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察觉双龙的隐藏情绪,又或者察觉到了也当作没有见道,李世民侃侃而谈将自己的野心抱负,以及治国理念毫不客气全盘道出。

    “乱后易教,犹饥人易食,若为君者肯以身作则,针对前朝弊政,力行以静求治的去奢省费之道,偃革兴文,布德施惠,轻徭薄俺,必上下同心,人应如响,不疾而速,中土既安,远人自服?!?br />
    “致安之本,惟在得人。隋室之有开皇之盛,皆因文帝勤劳思政,每旦听朝,日夜忘倦。人间痛苦,无不亲自临问,且务行节俭,奖惩严明。只可惜还差了一着,否则隋室将可千秋百世的传下去?!?br />
    洋洋洒洒一大通治国理念说下来,倒也听得人十分敬佩。

    可惜……

    “李兄倒是好能耐啊,听闻李兄手下有一天策府,专掌国之征讨,有长史、司马各一人,从事郎中二人、军谘祭酒二人,典签四人,录事二人,记室参军事二人,功、仓、兵、骑、**、士六曹参军各二人,参军事六人、总共三十四人,俨如一个******,可见李兄之志不只在于区区征战之上??!”

    徐子陵心中厌烦,语带讥讽轻笑着说道:“李兄又对治国之道如此上心,显然对李唐太子甚至皇帝之位,很有野心??!”

    “乱世之中,谁无野心?”

    李二倒是光棍,很不以为然说道:“难道寇兄在江南组建势力,不是为了参与征霸之事?”

    一句话,问得徐子陵哑口无言。

    就在几人说话功夫,旁边突然道一声好。

    四人大惊,急忙抬眼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一人。

    能在悄无声息间,靠近他们这么近,却不让他们发觉的,肯定是个高手!

    秦川!

    一个十分陌生的名字。一通言辞处处替李世民张目,好似李世民就是当世明君似的。

    徐子陵身子猛的一震,只寥寥几句他便认出了对方身份。

    慈航静斋当代传人,师妃暄!

    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涌起一丝酸涩。

    尤其当秦川话里话外,都是赞赏李世民的意思,他心中更加难受了。

    寇仲第一时间发现徐子陵的不对劲,几个眼神交流立刻明白了一切。

    他当即便准备起身呵斥,却被心软的徐子陵拉住。

    拔锋寒也发觉了双龙的异样。他才没心思听李世民唧唧歪歪,当即起身便走,连句告辞的话都没出口。

    双龙趁机急忙向李二告辞,没有理会李二的挽留脚步匆匆离开。

    “……”

    可当三人踏出小酒馆门口之时,顿时崩紧了身形满脸警戒看着门外。

    “三位,咱们又见面了!”

    王二端坐在高头骏马上,满脸冷酷打量着双龙以及拔锋寒,冷然道:“不想惹麻烦的话,尽快离开既往不咎!”

    “你们跟踪我们?”

    面对数百弓劲弩,以及连成一片震慑人心的军气。三人心中的战意刚起便消散一空,满脸苦笑互视一眼,寇仲抬脚上前不满大喝。

    “用得着么?”

    王二眼中杀机闪烁,一脸冷酷不屑道:“整个洛阳城都在我等监控之中,想要知道什么还是很容易的!”

    要不是将军对眼前几位,表现出了特别的关注,他一点解释的兴趣都无,一通强弓劲矢下去都得变成刺猬。

    “征北大将军麾下亲卫统领,王二!”

    就在这时,李世民缓步而出??吹酵醵乃布渫酌腿皇账?,脸色却是淡然如故并没有任何其它变化。

    “哈哈,你就是给老爹拉皮条的李二,果然长得一表人才让人心生无限景仰??!”

    王二瞪着一双铜铃大眼。哈哈大笑满脸讥讽,根本没理会李二瞬间变黑的脸色,大手一挥严密的弩弓手让出一条通道,冷然道:“李二你个逆贼,有净念禅院那帮秃驴替你担保,你日放你一马。它日战场上遇到定不轻饶!”

    “哼!”

    李世民脸色铁青,冷哼一声也没跟双龙和拔锋寒打招呼,大步流星从弓弩手之间的通道离开,几个闪瞬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隐隐约约,街角不起眼位置突然跃出数十身手矫健的护卫,将李世民?;ぴ谥行奈恢?,二话不说如一阵风般迅速离开。

    双龙和拔锋寒,看得一阵目瞪口呆。

    “师妃暄,我家将军请你过府一叙!”

