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被李阀悄无声息阴了一把,怎么都要想个法子还回去。

    可还没等他所有动作,潼关突然传来急报,守关大将秦琼秦叔宝遇刺,身受重伤无法再理军务!

    “这是怎么回事?”

    林沙满脸阴沉,在洛阳留守朝堂的内部花厅,接见了前来报信的使者。

    “回大将军,秦将军前些天带兵出巡,结果遭到数十江湖好手偷袭!”

    那信使额头冷汗密布,战战兢兢解释道:“经历一番苦战,秦将军身边亲卫全部战死,随行三百将士伤亡大半,苗秦将军也在围攻中身受重伤!”

    “那些偷袭的江湖好手,是什么人知道么?”

    林沙目光一凝,眼神森冷沉声喝问。

    “不清楚!”

    信使吓得浑身发抖,全身冷汗几乎要将身上衣裳全部打湿。

    “秦将军眼下情况如何,有没有生命危险?”

    林沙无奈,只得转移了话题。

    “秦将军身上多处受创,而且创口处经过郎中检查,都有毒素依附其上!”

    信使战战兢兢回答,脸色发白哆嗦道:“所幸这些毒素都不是很厉害,郎中已经替秦将军做了处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竟然用毒,好狠辣的手段!

    林沙脸色阴沉,冷声问道:“秦将军现在清醒过来了么?”

    “已经清醒过来了!”

    信使说到这,明显松了口气,语气轻松道:“来前郎中表示秦将军的身体底子很好,只需好好修养便能彻底痊愈!”

    “那就好!”

    林沙松了口气,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沉,沉声道:“秦将军遇伏,那罗将军呢?”

    信使脸色微微一白,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罗将军得到消息后,立即加强了潼关的防务。发现了好几股不明身份的江湖好手,不等官军前去捉拿他们就迅速撤离!”

    “还真是够果断的!”

    林沙冷笑,吩咐道:“你马上回去告诉罗将军,加强潼关防备。估计那些人只伤了秦将军,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是,征北大将军!”

    信使松了口气,急忙恭敬道别退了出去。

    ……

    秦叔宝遇刺之事,在洛阳留守朝堂引起轩然大波。

    秦叔宝的死活。这帮留守大佬根本就不在乎,他们更看重的是潼关镇守大将的位置。

    一时间,为了争夺这个位置,留守朝堂闹得鸡飞狗跳不可开交。

    林沙懒得跟这些家伙理论,直接找到越王杨侗,跟这位少年亲王把情况一说,表示这很有可能是敌对势力,想要插手潼关军务的手段。

    至于他们为何想要插手潼关军务,目的不言而明,自然是想要切断河南与关中的联系。

    而眼下有这种迫切需求的。除了正着急攻打关中的李阀还能有谁?

    杨侗问林沙有何想法,能够解决李阀暗中插手的隐患。

    林沙也没客气,直接推荐了自家府邸临时大管家,原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石龙,准备给他挂个临时军职,率领五千幽州铁骑加强潼关防务。

    同时,他还准备分批轮换潼关城里的驻守隋军,林沙怀疑这些隋军之中,很可能也隐藏有不少李阀暗子。

    不然,秦叔宝巡视事宜。除了罗士信之外,也只有潼关军中的几位实权将校知晓,那帮身份神秘的江湖好手,哪里那么巧合就埋伏在秦叔宝的行径路途之中?

    越王还是少年心性很是好哄。只要别拿他当小孩子看待,又有合情合理的解释,这小子还是很好说话的。

    于是,让留守朝堂一干大臣郁闷的事情发生了,越王杨侗一意孤行,采纳了征北大将军林沙的建议。让推山手石龙带五千幽州铁骑驻扎潼关。

    林沙默不做声,在这一刻全力运使精神异力,整个宽大留守朝堂的一举一动全都纳入他的五感监视之中。

    没有释放他那一声强大气势,也就不虞被一干留守大臣发觉。

    果然,再狡猾的狐狸,终于还是露出了尾巴!

