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陷佛门幻境之中的三千亲卫铁骑,瞬间清醒。

    街角,十位仙风道骨风姿各异的中老年道长,缓步而来悠然自得。

    脚下步伐不紧不慢,可是每一步踏下都有近丈距离,前行速度却是异乎寻常的快捷。

    好似受到了某种气机牵引般,刚刚还禅唱合鸣的年轻,中年和老年和尚们,竟然齐刷刷停下嘴上的禅唱,目光炯炯一脸不善盯着对面潇洒而至的道士。

    此时的佛门,可还不是后世清规戒律严格得不象话的佛门,不禁酒肉,不禁女色,杀伐果断。

    “哈哈,十位道长,你们来了??!”

    林沙哈哈大笑出声,声浪滚滚好似惊雷炸响,瞬间便将沉凝的气氛打破。

    “无量天尊,将军相召我们几把老骨头怎敢不来?”

    眨眼间,十位中老年道长已经来到跟前,歧晖一脸微笑缓声道。

    来的,正是城外清虚观‘清修’的楼观道田谷十老。

    “别把我说得好象很凶残似的,这次的事情就拜托几位道长了!”

    林沙淡然轻笑,转头冲着净念禅院一干和尚说道:“正好,跟这帮秃驴论论道讲讲理,免得有人说我太过蛮横霸道!”

    说道最后一个‘道’字时,近在咫尺的净念禅院和尚们,再一次耳中炸雷惊响体内气血激荡,又是一片吐血闷哼之声传来。

    “阿弥陀佛,林将军欺人太甚!”

    四大圣僧这时反应过来,齐齐高宣佛号,身形闪动间分成四方将林沙团团围住。

    “将军!”

    王二怒喝出声,猛的从座下军马背囊之中,取出一把小瞧玲珑的手弩。

    好象得到了暗示一般,王二身边足有上百骑手,纷纷从马背箭囊之中,取出早已上好利矢的手弩。

    不仅如此,再后头数百骑。已不知何时强弓在手跃跃欲试,一股凛然杀气透体而出,数百人的气势相连组成一片惊人的杀气团,铺天盖地朝着四大圣僧汹涌而去。

    “阿弥陀佛。林将军好手段!”

    四大圣僧眼中精光一闪而逝,一个个面容古井无波,对以王二等人所持的弓弩视而不见,只是身上气势更雄浑,将围在中间的林沙包裹得严严实实。

    “嘿嘿。你们这四个老秃驴还真是够胆!”

    林沙冷笑出声,突然右手闪电般抓住得胜钩上的沉重大关刀,下一刻身上一股滔天杀气冲天而起,瞬间冲破四大圣僧的气势封锁,手臂一扬嗡的一声空气震颤,一道雪亮刀光匹练飞斩而出。

    刀光凌厉劲气纵横,四大圣僧只觉一股森森冰寒刀气临身,护体真气一阵激烈颤抖,好似受到了极大冲击一般。

    刷刷刷……

    突然,雪亮一片的刀光匹练。瞬间分成四道凌厉之极的刀影,带着泰山压顶劈开华山之势,锋利刀芒瞬间兵临四大圣僧光溜溜的脑门之上。

    “阿弥陀佛!”

    面对林沙突如其来的一刀,四大圣僧周身气势未见衰减,反而比之刚才更甚数分,身上宽大僧袍无风自舞,突然四道拳劲和掌劲轰然飞出,古朴无华却是威力惊人。

    轰??!

    四声响亮气爆,几乎就在同时响起。

    四道身影向后疾飞,等众人从惊愕当中清醒过来。正好看到四大圣僧脸色潮红刚刚立稳身形。

    刷!

    一道凌厉无匹的刀光冲天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十来丈外的净念禅院门口狂斩而下。

    不好!

    首当其冲的数名壮年和尚,感受到一股死亡威胁临身,好似被洪古猛兽盯住一般。精神瞬间被锁定身子竟是动都不能轻动分毫。

    呼!

    猛地一股狂猛劲风刮过,这几位濒临绝境的青壮和尚好似怒海中的一叶小舟,随风飘荡瞬间横飞出去数丈距离,险之又险的避过林沙气势疯狂的一刀。

    轰??!

    一声巨响震耳欲聋,站立于净念禅院门口不远处的和尚们,只觉劲风激荡无数碎石挟裹迷眼尘土破空而至。听着那凄厉的破空之音便知其绝强威力,顿时脸色大变纷纷鼓荡护体真气硬抗。

    砰砰砰……

    碎石猛烈炸响之声不绝,净念禅院门口一片尘土弥漫。

    待到烟尘逐渐消散,一干人等无论是净念禅院的和尚们,还是幽州亲卫铁骑,又或者刚刚赶来助阵的楼观道田谷十老,无不变了脸色连连倒吸凉气。

    只见,从林沙座下军马所立之处,到净念禅院高大门槛之间十几丈区域,一道长达近十丈的笔直裂口突兀出现。

    周围砖石路面更是以裂口为中心,向两旁出现密密麻麻蛛丝裂痕。

    裂口从林沙马前一丈开始,尾端直到距离净念禅院高大门槛不足半丈处,惊心动魄又慑人心神。

    “净念禅院的秃驴们听好了,眼下洛阳局势微妙,本将军希望你们老实参禅念佛,不要没事瞎参合外头的江湖之事!”

