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关,将军府。

    “将军,您怎么来了?”

    林沙的突然出现,吓了镇守大将罗士信一跳,急急忙忙从外头赶了回来,见到林沙后立即见礼问道。

    “关中局势变化太快,我能不就近看一看么?”

    林沙轻笑,笑意未达眼底淡然道。

    “……”

    罗士信默然,关中局势变化之快,任是他这样的绝世猛将,都感觉摸不着头脑。

    自从李阀叛军杀入关中后,关中各种奇怪事情频发。

    要说最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李秀宁的突然爆发。

    这位李阀小姐,可真是猛人一个。

    李阀起兵之时,作为‘人质’滞留在长安的她,其实和弟弟李元吉一样,成了李阀抛弃的棋子。

    无论李渊还是李世民,在起兵之初根本就没有想过长安人质的问题。

    只是李秀宁这女人太过厉害,一发现情况不妙立即开溜。

    不仅自己安全跑路,而且自家未婚夫以及弟弟李元吉,也在第一时间安全脱离长安。

    长安留守王世充不愿下杀手,又没料到李阀人质反应如此迅速,等他亲自带人准备请李秀宁和李元吉姐弟之时,长安李府早就人去楼空。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阀早有安排,还是李秀宁气不过‘弃子’身份,没有和未婚夫一同逃回太原,反而滞留关中潜伏起来。

    等到李阀叛军势如破竹杀入关中,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兵锋直指长安之际,李秀宁突然爆发。

    她在距离长安不远之处立下招兵大旗,不过短短数日时间,便招得十万人马一跃成为关中有数的实力派大将。

    王世充被这女人的突然爆发,吓了一大跳。

    任谁身边突然多出一支,充满敌意人数超过十万的乱军,都会不安到睡不着觉的。

    不管这支大军是李阀暗中早有安排,还是李秀宁拉着虎皮扯大旗。王世充都要解决这只人马。

    只是对付区区一个女人,王世充信心十足,亲自率数万大军出城迎战。

    可结果,王世充悲剧了。

    她被李秀宁率军。打得大败亏输,要不是武功了得及时跑路的话,能不能安然逃回长安都两说。

    王部人马经此一战折损大半,王世充差点吓破了胆,以后龟随长安雄城不出。任由李秀宁率领手下娘子军在长安城外肆虐。

    李秀宁经此一战,威名响彻宇内,让人惊叹李阀果然人才济济,不仅李建成和李世民兄弟俩厉害,还有一个更厉害的李秀宁。

    可以说,在这一段李阀叛军主力还未杀奔长安城下,长安留守王世充龟缩长安城不出的时候,李秀宁和其麾下‘娘子军’是关中长安一带的最强势力,没有之一。

    王世充这混蛋败于一女子之手,一时威信大失甚至对长安城防军的掌握。都出现了不少的问题。

    这家伙倒也光棍,第一时间派出信使向潼关求援。

    罗士信老实将情况全盘告知,最后无奈道:“末将正准备率兵,前去关中腹地支援王世充!”

    “那你想过没有,遇上李秀宁的娘子军,如何应对是好?”

    林沙脸色平静之极,心中感叹连连,是金子在什么世界都能发光。

    无论是真实历史,还是大唐世界,李阀叛乱初期最出采的。除了李渊这个隐身幕后,什么事情都交由两个儿子出面打理的叛乱首领之外,就是李阀这位异军突起的李秀宁了。

    简直太抢眼了!

    难怪日后,无论李建成势大?;故抢钍烂袷拼?,这位都被死死压制再无出采之处,李秀宁的表现太过惊人,两兄弟在举兵初期联和起来都比之不上。

    “打呗!”

    罗士信满不在乎说道。

    “胡闹!”

    林沙怒眼一瞪,瞬间便将罗士信镇压下去,冷声道:“王世充可是军中有数高手。又是打老了仗的军中老鸟,一战之下在李秀宁手里也是一败涂地,你以为自己比王世充更厉害???”

    “将军!”

    林沙一眼差点没将魂魄瞪出窍的罗士信,梗着脖子不服道:“我承认那李家小姐确实厉害,可她能打败王世充,很大原因是王世充大意轻敌了吧?”

    “那你就没有大意轻敌?”

    林沙冷哼出声,好是惊雷在罗士信耳中炸响,震得这厮体内气血激荡好一阵头晕目眩,不满道:“是不是觉得对方只是一个女流之辈,只要你罗大将军出马,解决起来轻而易举?”

    “末将不敢!”

    心思被直接道破,罗士信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昂声道:“真要对上了,末将自会小心谨慎!”

