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玉研心中波涛起伏……

    她没想到,佛门在洛阳的实力,竟然强横到如此地步。

    林沙使出的流言攻势,她看在眼里惊在心中。

    这位征北大将军不仅仅武功出神入化,对人心的揣摩和时机的把握,也恰到好处惊人之极。

    紧抓和氏壁这个大由头,一下子将洛阳城中的江湖豪杰,全都拉去骚扰净念禅院去了。

    结果,前去骚扰的江湖豪杰碰了个头破血流,同时净念禅院的恐怖实力也暴露于人前。

    谁都没有想到,佛门两大圣地之一,不显山不露水的净念禅院,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不说坐镇的四大圣僧,单单那四大金刚,放在江湖上个个都是绝顶高手,比闻名天下的帮会首领都不弱丝毫。

    单单净念禅院的实力,就不比整个阴葵派差!

    佛门的实力之强可想而知,简直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阴葵派作为魔门第一大派,高手无数强手辈出,她着个掌门乃是堂堂的宗师高段强者,几大长老最差的都有一流中段水平,还有好几位,包括爱徒涫涫都是半步宗师高手。

    如此实力,比之大猫小猫三两只,除了梵清慧和师妃暄这两位半步宗师高手之外,其余弟子不值一提。

    可是,与慈航静斋关系良好,穿一条裤子的净念禅院,突然暴出惊天动地的强横实力,就是阴葵派正面对上也是个惨败下场。

    如此,祝玉研心中的底气瞬间消散,再也没心情跟林沙讨价还价,自动自主将联盟的主动权相让。

    不让不行啊,联盟的目的便是跟净念禅院过不去,作为主导一方肯定要做出表率,突袭净念禅院之时必须当先锋。

    她对自己倒是颇有信心,就是打不过四大圣僧,自保却是没多少问题。

    可阴葵派那帮长老就没这本事了。说不定他们一眼情况不妙,还会生出别样心思做出让人不耻的举动来。

    魔门中人都是自私之辈,不要以为都是一个门派的,就不会在?;赝吩诒澈蠛莺萃钡蹲?。

    “阴后果然够果然!”

    林沙微微一笑。对祝玉研的‘识相’很满意,轻笑着保证道:“等此事了了,无论是阴后跟梵清慧的争锋,还是你那爱徒跟师妃暄的较量,只要还在洛阳本将军便不会轻易坐视不理!”

    见祝玉研不置可否。林沙轻轻一笑身上气势猛然爆发,一股滔天血腥杀气铺天盖地席卷整个大厅。

    尽管没有刻意针对阴后祝玉研,依旧让她感觉心神恍惚,好似置身尸山血海般的修罗地狱,耳中喊杀声震天,放眼四顾密密麻麻全是各种惨烈死尸,脚下像是浸泡在血腥冲鼻的血水之中。

    惊心动魄!

    只是瞬间,祝玉研便从惨烈的幻相中回神,这才惊觉额头后背已被冷汗湿透,手脚发软连呼吸都凝滞一般。

    好恐怖的气势!

    祝玉研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一张千娇百媚的艳丽脸膛苍白若纸,高耸的双峰随着呼吸急剧起伏巍巍壮观,体内气血紊乱真气乱窜十分难受。

    “怎么样,以我这份实力,牵扯住宁道奇应该没问题吧?”

    这时,林沙飘渺的声音传入耳中,祝玉研悚然一惊,抬眼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和震惊。

    “征北大将军的实力,确实让奴家钦佩!”

    不过转眼间。祝玉研已经从之前的不适之中完全恢复,依旧还是那位风情万种的成熟丽人范,只不过对待林沙的心态已经出现了微妙变化。

    “你钦佩不钦佩无所谓,只要你知晓。本将军有能力牵制宁道奇,是洛阳的掌控者就成!”

    林沙轻轻一笑,轻描淡写不着痕迹收回恐怖气势,意味深长说道。

    祝玉研悚然一惊,额头瞬间泌出一层晶莹细汗,下午不甚炽热的斜阳。透过窗柃照在身上,竟让她本就艳丽万端的脸上,多了一层迷梦光彩。

    洛阳掌控者!

    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五个字,却好似惊雷在耳边连环炸响。

    她不是蠢人,林沙话中未尽的含义十分简单。

    林沙不仅彻底掌控洛阳城中局势,甚至连城外的局势,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就让她感觉惊悚了。

    如果放在以前,祝玉研自然是不以为意。

    你堂堂一个手握雄兵的征北大将军,要是连自家地盘都掌控不住,那就真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了。

    可是净念禅院展示了其强悍的底蕴和实力之后,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任你手握雄兵,对净念禅院这样一股强横之极的武力,根本就没有多少办法。除非动用大军还要悄无声息包围,动用城防弩机以及强弓劲弩,展开不间断的疯狂攻势,才有可能将净念禅院从这个世界彻底抹除。

    但是,这仅仅只是个可能而已!

