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刘黑挞,见过征北大将军!”

    洛阳征北大将军府邸正堂偏厅,一位身材魁梧高大,满身精悍气息,双眼炯炯不时闪过锐利精光的雄壮青年,一脸沉静拱手拜见。

    “刘黑挞?”

    林沙目光沉凝,好似两柄利剑,轻轻扫过眼前面色黝黑的雄壮青年。

    “正是在下!”

    刘黑挞不卑不亢,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冒出一丝森森寒意,也不知为何总感觉眼前年轻大将军很是危险。

    “不错,很不错!”

    只是稍稍感应一番,林沙便露出满意神色:“年纪轻轻,便已有一流高段实力,假以时日达到宗师之境不在话下!”

    “将军……”

    刘黑挞猛然抬头,脸上全是震惊不解之色。

    “实力到了本将军这等程度,只需观气望气,便可大概得知一人的实力境界!”林沙神色平静,语气轻松道:“除非你身怀隐匿气息的武功,不然想逃过我这一双眼睛却是很难!”

    “将军好眼力!”

    刘黑挞脸上的恭敬神色更甚数分。

    “刘黑挞你也是从战场上杀出的威名,一身铁血悍气本将军很是亲切!”

    林沙呵呵一笑,眼中带着轻松笑意:“尽管本将军对江湖之事不甚了解,却也听闻刘黑挞你可是年轻一辈中难得一见的杰出人才!”

    “将军谬赞了!”

    刘黑挞很不好意思,内心深处的那点点排斥情绪,也不知不觉消散干净,只觉眼前这位威名赫赫的征北大将军,说话很是中听啊。

    “本将军说话向来直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从不含糊!”

    林沙神色平静,看着眼前这位在髓末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憨厚青年,笑了:“江湖传言,刘黑挞你和那草原蛮子拔锋寒。扬州那两小混混寇仲以及徐子陵,还有花间道的传人侯希白,可是并称年轻一代最出色的几位??!”

    “比起将军您,自是远远不及!”

    刘黑挞黝黑的脸膛。闪过一丝红光,感觉林沙的话很是中听,心头的骄傲都给激了起来,忙不迭恭维道。

    “情况不同,不好一概而论!”

    林沙皱眉轻笑。对刘黑挞这厮的真性情感觉很是好笑,他都有几百年数世经历,要是还跟年轻一辈出色人物不分上下,那才叫活到狗身上去了。

    “好了,客气话无需多说!”

    见气氛差不多了,林沙摆了摆手轻笑道:“咱们直奔主题,窦建德派你过来,有何要事?”

    说着,脸上的神色变得郑重起来,偏厅原本轻松的气氛一扫而空。

    窦建德可是他安排在河北的一枚重要棋子。现在依旧跟河北世族,还有塞外异族勾勾搭搭不清不楚。

    这都是林沙暗示所为,窦建德也一直做得不错。

    谁也不知道,纵横河北的绿林霸主,早早便向林沙低头投诚,暗中替林沙做着一些隐秘事情,只等时机成熟给天下群雄一个巨大‘惊喜’。

    要是林沙一下子掌握了幽州,河北和河南三地,不说有志天下的豪杰枭雄们会不会联手来攻,单单杨广方面的忌惮都不是好处理的。

    如今林沙明面上的实力被一分为二。幽州和河南,中间还隔着一个河北,如此情形杨广才不会轻易怀疑他什么。

    不是他害怕杨广,只是毕竟跟杨广有些情分在。没必要将大家的关系弄得僵硬不睦,眼下情况就很好。

    杨广将他树立成对抗北方世家门阀的标杆,在官面上的支持当真不遗余力。

    就冲着这份别有深意的信任,明知杨广命不久矣,他还要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打脸扇耳光,那就二傻子。

    而且窦建德隐藏在暗中??梢蕴媪稚呈占胶芏嗉纫氐闹匾楸?。

    比如,北方叛军的动向,还有突厥方面的适时情况,还有河北世家大族的一些手段和举措等等。

    这些,对林沙来说算不得急务,但绝对说得上重要的情报。

    而且,他之前也吩咐过,没有重要事情不要派人直接过来联系。

    眼下刘黑挞这位心腹大将都派了出来,不怕暴露与林沙之间的联系,可见事情有多严重。

    不是他对窦建德的忠诚有多确信,而是对生死符的威力有自信。

    想要解除那玩意的威胁,非得有精通真气阴阳变化之道的宗师高手出手不可。但是放眼整个天下,有这份能耐的宗师高手林沙还没听闻过。

    大唐世界是高武世界不假,估计是因为天地灵气太过充裕,真气修炼十分容易的缘故,宗师级高手太过注重精神境界以及对天地自然的感悟上,在具体的级别方面却是远远不如金庸武侠世界。

    比如招式,比如对真气的运用技巧方面,他就感觉大唐世界的武学,太过简单直接了点,远没有金庸武侠世界的繁复多样。

    迎着林沙好奇的目光,刘黑挞不知为何,竟然感觉有些紧张。

    吞了吞唾沫,他轻轻甩头将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甩脱,脸色一板肃声道:“将军,窦帅派我过去,是想告诉将军一声,塞外异族有异常举动!”

