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陵,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歧晖脸色大变,一声暴喝怒视便宜徒弟。

    “师,师傅,只是偶尔和师妃暄撞上过,聊了聊?!?br />
    徐子陵有些心虚,却还是老实回答。

    “寇仲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歧晖脸上满是失望和愤怒,知晓想从徐子陵口中探出消息不易,直接转头将枪口对准寇仲。

    “师傅,这是我们在西川遇到的事!”

    寇仲给徐子陵打了个‘自求多?!难凵?,而后老实回答:“在西川之时,我们遭遇当地帮派追杀,偶遇师妃暄她帮了我们一把!”

    “只是这样吗?”

    歧晖心中火气稍稍消散了些,皱着眉头沉声道。

    “自然!”

    寇仲嘻嘻一笑,挤眉弄眼笑道:“不然,师傅还以为我们有其它事儿么?”

    “哼!”

    歧晖冷哼出声,心头火气倒是消散大半,只是心中还有些不痛快,冲着徐子陵怒道:“你可是道门中人,替佛门说话干甚?”

    “师傅,我只是觉得佛门中人,也并非大奸大恶之辈!”

    徐子陵此时已经恢复了过来,一脸坦然道。

    “你……”

    歧晖脸上涌现红潮,被这个便宜徒弟给气得不轻。

    “哈哈,歧晖道长息怒!”

    林沙哈哈一笑,开口打断了歧晖的怒言,语气淡然轻描淡写道:“不过是一时被师妃暄完美的表象蒙蔽了而已,回去好好说道说道就是!”

    徐子陵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在他师傅楼观道主师面前说佛门的好话,简直就跟欺师灭祖一个性质。

    这时代可不是佛道同流之时,佛门和道门的关系恶劣得紧,说一句水火不容都不酸夸张。

    道门甚至都不建议跟魔门联手,一起打击佛门势力。

    尽管表面上还维持着勉强的和平,可暗地里的手脚却从没少过。

    “将军。让你见笑了!”

    歧晖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没事!”

    林沙转头看向徐子陵,这小子虽然脸上一片惶恐,可是神色间却并无担忧之色。显然心中很不以为然。

    “呵呵,小子你可知道宁道奇?”

    眼中寒芒一闪,林沙突然开口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徐子陵还没开口,歧晖却是脸色僵,眉宇间很是不自然。

    “当然知道!”

    徐子陵闻言一愣。有些奇怪回答。

    宁道奇啊,中原道门第一人,同时也是天下三大宗师之一,与高句丽弈俭大师傅采林,和突厥武尊毕玄齐名,一身武功超凡脱俗已达不可思议之境。

    “那你可知,宁道奇在道门中的身份地位?”

    林沙眼带冷笑,缓声问道。

    “自然高高在上,都说他是道门第一人嘛!”

    不待徐子陵回答,寇仲便迫不及待插话。一脸理所当然道。

    见林沙一脸探究望了过来,徐子陵不由自主点头认可。

    “错!”

    林沙毫不犹豫否决,冷笑道:“说他武功在道门份属第一还差不多,至于道门第一人么,这些都是佛门那帮秃驴和不知好歹的江湖人士吹出来??!”

    “不是吧!”

    寇仲不信道:“既然宁道奇的武功可谓道门第一,那他怎么不是道门第一人了?”

    林沙没有急着回答,而后转头看向歧晖。

    “将军想说就说吧,这是我道门的耻辱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歧晖读懂了林沙的意思,一脸愤恨无奈道。

    “嘿嘿,什么狗屁的道门第一人。说他是道门最大叛逆还差不多!”

    得了歧晖的首肯,林沙一点都没客气冷笑道:“堂堂的道门第一高手,竟然甘心做去佛门走狗,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惊!震惊!

    林沙的说法简直太过惊世骇俗。不要说双龙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就连拔锋寒也是满脸动容。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堂堂道门第一人,大宗师之一的宁道奇,竟然在林沙口中是‘道门叛逆’!

    “怎么,感觉不可思议?”

    林沙嗤笑。眼中满满都是不屑:“堂堂的道门第一人,跟道门各派关系冷淡紧张得很,反而动不动就跟慈航静斋站在一处,简直跟那帮尼姑的高级打手差不多,实在令人不齿得紧!”

