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净念禅院。

    一身白衣,恍若临凡仙子的师妃暄静静站在禅房中,对面就是坐镇禅院的四大圣僧。

    气氛有些凝重,一股淡淡的紧迫弥漫。

    “妃暄,这次的事情一定要小心!”

    沉吟良久,须发皆白的禅宗四祖道信缓缓开口。

    “大师,妃暄心中有数!”

    师妃暄清丽绝世的脸蛋上平静依旧,开口缓缓说道。

    “你心中有数就好!”

    道信轻轻点头,眉眼间闪过丝丝忧虑,叮嘱道:“行事时要小心一些,征北大将军府那边对禅院这边,看得很紧!”

    师妃暄平静无波的美眸闪过一丝涟漪,轻声道:“大师,征北大将军对咱们海象误会甚深?”

    “不是误会甚深!”

    道信摇了摇头,直截了当道:“征北大将军对佛门颇有成见,一旦让他逮着机会,可能对禅院采取极端动作!”

    “不会吧?”

    师妃暄一直平静淡然的脸色,出现了丝丝波澜,檀口轻启道:“洛阳可是北方佛门势力最大之处!”

    “正因为洛阳是北方佛门的中心势力庞大,所以征北大将军才更加忌惮!”

    道信大师低垂着白眉,轻声解释道:“大半年前,少林派出帮助秦王的十来位高手,几乎全军覆灭就是最好明证!”

    “全军覆灭?”

    师妃暄婀娜多姿的身子猛的一颤,平静淡然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惊呼道:“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道信大师平静道:“之前征北大将军遇到我佛门高手时,还会留一手给点面子,可是自从秦王起兵之后,他就再也没客气过!”

    “要不要,请宁道奇宁散人帮忙说和?”

    师妃暄秀眉轻皱,脸上神色依旧淡然平静,说出的话就不那么平静了。

    道信低眉沉吟,片刻后这才缓声道:“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要轻易请动宁真人!”

    ……

    “什么,和氏壁在洛阳?”

    城南的某处不起眼酒馆,寇仲一脸不可思议惊呼出声。

    “正是!”

    刘黑挞淡然轻笑,反问道:“不然你们以为。天下高手为何会聚洛阳?”

    寇仲三人面面相觑,都被刘黑挞说出的消息给惊住了。

    他们与刘黑挞算是不打不相识,都对各自的身手十分钦佩,一下子便成了说话亲密的朋友。

    刘黑挞知道的东西很多,告诉他们三人和氏壁很不简单。只从道门第一人散人宁道奇也要向慈航静斋定下借璧三年之约,便可知和氏璧非只是一块珍贵的宝玉那么简单,否则怎能教宁道奇这类超凡脱俗的世外高人也为之心动。

    和氏壁,竟然在慈航净斋手里!

    三人再次心头震动,尤其是徐子陵这厮,他之前见过师妃暄一面,被其超凡脱俗的气质吸引,心中更是好感满满。

    而以三人的实力,也逐渐接触到了一些江湖隐秘之事。

    慈航静斋号称正道领袖,在江湖上的影响力极大。就连散人宁道奇都跟她们关系密切,便可见一斑。

    三人很是疑惑,江湖中盛传宁道奇会在洛阳把和氏璧交回师妃暄之事非是凭空捏造,宁道奇和师妃暄如此张扬是否嫌天下还不够乱呢?

    刘黑挞更是透露了一个惊人消息,慈航静斋借和氏壁给宁道奇参悟,条件便是在关键时刻,宁道奇要帮助慈航静斋挑选天下明主。

    “好大的口气??!”

    三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是寇仲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冷哼道:“就是不知道,他们在洛阳如此行事。最后能不能成!”

    “正是,征北大将军可不是好招惹的,农不好会出大事的!”

    “嘿嘿,一帮尼姑如此热衷天下之事。真是不知说什么是好!”

    “……”

    三人面面相觑,又是热情万分的八卦了一阵。

    之前他们没有参和和氏壁之事的想法,不过现在却是不一样了。

    刘黑挞微微一笑,眼中精光闪烁嘴角露出一丝神秘微笑。

    ……

    征北大将军府,正堂大厅。

    “慈航静斋那帮尼姑当真不肯消停!”

    林沙缓声开口,语气平平淡淡。却是让王二等心腹将领心头发寒,他们都知晓林沙有些生气了。

    “就是,想替李二造势,也用不着跑来洛阳??!”

    王二一脸愤愤,挥舞着拳头怒道:“真是不知死活,将军咱们可不能如她们的愿,要么老实待在洛阳,要么就等着咱们的凌厉打击吧!”

    “这事,最好还是以江湖手段解决!”

    宋金刚突然开口,沉声说道:“慈航静斋和宁道奇所代表的势力,以及强大影响力,真不要派兵围攻,搞不好会出大乱子的!”

