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国公李渊,在太原起兵造反!

    好似平地起惊雷,整个北地都震了一震。

    山西一片大乱,临近的关中和河南地区也受到影响。

    这时候,有征北大将军林沙坐镇东都洛阳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

    河南和山西交界之处,立即有老将裴仁基坐镇,商洛地区的防御全盘由老将接手,迅速稳定了混乱的局势。

    河南内部,有大将张须陀率领数万精兵猛将,直接将瓦岗李密压得喘不过气,根本不给瓦岗李密任何可趁之机。

    林沙大举屠杀,带着手下虎狼之师,对洛阳城中的李阀一党展开疯狂绞杀。

    “传我将令,即日里城门封闭,只寅时到酉时啊,严加盘查不许放任何可疑之人出入!”

    “传我将令,包围郎中府,不许放任何人出来!”

    “清剿反贼,弟兄们跟我上!”

    林沙一马当先,直扑确定为李阀人马的某家大臣府邸,到时整间府邸早就被围得水泄不通,整片地域一阵肃杀之气弥漫。

    “征北大将军,你这是何意?”

    府邸大门紧闭,高高的围墙上,府邸主人顺着梯子爬上墙头,冲着林沙怒目而视:“林将军,你可知道后果?”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林沙目光森冷不带丝毫感情,语气阴沉轻笑道:“本将军就不知道,诛杀叛逆何错之有,谁敢拿这事跟本将军说嘴?”

    说到后来,脸色森冷一股凛然杀气冲天而起。

    “你,你胡说八道,谁。谁是叛逆了?”

    那府邸主人差点气得从墙梯上摔下去,怒不可歇大声咆哮:“我乃堂堂隋臣……”

    “姓郑的,收起你那副嘴脸吧!”

    林沙毫不客气打断了这厮的辩解。冷然道:“谁不知道,你是太原逆贼李渊的走狗?”

    “放屁!”

    被林沙当众如此羞辱。府邸主人气的脸色青红交替,可是心头却是发虚得很,虚张声势道:“谁,谁跟那逆,逆贼李渊是一伙了?”

    “那好!”

    林沙哈哈一笑,环目四顾眼神在街角以及附近府邸传来的隐隐粗重呼吸声处一扫而过,猛然暴喝出声:“为了表示郑郎中你的清白,那就大喊一声李渊狗贼。跪舔突厥人屁淀的逆贼不得好死,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他这一喊不打紧,趴在墙头上的府邸主人顿时气得脸色发青,一时半晌说不出话来。而林沙敏锐的五感,却是清晰听到周围街角以及府邸后头,传来的低低惊呼以及倒吸凉气声。

    “粗鄙粗鄙,实在粗鄙不堪!”

    那府邸主人怒吼咆哮出声,而后脑袋一缩再也不露头,取而代之的是一排孔武有力满脸紧张的强壮护卫,个个手持刀枪惊恐的看着外头的官军。

    “不见棺材不落泪!”

    林沙冷哼出声。取出挂在得胜钩上的沉重大关刀,功运双臂猛然暴喝出声,凌空一刀狠狠斩下。

    咻!

    一道几乎肉眼见可的刀气。瞬间脱刀而出,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恐怖锐啸,狠狠轰在紧闭的府邸大门上。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紧闭的厚实大门四分五裂纷纷扬扬,偌大的府邸顿时防线洞开了一个巨大口子。

    “冲进去,但凡有敢于反抗者,格杀勿论!”

    林沙收刀凝立,浑身杀气缭绕好似一尊杀神威风凛凛,淡淡然吩咐身后将士可以动手了。

    战斗没有丝毫悬念。有胆子反抗官军的也没几个,在拿了几个家伙杀鸡敬猴后。所有人都老实了。

    随后几日,林沙亲自坐镇或直接出手或临场监督。将与李阀关系密切的洛阳官员全部抓起,男女老少一个都没有放过。

    他如此行事,自然在洛阳官场造成巨大动荡。

    “只要他们当着众人的面,说李渊是舔突厥人屁淀的逆贼,全家死无葬身之地,本将军便可既往不咎!”

    面对指责,林沙只轻轻一句,便让绝大部分不满声消失得干干净净。

    林沙没逼着他们也在公众场合如此作为,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真要给脸不要脸的话,洛阳城头悬首示众的那一溜血淋淋的头颅,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本将军警告诸位,不要在越王跟前胡说八道,小心本将军事后翻旧帐!”

