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么可能?”

    宋智此言一出,宋师道和宋玉致兄妹顿时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邪王石之轩!

    这可是魔门第一高手,整个宋阀也只有天刀宋缺可与之一比,期于人等包括老资格的宗师高手地剑宋智,在邪王跟前不值一提。

    “有什么不可能的?”

    宋智苦笑:“我跟邪王有几数面之缘,对他的气息十分熟悉,结合将军府护院的说话,十之七八就该是他了!”

    “难道林征北,跟邪王有勾结不成?”

    宋玉致异想天开道。

    “邪王何等骄傲,怎么会跟人同流合污?”

    宋智没好气白了自家侄女一眼,沉吟着猜测道:“很可能,是邪王跟林征北大打出手!”

    “这不可能!”

    宋师道摇头说道:“邪王可是成名多年的宗师颠峰高手,林征北实力虽强肯定不是邪王的对手!”

    “就是!”

    宋玉致也不甘示弱插言道:“咱们刚刚拜访林征北之时,他身上完全没有丝毫受伤迹象吧?”

    “你们两个啊,还是太浅薄了!”

    宋智无奈苦笑,扫了侄子侄女一眼,顾不得自己的面子问题,摇头叹气道:“就在刚才,林征北给了叔父我莫大压力,好似一动手叔父将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般,这是叔父的直觉!”

    “这怎么可能?”

    宋师道和宋玉致兄妹再次变色,齐声惊呼一脸不信。

    开什么玩笑,林征北会有那么厉害?

    叔父地剑宋智,可是宋阀的第二高手,成名江湖多年的老牌宗师!

    就是他们俩的父亲,天刀宋缺也不能给叔父这么大压力吧,竟然还没动手,全凭感觉就知道毫无还手之力?

    这也太悬乎了吧?

    要不是他俩知晓叔父不是那种胡乱说话之人,他们真会怀疑叔父的用心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

    宋智脸色沉郁,摇头感叹道:“所谓一山还比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叔父我的实力虽然还算不错,放在江湖上也算不得什么!”

    兄妹两个好一阵丧气,叔父的武功都算不得什么。那么他们俩呢?

    “哎呀,看来这次洛阳的水,很深??!”

    宋智却是没理会侄子侄女的心思,一脸担忧郁闷道。

    “叔父太过了吧,以咱们的实力难道还没机会么?”

    宋师道神色一黯。宋玉致却是满脸不服,嚷嚷道。

    “连邪王都出动了,你们俩个说水深不深?”

    宋智没好气摇了摇头,冲着侄子侄女叹气道。

    宋玉致顿时没了声息,她就是再狂妄目中无人,也没好意思说‘邪王不算啥’之类的屁话,那简直就是不自量力的表现。

    除非父亲天刀宋缺亲自赶来,否则面对邪王石之轩,简直没有半分胜算。

    “师道,玉致??蠢丛勖堑牟呗员匦氲髡?!”

    宋智满脸严肃,沉吟着说道:“咱们不能直接参和进去,先观望一下态势,有机会浑水摸鱼就果断出手,没机会的话,那就算了!”

    “叔父,是不是太小心了点?”

    宋玉致有些不乐意,好不容易有机会参与这样的‘大事’,又有叔父掌舵,她正想好好大展拳脚在江湖上出一出风头呢。

    就连一直默不做声的宋师道。都忍不住开口道:“是啊叔父,没必要这么小心翼翼吧,要不咱们去信请父亲尽快赶来支援?”

    “胡闹!”

    宋智厉喝出声,没好气瞪了侄子一眼。怒声道:“如今天下纷乱,江南更是乱得不象话,你父必须坐镇岭南弹压不服!”

    说着,叹了口气无奈道:“再说,邪王都出现了,想来宁道奇也来了。和氏壁出现日前估计就在这几天,你父从岭南赶到洛阳,就是全力运使轻功没日没夜急赶,也来不及了!”

    宋师道闻言一愣,默默点头不语。

    “不用多说,就这么定了!”

    见侄女一副有话要说的不服摸样,宋智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叹气道:“岭南富足,不知多少势力暗中窥视,你父要是紧急赶路疲惫之时出了什么意外,咱们宋阀可就要乱了!”

    两兄妹闻言心头一凛,尽管很不愿意承认,觉得以他们父亲的实力,想要半路偷袭根本不可能成功。

    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真出了问题的话,

    ……

    另一头,双龙和拔锋寒默默离开小酒馆后,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不过很快,他们又恢复了精神,林征北行事虽然霸道,却还没到肆意妄为的程度,而且师妃暄有佛门作为硬靠,林征北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只是,徐子陵这厮心情有些失落,寇仲和拔锋寒就没丝毫触动了。

    很快,通过某些秘密渠道,三人得到了一个隐秘情报。

    “此人表面上另有身份,谁都不知他实是阴癸派的重要人物,且是阴癸派在北方主理情报消息的最高负责人?!?br />
    拔锋寒一脸冷静介绍道:“只要抓住了这厮,咱们就能得到有关和氏壁最准确,也最及时的消息,省得咱们像无头苍蝇般胡乱乱窜!”