    大堂偏厅的气氛瞬间迟滞,压抑沉闷得让人十分难受。

    “异常举动?”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冷声问道:“是突厥吗,他们还真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疼??!”

    “不仅仅是突厥!”

    刘黑挞满脸凝重,解释道:“最近一段时日,突厥方面确实频频派遣使者,来见窦帅,许诺好处无数要窦帅投靠!”

    “嘿,突厥那帮家伙,真是越混越回去了!”

    林沙冷笑,脸上沉肃一片缓声道:“有本事直接杀进中原,尽会弄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

    刘黑挞哑然,心道眼前这位说得倒是轻巧,当初雁门关一战,突厥可是被坑得不轻,直接伤亡逼近十万,已经算得上伤筋动骨,连弹压草原各族都艰难得紧,哪还有精力和空闲出兵南下找茬?

    “说说吧,除了突厥异动之外,还有什么情况?”

    林沙也是清楚突厥的情况,不过是没牙的老虎,看起来威风凛凛实则危害不大,起码他们根本就没精力和能力南下中原做什么大坏事。

    “将军,最近吐谷浑动作频频,也派出几波使者,来跟窦帅有过接触,看他们的样子也是野心勃勃不甘寂寞??!”

    刘黑挞脸色一肃,眼中精光闪烁沉声说道。

    “吐谷浑?”

    林沙心头轻轻一动,突然想起正常历史上,自从突厥衰落后,与大唐帝国几乎纠缠了数百年的吐蕃,顿时眼中一片寒凉。

    刘黑挞自然不知晓林沙此时所想,而是认真解释道:“将军,吐谷浑乃铁勒死敌,其王伏允一向野心甚大,不时派遣高手到中原来打探消息?!?br />
    “隋帝杨广曾派杨雄、宇文述两将追杀伏允,杀了千多人,俘虏无数,伏允凭着武功高强,率残兵杀出重围,逃往党项?!?br />
    显然,他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对吐谷浑的情况十分了解,冷静解释道:“这两年他们趁中原乱成一团,乘机重整军旅,收复失地,现正图谋大举,成为突厥、铁勒两族外我中土最大的祸患?!?br />
    “窦建德是什么意思?”

    眼睛微微眯缝,林沙不急不缓开口问道:“他对吐谷浑,可有什么章程?”

    “将军,窦帅认为必须将吐谷浑的野心打下去!”

    刘黑挞眼中杀机闪烁,浑身气势勃发好似一头择人而噬的凶残野兽,危险而又冷酷异常。

    这才是刘黑挞,髓末历史上的枭雄之一,给李唐制造了不少麻烦的狠人。

    “呵,小小吐谷浑都敢对我中原虎视耽耽!”

    林沙轻轻一笑,却让刘黑挞浑身汗毛倒竖心中发寒,紧接着一股滔天杀气扑面而至,他只觉呼吸困难心都在跟着颤抖。

    眼前出现修罗地狱般的惨烈幻象,刘黑挞也是经历过沙场征战的猛人,很快清醒过来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惊叹。

    厉害,实在太厉害了。

    单单依靠气势,便能让他产生短暂的幻觉。要知道高手过招,争的就是那电光火石的瞬间,他自忖如果林沙气势全开的话,他竟是连一招都难以接下。

    真是,可怕的家伙!

    “看你刚才说话的摸样,好象还有未尽之言???”

    身上凛然气势一放即收,林沙又恢复成了那个不动如山的沉稳摸样,语气轻松缓缓开口。

    “是的,将军!”

    刘黑挞却不敢有丝毫小觑之心,脸色凝重沉声回答:“听闻吐谷浑大王伏允之子伏骞乃不世之才,不但武功已达出神入化之境,还谋略过人,野心不下于乃父!”

    “那又如何?”

    林沙淡然轻笑,眼中杀机闪烁冷然道:“这样的角色又不是没见过,李阀那位二公子,做得可比什么伏骞可要过分多了!”

    刘黑挞闻言一乐,他来的时候也在城里听闻了李二的大名,简直不敢相信这位怎么能做出那等龌龊之事?

    他接着,又向林沙介绍了一下有关吐谷浑的情况,着重介绍的依旧还是那位伏骞,听说此人出生时脸上便长了虬髯,故从少便以虬髯示人,如今又表现得这般惊人,让人不得不心生忌惮。

    返祖?

    林沙却是真的来了兴趣,能有明显返祖现象的家伙,天赋异秉倒也说得过去,就是不知道这位的天赋到底有多强悍……(未完待续。)xh:.181.24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