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呼……

    寇仲三人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尽管三人武功高强,可在短短一个时辰内被人从洛阳城这头追杀到那头,还是感觉很疲惫的。

    “马的,林征北手下这帮将士果然难缠!”

    以三人的武艺,干翻上百精锐隋军将士自然不难,难的是如何不引法更大的骚动。

    洛阳城那位征北大将军,可不是三人愿意轻易对上的。

    不管他们这段时间实力增长有多快,对上林征北依旧心头没底。

    “那些隋军,好象都练的武功!”

    “肯定是外功,一个个气息外露彪悍得很!”

    “果然是精锐之师,数人联手竟不比普通江湖二流好手差!”

    “这个自然,不然林征北又凭什么威压四方,镇得周围势力喘气都难!”

    “什么时候,咱们手头弟兄要有这实力就好了!”

    “……”

    三人慢慢恢复了精神体力,一边缓步在人流熙攘的街上行走,一边议论着刚才与上百皇宫巡逻队短暂的交手经过。

    “三位,好悠闲??!”

    就在这时,一道粗矿的声音在三人耳中响起。

    “谁?”

    三人顿时心头凛然,被人欺近周遭三丈之内都毫无察觉,来人是个绝对的高手。

    “河北刘黑挞!”

    说话的当口,一位身形雄壮满身彪悍的年轻大汉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淡淡微笑却让人感觉说不出的强实霸道。

    “河北刘黑挞?”

    寇仲三人齐齐转身,瞬间便布下了个简单三角阵形,打眼观察来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你是河北窦建德手下第一大将?”

    ……

    征北大将军府,议事大厅。

    刚刚敲打了一番手下文武,让他们加强戒备不要中了外人的计。

    而就在这时,府中大门管事又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手里依旧拿着一张精致拜帖。

    “哈,今儿是怎么了,怎么上将军府拜访的人这么多?”

    接过请贴随意扫了眼。脸上带着轻笑,可是王二等人却是感觉莫名的寒意。

    “将军,怎么了?”

    王二壮着胆子小心翼翼问道。

    “李二那拉皮条的小子到洛阳了!”

    林沙淡然一笑,随手把拜贴扔一边。

    “什么?”

    王二满脸震惊。其余文武也是一脸诧异,心道李阀好大的胆子啊,都成叛逆了还敢主动上门。

    “这是谁的拜贴???”

    王二一脸愤愤,一手从桌上拿起拜贴,扫了一眼脸上表情微微一变:“竟然是净念禅院那帮秃驴!”

    因为林沙的关系。他手下心腹文武,对佛门势力都没啥好。

    洛阳又是中原佛门势力鼎盛之地,不是佛门所谓的两大圣地之一的净念禅院,单单一个洛阳白马寺就名传千古了。

    “竟然是净念禅院的拜贴!”

    “他们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光明正大跟李阀搅合在一起!”

    “将军,别跟他们客气,找到李二那小子直接做掉!”

    “……”

    李二作为李阀攻城拔寨的前锋大帅,还是很让人忌惮的。

    特别是他在关中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人不爽得很。

    长安之战,因为林沙和河南隋军的插手。李阀最终功败垂成,李世民所部被击溃,李秀宁的娘子军倒是保存完好,可是她本人却是在救援李世民之时,被林沙逮着机会一刀重创,到现在还在修养没能下床。

    受此挫折,李阀的关中战略遭遇重创!

    可不得不说,李阀的底蕴就是深厚。

    不过短短半月时间,接手碾子军的李世民又奋起一把,将攻掠目标放在青粮一带。

    首当其冲的。便是原金城校尉,自好西秦霸王的薛举。

    不得不说,这厮厚颜无耻自号西秦霸王,还是很有几分本事的。

    李世民跟他交手几次。几乎次次战败被打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最后,西秦军不知出了什么事,薛举突然暴毙军中,李世民这才拿下了西秦老巢金城,成功收编大军十来万。

    李二也是因此一战,被吹捧为李阀战神。声势一时无两,跟瓦岗李密,江淮窦伏威,还有河北窦建德并称北地枭雄。

    别人不清楚倒也罢了,林沙在关中可是安排了不少探子,又有王世充这个内应提供源源不断的情报支援,虽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根据各种情报也推测出了一个大概。

    很显然,薛举是被阴死的!

    至于为何他在中军大帐,重重护卫之下被阴死,肯定是李阀多年的秘密布置所致。

    林沙也没隐瞒这事,手下文武都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所以对李阀和李二的感官真是差到了极点。

    虽说战场上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但使用如此阴毒手段取胜,总算不得光明磊落。尤其李阀还厚颜无耻大肆宣扬,好象他们此战有多么了不起似的。

    “都消消火!”

