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来的都来得差不多了!

    洛阳城突然疯传一条流言,那就是,和氏壁就在城外的净念禅院。

    顿时,整个洛阳城都沸腾了。

    一批又一批江湖好手,如潮涌般奔赴净念禅院。

    可最后的结果,无一不碰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

    净念禅院的神秘面纱,也逐渐在洛阳江湖好手面前缓缓掀开。

    只是禅院的四大金刚,便足以让一干心怀不轨的江湖好汉饮恨寺门之外,连寺门都难以踏足步。

    “是不是有人诓咱们吧?”

    “净念禅院这帮和尚如此厉害,连寺门都踏足不得,哪还能得到和氏壁!”

    “肯定是被人给诓了,可恶??!”

    “……”

    在净念禅院撞得头破血流后,一干头脑发昏的江湖好汉终于慢慢冷静下来,各种声音各种质疑纷至沓来,他们开始怀疑流言的可靠性。

    可让人感觉古怪的是,质疑之声刚起,坊间便又有新的传言流出。

    和氏璧乃是秘不可测的人间瑰宝,似玉却又非玉,最奇怪是它能助长佛道中人禅定的修行,对修练先天真气者更有无可估计的裨益

    和氏璧有一奇异特性,就是会随着天时而生变化,不但时寒时暖,忽明忽暗,极难掌握,以之练功,一个不小心就会幻像丛生,动辄有使人走火入魔之险

    无论什么东西都阻隔不了和氏壁的影响力。除非你不是修习上乘先天真气的高手,否则只要进入它影响力的范围内,便要赌赌命运,看它在怎样的情况下,会变幻和怪诞至何种地步。

    和氏璧在两种情况下会影响主人,一是打坐冥思,另一就是与人动手行功运气之时。所以无论是宁道奇又或师妃暄,都绝不会捧着和氏璧四处走

    从历史观之,和氏璧失去后总有方法教人寻找回来,它或发出奇怪的光芒。甚或默默召唤有缘之人,诸如此类。

    这次不在是有关净念禅院的流言,而是变成了和氏墙的介绍。

    流言说得有鼻子有眼,简直让一干达到先天的高手垂涎欲滴。对于和氏壁这样的天下瑰宝眼馋得不要不要的。

    刚刚被净念禅院打压下去的念头,又似火山喷发般越烧越热。

    而这时,又有流言新鲜出路。

    净念禅院一向与慈航静斋关系密切,也学静斋般从不卷入江湖的纷争中,在武林中虽不著名。但却有崇高的地位。所以师妃暄除非不把和氏璧交给别人,否则必是交予净念惮院的禅主了空大师保管。最妙是由于和氏璧的怪异特性,没人敢与接近,故和氏璧定是藏在寺内某处与人隔离的地方。

    这则流言说得有鼻子有眼,让人心生疑惑的同时也对其真实性产生了探究之念。

    同时,流言中还教授了众人识别和氏壁之法,那就是以气机感应其能量波动,虽有风险却很容易就能分辨和氏壁的具体位置。

    这一下,整个洛阳江湖真的沸腾了。

    不管是对自身武功有信心,又或者对和氏壁念念不忘。净念禅院展现出的力量虽然强横之极,却也阻挡不了江湖好汉们心中的贪念。

    于是,又一波冲击净念禅院的行动开始,依旧是各方江湖豪雄打头阵,后续亲朋师友纷纷助阵参与,一时城外安静详和的净念禅院,又成了洛阳最为火暴也最为热闹的江湖圣地。

    不得不说,净念禅院不愧是佛门圣地,其底蕴和实力之强让人震惊。

    一波连着一波江湖好手的冲击,不仅没让净念禅院慌了手脚。反而还应对得游刃有余轻松得很。

    更让聚集于此的江湖好汉心寒的是,连续十来波江湖好汉的冲击,竟是连一个冲进禅院大门的都没有。

    恐怖,实在太恐怖了!

    就是那些天下强大帮派势力。轻易都做不到这一点,而净念禅院只是一家佛寺而已,尽管这是佛门两大圣地之一,可是它的实力也太过恐怖夸张了吧。

    单单了空大师手下四大金刚的实力,便可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而其中僧众大部分武功都已达或者即将达到一流之境。人数更是达到近千人之众,这样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

    一些江湖散客和小帮派势力首领,作为前头兵冲了几次没有成功,反而还撞得头破血流,见识了净念禅院的实力后,很是老实的退出了对和氏壁的争夺之战,尽管心中再不甘心也是无可奈何。

