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福临楼的栏杆,看着香玉山远去的背影,林沙脸上轻笑耐人寻味。

    真没想到,他现在成香饽饽了。

    先是宋阀,接着又是杨虚彦,然后又有巴陵帮主动上门。

    对于巴陵帮,他的观感绝称不上好。

    一个以开赌场和青楼为主业的帮派,不管怎么看都不是啥好鸟。

    不管香玉山说得有多可怜,又有多无奈,都掩盖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巴陵帮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做下了太多令人不耻的龌龊事。

    坏事做得太多,想要人相信他们本心是好的,又或者想要从良,都没几人会相信。

    当然,对于香玉山提出的情报支持,林沙到是非常感兴趣。

    正如香玉山所言,巴陵帮这么些年通过做不法勾当,建立起的三百多家赌坊和两百来家青楼,确实是一个准确的消息来源之地。

    就好似现代的连锁酒店和娱乐场所,消息自然灵通非常。

    而巴陵帮,不过想要得到他林某人的友谊而已。

    看起来,这是一个很划算的交易。

    其实不然!

    林沙对天下很有兴趣,又手握雄兵掌握的天下最大的地盘,真要进入乱世纷争阶段,他的优势极大,很快就能转化成胜势。

    有些事情,那些所谓枭雄,可以为达目的手段尽出,但林沙做不到这些。

    不是他有多善良,而是心中自有底线和坚持在,一旦自己破了这种底线和坚持,就算得了天下又如何?

    别忘了,他想要征霸天下,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提高自身精神修为!

    就在他担任洛阳留守的那一刻,识海中的紫色光团又发生了变化,继清晰明了的幽州地形光盘,模糊不清的雁门关地形光团,半虚半实的河北地形光团后。又多出了一片河南地形光团。

    而且河南地形光团随着他返回以来,越发清晰稳固,让他明白自己对河南地区的掌控力度,也开始逐渐加强。

    与此同时。他的精神修为有所进益,尽管没有达到质的突破,但对自身身体与体内气血的掌控力度,以及真气的控制能力又有提升。

    林沙心中有一个猜想,等他得了天下之后。识海中的光团将会化作中原江山社稷图,当那一日带来之际,虚无飘渺的中原气运罩身,自身实力将出现不可思议的惊人变化。

    那时,应该比之这个世界最强的破碎虚空之境,也不遑多让!

    在这种过程中,正常的手段自然可以任意挥洒,可一些有违本心的做法,他却是万万也不愿太过尝试,偶尔为之尚可。经常如此就不成了。

    而巴陵帮,真是他不想多做接触的龌龊帮会。

    他心中已打定主意,‘合作’初期先摸清楚巴陵帮的赌坊和青楼分布,将他们的情报网络以及联系方式弄清楚再说。

    到时候是一网打尽,还是有部分打击,又或者干脆将他们的情报网点据为己有,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他可不会傻到,真的跟巴陵帮有达成紧密联系。

    以后等他成事之后,总不能不管不顾御磨杀驴吧?

    他不愿做这样的事情,那就干脆从源头就将口子堵好。

    再说了。巴陵帮那位二帮主萧洗可不是啥好鸟,在杨广死后迅速自立为帝,以巴陵作为根基地参与天下征霸。

    尽管这厮所建大梁只是个笑话,可是林沙也不愿意让他们沾了自己任何好处。犯恶心!

    不过,巴陵帮也确实在情报收集方面,有很强的能力。

    香玉山为了取信于他,说出了好几件十分隐秘的信息。

    第一件就是,宋阀宋缺的小女儿,名叫宋玉致的小姐已经跟瓦岗李密搭上线。不知道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

    林沙也没心情猜测宋阀的举动,直接招呼宋金刚进来,吩咐道:“去宋阀一行所住客栈,请他们迅速过来一叙,叫宋智那厮,把他侄女宋玉致也一同带来!”

    没有理会宋金刚这粗鲁汉子的古怪表情,挥手就叫他离开办事去了。

    一个时辰后,地剑宋智便带着长相绝美,却又带着阳刚之气的侄女宋玉致匆匆赶了过来。

    也亏得他一个宗师级高手如此给脸,林沙的脸色也跟着和缓不少。

    “看剑!”

    可惜,宋智的一切努力,都毁在宋玉致一娇斥声中。

    刚刚进得雅间,宋阀小公主便不分青红皂白,长剑出鞘带着滚滚剑浪,气势汹汹直朝林沙席卷而去。

    “宋智先生,看来你们家小辈,都对本将军意见很大!”

    林沙一点都没有和宋玉致纠缠的心思,脸色一冷不等宋智有所反应,一指点出在重重剑浪之中,不偏不倚正中宋玉致手中长剑剑尖真身所在,叮的一声金铁交鸣脆响传出,宋玉致啊的一声惨叫,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出去。

    “不自量力!”

