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更是知晓,能够堵住李阀兵出山西的两位隋军大将,宋老生和屈突通,前者败得莫名其妙,后者干脆就是初唐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李阀之前做了太多准备,内里关系盘根错节,水深得让人触目惊心。

    不管是真实历史上,还是大唐原书中,李阀起兵后几乎一路顺风顺水,没有遇到丝毫阻碍便拿下长安。

    可是现在,有了林沙的存在,李阀休想占得便宜!

    “奉征北大将军令,由秦叔宝和罗士信两将镇守潼关要塞!”

    “奉征北大将军令,长安隋军作好应对逆贼李渊的准备!”

    “奉征北大将军令,屈突通作战不利免去河东守将之职,由大将程咬金接任,务必不让逆贼李渊可以轻松攻打关中!”

    “……”

    林沙要么不做,要做就是一连串手段。

    越王杨侗那小子很是好哄,林沙只是跟他说了说形势,并很直白告诉这位少年王爷,李阀筹谋已久,只怕现在关中很多城市的官员,以及各地驻军,被李阀渗透得差不多了,只怕李阀兵锋所指不会有任何阻碍。

    有了之前被一干不怀好意的大臣哄骗,无知无觉便跟林沙交恶的不好经历,又有在幽州军锻炼几月的经历,越王这小小少年倒是成熟不少。

    林沙的态度还算诚恳,又没把他当小孩子哄劝,这小子便干脆不理会这些,全权让林沙处理针对逆贼李渊的事务。

    本来,林沙没有插手长安防务的想法,无论是坐镇的代王还有王世充,都不是啥省油的灯。

    只是让他没料到的是,代王指挥宋老生和屈突通阻拦李渊西进关中,结果却败得一塌糊涂,王世充趁机掌握了长安的话语权。

    这厮第一时间向林沙来信求援。表示了对独自守住长安的极大担忧。

    不愧是隋末数一数二的枭雄,这么快就看出了关中的问题来了。

    历史上,李渊起兵之后,几乎一席卷之势轻松拿下整个关中和长安。

    这里头。要说没有古怪,傻子都不相信。

    而在大唐原书中,李阀拿下长安的过程更加顺利。

    帝都长安,可谓天下第一雄城。

    高达数十丈,城墙厚实无比。就是让人搭云梯慢慢攀爬,起码也得小半刻功夫。

    城墙上防御的重型武器可不在少数,只要操作得当分派合理,李阀大军就是攻上个十年八年,不将长安城里的粮食耗得干干净净,也别想踏足长安城半步!

    可结果呢,长安却连半个月都没守住。

    王世充显然看出了问题,尽管他可林沙这般凶狠,却是知道向林沙请求援助,帮他解决长安以及关中内部的某些问题。

    既然王世充都求上门了。林沙自然不会客气,说起来如果长安配合洛阳一同行动的话,能叫李阀好好喝一壶的。

    于是,他第一时间便直接下令,要求长安留守王世充,捉拿留在长安作为人质的李阀嫡系李秀宁以及李元吉。

    可惜,命令下得还是太晚了些,不知道王世充到底是什么想法,是不是有事后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心思。

    李秀宁和李元吉都提前溜出了长安,林沙也没有理会这些‘小事’。接着便向王世充要了潼关守将一职。

    他做好了最坏打算,如果关中情况依旧如原书历史那般,他不介意亲自带兵杀入关中,给李阀那帮阴谋家一个狠狠的教训。

    想要进入关中。潼关就必须握在手里,否则连门都进不去,还打个屁的仗???

    也不知道王世充是不是感受到了巨大压力,竟然想也没想便答应了林沙的‘苛刻’要求。

    既然如此,林沙自然不会矫情什么,第一时间便派出了秦叔宝跟罗士信两员大将坐镇潼关。随时观察关中局势变化。

    这两位,在原书中此时都加入了瓦岗,跟在李密身边混饭吃。不过眼下却是没这个可能了,好好的官军大将不当,脑子被驴踢了才会投靠瓦岗贼寇。

    在公开或者私下场合,林沙不止一次对同僚或者下手冷笑道:“李渊算什么东西,竟厚颜无耻得向突厥始毕可汗称臣,答应将征伐所得的子女玉帛送给突厥人,教人齿冷?!?br />
    “本将军在雁门关打得突厥人鬼哭狼嚎,他倒好,直接给突厥人当奴才了!”

    “李渊自立为大将军,以裴寂为长史,刘文静为司马,以大儿子建成、二儿子世民为三军正副统帅,准备进军关中。这下好了,遂了李二的愿!”

    “我早就说过,李世民是个不安定因素,他们家就他一个白丁,要是李渊不反他根本就没有出头之日,就连他那个性格有些莽撞的弟弟李元吉也比不上!”

