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留守府,后院书房?!?,

    王世充端坐在书桌后,看着桌子上的信纸一脸沉郁。

    “好手段,真是好手段啊”

    喃喃自语,脸上神色好一阵变幻。

    长安的情况很糟糕,糟糕到让他头疼的地步。

    城里的世家权贵实在太多了,他们之间又有藕断丝连的关系,这让他在下手施为之时,很是束手束脚。

    怎么也没想到,李渊那个女儿李秀宁如此厉害。

    尽管少不得利用李阀的资源,可是短短时间便拉起十来人规模的人马,单就这份本事便让人震惊不已了。

    更让他郁闷的是,小觑了这女人结果竟然败于其手,这给他本就不高的声望予以重创。

    现在不说同品级的大臣冷嘲热讽不绝,就是下面那些小喽罗也不听招呼了。

    为此事,他几乎气得吐血。

    可在这关键时刻,李秀宁那婆娘的大军就摆在城外,城里气氛紧张他还真不好大动干戈。

    头疼啊

    最让他憋闷的是,不知道是哪个混蛋传出流言,说杨公宝藏就在长安,引得长安本就紧张的局势越发微妙。

    特别是那一票江湖好手,通过各种手段涌入长安,给长安的治安带来极大压力,时不时都能见到因为各种关系火并的江湖好汉。

    的,现在应对城外的李秀宁才是头等大事。他一时间也没空闲功夫理会这些桀骜不逊的江湖好手。

    再说了,留守府高手不少。却要用在关键之处,怎么可能拿出来专门对付那些无法无天的江湖高手

    “李秀宁这婆娘,当真是个难缠角色”

    越想越是心烦,不知怎么的就将心头想法自言自语说了出来。

    他知晓,这流言估计就是那婆娘使出的手段,为的就是依靠大量外来江湖好手。牵扯他的精力和力量。以方便这婆娘拿下长安。

    可杨公宝藏的事儿说得有鼻子有脸,有时候他都怀疑这事的真实性。

    为此,他还特地跟身边几大心腹幕僚,花费了一点时间商讨,不过最后大家得出一直结论:此事子虚乌有

    传闻中的杨公宝藏,指的是越王杨素藏匿的巨大财富。

    当年杨广弒父自立,害死亲兄杨勇,杨素为他出了很多力。那时杨广还披着明君的外衣,对杨素宠幸有加。虽屡次想害死杨素,但表面却毫无痕迹,这是杨素临死前一年的事。故照理杨素不该有谋反之心而暗置宝藏。

    不过王世充也考虑到,宝藏也可以是在文帝杨坚时预备好的。以杨素的老谋深算,该知道功高震主不会有好下场的。

    此说或可成立,可是这里有个最大问题,后来杨素之子杨玄感起兵作反,手下连象样点的兵器都没有一把,又常缺乏饷银,则是没有道理。杨素怎会不把宝藏的事告知儿子呢

    也有努了认为杨玄感作反的地方是黎阳。西京山长水远,说不定来不及把宝藏起出来。

    王世匆却是不以为然,杨玄感造反有不是仓促起事,难道他在之前就不知道从宝藏中取出足够兵器么

    可问题是,他们这样想没错,也得那帮被利益迷昏头脑的江湖好手,也有这样清醒的头脑才是。

    不得已,他只得厚着脸皮向驻守潼关的河南隋军求援。

    说起来真是憋屈,他自觉自己也是长安留守,身份地位一点都不比征北大将军林沙要差,结果手头实力却是差远了。

    单单林沙手握大军十几万,而且都是能征善战的精锐,就让王世充羡慕嫉妒恨了,简直人比人气死人啊,

    本来没抱什么希望的事儿,前不久潼关守将秦叔宝遇刺,听说潼关那儿混乱了好一阵子,直到推山手石龙率五千幽州铁骑赶来这才稳定下来。

    同时,他也对李阀的暗中实力和狠辣手段心惊不已。

    河南隋军还没跟李阀叛逆正式交手,结果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堂堂镇守大将竟然在巡视途中遇刺身受重伤。

    秦叔宝可不是简单角色,他可是猛将张须陀手下得力干将,一身武功也达到了一流之境,身边还带着数百亲卫,结果亲卫死伤大半他也跟着受了重创。

    消息传到长安的时候,王世充惊出一声冷汗,急忙加强了身边的护卫力量,同时还针对城里突然多出的江湖好手,进行严格监控,一旦发觉不对立刻派军队围剿,绝不留情

    还真别说,被他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也围杀了不少很有嫌疑的江湖好手。

    只是让王世充没想到的是,潼关守将罗士信竟然很是爽快答应了增援长安的请求,不过回信中很是直白表示,手头兵力有限只能以牵制骚扰为主。

    尽管心中很是遗憾,不过王世充也很是领这份情。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啊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不仅潼关守将罗士信的回信来到,同时交到他手里的,还有一封征北大将军林沙的长信。

