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将军府,今日还真是热闹??!”

    林沙悠然的声音,从宽敞的练武场想起。

    拓拔玉先是有些迷糊,可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大变。

    咝!

    正想开口说话,不料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疼痛传来,疼得他倒吸冷气脸色更加苍白数分。

    刘黑挞也是震惊莫名,不知道林沙这又是出去干什么?

    刚才发生的一幕,让他到现在都感觉不可思议。

    征北大将军林沙竟然如此厉害,连武尊毕玄的面子都不卖。

    至于林征北话中的意思,竟是好象武尊毕玄都不是他的对手,刘黑挞只是一笑便罢。

    吹牛谁不会???

    林征北真要有这能耐,只怕早就威名远扬传遍江湖,哪个蟊贼还有胆子敢主动上门找茬?

    “征北大将军好大的威风??!”

    这时,门外一声清脆好听的女声,打断了刘黑挞的思绪。

    他有些好奇的扫了拓拔玉一眼,不知道这位武尊弟子激动个什么劲,看那一脸煞白额头冷汗淋漓的摸样,显然脸上的巴掌不好受吧。

    “少跟我废话!”

    林沙毫不客气的冷喝声传来,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声音森冷让人心头发寒:“看起的气息,跟那个拓拔玉都是毕玄那老家伙的徒弟吧!”

    “咯咯,征北大将军好眼力!”

    那清脆悦耳的女声主人显然十分大胆,竟然有胆子跟林沙开玩笑:“不知道征北大将军,想如何处置小女子?!?br />
    “那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林沙的声音依旧冷淡,听起来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说话间,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一男一女两人先后走进偏厅。

    为首那男子,身材魁伟给人以凛然威慑,不是征北大将军林沙又是谁?

    身后跟着一位身段婀娜的女子,头戴垂以珠翠的帷帽,身穿宽大罩袍罗。裙下却露出一对赤足。

    这摸样让刘黑挞看直了眼,虽然大隋民风开放,却没开放到闺阁女子随意露足的程度,又不是家里太穷连鞋都做不起的村民。

    此女长得非常娇俏。瓜子口脸,两颧各有一堆像星星般的小斑点,予人俏皮野泼的感觉。秀目长而媚,乌灵灵的眼睛充满不驯的野性,

    更奇特的是。她手上还把玩着一把造型奇特的腰刀。

    这种在突厥人中非常流行的刀子,最利马战,刀型微弯,前锐后斜,没有护手,刀柄处扎着布条,自刀起平铲平削,刀刃平磨无坑,由于刃身只有寸许阔,故极为尖利。

    而此女手上的腰刀显是极品。在梁衍上的灯笼光掩映下,熠熠生辉,寒光浸浸。只从她随手耍的一些花招,便知她的武功绝不逊于拓跋玉。

    不是被征北大将军俘虏了么,怎么还能玩刀?

    刘黑挞脑中一片迷糊,总感觉这景象有些不对劲。突然他想到一个可能,难不成征北大将军看上了这胡女?

    “师妹,我不是叫你留在外头么?”

    拓拔玉满脸吃惊,顾不得脸上的疼痛怒声道。

    这娇娇女小嘴一撅,目光移往拓拔玉猪头似的脑袋上。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不屑地道:“师兄你话说得好听,说有你一人足以??墒鞘γ梦易蟮扔业炔患愠隼?,便只好亲自进来看一看情况了!“

    “你!”

    拓拔玉气得差点没晕死过去。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师妹没有任何办法。

    “怎么,师兄成了这副摸样?”

    那少女眼波流转咯咯一笑,哪壶不开提哪壶,轻笑道:“都快变成猪头了,这还是我那英俊潇洒的师兄么?”

    刘黑挞看的啼笑皆非,心道这两师兄妹简直就是一对活宝。都什么时候了?;褂行那楹涂障卸鹤焖F??

    拓跋玉这时冲着林沙说道:“我这师妹一向被师尊宠纵惯了,征北大将军还请勿介意?!?br />
    “哼,师兄说什么废话,有师傅在林征北还敢拿我们怎么样?”

    那少女却是娇蛮得紧,一脸不在意笑道。

    啪!

    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突兀响起,刚刚还有峙无恐的少女惨叫出声,修长婀娜的身躯像是麻袋一般,在空中转了几个圈一头栽倒在地。

    惊,震惊,惊得目瞪口呆!

    无论是刘黑挞,还是被揍成猪头的拓拔玉,都没料到林沙如此狠辣无情,说动手就动手不留丝毫情面。

    那可是一位长相颇为可人的小姑娘啊,亏这位征北大将军下得去手。

    “毕玄算个屁,有本事你们叫他过来!”

    林沙冷冷一笑,没有理会震惊莫名的两只呆鸟,自顾自坐回案几后的椅子上,目光森冷淡然开口:“拓拔玉,给你个机会,说说吧你们师兄妹来此的目的!”

