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就当双龙与便宜师傅相谈甚欢,心中担忧稍稍减去之时,突然整个大厅嗡的一声轻鸣,空气都似乎停止流动般。

    四大一流以上高手,无论是楼观道的主事歧晖道上,还是寇仲和徐子陵,又或者拔锋寒,心中猛然涌起一股森森寒意,浑身白毛汗刷的倒竖而起,好似被一头荒古猛兽盯上一般。

    啪啪啪……

    清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好似有莫大魔力般,一下又一下敲打在四人心中,就连心脏跳动似乎都跟着这个频率跳动,说不出的别扭难受。

    “诸位,久等了!”

    突然,门口光线一暗,一道醇厚淡然的声音传入四人耳中。

    双龙缓缓转身,正好对上林沙那双深邃目光,不知为何心中猛的一突,好似被看穿般很不好受。

    歧晖道长满脸微笑,眼中饱含善意,轻轻冲着林沙行礼。

    至于拔锋寒,好似草原上的恶狼,浑身上下缭绕着一股冰冷噬杀之气,肌肉紧绷真气咆哮处于爆发边缘。

    “征北大将军客气了!”

    不管四人心中如何想法,面对林沙之时都不得不客气招呼,这是对强者应有的尊重。

    “都坐下吧,不必拘束!”

    林沙缓步走到首位前坐下,轻轻扫了四人一眼,示意他们都坐下说话。

    “谢征北大将军!”

    四人不敢造次,在日益威严的林沙面前都有些拘谨,道了声谢后便各自落座,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入定摸样。

    “歧晖道长,〈长生诀〉研究得如何了?”

    林沙开口便是大招,一下子将双龙和拔锋寒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长生诀〉??!

    那可是道家无上宝典!

    早就听闻,〈长生诀〉落于征北大将军林沙之手,眼下看来果然不虚。

    只是没想到,楼观道的主事歧晖道长竟在研习〈长生诀〉!

    “还是没多少头绪!”

    说起这个,歧晖便一脸苦笑。摇了摇头转而脸色轻松道:“不过,那些附属的道家先贤的注解,倒是让我等受益匪浅!”

    “有收获就好!”

    林沙微微一笑,单从气机感应上也能看得出来。歧晖比之他初见时,气息更加飘渺难测,无论精气神都达到一个非常饱满的状态。不说武功修为单论精神境界,起码要比没得到〈长生诀〉提升了一大截。

    “还得多谢将军的鼎力支持!”

    歧晖满脸感激说道,这话却是真心诚意。

    “没什么。咱们各取所需罢课!”

    林沙一脸坦然,也没理会还有双龙以及拔锋寒在场,笑着说道:“歧晖道长和楼观道,在帮本将军压制洛阳佛门的过程中,也是出力不少!”

    不管是歧,还是双龙和拔锋寒他们几个,闻言不由齐齐一震。

    以楼观道来压制洛阳佛门,真是好气魄好大的手笔!

    不说歧晖满脸红光自得不已,就连双龙和拔锋寒都心中震动。

    佛门的势力有多强大,他们虽然不甚了了。却从天下各地数不胜数的佛寺之上,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而洛阳,更是佛门势力最为鼎盛之地。

    征北大将军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豪雄,竟然联手楼观道联合压制洛阳佛门的嚣张气焰,单单从洛阳佛门最近一段时间的低调行事风格可以看出,效果却是极其惊人。

    寇仲和拔锋寒一脸仰慕,觉得征北大将军林沙的所作所为,不愧天下豪雄之称,他们以后也不能落后太多。

    尤其是拔锋寒,出身大草原的他。对宗教势力的认识,比双龙可要深刻得多,也更明白宗教势力的可怕之处。

    大草原和西域地区,正是宗教混杂所在。各种各样的宗教混杂,为大草原和西域的混乱更添几把柴禾。

    特别是西域的天方教和佛教,大草原上的萨满教,一个个势力惊人教中高手无数。佛门作为其中巨头之以,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而中原已经逐渐变成佛门的大本营,其力量之恐怖简单让人难以相信。

    征北大将军林沙。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敢跟佛门作对,做洛阳这等佛门势力鼎盛之处动手,无论心胸胆魄还是能力都让人惊叹。

    就是以拔锋寒骄傲到了极点,一点都不将武尊毕玄放在眼里的性子,也是忍不住心生敬佩之情。

    中原英雄,果然不同凡响!

    至于寇仲想得就比较简单了,他此时在江南已经有了一块地盘,正是野心勃勃想要大展拳脚之时。

    而在南方,佛门的势力一点都不比北方小,甚至还有过之而不及!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尽管这诗是唐朝杜牧所作,却也可以看出南方佛门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南方就那么大一地方,又是军阀割据混乱不堪。

    寇仲想要杀出重围十分困难,不仅要跟各地军阀争,还要和佛门这样的超级大地主争!

