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来了!

    就在坐镇通观的林沙,长安留守王世充,娘子军统帅李秀宁各抽手段,闹腾得不可开交时,李二终于带着李唐叛军横扫关中赶到长安。

    河南隋军派出的斥候,早在数十里外,就发现了李二部人马的踪迹。

    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到了坐镇潼关的林沙耳中。

    “将军,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将军府正堂大厅,不仅石龙和罗士信都在,就连重伤修养的秦叔宝,都拖着病躯赶来旁听。

    石龙倒是一心武道,林沙给他指明了道路,多年的积累一朝爆发,最近一段时间实力突飞猛进,隐隐有踏入宗师之境的迹象。

    正因为如此,他尽管接受了林沙的命令,提前带领五千幽州铁骑赶来潼关支援,却是一心沉浸于武道修炼,对于其它事务没有丝毫想要接触的想法。

    而罗士信这几天玩游击战玩得风声水起,整日里东奔西走好不快活。

    要不是林沙特意派身边亲卫将他招回,只怕这家伙还不知道野哪去了。

    听闻李二率领大军赶到长安,除了石龙态度平淡之外,任是罗士信平日里胆大包天,也不由心头发虚。

    “怎么办?”

    林沙轻轻一笑,根本就没把李二所率人马放在眼里,缓声道:“自然是主动出击了!”

    “主动出击?”

    林沙的话,将在场三人吓了一跳,就连一直对军务漠不关心的石龙,都忍不住面露震惊之色,脸上的神情终于生动起来。

    要知道李二一路势如破竹,俘虏加收编手头人马超过五万。

    李秀宁的娘子军更是超过十万,两部人马加在一起逼近二十万!

    如此庞大的军力,就算他们的战斗力跟正规隋军没法比,可是潼关就一万出头的守军,要是陷入李阀近二十万大军的重围之中??刹皇强嫘Φ?。

    “你们担心什么?”

    脸色一肃,林沙语气森冷道:“又不是要去冲击李秀宁那婆娘的军营,只是单独对付李世民部叛军而已,又什么好担心的?”

    “将军。您的意思是?”

    除了石龙,罗士信和秦叔宝都是老军伍了,当即听出了其中的不同意味。

    “打个时间差!”

    林沙冷冷一笑,大手一挥豪气道:“先给李二一个好好的教训,然后再视情况做决定!”

    ……

    “杀杀杀……”

    距离长安城数十里外的一处小小平原。两支军队正在捉对厮杀。

    一支盔明甲亮穿着正规隋军衣甲,另一支的服装虽然颜色也算统一,但是样式却有好几种,一下就是多支人马混编而成。

    李世民满脸铁青,在身边大票亲卫的?;は?,慢慢向战场核心外围移动。

    他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在长安外围遭遇精锐骑兵突击。

    “李世民你个拉皮条的龟公,有本事别跑!”

    罗士信手中一杆铁枪挥舞如风,带着呼啸劲风往来纵横,一路上所遇李阀叛军将士几乎挨着就死碰着就亡。

    如此勇猛表现。自然引来李阀叛军高手围剿。

    可不知怎么回事,罗士信每每都能避开隐藏在李阀叛军中的顶级高手,给李阀叛军将士带去极大麻烦,同时那张嘴巴也毫不留情破口大骂。

    拉皮条的龟公!

    这说法实在太让人恶心,李世民气得差点吐血,甚至觉得周围亲卫,看过来的目光都带着古怪。

    战斗进行得十分突然结束也很是迅速,李世民带来的数万叛军,在战斗力上跟上万幽州和河南混合铁骑根本就没可比性。

    不过几个来回冲锋,数万大军便被冲得七零八落。李世民也只是在身边大票亲卫的拼死?;は?,从罗士信不依不饶的追杀下逃脱。

    可等他逃到安全地带,收拢手下一票残兵败将后,清点一番损失后再次气得抓狂。

    手下足足三万大军。眼下跟着他一起逃出来的还不足一万。

    最让他心塞的是,隐藏在军中的那票高手,竟然莫名其妙损失惨重,跟着逃出生天的残余高手,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李世民不知道的是,距此不足数里外的一处茂密树林。征北大将军林沙正跟一群实力不俗的和尚大打出手。

    砰!

    手掌闪电般拍出,瞬间印在身前和尚胸口,那和尚哼都没哼一声,狂喷一口鲜血倒飞昏死过去。

    呼呼呼……

    就在这时,数道破空声响起,林沙身形一闪,瞬间让过三根势大力沉的长棍,突然矮身错步出腿横扫,哎哟几声惨叫传出,伴随数位气息强悍的和尚翻身倒地,捂着小腿一阵翻滚哀嚎。

    可就在这时,又是数道呼啸劲风袭来,林沙身伸受一挡,砰砰砰的敲击声不绝,数根实木长棍重重挥在林沙手臂之上。

    喝!

