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黑亮大瓦覆盖的屋顶,瞬间被凌厉雄浑的掌劲轰出一个大洞。

    一条身影悄无声息落下,连绵拳影好似龙卷风般席卷而下。

    “来得好!”

    感受到连绵拳影中的强悍气劲,林沙眼睛一眯合掌扑上。

    砰砰砰……

    拳掌相击,发出连串砰砰巨响。

    掌势连绵如长江大河,拳影纷飞好似漫天雪花。

    一方攻势凶猛如潮,另一方却坚如磐石。

    一招接着一招精妙霸气掌法使出,一式连着一式不落俗套的拳法轰出。

    两道身影好似轻风拂柳,又好似大雁腾空,从地下打到天上,紧接着又从天上打到地下。

    林沙震惊了,越打越是心惊。

    这还是他从来到大唐世界以来,唯一一次有人能在招式上不落下风的对手!

    单单就对手这种本事,也足以在大唐世界耀武扬威。

    至于对方拳头上那连绵不绝的强悍拳劲,以及如怒涛狂浪般席卷而至的磅礴真气,对于他而言就算不得什么了。

    轰??!

    拳掌相击,发出一声轰隆巨响,林沙只觉一股巨力传来,真气汹涌澎湃猛烈冲刷自身护体真气。

    身子不右自主向后平移倒飞,体内气血奔涌如龙好似长江大河咆哮沸腾,真气轰鸣流转不休,骨骼肌肉连连颤抖瞬间将渗透入身体之中的外来真气,全部清除干净!

    而对手的情况更加糟糕,其高大身子硬生生被一股巨力轰飞,霸道凝练的北冥真气汹涌如潮,瞬间将其护体真气震碎,顺着拳面涌入气双臂经脉之中。

    噗!

    鲜血狂喷数尺远,体内真气乱作一团,这厮竟然还能运使轻功,身如大雁疾飞而掠,一个漂亮之极的燕子三抄水。一把抓住目瞪口呆的师妃暄,二话不说闪瞬间便消失在门口。

    马的,上当了!

    林沙心中一怒,没想到整日打雁。竟日竟被雁琢了眼。

    刷!

    身如大鹏展翅。瞬间跟在突然而至的强敌人身后飞出正堂大厅,脚尖轻点身形迅疾如风,扶摇直上好似一头大雕气势凶猛,速度快至极限瞬间拉近与对方之间的距离。

    “征北大将军请留步,宁道奇然后定然上门拜见!”

    眼见林沙快要追上。那位带着师妃暄飞奔而逃的神秘高手突然开口,竟然是道门第一人宁道奇!

    “哈哈,原来是道门叛徒宁道奇??!”

    林沙哈哈一笑,猛然一掌挥出,掌劲雄浑好似惊雷炸响,砰的一声瞬间跨越数丈距离,狠狠印在前面的宁道奇背上。

    噗!

    宁道奇措不及防受此重创,身子如断线风筝猛然疾飞而去,同时身在半空便忍不住狂喷一口鲜血。

    “今日放你一马!”

    林沙却是收手凝立于宽广的大将军府正堂广场,任由宁道奇带着师妃暄离开。嘴角挂上一丝不屑冷笑,声音飘飘荡荡却是清晰传入刚刚冲出大将军府的宁道奇耳中:“来日撞见,定要废你全身武功,交由道门处境你这个佛门走狗!”

    宁道奇身子一震,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控制住,深深吸了一口气身如轻风,头也不回迅速消失在街角。

    “将军!”

    王二满脸狰狞,大步流星走了过来,拱手叫道:“宁道奇这厮欺人太甚,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知道他在哪么?”

    林沙放松下来。没好气瞪了这厮一眼:“要么你带兵全去捉拿?”

    王二顿时脸色一垮,无奈道:“将军,我去不是送菜么,还得将军亲自出手。将此獠捉拿才好!”

    “哼,说得轻巧!”

    林沙冷哼出声,转身慢步朝正堂走去,不爽道:“一位大宗师高手,如果一心想逃的话我也没辙,你这家伙还是少打歪主意的好!”

    “那该如何是好?”

    王二一脸苦相。跟在林沙身后嘟囔道:“总不能吃了这么大一闷亏,没半点表示吧?”

    “谁说咱们没有表示的?”

    林沙顿步,回头冷笑道:“刚才我已经问清楚了,和氏壁就在净念禅院!”

    “那还等什么?”

    王二满脸凶光,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兴奋道:“咱们直接派兵包围禅院,要他们交出和氏壁!”

    “有可能么?”

    林沙淡淡扫了这厮一眼,顿时就让王二的兴奋表情僵在脸上。

    “净念禅院的实力,还是太强了点!”

    抬脚迈过高大门槛,林沙淡淡说道:“净念禅院上千僧人,其中武僧数百,个个实力都达到或者接近一流水准!”

