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还是快快离开洛阳吧!”

    洛阳郡守衙门正堂偏厅,林沙高座首位,冲着下手一群气势彪悍的武林好手淡然开口。

    “凭什么?”

    “就是,林征北也管得太宽了吧?”

    “我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用不着林征北操心!”

    “……”

    在座的江湖好汉,基本上都是各地一霸,实力在准一流和一流之间晃荡,平日里作威作福让人吹捧惯了,哪里受得了林沙这种无情驱逐?

    嗡!

    就在这时,一股凌厉煞气冲天而起,瞬间将面积不小的正堂偏厅完全笼罩。

    血腥,杀戮,疯狂,凶厉……

    一系列负面情绪瞬间将在座高手包裹,让他们几疑陷身修罗地狱,一个个身子紧绷脸色发白,额头冷汗淋漓后背衣裳黏在身上难受不已。

    “机会只有一次,不抓住者,死!”

    林沙满眼漠然,缓缓扫视在场一干江湖豪杰,满脸狠厉缓声说道。

    说话声音虽然不大,却好似重锤狠狠砸在众人心中,心脏阵阵抽搐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受。

    咻!

    突然,坐做下首角落的一道身影,趁林沙收回气势的瞬间突然动了,身如苍鹰腾空而起,速度快至极限发出凄厉破空之音,人来未至一股凌厉之极的拳劲已奔袭而至。

    “什么玩意,给老子去死!”

    声音说不出的冷硬嚣张,显然是位跋扈惯了的狠角色。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林沙淡然轻笑,右手一挥宽大衣袖翻滚,气浪滚滚瞬间将轰袭而至的拳劲消弭于无形,同时五指并拢一掌拍出。

    嗷!

    在座一干江湖豪杰,好似听到一声惊天龙吟,而后林沙掌心汹涌劲气喷薄而出,一条龙形真气流翻滚咆哮,瞬间清空周遭空气。隔空与从天飞扑而下的那位猛然相撞。

    轰??!

    一声惊人气爆炸得众人耳中嗡嗡作响,实力稍弱些的甚至体内气血翻涌难受之极,还没等他们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只听半空发出一声凄厉惨嚎。一道矫健身影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出去。

    身如利矢哗啦一下撞破雕花窗木,又撞翻沿途所遇桌椅板凳,不知飞出了十几丈远才传来一声轻微闷哼。

    “来人!”

    还没等众人从震惊中清醒,林沙便语气冷漠吩咐道:“拖下去,废了武功送进苦力营!”

    ??!

    门外亲卫应声而去。不过片刻功夫便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凄厉惨叫,好似受了巨大痛楚一般,可是惨叫刚刚开始便噶然而止。

    好狠厉的手段!

    在座众人心里同时闪过如此念头,一股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微妙气愤迅速弥漫,压得一干平日里威风八面的江湖好汉几乎难以喘气。

    “怎么样,本将军的提议,诸位有何意见?”

    杀鸡敬猴的效果十分不错,林沙也没有大开杀戒的想法,目光森冷扫视在座一拳有头有脸有身份的高手。

    “征北大将军好手段,成某佩服!”

    “技不如人。萧某难道还有其它选择不成?”

    “林征北无需如此,我这就离开洛阳!”

    “……”

    正堂偏厅的气氛凝重之极,在座一干有头有脸的江湖豪杰,只是稍稍沉吟大部分人等便爽快认栽。

    还有一些人没有开口,却也没有再跳出来跟林沙炸刺。

    “所谓先礼后兵,今日招呼已经提前跟诸位打好!”

    没理会在座江湖豪杰难看的脸色,林沙自顾自笑道:“在此之后,本将军不会再跟诸位有任何接触,有不听劝告者下次再遇估计就得生死相搏了!”

    一干江湖豪杰,听得心头一跳脸色微变。

    狠。真是个狠人!

    什么先礼后兵,不过是先吓唬一阵,吓唬不成直接动手杀人而已,说得多么好听以为他们还是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不成?

    “好了。诸位请便,本将军就不请诸位用饭了!”

    林沙笑得轻松畅快,在座一干风光惯了的江湖豪杰,脸色非常难看心头被狠狠揪紧。

    一些‘识实务’的家伙,感觉林沙的武功实在太高,继续留在洛阳十分危险。便打算离开这个危险地方。

    和氏壁的名头虽然好听,可是一直只听传闻未见实物,让他们不得不心生怀疑,这是不是某些混蛋闲得无事放出的谣言?

    而等他们知晓洛阳城中帮派,以洛阳帮为首已经跟官府合作,逼压一干闲得蛋疼的外来江湖好手离开之时,去意更加坚决。

    他们这才恍然清醒,这里可是洛阳城,大隋的东都!