    林沙只轻声一喝,那数位手中长棍见功的和尚,顿时只觉手中长棍传回一阵磅礴巨力??︵晔嘞焱贝?,手腕一震虎口剧痛,身子更是不受控制向后倒飞。

    咻咻咻……

    右手五指大张,数道凌厉之极的指剑****而出,不等数位被震飞的和尚反应过来,他们的护体真气已宣布告破,丹田位置出现的拇指大小血洞触目惊心。

    “阿咪陀佛,林将军手段太过狠辣了!”

    其余和尚见此,脸色顿时大变手中长棍更是舞得密不透风好似车轮。

    “哼,你们这帮秃驴,也管得太宽了吧?”

    林沙冷冷一笑,身形如移形换影连连变动,拳指脚掌信手拈来,在重重棍影中如闲庭信步,一招一式不无潇洒飘逸,看似没有丝毫烟火气,却是整得与他相斗的十来位气息强悍的和尚叫苦不迭。

    “阿弥陀佛,贫僧等人,也不过暗中?;だ疃佣?!”

    眼见林沙实力太强,举手投足间连伤数名同伴,剩余和尚齐齐变了脸色怒喝出声:“林将军又何必下如此狠手!”

    “哼,说得真是好听!”

    林沙手上动作不停,一脚如旋风落叶将身前一位来不及反应的和尚踢飞,冷笑连连说道:“战场上各为其主,实力不如人死了也是活该,偏偏你们这帮秃驴非要跳出来屡屡坏我好事!”

    没错,林沙装成小兵混在大票隋军之中,在混战期间专门寻找那些气息强悍的叛军高手,而后悄无声息将他们一一解决。

    以林沙大宗师的实力,李世民手下大将以及招揽而来的江湖好手,根本就不是对手,就连能接下他三招的人物都不存在!

    他杀得兴气,一步步迅速向惊慌后撤的李世民逼去,结果附近的叛军之中一下子跳出十来位一流高手。

    这些家伙全都是和尚,林沙不想因战斗余波伤害普通人,干脆就跟着这帮和尚找了这此隐蔽之所解决问题。

    这些和尚真真不简单,知晓单人武力根本就不是林沙对手,一上来便组成了小型罗汉阵,以多打少想将林沙拿下。

    结果,装比不成反被草。

    轰隆隆……

    就在一干实力强劲的和尚被林沙打得狼狈不堪苦苦支撑之际,一阵响亮的马蹄声突然从长安方向传来。

    “将军,李秀宁那婆娘率军杀过来了!”

    这时,林子外一声吆喝大乱了林中的战斗节奏。

    “都给我滚!”

    林沙没心思继续玩下去,暴喝出声瞬间连出十八掌。

    顿时一道道凝练掌劲飞出,在空中组成了一张凌厉掌劲之网,瞬间将还剩下的几位和尚全部笼罩进去。

    “嘿嘿,今天的游戏倒此结束,等以后有机会咱们再继续‘亲热亲热’!”

    没有查看攻击效果,林沙飞身而起好似大鹏展翅,魁伟高大的身形瞬间便化作一道黑点,消失在和尚们的视野之中。

    他第一时间跟缀在身后的上万隋军铁骑汇合,当当当的鸣金收兵之音响彻天际,正追杀李阀叛军的隋军骑兵迅速反应过来,在周围底层军官的吆喝招呼下,迅速以其为中心聚拢了一个个小团体。

    “众将士,听我号令,掉转马头跟我往回冲??!”

    林沙声音洪亮,好似滚滚惊雷在众人耳中炸响。

    “是林征北那混蛋的声音!”

    相隔几里之外的李世民,听得声音顿时脸色大变,满脸阴沉语气森寒:“有谁能告诉我,林征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沙的突然出现,彻底打消了李世民卷土重来的心思,一张脸膛更是黑如锅底。这一仗可是输得太过冤枉,实在让他感觉憋屈啊。

    李二的心思,眼下可没人有功夫理会。

    林沙此时已率领手下伤亡不多的上万铁骑,化作滚滚洪流向焦急狂奔而至的李秀宁部反冲而去。

    “杀啊,杀了李秀宁这叛逆贼酋!”

    两支滚滚洪流,在长安城外的旷野之中,毫不犹豫狠狠撞击在一起。

    “李秀宁,征北大将军林沙在此,还不快快前来受死?”

    林沙一眼就看到了身处中军的李秀宁,再也用不着藏身军士群中,身形飞掠如大鹏展翅,瞬间飞跃数十丈距离,让过无数冲天而起的兵器,手中大刀泛着森冷寒芒,带着一往无前之势狠狠斩下……(未完待续。)

    PS:  最近的情节写得很不顺手,在电脑前待坐了几个小时,好不容易码出一章,抱歉了今天就三更了,看来思路出了问题,打算多写原著剧情方面的内容,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