    这时,实力在江湖上算是中等势力的帮会门派顶上,充当了一众江湖豪杰的排头兵,依旧不停冲击佛门圣地净念禅院。

    正面硬闯,侧面迂回,偷鸡摸狗等等等等,简直花样百出让人目不暇接。

    而且冲击禅院的江湖豪杰实力,从之前的三流到二流之间,直接变成了清一色二流好手,甚至还夹杂了不少称雄一方的一流高手。

    可惜,依旧没啥鸟用。

    也不知道净念禅院里的和尚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反正不管是正面强突,还是侧面迂回,又或者干脆使出偷鸡摸狗的本事,全都瞒不过禅院和尚们的法眼。

    不是被直接打得头破血流丢尽颜面,就是被守侯多是时的禅院高手逮个正着,要么就是刚刚通过种种龌龊手段进得禅院,不过眨眼间就全身被制扔了出来。

    一时间,净念禅院成了江湖风云之地,又是最出名的凶险之处。

    一帮的江湖帮派和豪杰,目光只放在可能存放于净念禅院的和氏壁上,而一干有志于争夺天下的势力,则是震惊于禅院和佛门的实力。

    单单一家净念禅院,便拥有一流高手好几百,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要是这帮家伙组成佛门各种大杀阵,一般的军队还真不一定干得过他们,就算人数超过十倍百倍也不成!

    李阀,独孤阀,宇文阀还有宋阀,都开始重新评估佛门的实力。

    王世充,瓦岗李密,河北窦建德,江淮杜伏威,以及一干塞外势力,无不心惊于佛门的强悍底蕴。

    至于其余大小不一的义军领袖,还有闻名天下的帮派高手,更是只能用仰望羡慕的目光看待佛门。

    简直强得离谱??!

    ……

    一干有资格争夺天下的枭雄和实力,对李阀和李世民简直羡慕嫉妒恨到了;极点。

    洛阳早有流言,李阀的李二受到慈航静斋传人青睐,认为其是平定乱世的‘明君’,洛阳和氏壁之事不过是慈航静斋替其扬名张目而已。

    这样的流言虽然甚嚣尘上,也引来一干势力和强者的关注和不满,却也没引发太大波澜。

    李阀连关中都没全部拿下,李二也只是李阀老二而已,阀主李渊和世子李建成都没死呢,哪轮得到李二出头。

    可是眼下净念禅院突然展示了强悍之极的实力,就是小股的义军势力遇上了,都只有被灭的实力,这就让齐聚洛阳的天下豪杰不得不掂量李二的分量了。

    而李二显然很会借势,趁机在洛阳露面,引来一片哗然。

    有志于天下的豪雄自是痛恨不已,恨不得将其杀之而后快。

    可是,忌惮于净念禅院恐怖的实力,他们也只能想想还不敢做出实质性动作。洛阳可是佛门势力极强之地,做什么举动想要瞒过佛门的眼线,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更让一干枭雄人物郁闷的是,一些自知争夺天下无望,又或者想找根粗腿的投机者,趁机纷纷投效李二。

    一时间李二声势大振,名头之响一时无两。

    不论是洛阳城的真正主人征北大将军林沙,还是一干有志于天下的枭雄强者,风头都没这小子出得大。

    可正因为如此,李二更是让人痛恨,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数不胜数,包括得到消息匆匆从关中赶来的李建成,还有坐镇关陇之地的李渊。

    ……

    洛阳,征北大将军府正堂大厅。

    “阴后可看清楚了,净念禅院不过佛门冰山一角而已!”

    林沙端坐于首位,腰杆挺得笔直满脸肃然,目光森冷如刀直实客席位置的阴后和涫涫师徒,脸上神色平静之极缓声说道。

    “我知道!”

    祝玉研满脸寒霜,咬牙切齿神色阴郁,声音依旧柔媚动人,却带上一股森寒肃杀之气:“没想到不知不觉间,佛门的实力已强大到如此地步!”

    “钱粮不缺,又有足够的武功秘籍可供修炼,时间一长底蕴就起来了!”

    微微眯缝着眼睛,眼中寒芒闪烁,林沙脸上森寒一片,语气凝肃冰冷之极,直直看向祝玉研,冷声道:“阴后,还对我提出的联盟之议有异议么?”

    此话一出,大厅的气氛便是一僵。

    之前林沙虽与祝玉研达成联盟之议,却是在具体的联合过程中产生分歧。

    祝玉研这女人能够勉强收拢魔门三派六道大部分实力,无论心胸手腕都是一等一的厉害,否则那些性格乖张暴虐的魔门高手,又怎肯服气一个女人的指手画脚,再漂亮也不行。

    林沙也不生气,想要主导权,成啊,拿出让人信服的实力来。

    暂且搁置具体的联盟之事,直接出手导演了洛阳江湖豪杰冲击净念禅院之事,不过区区几条流言便引得一干江湖豪杰欲罢不能,好似的飞蛾扑火般汹涌而上,撞得头破血流的同时,也让不显山不露水的净念禅院浮出水面……(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