顿眼睛微微眯缝,满脸讥讽嘲笑道。

    “自是不以为然!”

    林沙满脸悠闲不屑道:“哪家江湖门派敢称自己名门正派?”

    撇了撇嘴冷冷一笑,无所谓道:“值此乱世,不都成了各地的坐地虎么,盘剥百姓残杀无辜可一点都不比所谓的乱军差多少??!”

    王薄闻言一滞,还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在这个世界上,自被宇文化及起兵杀死后,激化了各地的形势。

    本已霸地称王称帝的,故是趁势扩张地盘,原为隋官又或正采观望态度的,则纷纷揭竿而起,成为一股股地方性的势力。

    由于这个世界,帮会力量极强,因此在杨广死后,帮会力量崛起,驱逐所在地原本太守,大部分掌控一城一地,竹花帮、铁骑会,都可以掌控一郡数城。

    甚至一些中流帮会,也可趁势而起,比如襄阳汉水派的龙头老大钱独关就是个典型的例子,赶走了襄阳太守,自组军队,把治权拿到手上。

    而所谓的独霸山庄,也是在杨广死后才崛起,其主方泽滔本是隋将,自皇帝死后,便占了竟陵,其实就是一城之主。

    天下兵荒马乱之际,什么事都可以发生,如果遇到了大股的起义军,还算运气,怕的就是那些地方上的豪强帮会,借起义为名,四处欺霸抢掠,这些绿林势力不但数目车载斗量,更因为没有政治目标和纲领,所以肆无忌惮,生杀予夺,造的罪孽甚至比那些大势力多的多。

    这里可没什么名门正派,有的只是势力强弱不一的帮会,一个个野心勃勃谁都不肯安分。

    至于名声极好的佛门,在林沙和王薄这等枭雄眼中就是个笑话。

    真实历史上,经历南北朝,佛教势力已经非同小可,李世民因此而灭佛,而在这个世界,佛教势力更是庞大无比

    在读大唐之时,林沙总觉得慈航静斋霸道无比,竟然号令白道,影响天下,选择明主,心中不以为然之至,但是现在,就在此寺庙中一观,就知道数百年来,遍于天下的寺庙何其多也。

    这时,寺庙有自己的地产,大批和尚可以安心修炼佛法和武功,再加上天下数以百万计的信徒,其实力当真非同小可。

    如果慈航静斋的基础,建于这个之上,难怪有着下局天下的资格了。

    做为天下间数一数二的豪雄,看问题的角度和观点自然与普通人不同。

    佛门势力强大不假,但要说他们就一身清白佛光普照了,那真就是笑掉大牙的天大笑话了。

    但不管如何,阴葵派的名声极差却是真的。

    盖因她们女子当家不说,而且行事诡秘不择手段,而且还肆无忌惮不知遮掩,被人拿来说嘴将名声给搞得烂臭。

    要说佛门私底下就没做些龌龊之事,打死林沙都不会相信。

    可是佛门善于引导舆论,也十分擅长清理后续烂帐,让人在无知无觉,便对佛门产生好感,认为其就是天下正道的代表,比本土的道家更名正言顺。

    哈哈,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