    拓拔玉双目似欲喷火,见师妹被一耳光抽飞,过了半刻都没缓过神来,顿时心头一凉不敢造次,急忙低头将眼中的怨毒藏好,有气无力解释道:“今趟我们师兄妹前来求《长生诀》,并非强取硬夺?!?br />
    说话空挡,他突然感觉身子一冷,好似被凶残野兽盯住一般,顿时寒毛倒竖急忙说道:“出来之时师尊有言,他只要把《长生诀》翻看一趟后立即归还,兼且可传绝艺兑换,我们师兄妹并不想占人便宜!“

    “话说得好听!”

    林沙冷笑,满脸讥讽道:“只怕毕玄那老家伙,不知道《长生诀》在我手上吧?”

    “是的!”

    拓拔玉一脸沮丧,垂头丧气道:“我们师兄妹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洛阳,没有回去跟师傅禀告?!?br />
    “说说吧,你们从暗打探到的情报,说我手里有〈长生诀〉的?”

    转念间便想清楚了其中关节,林沙目光森冷逼问道:“别跟我打马虎眼,真把我给惹火了,估计你们师兄妹两个不会有什么好下??!”

    拓拔玉本来还有些犹豫,可听了林沙的威胁后,顿时生生打了个冷战,顿时额头惊出一层细密冷汗,急声解释道:“我们师兄妹,是从李阀那力得到消息的!”

    “李阀?”

    林沙目光一凝,没想到这事竟是李阀暗中主导。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自己武功太高李阀根本就奈何不了。

    想要请动慈航静斋也不现实,慈航静斋可在他手里吃了不少亏,自然知道双方之间的武力还有差距。

    除非他们请动散人宁道奇,可宁道奇虽然是慈航静斋的打手走狗,毕竟身份地位摆在那儿,他为慈航静斋出手没二话,可是要替李阀出手的话,估计慈航静斋的人也没这么大面子。

    于是,李阀便把主意打到武尊毕玄身上。

    以李阀的能耐,哪能不直到拓拔玉师兄妹来找林沙,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只要拓拔玉师兄妹两个出事,不愁护短的毕玄不出手!

    可惜啊可惜,李阀千算万算,却是算漏了在雁门关之时,就跟武尊毕玄有过交手,毕玄最后还被逼退走,自然明白林沙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没错,就是李阀的二公子李世民!”

    拓拔玉倒也干脆,直接把李阀和李二给卖了。

    “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被人卖了还蒙在鼓里,活该你们倒霉!”

    林沙冷笑出声,目光之中射出两道森寒光芒,毫不客气打击道。

    拓拔玉先是一呆,脸上迅速露出恍然愤恨之色。

    “哼,林征北你等着吧,我师傅得了消息不会放过你的!”

    可就在这时,刚刚被林沙一耳光扇飞,挣扎了半晌的淳于薇突然尖声大叫:“我们今趟来的除我们师兄妹外,还有师尊一手训练出来的“多北塞十八骠骑“,人人悍不畏死早就得了我们的吩咐,只怕用不了多久师傅就会来取你狗命了!“

    “你师傅毕玄有没有本事取我性命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这次死定了!”

    林沙呵呵一笑,身形一闪突然出现在淳于微跟前,就在这小女子惊恐的目光中,蒲扇大掌狠狠击下。

    “将军手下留情!”

    拓拔玉惊得魂飞魄散,顾不得其它手脚并用爬了过来,想要阻止林沙的辣手催花。

    可惜已经太迟了……

    在淳于微尖利的大叫声中,林沙一掌轻轻拍在她的丹田上,而后掌劲暗吐,瞬间便将其丹田中的真气震散。

    噗!

    内功被废,淳于微身子一颤尖叫声噶然而止,精气神瞬间衰落几个档次,一下子变得萎靡不振。

    “不!”

    拓拔玉连滚带爬跑了过来,满脸狰狞大喊出声。

    “舔燥!”

    林沙冷冷扫了这厮一眼,在其惊恐万状的目光中,手掌闪电般探出,在他的丹田处轻轻一探,而后迅速收回手掌。

    “你—好—狠!”

    拓拔玉目呲欲裂,噗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精气神以及气息瞬间衰微下去,整个人都变得恍恍惚惚好似失了魂魄。

    “想要来中原撒野,就得做好付出惨痛代价的准备!”

    林沙淡然一笑,根本就没将这对师兄妹放在心上,顺口招呼门外的亲卫,将这两位好好关押在后院的厢房里,他还要通过这两位,将突厥那位武尊给钓来。

    “怎么样,看了这一出戏,心中有何感想!”

    收回思绪,林沙扫了眼目瞪口呆的刘黑挞,淡然问道。

    “突厥杂碎,狼子野心,该死!”

    刘黑挞心头一紧,不敢怠慢急忙表态。

    林沙顿时欢畅大笑……(未完待续。)xh:.181.24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