    什么叫跋扈,这就是跋扈,整个洛阳留守朝堂,几乎就成了林沙的一言堂。

    不服,不服的林沙也不对他动粗,先在留守朝唐上被逼着大骂李渊一家子,怎么狠毒怎么来,怎么不留情面怎么做,总之先断了这些家伙跟李渊联手的可能。

    就是刘邦这样可以唾面自干的流氓皇帝,都受不了有人敢出言漫骂,更别提出身贵胄的李渊一家子了。

    然后,从那位不服官员身上查起,没有问题就查他们家人,真要是全都没有问题,林沙也就认了。

    他不是个噬杀之人,这点容人之量倒是不缺。

    可要是被他查出了问题,那对不起,大牢还有劳改营还有不少空位,可以直接入住,服务态度良好绝对让客人满意。

    洛阳留守朝堂,就在林沙的强力弹压下,迅速恢复了平稳,并将李阀造反到来的负面影响,减少到最小。

    没了那帮人在隋营心在李的家伙暗中捣乱,就连朝堂风气都有不少改善。

    以铁血强硬手段,轻松平息了洛阳城里的乱象后,林沙又将目光放在山西和关中地区。

    首先借由越王杨侗的名义,给山西发去一道缴文,带了朝中数位文笔一流的枪手,大骂李渊狼子野心逆贼一流,并列数李渊n条罪状。

    说起李渊造反的经过,以及后续所作所为,实在让人感觉不耻得很。

    尽管李渊造反,可山西的情报还是源源不断汇总而来,让林沙和洛阳留守朝堂一干人等,很快就弄清楚了李渊造反的具体经过。

    大业十三年(617年),天下起兵反隋的队伍蜂拥而起,隋帝杨广所在的江都(今江苏扬州)被孤立了。晋阳令刘文静、晋阳宫监裴寂都是李世民的密友。李世民就和晋阳县令刘文静密谋起兵。

    起兵造反的计策确定后,李渊还不知情。李世民想实情相告,又担心李渊不听。李世民私下找到裴寂商议,裴寂就选了晋阳宫的几个美女,乘李渊喝醉酒之后,陪他过夜。然后,裴寂把李世民的谋划告诉了李渊,李渊大惊。

    裴寂说:“安排宫女侍奉,事情暴露后是要杀头的,我这么做就是为了要劝你下定决心起兵啊?!?br />
    李世民乘机向李渊汇报了整个计划。李渊开始时坚决不同意,还表示要把李世民送去报官。过一会儿李渊还是答应了起兵,对李世民说:“我爱护你,怎么忍心去告发你呢!”?

    “李阀狼子野心,李渊早有反心,李世民也不是好玩意,竟然伙同外人给自家老爹拉皮条,这样的儿子还真是省心??!”

    在留守朝堂议事之时,林沙冷笑连连毫不留情,口中各种讥讽嘲笑连绵不绝,直接把李渊和李世民钉死在耻辱柱。

    在缴文中,他将李渊和李世民父子俩的厚颜无耻全都亮了出来,并宣布山西全境隋军同剿逆贼李渊。

    林沙当然知晓,单凭这些想要消灭早已布置多时的李阀,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根据情报显示,其实早在许久之前,李渊便已经做好了造反的准备。

    大业十三年(617年)农历二月,李渊治下驻马邑(今山西朔州市)的鹰扬府校尉刘武周发动兵变,杀死马邑太守王仁恭,据马邑而自称天子。

    农历三月,刘武周攻破楼烦郡,进占汾阳宫,并与突厥勾结,图谋南下争夺天下。

    隋帝闻讯后大怒,要提李渊到江都治罪。

    这事自然只是说说而已,此时的隋帝已经基本失去对北方的掌控,想要拿下势力盘根错节以及尾大不掉的李阀阀主,简直就是玩笑。

    但是李阀却借机发难,尤其李世民更是积极奔走,常跟左右言道:“事情紧急,可以举事了?!?br />
    其周围的心腹裴寂、许世绪、武士眜等也纷纷劝李渊起兵,李渊终于下定了反隋的决心。于是李渊借口防备刘武周和突厥南下,派李世民、刘文静、长孙顺德、刘弘基等人到各地募兵,在很短的时间里便招到数千人。

    这时,太原副留守王威和高君雅看到李渊招兵买马,怀疑李渊要造反,便密谋骗李渊父子到晋祠祈雨,除掉李氏,向隋帝邀功请赏。

    不料,这一密谋被晋阳乡长刘世龙获悉,告知了李渊。

    大业十三年(617年)农历五月十五日,李渊、李世民先发制人,指使开阳府司马刘政会告发王威、高君雅二人暗中勾结突厥,引突厥入寇中原,借此将二人囚禁。

    农历五月十七日,‘恰巧’数万突厥军队进攻晋阳,李渊立刻名正言顺地命人将两人推出斩首。六月,又遣二子李建成、李世民率军攻杀拒命的西河郡丞高德儒。同时,李渊又设下空城计,吓退了突厥的军队。接着,李渊开始作起兵反隋的准备工作。

    大业十三年(617年)农历七月,李渊率军三万誓师,正式起兵。在发布的檄文里斥责隋炀帝听信谗言,杀害忠良,穷兵黩武,致使民怨沸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