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沙赶来的时候,整个曼清院已是丝竹悦耳轻歌曼舞气氛靡靡。

    还没踏入曼清院的门槛,他敏锐的气机感应,便已察觉到了最少几十道一流颠峰,甚至以上的强悍气息。

    王薄好大的面子??!

    “征北大将军到!”

    站在门口迎宾的曼清院和王薄下属,见到一票精悍之极的隋军赶来,先是吃了一惊,可等他们见到林沙缓步走出,顿时满脸惊喜扯着嗓门大声吆喝。

    原本鼓乐齐鸣的场面,突然间一静。

    “征北大将军莅临,王某不甚荣幸!”

    数道凌厉的破空声响起,林沙刚刚踏入曼清院大堂,满脸红光的王薄便带着几位好手,兴致匆匆迎了出来。

    “没事,知世郎在洛阳活动,本将军怎么也得给几分面子!”

    林沙淡然一笑,冲着王薄点了点头,又扫了跟在他身后的家伙一眼,感应了一下他们的强悍气息,竟然全都是一流以上高手。

    “征北大将军请!”

    王薄脸上笑容一僵,而后迅速恢复平静一脸从容,伸手侧身向后一让。

    说老实话,林沙能来王薄很是兴奋。

    他没想到林征北如此给面子,竟是收了他的请贴就来了。

    要知道,林征北可是真正的洛阳望,天下第一豪雄,向来都对这些宴请之事不假辞色,性子冷傲是出了名的。

    话说,这样的角色想要争霸天下很不合适,可这里是大唐世界,名副其实的高武世界,只要武功够强做人不要那么人噌狗厌,又是有真本事的话想要出头很是轻松。

    林征北就是一个最好例子!

    从一介辎重营民夫,到威震天下的隋军大将,他也只不过花费了短短两三年时间而已。

    从威震天下的大将,到掌控幽洛两地的天下第一豪雄,更是水到渠成轻松自然。无论哪家意欲争霸天下的枭雄,都不敢轻易小觑林征北的存在。

    他的实力,实在太强了。

    关中王世充和关陇李阀,河北窦建德。瓦岗李密,江淮杜伏威,哪个不是威名响彻天下的枭雄,可全都在林征北的强势威压下,整日里活得心惊胆战惴惴不安。生怕哪一日被林沙带兵给剿了。

    甚至连草原突厥,听闻都十分畏惧这位林征北,只要有他坐镇幽州,几乎不敢越长安南下。

    如此英雄人物,王薄自是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处。

    之前在山东,两人也照过面,算是有那么点点交情。

    更让王薄心惊的是,大半年时间不见,此时与林沙并肩而行,竟让他有种心虚气短的憋闷之感。

    这是强者的威压!

    王薄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不管林沙对自身掌控有多强悍,不经意间总会流露出丝丝气息,对周围人产生莫大影响,特别是实力达到先天之境,对气机敏感之极的高手,实力越强这种感应越是敏锐。

    在王薄的指引下,林沙昂然步入曼清院花团锦绣的后院。刚刚踏上二楼接替,便听见上面一片哗然声音传来。

    “怎么回事?”

    王薄脸色一变,冷冷扫了身边某位气息强悍的男子一眼。

    “知世郎,好象是长白双凶的声音!”

    那男子脸色微变。侧耳倾听片刻便恭敬回答。

    “长白双凶,哼!”

    王薄脸色不虞冷哼出声,淡淡道:“之前看他们修炼不易没有下杀手,他们两个倒是还蹬鼻子上脸了!”

    气息强悍男子默然不语。说话间几人已经顺着楼梯上了二楼。

    在连接二楼各房间的回廊中段,正有一群人将路堵得严严实实。

    一股股凛冽杀气,以及尖利的冷笑声,从人群中传出说不出的刺耳难听。

    王薄脸罩寒霜,一双利目煞气隐隐,这帮家伙简直是在打他的脸啊。

    林沙却是没有理会这些。仗着身高优势向围堵在一起的人群中央望去,顿时乐了。

    那位昂首而立,虎背熊腰的小子,不是寇仲还是谁?

    而与之对峙的两位样貌相似,只是高矮不同,年纪在四十许间,有对同样丑陋的狮子鼻,但皮肤却透出一种诡异的铁青色,使人感到他们的武功路子必是非常邪门,不是易与之辈。

    “符真,符彦你们在干什么?”

    不等王薄开口,之前被问话那男子猛然暴喝出声。

    将回廊都堵住的众人闻言,齐齐回望吃了一惊。

    “是知世郎!”

    “还有知世郎手下几位得力干将!”

    “那位年轻人是谁,知世郎竟然亲自作陪!”