    双龙和拔锋寒张大了嘴巴,一时塄在那里说不出话。

    林沙的话虽然说得难听,可是仔细想想江湖上有关宁道奇的传闻,心中隐隐有了大概的轮廓。

    江湖上其实有关宁道奇的传言并不多,这位大宗师出手的次数也不多,可每次动手都是惊天动地让人不敢小麴。

    关键是,有关宁道奇的传言,几乎都跟慈航静斋脱不了关系。

    一说宁道奇得阅慈航静斋无上秘籍〈慈航剑典〉,如今又有宁道奇借和氏壁领悟三年,眼下正到了归还之时的流言。

    好象,这位跟慈航静斋的关系,过于密切了点。

    而宁道奇出身的道门,却是很少听闻与他有什么瓜葛,于或者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宁道奇号称‘散人’,没有组建势力也没有传人,一直以来都是独来独往潇洒得紧,确实跟道门关系也就那样。

    “想明白了吧,这次宁道奇将归还和氏壁,说得好听不过是为了震慑群雄罢了!”

    见双龙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林沙冷笑不屑道:“不过就是个高级打手的角色,亏得他还好意思认下道门第一人的名头!”

    歧晖一脸漠然,心中却是郁闷得差点吐血。

    宁道奇这厮,可是道门心中的最大伤疤!

    这厮资质平平,初学武艺之时,拜在某家道门之下,一直都是不起眼的普通弟子,默默无闻只能修习最粗浅的武功。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厮就被所在道派驱逐,而后通过领悟庄子的道经,以及部分残缺黄天**口诀,脱颖而出在中年之际实力突飞猛进。

    此时的道门还是很看中人才的,眼见宁道奇脱胎换骨一举成为宗师高手,当初将其驱逐的道派便想将其重新纳入门墙。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慈航静斋饭、突然出手,拿出手头收集的一份拥有三四分左右的黄天**残篇,跟宁道奇的关系一下子变得极好。

    佛道不两立!

    原本想将宁道奇驱逐的道派,一见他如此行径顿时熄了这份心思。

    佛道不两立的话,可不是说这饿玩的。

    宁道奇堂堂一道门高手,竟然跟佛门走得亲近,这样的情况自然是道门各宗派不能容忍的事情。

    而宁道奇,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好象认准了慈航静斋一般,关系打的火人不说,甚至还不时替慈航静斋出一出手。

    这样的行径,对道门来说就是彻头彻尾的二五仔!

    宁道奇与道门的关系,也一度弄得紧张之极。

    要不是宁道奇这个大宗师,很能给道门涨脸的话,只怕这厮早给气愤填膺的道门给灭了一遍又一遍。

    可就是如此,眼下的宁道奇依旧是孤家寡人一个,跟道门的关系也就维持了个面子情分。

    不会吧!

    双龙和拔锋寒再次目瞪口呆,根本想不到宁道奇在道门的口碑竟是如此不堪,简直颠覆了他们以前一贯的想法。

    徐子陵却是脸色微微发白,显然宁道怪的遭遇让他很有触动。

    不过,林沙却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徐子陵,你跟师妃暄在西川相遇,知道她为何要到那去吗?”

    徐子陵一脸茫然摇了摇头,林沙却是连连冷笑:“慈航静斋干不过邪王石之轩,结果就把主意打到他女儿身上!”

    “这不太可能吧?”

    其他人倒没什么太大反应,徐子陵却是满脸不可思议反问出声。

    “有什么不可能的?”

    林沙晒笑,一脸不屑道:“邪王石之轩唯一的女儿,也就是闻名天下的萧艺大师石青旋,徐子陵你只要想清楚与师妃暄相遇地点,是不是在石青旋隐居的幽林小筑附近?”

    徐子陵下一时点头,脸色已不知不觉变得难看起来。

    “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位带发修行的尼姑,跟李世民李二的关系非同一般!”

    林沙冷笑,继续泼冷水打击道:“知道洛阳城里的流言蜚语吧,都是慈航静斋为了推出李二这个‘天定明君’拧出的名堂,不过就是想用天下群雄的肩膀替李二扬名,这么大的计划他们要是暗中没点亲密交往怎么肯呢g?”

    “这,不太可能吧?”

    徐子陵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

    “有什么不可能的!”

    林沙嘴角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讥讽,冷笑道:“慈航静斋的弟子都出色得很,每一次出世都在江湖上搅动风雨,身边从来都不缺少追求的青年俊杰,单就这方面来说,简直比魔门还魔门??!”

    徐子陵一时呆若木鸡,面上表情迟滞好似受了重大打击一般。

    “你小子别骗了还不自知,真是可笑啊可笑!”

    林沙轻笑出声,眼中全是让人郁闷的轻蔑,回头冲着寇仲说道:“小子,你有没有跟李世民李二有过接触,跟慈航静斋那帮不省心的尼姑,有没有接触?”

    “哈哈,我可是意志坚定,师妃暄那尼姑可没找上本少爷!”

    寇仲一脸臭屁,一扬脑袋满脸骄傲道。

    “嘿,你小子别跟我打岔,说重点!”

    林沙眼中精芒闪烁不客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