    不等三人从李世民突然离开的变故中回神,王二扯开嗓门一声吆喝,顿时让双龙的脸色大变。

    徐子陵是无奈中带着担忧,而寇仲则是诧异中带着一丝解脱。

    “王将军……”

    徐子陵简直就是色迷心窍的典型代表,都到了这份上了,还硬着头皮踏前一步,看向王二想说些什么。

    “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

    王二暴喝出声,瞪着一双铜铃大眼,冷然道:“我不管你们为何能得将军多看一眼,但敢阻拦我行动者,杀无赦!”

    双龙被王二浑身突然汹涌澎湃的凛冽杀气吓了一跳,一时惊得目瞪口呆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王将军我跟你走就是,不必波及他人!”

    这时,之前在小酒馆里的那位男装打扮身影,带着一股飘然出尘的意味,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小酒馆门口。

    “妃暄……”

    看到师妃暄那张清丽脱俗,好似不食人间烟火气息的美丽脸蛋,徐子陵眼中异彩一闪而过,轻声开口。

    “徐子陵你给我闭嘴!”

    王二猛然怒声暴喝,大手一挥身边数百弓弩手齐刷刷踏前一步,数百冰冷锋利的箭矢对准双龙四人,满脸狰狞冷喝道:“果然是个色迷心窍的混球,师妃暄跟我们走一趟吧,否则我可不会客气!”

    徐子陵一张颇有出尘气息的俊脸,顿时血色全无身子猛地一晃,惊得寇仲大呼小叫急忙将他扶住。

    “嘿嘿,真是废物点心!”

    王二不屑冷笑,一双铜铃大眼满是暴虐凶光,好似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砖头看向气质脱俗面不改色的男装打扮师妃暄,满脸冷然语气森寒,道:“师妃暄,请吧!”

    “好,妃暄也正想见一见征北大将军!”

    师妃暄倒是气定神闲,一点都没有因为被数百强弓劲弩瞄准便失了方寸,依旧从容不迫淡雅如昔,缓缓前行走向王二所立之处。

    “妃暄……”

    徐子陵心中急切,顾不得心头那股股对师妃暄的不满,满脸焦急大喊出声。

    “子陵,你不要命啦!”

    寇仲又急又气,对自己这个兄弟实在无可奈何。

    “色迷心窍,果然没有说错!”

    拔锋寒更是一针见血,没有给徐子陵留半分面子。

    “王将军,你们带师妃去做什么?”

    徐子陵俊脸通红,事态紧急顾不得其它,急忙冲着王二大喊:“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弱女子,有意思么?”

    “哈!”

    王二仰天打了个哈哈,看向徐子陵的目光满是鄙视和不屑,冷声反问:“师妃暄是弱女子,你小子脑袋没昏吧?”

    说着,脸色一变嗤笑道:“只怕你小子的武功,还比不上这尼姑!”

    他说话当真一点都不留情面,更是在‘尼姑’二字上刻意加重了语气。

    “怎么,小子你还想动手不成?”

    见徐子陵一脸不岔,王二冷笑连连,冲着寇仲大喝:“小子,看住你这个兄弟,真是色迷心窍不知死活!”

    说着,掉转马头在数百弓弩手的簇拥下,带着气定从容的师妃暄迅速离开。

    远远的,还传来王二的不屑声:“想当护花使者也不瞧瞧自己有没有那本事,净念禅院那四个老秃驴都没说话呢,哪轮得到你一不知死活的小憋三!”

    ……

    征北大将军府,正堂大厅

    “和氏壁在不在你手上?”

    看着一副男装打扮的师妃暄,林沙端坐在首位上居高临下,目光凛然冷声询问。

    “不在我手里!”

    师妃暄的镇定功夫当真不凡,都到这份上了还能保持一份淡定从容的姿态,不急不缓回答。

    “在不在净念禅院?”

    林沙轻轻一笑,笑意却是未达眼底,身上一股凛然杀气汹涌而出,瞬间将师妃暄笼罩其中,眼神冰冷淡漠无情,缓声道:“劝你最好说实话,否则我不介意废了你一身武功!”

    师妃暄娇躯轻轻一颤,淡定从容的俏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不自然。

    尽管她已达慈航剑典中的心有灵犀颠峰之境,差一步便可踏足剑心通明之境,可在林沙突然爆发的强悍杀念面前,依旧禅心动摇精神恍惚。

    而林沙的威胁更是让她原本平静无波的心境,出现丝丝涟漪心房失守。

    要是武功被废,她这一生可就彻底玩了。

    她还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超然状态,也就是心境修为还不到家。

    “在净念禅院!”

    沉吟良久,师妃暄才满脸艰难开声道。

    轰??!

    就在师妃暄说出和氏壁所在之时,突然大将军府前院传来一声响亮轰隆声,紧接着便是将军府护卫吆喝呼喊的嘈杂声,林沙眉头一皱满眼冷厉,仰头目光扫向屋顶猛然冲天而起,在师妃暄惊讶的目光中,一掌挥出气浪滚滚排山倒?!?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