    ……

    林沙端坐马上,在数百亲卫的护卫下,缓慢向皇城走去。

    转入贯通皇城南端门和定鼎门的天街,槐柳成荫的大街两旁万家楼阁林立,钟楼鼓楼遥遥相望,举目都是客店、皮店、竹竿行、羊毛行、杂货店、纸张店、棉花肆、鲜果行等竞相设立,盛极一时。

    街道上自是行人如鲫,车轿川流不息,一派繁华大都会的热闹情况。

    “如此繁华景象,我又怎么舍得让他们毁于战火?”

    他轻轻叹息一声,目光深邃遥望远方,精神陷入一种恍惚状态,气机感应能力更是瞬间爆涨。

    “洛阳春日最繁花,红绿荫中十万家。谁道群花如锦绣,人将锦绣学群花?!?br />
    咦!

    突然,林沙猛然从恍惚状态清醒,一双凌厉利目扫向街道旁的某家热闹酒楼,二楼雅间一道素白身影一闪而过,其气息强度甚至达到了半步宗师之境,一点都不比师妃暄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更让他好奇的是,这道素白娇小身影,给他一种十分模糊的感觉,好象她的气息被某种气场笼罩,让他有种雾里看花的错觉。

    又一个了不起的高手!

    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洛阳此时已经足够热闹,多一位少一位高手都无关紧要,只要他们在争夺和氏壁之前守规矩就成,他没那么多心思和精力理会这些。

    待林沙一行远处,刚才酒楼二层雅间,一位素白衣裳千娇百媚,身材娇小玲珑的少女隔床了望,一双灵动大眼闪烁狡黠光芒。

    “师傅,这位征北大将军还真是厉害,似乎发现了咱们呢!”

    白衣女子竟赤着一双美足,踩在酒楼地板上没有丝毫声响,美得惊心动魄。

    “涫涫,不要小看了这位林征北!”

    雅间另一位女子,浑身上下充满成熟风韵,一张俏脸充满惊心动魄的魅惑。举手抬足无不风情万种,绝对是个让人心驰神摇的尤物。

    更让人震惊的是,她竟可以躲过林沙的气机感应,其实力之恐怖无需多言。

    而白衣赤足少女也是厉害之极,林沙评价其的武功丝毫不在师妃暄之下,是江湖年轻一辈中难得的绝顶高手。

    “咯咯,要不是师傅拦子,徒儿还真想跟这位林征北玩玩呢!”

    白衣赤足少女撒娇般坐在成熟丽人跟前,一双狡黠灵目滴溜溜乱转。

    “涫涫,正是要紧,不要节外生枝!”

    成熟丽人轻声警告:“你的对手是慈航静斋的师妃暄,师傅对你有绝对信心,你可不要让师傅失望??!”

    “放心吧师傅!”

    在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小魔女涫涫,此时却乖得像只小猫咪,挨着成熟丽人娇声道:“师妃暄做得太过了,竟然以和氏壁为诱饵,吸引天下英雄纷纷赶赴洛阳,她就不怕鸡飞蛋打偷鸡不成蚀把米么?”

    “哼,佛门在洛阳势力极大!”

    成熟丽人满脸寒霜,冷哼出声道:“净念禅院那四大圣僧,就是她最强的后盾,不然她哪来这么大胆子?”

    “嘻嘻,师傅你说要是咱们将和氏壁抢来……”

    白衣赤足名唤涫涫的少女,一双灵动大眼一转提议道。

    “你还是歇歇吧,想打和氏壁的主意,哪那么简单!”

    成熟丽人宠腻的看了白衣少女一眼,摇头道:“和氏壁肯定在净念禅院,咱们要是贸然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那师傅,咱们要不要把消息传扬出去,咱们在浑水摸鱼?”

    涫涫眼珠子一转,又是一个主意出笼。

    “还用得着咱们传消息么?”

    成熟丽人淡然轻笑,缓声道:“眼下洛阳大街小巷,特别是江湖人士之间可是沸反盈天,李阀那位二公子可是出尽了‘风头’!”

    说着,一张千娇百媚的艳丽脸上,露出一丝不和谐的讥讽冷笑。

    “师傅,这流言都是林征北弄出来的吗?”

    白衣少女轻声转换了话题,一双灵动大眼闪烁好奇光芒。

    “这个自然!”

    成熟丽人一脸自信,道:“这事还是林征北交给辟尘去做的,他还要辟尘让师傅尽快赶来洛阳,一同对付慈航静斋!”

    “嘻嘻,这位征北大将军,还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呢!”

    涫涫美目一转,笑嘻嘻说道……(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