    “现在好了,一下子坐上了副统帅的位置,无论身份地位在李阀内部的话语权都大大增加,果然是个野心之辈,小小年纪心机便如此深沉,甚至为了出头不惜为自家老爹拉皮条,呵呵?!?br />
    不管这脏水泼得有没有效果,林沙都不会放过往李二脸上摸灰的举动。

    这厮太嚣张了,整个李渊造反的过程中,就这厮蹦达得最欢。

    李建成还没开口呢,这厮已经把事情都被办得差不多了。

    “李阀打的倒是如意算盘,却不知正中刘武周的下怀。只要太原空虚,刘武周不乘机攻下太原才怪。而且李阀未来的情况,谁知道会怎么样?”

    王二这厮,倒是机灵一会,很是配合问道:“难道李阀不知向突厥人称臣,等若引狼入室吗?”

    林沙冷笑,毫不客气讥讽道:“他们自己都是狼,那有什么引狼人室的问题。李渊之妻就是鲜卑族的胡女,虽未若宇文阀本身就是胡人,但也好不了多少。且李阀熏染胡俗甚深,实与胡人无异?!?br />
    得了,林沙的连番布置,以及一番刻意言辞,在洛阳官场确实造成了不大不小的波澜。

    最起码,李二的名声一落千丈。

    不安于室,绕过作为世子的大哥‘胡作非为’。

    给老爹拉皮条,简直枉为人子。

    野心勃勃小小年就手段阴狠,以后还了得?

    而且洛阳坊间,这样的流言也开始迅速流传。寻常百姓只当茶余饭后的消遣,江湖中人则是不耻李二的为人和所作所为。

    所谓破坏总比建设易,李二之前打造的大好名声,就在一波流言的攻势下迅速降至冰点以下。

    最妙的是,经过林沙之前一番疯狂的清扫,李阀布置在洛阳的势力损失惨重,虽然说不至于被连根拔起,但是侥幸逃得一劫的不过都是小虾米,根本就于事无补。

    他们此时躲还来不及,哪有胆子跑去市井替李二辩解?

    而暗中支持李二的净念禅院,此时又被林沙派并强势围住。

    尽管禅院中和尚高手众多,围在外头的一千隋军将士,真不够他们杀的??墒庆喝词遣桓衣依?,一旦跟围在外头的隋军交恶,起码一个造反的名头是跑不掉的。

    净念禅院是佛门圣地又如何,只怕征北大将军巴不得他们不老实,然后带将禅院直接推成平地。

    也是因为如此,净念禅院此时可以说与世隔绝。

    如此一来,自然不是很清楚坊间流言的内容,等他们以后反应过来之时,木已成舟想要挽回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了。

    好好布置了一番,给李阀和李二都瓦好了坑,林沙这才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瓦岗李密不知发了什么疯,竟然唆使手下头号心腹祖君彦,对外发布了针对杨广的十大罪状:

    “一弒父;二****;三荒湎酒色;四建宫殿楼台,奢侈浪费;五苛捐杂税,压榨百姓;六巡游天下,建造长城;七征伐高丽,穷兵黩武;八拒直谏,杀直士;九贿赂成风,君子在野,小人在位;十言而无信?!?br />
    “将军,李密这厮如此行径,是何用意?”

    王二急匆匆将消息告之林沙后,便有些疑惑开口问道。

    “不过是想给自己称王多加几分正义名分罢了!”

    林沙冷笑,满脸不屑道:“李密当真不愧是幕僚出身,就喜欢玩这样虚头巴脑的事儿!”

    可不是么,真要有实力的话,别说李密想称王称帝,就是你说你是玉皇大帝,也没人敢在明面上反驳。

    可惜如今的瓦岗可不必原著,没有打下兴洛仓和黎阳仓,也没能拿下荣阳,势力缩水严重,李密还被张须陀赶得不得不向南方发展,与江淮杜伏威大打出手,这时候称王称帝简直就是惹人发笑。

    “那咱们要不要给他一点教训?”

    王二大大咧咧,一点都不把李密这没牙的老虎放在心上。

    “自然要给让他好看!”

    林沙冷笑,不屑道:“要是没个反应,别人岂不是把咱们当成李渊那类的反贼了?”

    于是,很快荣阳通守张须陀便接到命令,要他对瓦岗军发动一次进攻,最好能打得李密心疼。

    张须陀心领神会,很快就布置妥当突然对瓦岗展开攻势。

    而坐镇洛阳的林沙,却是突然接待了一位河北绿林赫赫有名,同时也是江湖上最出彩的几位年轻俊杰之一……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月票h:.4.4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