    说到这儿,他顿了一顿语气变得严肃万分:“我倒是无所谓,就是那四个老秃驴联手,我也能整得他们灰头土脸,可你们呢?”

    “咱们带足了强弓劲弩,还怕了他们不成?”

    王二牛眼一瞪,很不服气道。

    “你是不是还想杀个血流成河片甲不留?”

    林沙嗤笑,像看二傻子般看向王二,看得这厮一阵毛枯悚然老实闭嘴,这才不爽道:“城中佛教信众不少,真要大开杀戒,咱们也就基本上失了民心!”

    王二顿时没了声息,满脸郁闷有气无力道:“将军,那咱们就这么算了?”

    “怎么可能?”

    林沙冷笑,一脸森冷凝声道:“我定要净念禅院付出惨痛大家!”

    说着身子一顿,一股危险气息猛然涌上心头,体内窍穴鼓荡北冥真气汹涌澎湃,瞬间几乎成了液体的北冥真气在经脉之中迅速流转,下一刻他身形一闪已出了正堂大厅,满脸冷肃看向不远处的围墙顶端。

    “将军,怎么了?”

    林沙的突然反应,吓了王二一跳,这厮急忙从正堂跑了出来,顺着林沙的目光望去顿时吃了一惊。

    不知何时,远出的高墙墙头,静静凝立着一位青袍男子。

    就算隔得老远,王二见到那男子之时,都忍不住心头一寒,硬生生打了个寒战,竟生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来。

    高手,绝对是个高手!

    “嘿嘿,洛阳可真是热闹??!”

    旁边,林沙突然低低轻笑出声,语气中说不出的阴森恐怖,目光凛然好似两柄锋利宝剑,直视远处凝立于墙头的青衣男子,缓声开口:“邪王这么有兴致,竟然跑来将军府看热闹了,看来洛阳这潭水够浑的!”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石之轩目光炯炯,语气平静却是清晰传入众人耳中,飘渺难测让人有一种捉摸不透的别扭感,明明墙头有人在那,却是感应不到其丝毫气息。

    咻!

    可就在石之轩开口瞬间,林沙动了。

    鲲鹏九变身法瞬间运转至极限,身入大鹏冲天而起,速度快到极至甚至有道道残影出现,眨眼功夫跨越数十丈距离,右手五指猛然大张一道道凌厉之极的指剑,带着凄厉破空声脱指而出。

    “征北大将军好手段!”

    邪王石之轩嘴里说得轻松,神色间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右手闪电般伸出,掌心一股诡异劲道喷薄而出,竟是生生将疾飞而至的数道凌厉指剑,拍折了前进方向倒飞而回。

    不死印法?

    林沙眼神微微一缩,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古怪微笑。

    双手轻轻一挥,倒折而回的数道无形有质的指剑,突然间消散无踪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咦,林征北你的武功很是厉害嘛!”

    林沙这一手,让石之轩大感惊奇,突然身形一闪好似轻风疾进,瞬间飞跃数十丈距离来到林沙跟前,手掌轻挥带着磅礴真气轰然而至。

    崩拳如箭!

    林沙满脸轻笑,身子一震体内气血疯狂运转,双拳如流星飞雨,铺天盖地瞬间将石之轩完全笼罩。

    别以为他不知道不死印法的奥秘,不死印法是魔门功法变异出来的幻术,是石之轩综合魔门花间派与补天道两派秘传,以佛学义理中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的高深思想作为理论依据,又经过无数次生死之际的战斗终於形成的一套高深的武功。

    利用阴阳相生,物极必反的原理,通过真气的快速生死转换以致几乎源源不绝而且不会有回不过气的现象,能够随意在生死二气之间转变切换。

    不死印法包括以真气测敌、知敌、惑敌,奥义在於借力,利用生死二气的极速转换来借劲化劲,将别人攻来的真气(死气)转化为生气,回复自己的气血,如何将自己的真气内力生生不息永不衰竭的法门。

    不死印法是一种超人的哲学思想,代表了佛学中的虚无与道家的有意无意之间,与太极思想不谋而合,是一个人所能达到的极限,代表了人性之中的矛盾和冲突,代表了人在面对自己身份带来的诸多的限制中率意而为的叛逆。

    其与乾坤大挪移有异工同妙之处,不过威力却比乾坤大挪移强得太多。

    说白了,不死印法就是高级版本的乾坤大挪移!

    可是,它却有一个极大缺陷,那就是只能对真气起作用!

    林沙针对这点,直接使出了自己做为擅长,同时也是威力惊人的内家拳之术。

    崩拳如利矢疾飞,拳影连绵气狼滚滚声势骇人。

    石之轩脸上的淡然轻笑,在接触凌厉崩拳的瞬间突然瓦解……(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