    这封长信的内容,就很是触目惊心了。

    林沙别的也没多说,只是交代了长安城中世家权贵的一些或明或暗的联系。

    王世充被信里的内容给惊到了,长安城中的世家权贵,竟然大半都跟李阀有或多或少的联系。

    这一刻,他心头一片冰凉。

    同时,他也明白了明明李秀宁兵逼长安城,可是城里的世家权贵对此却不甚在意,好象无论是他王世充坐镇长安,还是李秀宁拿下长安对他们影响都不大般。

    现在看来,影响确实不大。

    不过他王世充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之前顾忌这顾忌那就是不愿意跟世家权贵把关系搞得太僵??梢鞘被欢运补瞬涣四敲葱矶?,肯定要学一学征北大将军林沙的铁血手段,凡是跟李阀联络有亲的二话不说全部拿下。

    说起这个,王世充又是一阵羡慕嫉妒恨。

    征北大将军林沙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狠人,手握重兵对世家权贵从来都没好脸色,一旦触犯了他的利益直接动手毫不迟疑。

    更让人无语的是,这样的作死行径,换作他人早死得不能再死了,可是林沙不仅屁事没有,反而越活越滋润。

    他很想学一学这厮的狠辣无情,可惜就是做不来。

    不得不说,林沙也确实是个能人,在给他透露了李阀和长安城中世家权贵的庞大关系网后,又提出了具体的解决办法。

    这办法能不能成真不好说,却也不失为一个守住长安的好主意。

    想到这儿,按在书桌两侧的手轻轻一使劲,哗啦一声震响过后,好好的一张红木八仙桌顿时散成一地零件,同时他眼中也闪过坚定光芒。

    事不宜迟说做就做,王世充当即起身出了书房,而后在一票彪悍护卫?;は?,匆匆出了府邸赶赴宇文阀的祖宅。

    征北大将军林沙说得没错,李阀造反势如破竹,眼下都有拿下帝都长安的架势,城里着急的可不仅仅只有他王某人,宇文家心中的焦急一点都不比他少。

    宇文家最厉害的两个人,就是宇文伤和宇文述,前者潜心武道,与宋阀的天刀宋缺隐为中土宁道奇下的两大高手,武功盖世,却从不涉足官场,生有两子,就是宇文成都和宇文无敌。

    宇文述则历任朝廷高位,爵至许国公,位极人臣,生有三子,宇文化及居长,接着是宇文土及、宇文智及。宇文智及虽不入宇文阀四大高手之林,但却数他最高深莫测

    宇文伤一系向不任官职,专责江湖中事,而宇文述这三个儿子,宇文化及承袭乃父许国公的爵位,官拜右屯卫将军兼京城总管。次子士及则娶了杨广之女南阳公主为妻,是隋室的驸马爷

    宇文智及精于木士营造,故作了杨广的少监,江东城北的归雁宫、回流宫、松林宫等“蜀岗十宫“,都是他监督建造的。

    可以说,单论在杨广座下的风光程度,李阀拍马难及宇文阀,

    而宇文阀作为前朝皇族,自然是野心勃勃想拿回属于他们的天下。

    他们的触手伸及朝廷方方面面,可谓权势滔天,一步步将大隋的军权掌握在手,只要时间充足他们足以学杨坚那般轻松取得天下之权。

    这时李阀跑出来虎口夺食,宇文阀又怎肯善罢甘休

    更别说,宇文阀与李阀的关系本就不睦,杨广还在长安和洛阳坐镇之时,双方就没少互下狠手欲致对方于死地,此时李阀势大竟有直取长安之意,宇文阀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王世充也是直骂自己脑子笨,一心想要大权独揽,结果却是白白错过了宇文阀这样的巨大助力。

    果然,宇文阀听了他的来意后一拍即合,迅速达成了临时同盟约定,一同对付李阀的攻城战事。

    “哼,不是只有你们李阀有暗手的,老子同样不缺”

    出得宇文府,王世充一时意气风发,脑子转得格外迅速,由宇文阀一行想到了其它地方,顿时满脸狰狞冷笑连连。

    他倒是被艰难的形势弄糊涂了,身后还有在西域势力庞大之极的大明尊教呢,这么好的后手不用岂不太过可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