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桥,营帐连绵十来里,高高的旗杆上,‘李’字帅旗猎猎作响威风凛凛。

    “报!”

    中军主帐,一名传信兵满头大汗单膝跪地,大声汇报:“禀大帅,又有一支巡逻队遇袭,上百弟兄没有一个逃回来的!”

    啪!

    坐在帅帐主位上的,是一位面容绝美眉宇间英气勃勃的绝色美女,一身合身便甲更衬托了她玲珑有致的皎好身材。

    此时,美女大帅,也就是李秀宁柳眉倒竖眼中煞气隐隐,俏脸含霜娇喝出声:“简直欺人太甚!”

    “大帅!”

    帅帐中左右两排各坐了数位气息彪悍的将领,见得李秀宁发怒,顿时个个心头发虚不知所措。

    “可恶的潼关守军!”

    李秀宁气得咬牙切齿,胸前饱满的山峰急剧起伏,看得一干将领暗暗直吞唾沫,眼神闪烁低头不语。

    “你们可有应对之法?”

    生气了一会,她很快就恢复了冷静,一双凤目满是清冷,缓缓扫向在座心腹将领。

    也不怪她如此恼火,这是三天以来遇到的第十次偷袭了。

    自从三天前,出外巡逻的第一支百人规模巡逻队遭遇偷袭后,三天时间内几乎不分昼夜潼关守军频繁骚扰,行动如风下手狠辣,一击而中立即远遁千里。

    更让人不爽的是,凡是被潼关守军盯上埋伏的百人规模巡逻队,基本上都是以全军覆灭而结局。

    千人规模的损失,对于人数达到十万以上的娘子军来说算不得什么,可如此一来对军中士气的打击实在太大。

    “大帅,那帮潼关守军来去如风奸猾得很,想要抓住他们可不容易!”

    “是啊大帅,咱们此时正围逼长安,这时候分兵对付潼关隋军可不是什么好选择?!?br />
    “大帅,我看还是抽调军中精锐,一人三马组成追捕快骑。由军中骁将统领,对付那帮来去如风的隋军为好!”

    “……”

    在座一干娘子军将领倒也没客气,纷纷说出心中想法,总之就是一个意思。眼下最重要的事务是拿下长安,至于其它可以先放一放。

    “好吧!”

    李秀宁狠一咬牙,不得不强忍心头火气,将怒气硬生生憋了回去。

    ……

    另一边,罗士信率领一千骑兵。轰隆隆卷起漫天烟尘返回临时驻地。

    “将军,娘子军那边有了动静!”

    罗士信才刚刚换了身轻便衣裳,便有精锐斥候风尘仆仆跑了进来禀告道。

    “哦,什么情况?”

    罗士信一脸平静,连续三日高强度袭扰作战,让他早已心神疲惫,要不是一身真气时刻蕴养恢复,只怕早就坚持不住呼呼大睡了。

    “娘子军那边派出了数千精锐,一人三马在其营地附近游荡,范围逐渐扩大。用不了一天时间便会跟咱们撞上!”

    那位斥候穿器了口气,满脸平静认真回答。

    “嘿,李秀宁那婆娘反应也太慢了吧!”

    罗士信闻言咧嘴大笑,满脸不以为意反问道:“那数千娘子军骑兵,你们交过手吗,实力如何?”

    “都是高手!”

    斥候苦笑回答,说着拉起依袖,露出一条被纱布包裹得严严实实,不时还有血迹溢出的强健胳膊,郁闷道:“几十位弟兄。一个照面就损失大半,小的也是拼了命才侥幸跑了回来?!?br />
    “他们,都是江湖中人?”

    罗士信脸色一冷,语气阴森怒问。

    “差不多吧。一个个江湖手段多样,倒是没几个像是正常军士!”

    那斥候倒也不惧,老老实实点头说道。

    “嘿!”

    凌空一拳挥出,空中发出一声响亮气爆,罗士信脸色难看之极,扫了眼吓了一跳的斥候。冷冷吩咐道:“去,叫先锋营的弟兄们收一下,把监视范围缩小到十里以内!”

    ……

    潼关镇守府,正堂大厅。

    “将军,香玉山那厮传来消息,已经查出来了!”

    石龙满脸凝重走了进来,冲着林沙拱手施礼,而后迫不及待说道。

    “是哪家帮派?”

    林沙目光一片寒凉,面色平静问道。

    “铁勒,铁骑会!”

    石龙脸色沉肃,急忙开口解释道:“铁骑会首领任少名,正是铁勒第一高手飞鹰曲傲之子!”

    “飞鹰曲傲?”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嘴角露出一丝冰冷微笑,淡淡道:“又是这厮,真是不知死活!”

    “将军见过飞鹰曲傲?”

    石龙闻言心头一凛,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这厮可是成名已久的宗师高手,其所练武功凝真九变极为霸道,又有鹰爪十三式这样的凌厉爪功,实在是不可小觑的强敌!”

