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连串拳爆炸响,好似一串闷雷炸响。

    石之轩措不及防,体内气血动荡真气运转错乱,受不住连环崩拳所带强猛力道,啊的惨叫出声,身子向后倒飞出去。

    “邪王不过如此,给我去死吧!”

    林沙哈哈一笑,大步流星瞬间追上,一记猛烈如火的跑拳砰然轰出。

    轰??!

    一拳将石之轩的身子,打穿!

    不对,这是幻影!

    林沙悚然而惊,五感大开瞬间扑捉到头顶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想要偷袭,没门!”

    头也不抬,左手一掌向上拍出。

    嗷的一声龙吟响起,一道滚滚气浪脱手而出,带着不可一世之势瞬间与头顶悄无声息拍来一掌猛烈相撞。

    轰隆,空气震荡风压呼啸,石之轩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手上一阵剧痛,身子不受控制向上抛飞,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巨石般难受异常。

    嘿!

    林沙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如此大好良机,身子瞬间腾空而起,双腿连环刹那间踢出无数凌厉腿影,劲气轰隆不绝于耳。

    佛山无影腿!

    只见一条似由连绵腿影组成的咆哮巨龙,张牙舞爪瞬间将身在半空的石之轩,淹没。

    哗啦!

    石之轩也不是吃素的,强压体内沸腾气血,手掌顺着奇妙轨迹连连挥舞,瞬间将挟裹强猛劲道的饿连绵腿影全部接住。

    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响亮气爆轰鸣,石之轩好似一叶飘荡在大海怒涛中的扁舟,左摇右晃一副随时都可能翻船架势。

    哇!

    石之轩只觉手上传来劲道,忽强忽弱变化多端,一会刚猛霸道一往无前,一会又是绵软无力暗劲潜藏,一会刚猛阴柔两种劲合二为一,他全力催使不死印法,生死之气不断转换却也跟不上如此莫名变化。

    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般难受。噗的一声喷出大口逆血。

    “邪王,一年多没见,看来你没有丝毫进步嘛!”

    腿影连绵铺天盖地,林沙却是气定神闲还有空闲功夫开口调侃。

    “哼。林征北果然厉害!”

    石之轩闷哼出声,突然双手挥出两道磅礴气劲,瞬间与连绵腿影撞在一起,轰隆隆的响亮气爆顿时大作,身在半空却是突然转换方向。只在空中留下道道诡异残影,瞬间飞出数十丈距离。

    “邪王这就要走,是不是嫌我待客不周??!”

    林沙轻笑出声,头下脚上身子半立于空中,脸上带着微微笑意,伸手一指点出,一道无形有质的凌厉指劲脱手而出。

    咻!

    石之轩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凌厉的指剑。

    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死亡威胁临身,不死印法运转到了极限,脸色灰白相间诡异之极。大手一挥瞬间将凌厉指劲完全纳入掌中。

    哼!

    身在半空的身子猛的一震,只觉手臂经脉一阵火烧火撩般的巨痛,体内真气竟然不受控制沸腾激荡,胸口发闷猛的一口逆血喷出。

    刷!

    借此大好良机,身处半空的身形,更是化作一道有若实质般的虚影,瞬间从将军府高大的墙头上一跃而过。

    “将军,你没事吧?”

    林沙刚刚落地,王二便带着上百杀气腾腾的护卫,手持强弓劲弩冲了过来。

    “我能有什么事?”

    瞥了这厮一眼。林沙满脸轻松反问。

    “嘿嘿,没事就好,刚才真把我吓了一跳!”

    王二嘿嘿一笑,搔了搔脑门裂嘴大笑??聪蛄稚车哪抗庵新浅绨?。

    宁道奇和石之轩啊,一个是道门第一人,天下三位大宗师之一,实力强横不用多说。石之轩也是魔门第一人,尽管他不是大宗师,可是一身强横武力并不比宁道奇差多少。

    连续硬扛两大绝顶高手。林沙却是能将他们一一击败,实力之强已无需置喙,绝对是大宗师一级人物。

    大宗师啊……

    想想,都让他有一种热血沸腾的兴奋感觉。

    “哼,几年前或许我还会顾忌一下,可是现在嘛……”

    林沙冷哼出声,脸上神色平静无波,身上突然散发一股冲天豪气,又引得王二等人好一阵崇拜仰慕。

    “将军,人家都打上门来了,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王二一转脸色,想起刚才的情景脸色顿时变得狰狞,恶狠狠问道。

    “自然要报复回去了!”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恶意微笑。

    “将军,门外有宋阀使者拜见!”

    就在这时,大门管事急匆匆走了过来,禀告道。

    “哦,宋阀使者?”

    林沙眉头一挑,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缓声道:“让他们进来吧!”