    林沙冷冷一笑,根本就懒得理会口中鲜血狂飚,一张精致绝伦却又带着阳刚美感的的俏丽瞬间煞白如纸,只是定定看向宋智,目光森寒眼神冷厉到了极点,一副‘你不给我一个解释老子就要动手’的摸样。

    “将军,误会误会,一切都是误会!”

    宋智脸色难看,袍袖一挥一股柔和劲力发出,将倒飞而回的宋玉致轻松接住,右手食指隐蔽的在侄女手腕上轻轻一搭,轻松了口气连忙陪笑道歉。

    “宋阀,当真后续无人了!”

    林沙一点都没给宋智留面子,冷冷说道:“一个两个的都拎不清,真以为你们宋阀能够纵横天下无所顾忌了?”

    “真有那么大能耐的有,叫天刀宋缺不要龟缩在岭南数十年不出试试,真是不知所谓!”

    “征北大将军,还请慎言!”

    地剑宋智闻言脸色大变,一双目光喷出熊熊怒火,冷然道:“我敬将军实力非凡,却也容不得将军诋毁无宋家门风!”

    “你戴如何?”

    林沙不屑嗤笑,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摇了摇,冷然道:“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地剑的风采!”

    “那将军就见好了!”

    宋智眼中精光暴闪,呛的一声长剑出鞘,好似游龙飞舞劲气纵横,一时间林沙眼中只见剑影重重铺天盖地,道道剑影凝实似真,带着一往无前却又虚实变化的感觉,直接向林沙疯狂席卷而至。

    ?;刮戳偕?,一道道尖锐凌厉之极的剑气,便率先对林沙的护体真气发动疯狂袭扰,似要冲破护体真气探入林沙身体的劲头。

    宋智果然不愧地剑之称,岭南宋阀除天刀宋缺之外,唯一的宗师高手。

    一出手便是雷霆万均,气势疯狂却又虚实转换不定,让人根本捉摸不透,携带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势,欲一举将敌歼灭。

    可惜,他对上的是拥有大宗师实力的林沙!

    嗡!

    突然间,宽敞的雅间空气一阵轻颤震鸣,一股磅礴惊人之极的气势冲天而起,血腥,狂暴,死亡,杀戮等等负面影响混杂其间,好似有灵性般在空中转了个圈,直接将措不及防的宋智完全笼罩。

    尽管宋智已达宗师境界,一身精神修为已极为高端,自身意志坚韧凝练,可在这一瞬间依旧不免中招。

    实在是,林沙那一身混合了几世征战经历的凶暴气势,实在太过惊世骇俗!

    突然,林沙满脸豪气吟诗一首:

    “少年十五二十时,步行夺得胡马骑。射杀中山白额虎,肯数邺下黄须儿!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某愿弯弓射胡将,横军数万灭胡酋。儿郎今日当奋发,建得百战不世功!”

    诗以铭志,林沙浑身冲天的杀气之中,又多了战场厮杀的惨烈豪气,气势之雄简直骇人听闻。

    与此同时,林沙猛然起身凝立,高大雄躯如标枪般挺立。

    右手五指大张,一道道无形有质的凌厉指剑,如雨点般****而出,每一道指剑都带着不同的韵意,却又锐不可挡防不胜防‘

    叮叮?!?br />
    一阵密集如雨的金铁交鸣声响起,宋智凭借宗师级精神修为的敏锐感知,竟是间不容发之际将所有指剑全部接下。

    宋智自身状况也不容乐观,一张儒雅俊秀的中年大叔帅脸涨得通红,体内气血翻涌真气震荡,最要命的是一股股凌厉之极的剑气,混合着一股包容性极强的外来真气涌入手臂经脉之中,疯狂破坏大肆冲突,一**剧烈疼痛瞬间刺激得宋智额头冷汗淋漓皱眉不已。

    “宋先生,你败了!”

    可就在这时,林沙默然无情的声音,突然在宋智耳边响起,林沙高大雄健的身躯,不知何时已站在宋智身前。

    右手食中二指并拢成剑,遥遥虚指宋智眉心位置,尽管没有发出凛冽剑气,却依旧让宋智眉心一阵狂跳,头定印堂之处隐隐作痛。

    震惊,震撼,失落,郁闷……

    看着眼前身躯雄壮满脸冷然的青年,宋智心头一阵恍惚,心情一下子失落到了极点。

    “这怎么可能?”

    刚刚从林沙的一指打击中恢复了一点精神的宋玉致,看到眼前情景顿时张圆了樱桃小嘴,满脸不可思议惊呼出声……(未完待续。)