    净念禅院不是简单的一家佛寺那么简单,它还是天下佛门的两大圣地之一。

    一旦没有足够借口动了它,也就意味着与天下佛门彻底撕破了脸,没有任何转圜余地。

    就是林沙身为天下第一豪雄,也不敢彻底将佛门得罪了吧?

    可让祝玉研惊疑不已的是,按照林沙话中的意思,城外的净念禅院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开玩笑的吧?

    她很想这么理解,可是看林沙那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显然并没有说大话。

    而且这样的事情也很好查探,一旦林沙所言不实,不仅给他们的临时联盟带来信任?;?,同时也是对其威望的一种重大打击。

    但凡有志于争霸天下的枭雄,都不会轻易在这样的事情上自削脸面。

    如果事情属势,那林沙的实力之恐怖,就真的超乎想象了。

    正堂大厅的气氛一时凝重之极,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声响,都连林沙和祝玉研的呼吸都微弱之极似有似无。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瞬间便打破了正堂凝滞的气氛。

    “将军,长白山王薄有请!”

    王二雄壮的身躯出现在正堂,向林沙施礼过后,急忙双手奉上一张精致的请贴。

    “长白山王???”

    林沙眼神微微一凝,伸手接过请贴翻看扫了一眼。

    长白山王薄,可是北地最著名的高手,声名之盛还在李密和窦建德之上。

    就在半年前,这厮也不知道突然发了什么疯,竟然对外宣布退出争霸天下的舞台,同时也已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他手下的长白山义军,在短短不到半月时间,全部龟缩于长白山一带,做出一副老鼠不出洞的架势,就连最近几年新近打下的几座城池都主动放弃。

    此举,在齐鲁大地引发轩然大波。

    而王薄这厮的名声却是不降反升,不是每个人,都有急流勇退的果断和勇气的。

    以林沙的消息来源,自然知晓更多的秘密。

    据说,王薄是在与一位来自土谷浑的青年高手挑战被击败后,心灰意冷没了争雄天下之心,才做出如此决定的。

    曼清院?

    林沙嘴角露出一丝隐晦微笑,尼玛这不就是洛阳城最大的青楼么?

    王薄那老家伙,还真是洒脱不羁啊。

    “曼清院之会?”

    祝玉研何等功力,林沙的喃喃自语虽然轻微,她却一字不漏听入耳中。

    “怎么,阴后也收到了请贴?”

    林沙满脸古怪,好奇问道。

    “自然没有!”

    祝玉研千娇百媚的白了林沙一眼,轻笑道:“我来洛阳的消息,知道的人绝不会超过五个,知世郎王薄又怎么可能给奴家请贴?”

    “那阴后……”

    林沙有些糊涂了。

    “奴家可是听说,这次曼清院之约,可不简单呢!”

    祝玉研眼波流转,笑吟吟说道。

    ……

    夜晚时分,华灯初上。

    整个洛阳陷入一片灯火海洋,一种别于白日的热闹充斥各大繁华商业街道。

    而青楼楚馆聚集的‘娱乐’一条街,那更是喧嚣热闹得不行。

    曼清院不愧为洛阳最具规模的青楼,设计更是别具特色。

    王薄宴客的地方是主堂后的“听留阁“。由东南西北四座三层重楼合抱而成,围起中间广阔达五十丈的园地。

    重楼每层均置有十多个厢房,面向园地的一方开有窗隔露台,令厢房内的人可对中园一览无遗。

    比之南方的建筑,曼清院明显是以规模宏大,豪华富丽见胜。特别与江南一带淡雅朴素、精致灵秀的宅园迥然有异。

    “听留阁“充份体现出“隔“与“透“的结合和运用。把一种庞大、严实、封闭的虚实感觉发挥得淋漓尽致。

    虽以楼房为主体,但实质上却以中园为灵魂,把里外的空间结合为一个整体,以有限的空间创造出无限的意境。

    重楼向中园的一面都建有相通的半廊,不但加强了中园的空间感,更使四座重楼进一步连接在一起。

    园的核心处有个大鱼池,更为这空间添置了令人激赏的生机。

    水池四周的空地是青翠的绿草和人工小溪,以碎石的小路绕池而成、从高处瞧下去更可见由小路和绿草形成的赏心悦目的图案。

    当小路还上溪流时,便成拱起的小桥,使整个园景绝不落于单调沉闷。

    无论是有人在园中表演又或决斗,四面重楼厢房的人都可同时观赏??杉醣∪范锰粞〉胤?。(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