    “嗤,别跟我扯这些!”

    林沙脸色平静,眼中冷芒闪烁,不屑道:“在雁门关外,这厮被我揍得屁滚尿流,要不是仗着一身高明轻功逃得性命,只怕现在他的坟头已经长草了!”

    “什么,将军跟曲傲见过,还交过手了?”

    石龙大吃一惊,满脸不可思议惊呼出声。

    “怎么,这事很是奇怪么?”

    林沙一脸冷然,目光淡淡扫了石龙一眼,凝声反问。

    石龙只觉双道如剑寒芒从身上一扫而过,一股寒气从脊椎直冲脑门。硬生生打了个寒战,这才想起林沙的恐怖实力。

    “不奇怪不奇怪,只是一时震惊忽略了将军的实力!”

    “打伤秦将军的人,是铁骑会哪位?”

    没有理会石龙的尴尬,林沙话锋一转直接问道。

    “正是铁骑会首领,任少名!”

    石龙急忙收拢了心情,恭敬回答。

    “嘿,他眼下还身在关中,或者河南么?”

    林沙懒得多说其它,直接问道。

    没错,秦叔宝被一票江湖中人偷袭重伤之事,林沙一直都没放弃调查。

    有巴陵帮的情报网络支持,又有关中官府的暗中配合,还有楼观道的大力支持,花费了不少时间,直到林沙亲自坐镇潼关防务,这才得到了确切消息。

    他真没想到,一直在南方发展的铁骑会,竟然会参合到关中的战事里。

    真是,不知死活!

    和江南地区帮派势力强悍不同,北方虽然也有强力帮派,可这里是大隋政治以及军事中心,哪容得帮派势力放肆?

    洛阳帮强大吧,无论实力还是势力,都比竹花帮要强上不少,就是比起专门贩卖私盐的海沙帮等帮派,都一点不逊色。

    可林沙只是随口一声招呼,不管洛阳帮上下是否愿意,都不得不老实按照林沙的吩咐,参与对瓦岗以及洛阳城外来江湖好手的行动,而且还是打头阵的主力,表现稍有不好都不成!

    铁骑会也是在江南发展得不会的帮会,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跟李阀勾搭在一起,还有胆子参合关中战事,林沙要是不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真是对不住他们不怕事的折腾。

    “将军,香玉山传来消息,铁骑会的好手全都在关中一带,还没有离开的迹象!”石龙心头一凛,急忙老实回答。

    “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吧!”

    林沙目光森冷,语气不带丝毫感**彩。

    “知道,他们现在正混在李秀宁的娘子军中!”

    石龙早有准备,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让香玉山那小子给任少明带话,就说我就在潼关前等他!”

    林沙冷冷一笑,语气说不出的阴寒冷冽。

    ……

    “会首,刚刚有巴陵帮的人送来口信!”

    李秀宁的娘子军一处边缘小营地,此时铁骑会会首任少名正满心疑惑看着眼前信使。

    “任会首,我家香公子替征北大将军带话给你!”

    传信使者满脸恭敬说道:“征北大将军说,他在潼关等你过去,限时半个月!”

    “哈哈哈,什么狗屁征北大将军!”

    任少名一脸狂傲,身上衣裳无风自鼓一掌挥出,那传信使者惨叫出声倒飞出去,他这才冷笑道:“什么玩意,老子去哪里还轮不到隋朝狗官指手画脚!”

    “任,任会首,听,听我把,把话说完!”

    传信使者挣扎着从地上爬起,顾不得擦拭嘴角溢出鲜血,大口喘息急声道:“征北将军说……”

    说到这儿他突然一顿,突然捂着嘴猛烈咳嗽起来,等咳嗽稍缓摊开掌心一看,一片触目惊心的殷红。

    “他说什么了?”

    任少名满脸桀骜,居高临下看着摇摇晃晃几乎一阵风就能吹倒的传心使者,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猛然怒喝出声:“快说,要不老子一掌劈了你!”

    “征北大将军说,说你要是不按时过去的话,他就直接去铁勒找飞鹰曲傲’谈心‘!”传信使者一脸心虚说道。

    “混蛋!”

    任少名气得暴跳如雷,二话不说一掌拍下,掌力雄浑威力惊人,香玉山派来的传信使者,连哼都没哼一声便被拍中头颅,脑袋像破碎西瓜一样迸裂。

    “征北大将军林沙,嘿嘿敢威胁我任少名!”

    任少名眼中闪过暴虐杀机,配合身上那红白相间的恶心黏液,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会首,咱们去是不是?”

    旁边的铁骑会骨干看得一阵头皮发麻心中打颤,小心翼翼试探着开口。

    “去,怎么不去?”

    任少名一脸狞恶,冷笑道:“我倒要看看那位征北大将军,有何底气跟我如此说话……”(未完待续。)

    PS:  起点抽风了,到现在才登陆进来,郁闷,今天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