    佛门比道门可要狠多了,相比道门道观基本上建立在深山幽林不同,佛寺不仅喜欢建在闹市,也十分热衷于人口众多的郊区地带。

    更让各大军阀不爽的是,每家佛寺都拥有多少不一的田地,而且这些田地都是不用交税的。

    不仅如此,各地佛寺还以田地为基,聚拢了大量青壮百姓庇护,加上又有武艺不俗的武僧作为武装力量,简直就是轻易招惹不得的火药桶。

    之前寇仲还想不到如此深远,眼下被林沙一点,以其惊人之极的悟性,顷刻间便想出了种种应对限制佛门之策。

    这两人的表现十分正常,也符合他们的出身,以及眼下状态。

    可徐子陵这厮的表情,竟然颇不自然,好象不甚赞同林沙的手段一般?

    嘿!

    林沙冷笑,厉目如电光横扫,冷冷看向徐子陵,语气平缓凝声道:“徐子陵,你小子似乎对我的话,有不同看法???”

    耍!

    闻言,不等徐子陵开口,其余三人的目光齐刷刷望了过去。

    拔锋寒板着一张棺材脸,对徐子陵的反应不置可否。

    寇仲则是一脸不解,而后不知想到了什么满脸恍然,可是脸上神情很有些纠结,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架势。

    至于歧晖,那就是脸色难看之极了。

    为了压制洛阳佛门势力,楼观道可是付出了极大精力和代价。

    他跟田谷十老等观中核心,大半都常年在洛阳城外的清虚观坐镇,目的就是能够直接出手,又或者以楼观道在权贵中的影响力,从各种方面狠狠压制洛阳佛门的影响力。

    有林沙这位洛阳掌控者,天下第一豪雄的支持,压制效果真的非常好。

    净念禅院那帮秃驴,几乎被压制得龟缩不出难以喘气。

    洛阳白马寺和其余佛刹,也是处境不妙发展艰难,伸出去的触手遭遇严重打击,最近一段时间也是低调了许多。

    因为这事,歧晖很有些意气风发,加上研究〈长生诀〉颇有所得,心情更是愉悦之极。

    可徐子陵这便宜徒弟的表现,却像是兜头一盆冷水浇下,哇凉哇凉的好不难受。

    这小子,竟然对楼观道压制洛阳佛门势力有不同看法?

    真是,岂有此理!

    “这个……”

    感受到众人复杂的眼神,徐子陵心头发虚,尤其是师傅歧晖那锋如利剑般的眼神,更是让他如芒在背好不难受。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像个什么样子?”

    歧晖眼睛一瞪便要开口斥责,不过受到林沙眼神阻止,只得强压心头火气恶狠狠说道。

    见师傅如此,徐子陵心情反到坦然不少,低声解释道:“这一路上,我也接触过一些佛门中人,发觉,发觉他们性情平和,不像是作奸犯科之辈!”

    哈!

    不要说别人,就连寇仲都被徐子陵如此‘天真’的言论给惊住了。

    “歧晖道长,看来你这位徒弟性情太过平和,以后可得好好教导教导!”

    林沙嗤笑出声,转头看向歧晖道士轻声说道。

    “将军说得是!”

    歧晖好不尴尬,一张仙风道骨的矍铄脸膛,都红成了猴子的屁股,被气的。

    “等此次洛阳事了,我便带上徐子陵,回楼观道好好修心养性!”

    说到后来,以他的良好涵养,也忍不住一阵咬牙切齿。

    “怎么小子,你还不服?”

    林沙冷眼如电,一眼看出徐子陵尴尬脸色下的不以为然,冷冷一笑毫不客气训斥道:“今日洛阳风雨可是佛门一手搅起,还说什么替万民亲定‘治世明君’,他们有这个资格么?”

    徐子陵张口结舌,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哼,我看你小子就是见色起义,见了师妃暄那带发修行的漂亮尼姑,便走不动路了吧?”

    林沙一点都没放过他的意思,不屑道:“你小子真是色迷心窍,也不想想如果你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慈航静斋的当代传人,会与你这么一位无名无姓的小角色结交,别做梦了!”

    林沙这话,说得其余三人好不目瞪口呆,徐子陵更是一张俊脸掌得通红。

    “嘿嘿,真是不知死活的小子,小心别那帮尼姑卖了,还替人家熟钱!”

    林沙满脸冷然,眼中全是满满的讥讽嘲笑,对徐子陵这厮的表现,实在失望得紧……(未完待续。)

    PS:  五一放假,老弟从外地回来,跟着忙了一整天,刚刚回来码字,还有一更,见谅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