    “……”

    一些外地赶来的江湖好手,见到王薄当面顿时吃惊不小,更让他们吃惊的是王薄竟然陪在一位身材魁伟的青年身边,看那架势好似十分恭敬的摸样。

    瞬间,林沙的身份,以及王薄的到来,将围观高手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

    其中,有几位高手一眼就认出了林沙的身份,顿时脸色齐齐微变,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很是尴尬的站在那儿有些不知所措。

    心中打鼓后悔不迭,林征北的脾气可不好,真要引起这位的关注,他们在洛阳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其中,尤其以刚刚转身过来的寇仲为甚。

    “知世郎不要误会,我们哥来只是跟这位小哥有点交情!”

    “是啊,知世郎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想跟这小子亲热亲热!”

    长白双凶见到王薄一行,顿时变了脸色急忙解释道。

    哼!

    王薄冷哼出声,声音虽轻却好似惊雷,猛地在众人耳中炸响。

    所幸在场没一个庸手,实力最差的都是步入先天的一流好手,根本就没受到什么影响。

    “确实如此,我只是跟这两位有些小矛盾而已!”

    见王薄把目光投掷过来,寇仲头皮一阵法麻急忙说道。

    倒不是他害怕王薄,就算王薄的实力比李密还强,却也还没踏入宗师之境,对上的话虽有压力却还能承受得住。

    关键是林征北在一旁似笑非笑望了过去,给他带来的压力就太大了一点。

    “征北大将军,好久不见了!”

    说话的女郎穿着一套非常讲究的黑色的武士服,还以黑带子滚边;外披红绸罩衣,说话时露出一排雪白齐整的牙齿,娇小玲珑,玉容有种冷若冰霜的线条美,而她的脸孔即使在静中也显得生动活泼,神态迷人。有种令人初看时只觉年轻漂亮,但愈看愈令人倾倒的奇怪气质。

    “独孤凤好久不见!”

    林沙轻轻一笑,缓声道:“大半年时间不见,独孤凤你的实力越发精深了,距离宗师之境也不过咫尺之遥!”

    “征北大将军客气了,我还需要努力才成!”

    独孤凤笑颜如花,眼波流转掩嘴轻笑。

    “用不着谦虚,实力到了就是实力到,我很看好你近期便能突破!”

    林沙微微一笑,笑吟吟道:“只是没想到你这时候也回了洛阳,真是让人意外??!”

    “怎么,征北大将军不欢迎我回来?”

    独孤凤满脸挪郁,轻笑着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有些好奇,没想到独孤家也要参合洛阳这档子事!”

    林沙轻笑摇头,和声说道:“独孤凤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眼下的洛阳城可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来了!”

    看着这一男一女旁若无人的对话,无论是作为宴客主人的王薄,还是被忽视的一干江湖好手,这一刻脸色都不太好看。

    这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可是谁都不敢发作,征北大将军林沙的名头,实在太过响亮震耳。

    没见,就连北地赫赫有名的绝顶高手,长白山知世郎王薄,都对其客客气气不敢有丝毫怠慢么?

    有那感应特别敏锐的,从林沙身上感受到了极其恐怖的威压,心头不由自主生起一股无力恐慌。

    像是一种低级食草动物,面对森林之王草原霸主时的恐慌,生不起丝毫抵抗念头。

    恐怖,恐怖,实在太过恐怖。

    就是没感应出林沙恐怖气息的好手,在周围诡异氛围的影响下,也是秉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误会误会,这都是误会!”

    这时,从长白双凶身后走出一位相貌堂堂,气度不凡的青年男子,双手保全向四周团团一拱:“在下李天凡,长白双凶正是李某请来的朋友,知世郎还请给晚辈一分薄面!”

    说着,冲着王薄深深鞠了一躬。

    众人满脸诧异,齐齐用探究的目光扫了过来,对这位瓦岗首领李密的唯一儿子,心中充满了好奇。

    瓦岗声势尽管不如真实历史以及大唐历史那般鼎盛,却也是天下间最强的几大势力之一。

    尤其当瓦岗将战略重心向南方转移,与江淮军几翻交手都占得便宜,如今声势又开始缓缓升腾,大有中北部第一豪雄之态。作为李密的唯一后代,李天凡也是江湖上最近声名雀起的青年军械,自然辈受关注。

    “李贤侄客气了,既然是误会解开了就好!”

    王薄脸上挂笑,轻轻点头说道。

    呼!

    有王薄开口表态,众人无不齐齐松了口大气,脸上露出轻松神色。

    “你就是征北大将军?”

    可就在这时,一道阴柔好听,语调者带着古怪腔调的男声突然响起,顿时又让众人的心揪了一起来,一听这口气就知道说话这人不是善茬……(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