    林沙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清晰敏锐的气机感应,让他感知到了好几位留守大臣激烈起伏,却又隐藏得极深的气息。

    等林沙确定了他们的身份,惊讶的发现其中文武都有,甚至还不乏从三品的屯卫将军,尽管不知他们跟李阀关系到底亲密到何种程度,可是李阀的势力之庞大也让人心惊。

    都不需要林沙亲自动手,他只是将消息隐秘的告之独孤家在留守朝堂的代表,之后留守朝堂的腥风血雨基本上就与他没有多少关系。

    前文就说过,宇文阀和独孤阀,对李阀的观感十分恶劣,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用仇敌来形容。

    如果李阀反了去,其余两阀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大好时机。

    而李阀表现得气势如虹,自从兵出太原以来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兵锋甚至直指帝都长安,这让独孤阀和宇文阀感觉十分不安。

    谁都不是傻子,李阀的战事如此顺利,其中没有猫腻傻子都不会相信。

    眼下,能有清除李阀在留守朝堂秘密势力的机会,他们要是不抓住哪就叫见鬼了。

    等石龙率领五千幽州铁骑,马不停蹄赶赴潼关支援后,林沙也没闲着。

    先是命令驻守商洛一带的老将裴仁基出动,直接兵发山西威胁李阀老巢安全。林沙给裴仁基下了严令,必须让李阀感受到威胁!

    同时,秘密调兵遣将,在不惊动不调动河南地方隋军的情况下,又从平安无事的幽州抽调五千铁骑南下。

    而河北窦建德手下大将刘黑挞,得到林沙密令迅速返回河北,与窦建德汇合,准备好好给突厥和李阀一个巨大惊喜。

    与此同时,林沙还将潼关镇守大将秦叔宝遇刺,以及东都留守朝堂所作一系列布置,以简报的方式直接送到长安留守王世充手里。

    王世充接报之后吓了一跳,以他敏锐的嗅觉,立即察觉出了其中巨大的阴谋味道。

    跟林沙猜测的一样,他也把怀疑对象对准了正在关中肆虐的李阀叛军身上。

    得了提醒心中凛然,王世充立即暗中派出心腹人手调查,结果收集到的一些情报,却是惊得王世充吓出一身白毛汗。

    长安城内,最近气氛很是诡异,被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氛围笼罩。

    王世充之前不以为意,觉得这只是李阀叛军快打过来了,城里人心惶惶的具体反应罢了。

    可是经由林沙通报提醒,心中起了防备的他暗中一查,结果却查出了城中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长安城中的帮派,不少都异动频频。

    某些大臣的举动也很是古怪,最让他心惊的是,长安城防军内部暗流汹涌,好似也出了乱子。

    王世充是个狠人,作为真实历史上隋末最出名的军阀之一,能跟李唐争雄的存在,自身实力又不差,怎么可能长安城的种种古怪视而不见?

    不要忘了,他手头可是掌握了从南方带来的数万精锐的。

    当然,他没林沙那么有底气,敢带兵直接围了跟李阀有密切关系的大臣府邸,又或者干脆不管不顾直接杀人立威。

    长安帝都豪门权贵无数,牵一发而动全身,王世充还真没那胆量,有将这些豪门权贵全部得罪的勇气。

    但他对付起长安的异动帮派,却是毫不手软杀伐果决,一时间长安城内赶叫惊呼声一片,各级衙门大牢人满为患好不热闹。

    单单只做这些,王世充心中自然没底得很。

    他真不知道,长安城里到底有多少门阀权贵跟李阀暗中联络有亲,会在李阀攻城之时反戈一击里应外合。

    此时王世充的野心,还没膨胀到欲参与天下争霸的程度,最多也就是想做个一个地方性质的军阀而已。

    眼下面临严重到威胁整个王家生命安全的变故,他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问题,直接一封急件派遣心腹手下送到洛阳征北大将军林沙手里。

    “王世充的求助信!”

    看到信中内容,林沙感觉很有意思。

    真实历史上的隋末枭雄,此时却低三下四向他请求关键时刻的援助?;蛔飨执餍兴捣ň褪?,哥们处境不妙,希望关键时刻拉兄弟一把!

    好笑之余,他忍不住深深皱起眉头。

    以王世充的傲气,都忍不住低头向他求援,可见长安城的局势,已经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

    不过有王世充在,李阀再想像真实历史,又或者大唐原书那般轻取长安,那是万万都不可能了。

    只要王世充能够拖延一段时间,东都方向的支援力量,便能迅速抵达给予李阀叛军沉重一击!

    到底要不要答应王世充的求援呢?

    林沙只是思考了片刻,便做出了决定,很快便书一封,交由王世充的心腹带回,以便稳住隔壁老王不安的心。

    “嘿嘿,李阀,你们就使劲的作死吧,老子会让你们明白,幽州军不是那么好惹的!”

    抬头看向长安方向,目光深邃好似能透过墙壁,穿透空间看到那座雄伟的巨城,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冷厉杀机……(未完待续。)

    PS:  推荐票,月票,同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