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后祝玉研?”

    看着眼前千娇百媚的成熟丽人,林沙眼中精光闪烁沉声问道。

    “征北大将军,好大的威风!”

    祝玉研媚眼抛光,娇笑着说道。

    “这里是洛阳!”

    林沙咧嘴轻笑,一点都没客气冷冷道。

    “洛阳又如何?”

    祝玉研嘴角带笑,说出的话却是霸气侧露。

    “呵呵,看来咱们还是得动手解决??!”

    呵呵轻笑出声,林沙大步流星上前,二话不说一拳轰出。

    拳势凌厉霸道凶猛,祝玉研身上薄薄纱衣紧紧贴在玲珑成熟的娇躯之上,让她感觉有种直面大自然烈风之感。

    嗡!

    祝玉研衣袖轻挥,一股诡异力场立即将林沙包围。

    凛冽的拳劲瞬间消散无踪,下一瞬间熟悉的拳劲掉转方向喷涌而至。

    随手一挥,将反转而回的拳劲击散,林沙顺手一指点出。

    凝练之极的指劲,又是如此之短的距离,祝玉研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玲珑妩媚的娇躯好似穿花蝴蝶,衣袖飘飞间已让过凝练的指劲。

    林沙揉身而上,拉近距离与祝玉研贴身肉搏。

    拳指脚掌,信手拈来随性而为。

    时而刚猛时而阴柔,时而刚柔并济变化多端,祝玉研应接不暇大感吃力。

    十七层天魔功全力催使,宗师高段的势力放开。

    一股诡异气场成形,包气场包围的区域,好似完全扭转了正常的物理规律。

    时而左拉时而右扯,力场力道不轻不重,却又恰到好处阻碍林沙的出招动作。时时刻刻受到牵引之力拉扯,每出一招都要比平时多费几分力气。

    所幸林沙对自身力量的掌控,已达到登峰造极之境。

    看似软绵绵有气无力的拳脚,临身之际却突然爆发凶猛劲道??此菩酌桶缘乐墓セ?,到了最后却又由刚化柔轻松简单。

    祝玉研越打越是心惊,不过交手数招便被林沙层出不穷的手段迷花了眼。一时落于绝对下风。

    “阴后,本将军有没有这个资格???”

    一掌拍出,掌势凌厉凶猛异常,可半途突然化掌为指。出手如电瞬间点在祝玉研的香肩上,感受到一股反弹劲力震开手指,他瞬时化点为扇,五指横扫在祝玉研的俏脸上轻轻拂过。

    祝玉研眼中闪过掩饰不住的惊骇,身形飘飞好似穿花蝴蝶。一举一动无不风情万种让人心驰神摇。

    “大将军好本事,奴家佩服!”

    声音婉转娇媚,带着一股诱人之极的意味,就连林沙听了都忍不住心中一荡,手上动作突然一慢。

    祝玉研眼中精光暴闪,立即抓住机会发动猛烈攻击,可刚一动手便见林沙脸上露出一丝诡异微笑,心道不好正想抽身已经晚了。

    林沙双手婉如苍鹰利爪,带着凌厉劲风电闪而至,瞬间扣住祝玉研雪白极富弹性的手腕。指尖微一用劲顿时祝玉研只觉浑身无力身子软软侧倒。

    咻!

    可就在这时,一道素白身影瞬间飞腾而至,一只晶莹洁白的小手直取林沙后心而至。

    “哈哈,这就是阴后的徒弟涫涫小姐吧,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武功比之乃师也只差了一个层次!”

    林沙哈哈一笑,身子不动反手一掌拍出,凌厉的掌劲直接将偷袭而至的涫涫震飞。

    “征北大将军果然好本事,就此罢手如何?”

    不知何时,祝玉研已脱离林沙掌控。身如轻风瞬间拉开与林沙之间的距离,满脸警惕小心试探道。

    “好,没问题!”

    林沙也没有想要赶尽杀绝的意思,闻言轻轻一笑收手凝立。

    此时。白衣赤足的涫涫,也已飞纵与其师并肩而立,好似两朵娇艳玫瑰,妖艳得惊心动魄。

    “不知征北大将军,特意让荣凤详给奴家带话是何用意?”

    祝玉研美目闪动,轻声开口柔媚诱人。

    “很简单啊。我知道阴葵派和慈航静斋一向水火不容!”

    林沙脸上带着满满的恶意,缓声道:“眼下慈航静斋在洛阳手段频频,阴葵派作为其最强劲敌,怎能不插上一手?”

    “征北大将军就这么信任奴家?”

    阴后眼波流转风情万种,掩嘴轻笑说不出的娇媚可人。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

    林沙淡然轻笑,对于祝玉研的惊人媚态视而不见,缓声道:“我只是觉得,阴后和涫涫小姐,铁定不会放过如此机会!”

    “征北大将军果然好心计,如今奴家已经上套该如何是好?”