    林沙收刀横立,真有那铁血战神风范,声音冷冽清晰传入在场每一个人耳中,不疾不缓却威严霸气:“这次过来只是一个小小警告,要是被本将军发现你们不老实的话,净念禅院将被无限期军管,你们好自为之!”

    目光森冷压迫力十足,如电光闪过四大圣僧,就是以四大圣僧的心境修为,也不禁感觉心头一寒,这才掉转马头吆喝道:“宋金刚,你率一千将士留下替禅院看护外围,同时也好好?;ぢス鄣朗坏莱さ陌踩?!”

    “遵命!”

    宋金刚一声暴喝,其麾下上千铁血亲卫齐声应和,一股滚滚军气升腾而起,惊得一干心智不坚的和尚们连连变色。

    “田谷十老,还有歧晖道长,接下来的事情交由你们了!”

    林沙呵呵一笑,再也懒得多理会净念禅院的秃驴们,打马前行跟错身而过的楼观道一干道长们客气说道。

    “无量道尊,将军放心就是!”

    歧晖微微一笑,一脸云淡风轻,眼中却是精芒闪烁惊喜之色不绝,哈哈大笑道:“正好这些时日研究道典偶有所感,找四位圣僧讨教讨教!”

    “无量道尊!”

    田谷十老个个精神饱满红光满面,林沙敏锐的感知到他们的精气神比之初见之时,可要强上不少。

    微微一笑,知晓这些家伙多日研究《长生诀》的甲骨文,应该颇有收获。

    “那就好,静候诸位道长的佳音!”

    说话间,林沙已率领剩余两千铁血亲卫,伴随滴哒哒的清脆马蹄声,很快消失在街道尽头。

    “哈哈,四位圣僧,贫道等人贸然相访,四位圣僧不会不欢迎吧?”

    “了空老和尚,数十年不见咱们正好叙叙旧!”

    “无量道尊,见过四位圣僧,贫道有礼了!”

    “……”

    离得老远,林沙都能听见净念禅院方向传来的寒暄问好之声。

    轻轻一笑,脸上神色无喜无悲,净念禅院那帮秃驴,应该明白自己知道一些东西了吧。

    嘿嘿,真以为他们所做手脚自己不知道么?

    尽管净念禅院的秃驴们,只是配合师妃暄的动作,暗中散布流言搅乱洛阳江湖,他心中可是不爽得很。

    这次,只是一个小小警告而已,下次再来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同时,他心中也震惊于佛门底蕴,不是那数十位一流高手有多震撼人心,而是他的敏锐感知能力,在净念禅院竟然受到了阻碍,竟然不能探入禅院分毫!

    这情况,就很是有趣了。

    佛门之中有精通精神念力的高手,林沙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净念禅院竟然形成了一种古怪气场,能将非佛门念力和精神力压制甚至排斥出去。

    不过,也只是如此了。

    别忘了,林沙不仅精通中原道家武学,也对青藏一带的密宗修行功法了解甚深。

    而且其一身强悍精神修为,才是修炼密宗大手印而来。

    对佛家的气息,真的不要太熟悉。

    不得不说,中原佛门深受中原文化影响,不是没有专研佛门精神修为的高僧,但相比密宗那边极端的看重精神修炼之法,又远远不如了。

    ……

    征北大将军兵围佛门圣地净念禅院,还在外头布置上千兵马‘?;ぁ?,这事像风一样瞬间传遍整个洛阳武林。

    给本就躁动不安的洛阳江湖,带去了更大的震撼和动荡。

    林沙此时却是顾不得理会洛阳城里的一些小事,他的全部精神,都被突如其来的几件大事给吸引。

    就在他兵围净念禅院,狠狠打了佛门脸面过去没几日,山西方向突然传来一个惊人消息:唐国公,李渊反了!

    这一日,终究还是来了!

    听到这个惊人的爆炸性消息之时,林沙没有惊慌也没有震惊,只是很平静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不过就是反了一名太原留守而已!”

    见报信小吏满脸惊慌,额头冷汗滚滚脸色发白,摇摇欲坠一副随时可能倒下的摸样,林沙淡笑出声:“有什么好惊慌失措的,不就是早就心知肚明的事儿么,告诉越王本将军知道了!”

    嘿嘿,李渊还有李世民,你们父子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我可是早就备足了手段,等候你们造反这一刻呢!

    缓步走到正堂门口,抬头望向太原方向,林沙突然哈哈大笑一脸冰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