    林沙挥了挥手,脸色平静扫了义愤填膺的手下心腹一眼,淡然道:“区区一个李二,还算不得什么!”

    “将军!”

    王二跳了出来,不解道:“净念禅院此举,明显不安好心??!”

    “哦,你又知道什么?”

    林沙轻轻一笑,看向这位亲卫统领。

    “将军,我可是听闻市井流言,慈航静斋的尼姑,却是要在洛阳择定‘治世明君’,李二这时候甘冒危险,又有净念禅院的关照……”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意思却是不言自明。

    咝!

    闻言,在座一干不了解详情的文武心腹,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

    佛门!

    那可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宗教组织,势力之庞大让人瞠目结舌,绝对是一股可以左右天下局势的强大势力。

    征北大将军林沙,和在座一干文武大臣,都对佛门心中不满,暗中没少出手打压,可也只能伤其皮毛而已。

    就是林征北引进了楼观道这个战略合作伙伴,可是单单楼观道一家,却是很难跟整个佛门对抗。

    道家传承不同于佛门,大部分都是家族嫡系血脉传承,而且各种道统不同按中也没少发生龌龊。

    也就是说,道门没有一个可以服众并号令群雄的领袖,而佛门的慈航静斋和净念禅院,确实佛门领袖。这之间的差距不可以道理计。

    而且每家寺院都有自己的田产,还是不用交税的那种。

    不管寺院大小,只要有田产支撑,寺中或多或少都会养上几个武僧。

    像是净念禅院,手头武僧数量达到成百上千,而且还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天下佛寺成千上万,联合汇集起来的力量让人心惊不已。

    也难怪历代皇朝,都有毁佛灭佛之举,实在是佛门的力量太过强横,已经可以左右天下局势了。

    “那又如何?”

    将手下文武的反应看在眼里,林沙不以为意淡淡一笑。

    “将军,那帮尼姑可是要在洛阳选定‘明主’??!”

    王二一脸急切。

    “怎么,也轮不到我身上吧?”

    林沙只轻飘飘一句,便让王二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那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带兵围了净念禅院!”

    王二一脸狠辣,猛一挥手叫嚣道:“谁敢跟咱们作对,直接灭了他!”

    “我有这个想法!”

    林沙轻轻点头认可,不等王二等人高兴多久,又摇了摇头笑道:“不过不是现在!”

    王二一阵泄气,有气无力道:“那李二,将军打算如何处理!”

    林沙微微一笑,语气说不出的平静淡漠:“既然那帮尼姑想要择定‘明君’,又推出了李二这个扛旗角色,那咱们干脆就狠狠推上一把!”

    在座一干文武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心道将军不是脑子糊涂了吧,竟然还要替李二扬名。

    “不仅仅洛阳,还有长安以及太原,都要让李二的名头大起来!”

    林沙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淡淡道:“另外,将慈航静斋支持李二的事情,也一并说出去!”

    “高,将军这手捧杀实在是高!”

    在座都是官场中人,林沙都说得这么清楚了,他们要是再听不出其中含义,那真就一把岁数活到狗身上去了。尤其是王二这厮,更是迫不及待跳了出来大声叫好。

    “只怕流言一出,最先要致李二于死地的,就是那父亲李渊和大哥李建成吧!”

    “而且慈航静斋那帮尼姑也讨不了好,被和氏壁消息引来洛阳的一干江湖豪杰,还有各地枭雄高手,只怕要对这帮尼姑下狠手了!”

    “嘿嘿活该,那帮尼姑也是胆大妄为,竟然想用天下群雄的面子做踏脚石,替李二扬名,那就得承担失败的后果!”

    “……”

    看着手下心腹一个个说得热火朝天的摸样,林沙轻轻一笑,拍了拍巴掌将他们的注意力拉扯过来,叮嘱道:“好好做事,不要让宵小之辈有机可趁!”

    “放心吧将军,有我们看着,出不了事情的!”

    王二大大咧咧一脸不以为然。

    “小心驶得万年船!”

    林沙摇头,脸色严肃警告道:“城中多出了不少江湖好手,个个都是一方豪雄,都不是好招惹的角色,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都是轻的,不管如何你们都要小心谨慎一点,宁可自找麻烦也不能让局势出现动荡!”

    “谨尊将军教诲!”

    一干文武齐齐起身应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