    祝玉研不愧是魔门阴后,无论举手投足还是说话比哦请,都带着满满的诱惑勾引之意,就是不知道这是她的本性还是练了天魔功后都是如此?

    “愿不愿意合作,选择权在你之手,事先说明我不强求!”

    林沙淡然一笑,根本就没顺着祝玉研的话头说下去。

    祝玉研和涫涫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甘和心动。

    眼前这个男人的武功实在太高,依祝玉研的判断,竟是不在道门第一人宁道奇之下,比她跟邪王的武功都要高上一个层次。

    如此一来,她的大部分手段都没了用处。

    试想一下,堂堂大宗师级高手,可能会被区区媚术勾得魂不守舍么?

    玩笑不是这么开的,她和大有轻出于蓝之迹的徒弟涫涫,都有清晰的认识。

    同时,有了这么一位超级大高手同盟,她们也可放心大胆的出手,不用担心宁道奇那个老道士的态度。

    魔门中人随心所欲,别以为和慈航静斋的二十年之约,可以轻易束缚得了她们的行动了。

    只不过,慈航静斋那头有位大宗师威慑,逼得阴葵派不得不低调行事。

    可就是如此,杨广杀父杀兄夺得帝位,暗中也没少了阴葵派的手脚,狠狠坑了支持太子杨勇的慈航静斋一把,只是可惜杨广实在太不争气了,否则魔门借此良机,再压佛门数十年不在话下。

    “合作又如何,不合作又如何?”

    祝玉研眼波流转,巧笑焉然风情万种道。

    “与我合作的话,阴后你就不用担心宁道奇的威胁!”

    林沙轻笑出声,语气却是说不出的霸气凛然,大手一挥冷然道:“宁道奇算不得什么,而且与我合作有了个开口,以后还怕没有继续合作的机会么?”

    一眼看穿了祝玉研的心思,林沙满脸自信笑吟吟道。

    “说大话谁都会,奴家又没亲眼见到,怎么相信将军的话?”

    祝玉研娇笑出声,毫不客气质疑道。

    “这个,阴后真不用担心!”

    林沙轻轻一笑,胸有成竹道:“无论是宁道奇还是石之轩,我都有过交手,现在本将军不是还好端端站在这儿么?”

    眼睛微微眯缝,清楚的看到在他说出‘石之轩’三个字时,祝玉研娇躯猛的一震,一双妩媚大眼中闪过刻骨铭心的仇恨。

    真是相爱相杀的一家子!

    石之轩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狠人,为了自身武功进益,还有一统魔门的野心,生生夺走了眼前风情万种大美人的清白,让这位阴葵派数百年难得一出的奇才,硬生生卡在天魔功第十七层颠峰不得寸进。

    要不是她收了个更加妖孽的徒弟涫涫,只怕真是无颜面对阴葵派的列祖列宗了。

    “要我怎么配合你行动?”

    祝玉研浑身气势大爆,看着林沙冷冷道。

    “跟我联手,走一趟城外的净念禅院!”

    林沙淡然一笑,语不惊人死不休道。

    “咯咯,林征北真是好大的气魄,就不怕捅了马蜂窝跟整个佛门为敌?”

    祝玉研娇笑连连,玲珑有致的娇躯波涛汹涌美艳得惊心动魄。

    “哼,只要我做出争霸天下的决断,佛门便已经是我的对手了!”

    林沙冷笑出声,眼神说不出的诡异莫测:“可能阴后你不知道,佛门已选定了所谓的‘天定明君’!”

    祝玉研美目流转,轻声道:“李阀的李二?”

    “正是!”

    林沙咧嘴轻笑,脸上满满都是不屑:“和氏壁之事之所以甚嚣尘上,本就是慈航静斋替这厮扬名之举!”

    “那干脆杀了李二得了,断了佛门的念想!”

    祝玉研毫不犹豫说道,就好像李二是只任人宰割的蝼蚁般。

    “有意义么?”

    林沙嗤笑,毫不客气反驳道:“没了李二,还有王二,又或者赵二,反正和氏壁在佛门手里,他们又没明确表态要支持哪个!”

    “所以,将军你打算釜底抽薪,直接断了佛门的后手?”

    祝玉研瞬间想明白原由,轻笑着点头道。

    “没了和氏壁,佛门想要再推出一个受控的代言人,可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到!”林沙冷然道:“李二这厮,佛门早早就下注于他身上,从小到大可没少给他张目扬名,这一次的和氏壁才是关键一点!”

    “再说了,李阀还有李渊和李建成呢,什么时候轮得到李二充当‘天定明君’了,没有和氏壁的加成,李二在李阀内部的声势,就要弱上不少!”

    “就咱们几个,想要硬闯净念禅院,恐怕与送死无异吧?”

    祝玉研眼波流转,轻笑着提出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自然不会只有咱们几人!”

    林沙轻笑,自信道:“我手下还有一位宗师高手,加上你们师徒,还有荣凤详以及上官龙那厮,再配合大军行动,差不多就够了……”(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