    说着,转身大步流星返回正堂,心中却是感觉洛阳城的局势,越来越乱也越来越有趣了啊。

    不一会儿,地剑宋智,带着侄子宋师道,侄女宋玉致赶来正堂。

    “见过征北大将军!”

    三人满脸恭敬,老老实实拱手行礼。

    “不需客气!”

    林沙轻轻一挥手,示意三人坐下说话。

    待三人坐好,他也没客气直奔主题:“三位怎么突然来了洛阳?”

    宋智轻笑,也没有隐瞒直接道:“江湖传言和氏壁将在洛阳出现,所以我便带着两个侄儿过来凑个热闹!”

    “凑热闹?”

    林沙似笑非笑扫了这厮一眼,悠然道:“就不怕把自己还有两个侄儿搭进去么?”

    “将军这话何意?”

    宋智脸色微微一变,看向林沙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警惕,冷然道:“难道将军不欢迎我们宋阀中人么?”

    “腿长在你们自己身上,想要去哪里是你们自己的事!”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冷然,凝声道:“只是作为一个同盟,提醒一下而已,听不听全在你自己!”

    “那就多谢将军提醒了!”

    宋智脸上神色一松,不知为何林沙让他感受到了巨大压力,心头隐隐发寒好象自己一旦出手。下场可能很是不妙。

    又说了一通不痛不痒的屁话,宋智很明智的带两位侄儿离开。

    “将军,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待宋阀来人走远,王二忍不住心头好奇凑了过来问道。

    “拜码头!”

    林沙起身?;翰皆诳沓ǖ恼美椿囟炔?,神色悠然轻笑道:“不过是提前打个招呼,他们要参与和氏壁之争而已!”

    “就他们几个?”

    王二一脸不屑,冷笑连连道:“只怕刚冲上去,就被灭得渣渣都不剩了!”

    有了之前宁道奇和石之轩打底。像是宋智这样的宗师高手,已经不放在他眼里了。

    林沙呵呵轻笑,王二的意思他当然清楚。

    确实,相比宁道奇和石之轩两人,地剑宋智确实不值一提。

    不过……

    “也不要小觑了他们的实力!”

    淡淡扫了‘不知天高地厚’的王二一眼,林沙悠然说道:“宋智是老牌宗师,一身武力非同凡响,虽然比不上他哥天刀宋缺,却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好手,不容小觑!”

    伸手阻止王二开口。他继续笑道:“还是宋师道那小子,别看他一副低眉垂目老实安分的摸样,也是半只脚踏入宗师之境的狠角色!”

    王二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脸皮一阵抽搐感觉火烧火撩的疼。

    “嘿嘿,以他们的实力想要争夺和氏壁那是痴人说梦!”

    没有理会王二尴尬纠结的脸色,林沙轻笑出声,眼中精光闪烁摇头笑道:“可要是去捣乱的话,以他们的实力却也让人头疼!”

    王二轻轻点头,觉得将军说的很有道理。

    同时。心中一股紧迫感猛然生起,感觉很是难受憋屈。

    通过之前一番艰苦不懈的努力,他于前不久成功打通天地之桥,引气入体成了真正的先天高手。一身实力放在一流高手之中,也算得上中游水平。

    本来还为这事沾沾自喜一番,可没想到洛阳风云变幻,无数高手齐聚而至。

    结果他气闷发觉,凡是有名有姓的外来高手,实力最差的都有一流高段。

    就是双龙这两个在扬州时还是小憋三的角色。此时的实力也达到了一流颠峰之境,早早便将他甩出几条街。

    想想都感觉憋闷!

    可是现实如此,他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私下拼命加强练功,一定要让自身实力,在短时间内再上一层楼。

    不仅仅王二憋闷,刚刚从征北大将军府,告辞离开的宋阀三叔侄,也心情阴郁憋闷不已。

    “叔父,这位林征北还真是狂妄??!”

    性格刚毅的宋玉致最先承不住气,满脸讥诮冷笑道:“连咱们宋阀都不看在眼里,真是好大的架子!”

    “人家有这个底气,说这些有什么用?”

    宋智脸色难看,伸手阻止宋玉致开口,摇了摇头苦笑道:“知道之前我感应到了两股强拨气息,刚刚暗中派人探问将军府家丁,得到什么消息了么?”

    “什么消息?”

    宋玉致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冷哼道:“叔父你可是宗师高手,哥哥也半只脚踏入宗师行列,如此实力难道还得不到那位林征北的看中,我看他就是井底之蛙!”

    一直默不做声的宋师道,脸上也露出一丝不以为然。

    “哦,你叔父我和师道很厉害么?”

    宋智轻轻扫了自家侄女一眼,摇了摇头一脸苦笑,郁闷道:“刚刚打探到的消息,之前我感应到的两股强横气息,以股是林征北,而另一股,却是邪王石之轩……”(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