    “金刚说得没错!”

    林沙挥了挥手,阻止手下将领开口,缓声道:“洛阳城中的各路高手,可没一个省油的灯!”

    眼中冷芒闪烁,轻笑道:“只要把消息透露出去,说慈航静斋准备把和氏壁交由李二,并选其天定明君……”

    “哈哈,那用不着咱们去当恶人了!”

    王二哈哈大笑出声,满脸兴奋道:“只怕城中那帮江湖豪杰,会发疯道跟李二和慈航静斋拼命的!”

    “那就是她们的事了!”

    林沙脸色冷漠,缓声道:“谁叫她们想踩着别人的肩膀上位,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

    洛阳商会会长荣凤详府邸。

    “征北大将军请荣会上过府一会!”

    王二满脸沉肃,完全没了在林沙面前的嬉皮笑脸,浑身煞气隐隐威眼外露,冲着满脸客气的荣凤详道:“事关慈航静斋的事情,还望荣会长尽快跟我动身!”

    慈航静斋!

    荣凤详开始不一意,可是听到事关慈航静斋,便立即高度关注起来。

    粗粗准备了一下,他便满脸急色跟着王二,直接赶到征北大将军府。

    此时的征北大将军府已经沉寂下来,之前一直聚在府里的文武大臣全都走得干干净净,只余林沙坐等荣凤详的到来。

    “不必多礼也无需客气,咱们还是开门见山吧!”

    林沙淡淡一笑,目视荣凤详直接开口道:“慈航静斋的传人师妃暄在洛阳出现,并欲以和氏壁为饵,替他们选定的‘明君’造势!”

    荣凤详闻言身子一震,不过他没有说话,静静等候林沙的吩咐。

    “我知晓阴葵派与慈航静斋的关系,希望荣老板将消息尽快传给阴后!”

    林沙轻轻一笑,缓声开口道。

    “阴后“祝玉妍乃阴癸派的派主,此派可说是江湖上最神秘的帮派,非常邪门,与同是秘不可测的慈航静斋乃是死敌。每隔一段时间,两派便会派出门下杰出弟子,作生死决战。据说若那一方败了,以后的二十年就不可有人踏人江湖半步。

    而连续百年慈航静斋均为胜方,这让阴癸派上下十分不满,对慈航静斋的关系更是恶劣到了冰点以下,恨不得致对方于死地。

    老一辈的人更推她为邪门第一高手,阴癸派出了个近百年的最杰出高手,极有把握在下一仗击败慈航静斋的代表,已是风风雨雨的江湖,将多了很多难以预估的变量。

    而林沙真不介意,让本就混乱的江湖乱上加乱!

    ……

    寇仲三人与刘黑挞告辞,带着复杂心思继续在洛阳城中游荡。

    不过很快,三人便被一支从身边经过的巡逻队包围。

    “你们想干什么?”

    “光天化日之下,难道还想动粗不成?”

    “……”

    三人都不是怕事之人,一个个横眉冷目冲着包围为来的巡逻队厉喝道。

    “我家将军,请三位到将军府一叙!”

    巡逻队领头对率脸色不变,好象根本就没听见三人的话一般。

    “你家将军?”

    三人闻言齐齐一震,心头生起满满的不安。

    “征北大将军!”

    三人顿时垂头丧气,失了想要逃脱的想法。

    洛阳城可是征北大将军的地盘,他们要是还想在洛阳晃荡的话,根本就没法跟征北大将军对抗。

    不情不愿,磨磨蹭蹭跟着那队巡逻军士,来到威武不凡的征北大将军府。

    “师傅!”

    三人一进大堂,便被厅中唯一身影,那位坐在客席上的中年道人吸引,寇仲和徐子陵两人更是惊喜大叫。

    “不错不错,你们两个都很不多!”

    歧晖缓缓回头,微笑冲着两位便宜弟子点头轻笑,又冲着拔锋寒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而后所以注意力都放在两位弟子身上。

    大半年时间不见,徐子陵长得更是儒雅潇洒。肩宽腿长的身体挺得像枪杆般笔直,宽广额头下一对虎目灵光闪动,充盈着慑人的魅力,虽然只是刚满十九岁,但巳予人长大成人的印象。

    寇仲却是霸气日盛。

    他虽比徐子陵矮了寸许,但已比常人高上半个头。

    由于他的肩背特别宽厚,更显得身形伟岸。

    若徐子陵是飘逸,那寇仲就是豪雄。

    难得是寇仲时常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与他的雄浑霸气并在一起,恰好产生出一种中和的作用,形成了他独有的风格。

    两人都是龙凤之姿,相比初见之时可谓脱胎换骨不可同日而语。

    歧晖心中连连感叹,心中对这两位便宜徒弟,多了几分亲切几分莫明热切……(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