    别看官军在外头四处灭火,声势一日不如一日,可是在洛阳官军的实力依旧强大得可怕,就算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也不过城里城外驻扎的近十万精锐十军清剿的。

    和氏壁真要在洛阳出世,除非那些真正的宗师高手出面,否则洛阳官军便可无视任何强手,直接将传国重宝收入囊中。

    当然,聪明人不少,可是脑子一根筋,又或者心存不甘,坚定认为传言是真的家伙自然也不会少。

    他们对林沙的警告,只当作耳旁风听听就算了。

    难不成,林征北真敢大开杀戒不成?

    他们还真就不相信了,以他们联合起来的力量,林征北没有忌惮之心?

    ……

    “呵呵,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离开时,众人的反应自然全部落入林沙掌控。

    更何况,以他那强得惊人的气机感应能力,自然发现了一些家伙的不正常。他对一点都不在意,该说的他都说过了,别人真要找死他也挡不??!

    “传我将令,凌晨一过,但凡不听劝告者强行驱逐,老实听话的也就罢了,一旦露出敌意或者想要动手反抗的,杀无赦!”

    眼神冰冷,下令语气平淡,却是惊得一干亲卫将校汗毛倒竖心底发寒,一个个老实得紧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我倒要看看,这世界的武者,骨头究竟硬到了何种程度?”

    打发走了手下一干将校,林沙轻轻一笑满眼漠然。

    跟外来江湖豪杰打了招呼后,他也不闲着待在征北大将军府,直接招呼三千精锐亲卫铁骑,带齐了手弩强弓等家伙后,浩浩荡荡气势汹汹杀到净念禅院。

    “阿弥陀佛,林将军这是何意?”

    林沙带领三千亲卫,气势汹汹赶到净念禅院之时,禅院门口已经站满了气息强悍的一排和尚,林沙打眼一瞧感应一翻,竟然全都是一流好手。

    就在这时,禅院紧闭的大门猛然洞开,又是数十位气息强猛的和尚走了出来,和尚群中四位白须白眉的老和尚格外显眼,其中一位直接站出缓声询问。

    “哈哈,明人不说暗话!”

    林沙高坐战马之上,根本就没有下马见礼的意思,居高临下冷冷扫视了白眉老僧一眼,淡然开口:“最后洛阳城不怎么太平,本将军心念禅院安危,这不直接带着三千亲卫过来?;ぶ钗淮笫α?!”

    “阿弥陀佛,林将军的好意,禅院上下心领了!”

    老和尚倒是好修养,闻言脸色没有丝毫异样,不紧不慢开口道:“不过禅院自有自保之力,就不过多劳烦林将军了!”

    “是么?”

    林沙微微一笑,口中声音低沉有力,听在三千幽州亲卫铁骑耳中,没有丝毫异常感觉,可是听到净念禅院一干大小和尚耳中,却好似惊雷炸响。

    噗噗噗……

    只一瞬间,站在门外气势凶悍的和尚,猛的脸色大变,好象是约好了似的,不约而同喷出一口殷红鲜血,身上气息瞬间衰落都受了不重不轻的内伤。

    “阿弥陀佛,林将军这是何意?”

    四位白须白眉的老和尚,顿时脸上怒容一闪,齐齐踏前一步,周围空气顿时嗡的一声闷响,好似受到了什么莫大巨力威压一般,竟然以肉眼可见速度如水波荡漾,缓慢向远处传荡出去。

    四大圣僧气机连成一片,好似泰山压顶般向林沙席卷而至。

    林沙还没任何反应,他座下战马好似受了极大惊吓一般,突然前蹄踏空凄厉长嘶,听得众人好一阵心惊。

    “放肆!”

    林沙骑术精绝,高大魁伟的身躯顺着人立而起的马身挺得笔直,抓着缰绳的手掌真气喷吐,道道精纯之极的北冥真气涌入战马身躯,不过一时半刻便将狂燥不安的战马安抚下来。

    口中一声暴喝,瞬间打破了四大圣僧的联合气势压制,眼中精光猛的爆闪,一股磅礴无匹的精神异力脱体而出,好似化作燕赵大地,又好似变成了军气肃杀的雁门关,雄伟高大的洛阳城一般,带着古朴沧桑,厚重凝实的惊人意念,猛的突然降临四大圣僧心田。

    好强悍的精神异力!

    四大圣僧脸色齐齐大变,急忙口宣佛号双手合什,一声声宏大庄严的念经声浪响若洪钟,一股股佛家特有的详和慈悲气场迅速向外弥漫扩张。

    “阿弥陀佛!”

    好似跟四大圣僧早有默契一般,就当他们宏大的念经声响起不久,跟随出来的近百拥有一流高手气息的和尚,同时低头合什禅唱出声。

    佛门禅念更浓……

    跟随林沙一起赶来的三千铁血战士,这一刻竟然全都精神恍惚,好似置身西天佛国,鼻间檀香阵阵令人心安神缓,眼皮沉重好想就此沉睡过去大睡一觉。

    “无量道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