    “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

    林沙似笑非笑瞪了这厮一眼,没好气道:“你这家伙也不想想,王世充可是军中有名的高手,一身武功只在你之下,怎么败得那么惨?”

    “难道其中还有缘故不成?”

    罗士信大吃一惊,猛脸不可思议惊问。

    “自然!”

    林沙冷笑,心道好你个混蛋王世充,既然要向河南官军求援,就要把情况都说清楚,像你这么说话遮遮掩掩藏半截,不是坑人么?

    见罗士信一脸迷茫,林沙冷笑道:“根据我从其它渠道得到的情报,李秀宁的娘子军中很有一批高手,武功着实不弱,最厉害的甚至比石龙那厮都要强上半分!”

    “怎么可能?”

    罗士信大惊失色,顾不得在林沙面前失态,急声问道:“将军,这是真的么?”

    前不久石龙率军来援,罗士信自然对这个军中‘无名小卒’心存怀疑,担心林沙这是任人唯亲给他添麻烦。

    结果心气不顺之下,找了个机会跟石龙好好切磋了番。

    最后结果自然不必多说,堂堂隋军出了名的悍将罗士信,被揍得鼻青脸肿狼狈万分,之后一段时间见了石龙都绕着走。

    可是现在一听,李秀宁的娘子军中,竟然有实力比石龙还强的好手,顿时像是兜头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

    “怎么,你怀疑我的情报来源?”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看向罗士信的眼神中,说不出的危险冰冷。

    消息是楼观道和巴陵帮同时传来的,又有长安隋军的军报在旁佐证,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楼观道虽然比不上佛门两大圣地慈航静斋和净念禅院,却也是在关中积累多年,无论人脉还是实力都不容小觑。

    至于巴陵帮,他们想要取信于林沙,想要在合作初期亮一亮肌肉,自然要好好表现一番,不然岂不让林沙小觑了去?

    “不敢!”

    罗士信低头认错,额头瞬间惊出一层细密冷汗,被林沙冰冷无情的目光吓了一跳,心脏砰砰狂跳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隋军第一大将之名,又岂是说着好玩的?

    “李阀布置多年,一旦起兵又岂是开玩笑的?”

    冷冷瞪了这厮一眼,语气平缓严厉道:“李秀宁身边的那帮高手很不简单,出现得太过突兀,很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临时加入娘子军的好手!”

    “难不成,这是李阀早就隐藏的后手?”

    罗士信也吃了一惊,满脸不敢相信问道。

    “自然!”

    林沙淡淡扫了这厮一眼,冷然道:“你以为王世充的身份就简单么,那厮背后也有强大的江湖势力支持!”

    见罗士信惊得一愣一愣的,他没好气道:“李秀宁身边要是没有足够高手护卫,早就不知道被刺死多少回了!”

    罗士信心头凛然,想起了还躺在病榻上修养的好兄弟秦叔宝,再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之念,他的武功虽然比秦叔宝要强,却也强得有限,并不认为要是自己遭遇江湖好手突袭,情况会被秦叔宝好上多少。

    “那将军,末将出不出兵支援长安?”

    被林沙当头棒喝,罗士信一时竟是心头发虚,有些傻头傻脑开口问道。

    “自然要支援!”

    林沙冷然一笑,嘴角挂上一丝讥讽轻笑:“不过如何支援,就是咱们的事情了,大可不必按照王世充的心意来!”

    罗士信一脸茫然,做洗耳恭听状。

    “咱们不必为王世充打生打死,以袭扰为主!”

    林沙冷笑道:“长安雄城岂是那么好破的,只要王世充自己立得住,又有咱们在外线摇旗呐喊,自然能让李秀宁那小娘子顿兵城下无可奈何!”

    罗士信好一阵愣怔,张大嘴说不出话来,感觉林沙这主意,也太消极窝囊了点,很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啊。

    “你这家伙,以后的仗有得你打,何必急在一时?”

    林沙一眼看穿这厮的心思,没好气道:“再说了,长安城中那么多世家权贵,总不能让他们放任一边,在旁悠闲看戏吧?”

    闻言,罗士信再次大惊,满脸震惊开声道:“将军,那些长安世家权贵,大部分都跟李阀有藕断丝连的关系,现在形势又是如此混沌,他们肯卖力才怪!”

    轻轻扫了罗士信一眼,林沙心中满意,笑道:“看来你这家伙,倒也不完全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汉!”

    瞧您这话说的!

    罗士信好不郁闷,却是只能装傻一笔带过。

    “总会有世家权贵坐不住的,不是每家都跟李阀有密切关系!”

    林沙微微一笑,眼中闪过莫名光芒……(未完待续。)

    PS:  我汗,登陆作者后台花费了半个小时,更新晚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